监狱相亲

时间:2020-05-27 02:22:00 来源:笔之家

给你一条生路目录列表与尸同眠

李谦

五婶的儿子何东人长得精神,性格也好,虽然只是个出租车司机,可为人厚道能吃苦,还特别孝顺,唯一让五婶操心的是何东的婚事。儿媳妇小敏跟何东是高中同学,在厂里做保管员,人倒是温柔漂亮,就是命苦。她爹是个几进宫的盗窃惯犯,母亲早就扔下她跑了。五婶实在不待见小敏那破碎的家庭,可看儿子爱得那么深,只好作了让步。

婚后夫妻俩和和睦睦,很快就添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聪聪,街坊邻居都羡慕五婶好福气。五婶笑着的嘴还没合拢,小敏就出了事。她参与了一起盗窃厂里物资的大案,被判刑10年。

但小敏只在监狱呆了5年多就回家了。她得了癌症,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被保外就医,回到了这个日思夜想的家。

看小敏已经病骨支离,五婶痛哭了一场,带着已经8岁半的聪聪日夜伺候小敏,想让她走得没有遗憾。3个月后,小敏在何东的怀里咽了气。葬礼结束后,何东又恢复了日常的忙碌,五婶看着总是偷偷在被窝里哭泣的聪聪,心疼得不得了。小敏烧过了百日,她就和何东商量,给聪聪再找个妈妈。

何东迟疑了一下,说:“妈,小敏才走了3个多月,这事不急,以后再说吧。”

五婶擦了一把眼泪,说:“我知道,现在说这事儿太早了。可是聪聪太可怜了,你天天在外头忙,孩子的教育我又不懂。唉,当初我就知道,那么个家庭出来的姑娘,多大的隐患啊……”一听五婶老调重弹,何东赶紧说:“妈,我听你的,可是也得等小敏过了周年我再找。”

何东的坚持有道理,五婶也怕被亲友说三道四,就答应了儿子。

一年很快过去了,五婶早就托亲友给何东物色了一个合适人选。对方是个36岁的老大姑娘,虽然长得比小敏差了不少,可为人老实本分,家世也清清白白。没想到五婶跟何东一提这事,他居然使劲摇头,在五婶的逼问下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有了合适人选。

五婶虽然有点遗憾,可儿子有了人,她也高兴,便急着追问对方的具体情况。

何东想了想说:“她……她是搞服装设计的,还拿过奖。男人死了,没孩子,她人……特别好。”

五婶担心起来:“服装设计师?那人家不嫌弃你是个开出租的、家里又是孩子又是娘的啊?”

何东笑了,摇摇头,五婶又想起另一个关键问题:“儿子,小敏那时候就是家里太乱,要不是有那么个爹,她也不能……这个设计师,爹妈都清白吧?”何东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她爸妈都是乡下的,老实巴交的,您放心吧!”

五婶彻底放了心,提出要见见未来的媳妇,可何东说等两人处得差不多了再见也不迟。

时间久了,五婶又着急起来。眼看要过年了,五婶张罗着接未来的儿媳妇回家见面过年,何东看实在躲不过去,就答应了下来。

除夕这天,何东真的领回家一个30多岁的女子,说叫苏蕾,长得白白净净,一笑俩酒窝,给聪聪和五婶买了不少礼物。看得出苏蕾对何东挺中意的,眼神里总是含情脉脉,晚上还主动钻进了何东的卧房,五婶乐得心花都开了。

初一上午苏蕾就走了,临走时说,她老家有个习俗,守寡满了3年才能再婚,所以结婚的事还得再等上一年半,五婶满口答应。

大半年过去了,苏蕾再没来过,五婶倒是不时看见何东在房间里写信。他说苏蕾去了韩国劳务输出,为了节省长途话费,两人的沟通主要是通信。

这天,五婶去公园健身,赶上牡丹园里举办相亲大会,公园里人头攒动,男男女女络绎不绝。

五婶正在看热闹,突然看见一个老大妈手里拿着的一个小横幅上是一张熟悉的脸,那不是苏蕾吗?横幅上写着:田歌,36岁,超市收银员,离异单身……

五婶急了,挤上前去,那大妈以为来了“主顾”,笑呵呵迎上来问她儿子是什么情况,五婶气急败坏地指着照片说:“你女儿不是叫苏蕾吗?是我儿子的未婚妻!怎么变成田歌了,还跑这儿来征婚?”

那大妈一愣,问她是不是认错人了。两人扯了半天越来越糊涂,后来还是五婶想到了,要了那大妈女儿的电话拨了过去,没错,那甜滋滋的声音正是五婶中意的儿媳妇苏蕾!苏蕾听出了五婶的声音以后,语气却冰冷起来,透着十足的不耐烦:“阿姨,您先回家问问您儿子吧,别跟我妈纠缠不清了!这不是耽误人吗?”

五婶又难堪又难过,立刻把电话打给了儿子,说话的声音都抖了。何东支吾了半天才说:“妈,我实话说吧,这个田歌是总坐我车的一个老乘客,我雇她来糊弄你的。她对我有点意思,可我没碰过她!我……我的确是有人了,她真的叫苏蕾,只是现在还不能来见你……”

儿媳妇的确还在,五婶的气也就消了一半,可既然这个苏蕾确有其人,又为什么迟迟不出现呢?何东说,苏蕾的确是个服装设计师,可她得了肝病,一直在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现在已经好转,几个月后就能彻底治愈出院了,到时候一定第一时间带回家来。

肝病?五婶吓了一跳,听说就快要痊愈才松了口气,说道:“儿子啊,肝病就肝病,只要家世清白,人好就行!可是甭管怎么着,妈可经不住你再糊弄了!到时候你要是领不回来人,我跟你没完!”

这天,何东出车不在家,一个邮差找上门来,交给五婶两封信,说以前这信都是何东自己去邮局取的,今天正好他来这栋楼送邮件,顺便带了过来。五婶接过信,道了谢,知道是未来儿媳妇的,正打算把信放进抽屉,一眼扫到落款地址是“市女子监狱”。

女子监狱?五婶对这地址再熟悉不过了,以前小敏就总给家里写信,都是这个地址。

五婶的手哆嗦起来,小敏已经死了两年多,还有谁会从监狱寄信来?她犹豫了半天,终于下决心撕开信封,信里第一句话就是:“东子,上次你给我带来的保暖内衣真暖和,我们监房最近供暖不好,好几个同监舍的伙伴儿都冻感冒了……”还说再有几个月自己就刑满释放了,到时一定好好照顾聪聪和婆婆,做一个合格的妈妈和儿媳妇,末尾落款是“苏蕾”。

五婶如雷击顶,摇摇晃晃倒在了床上,连气带恨,不由得泪流满面。怕啥来啥!自己对家世清白看得比什么都重,这回可好,儿子直接找个女囚犯!

何东回家看见那封信,立刻就傻眼了,“扑通”一声跪在五婶面前,含着眼泪说了实话。

原来,苏蕾是小敏在女子监狱时的上下铺闺蜜,两人感情好得亲如姐妹。在小敏确诊为癌症晚期后,她就把自己最不放心的家人托付给了苏蕾。形影不离五六年,她看中了苏蕾的为人,苏蕾朴实贤惠,温柔敦厚,又孤零零的没什么亲人,绝对是女儿后妈的最佳人选。

苏蕾也早就从小敏的嘴里知道她有个优秀的丈夫,所以一口答应了。苏蕾入狱前是个代课老师,在监狱里学了一手服装设计的本事,几次在监狱服装模特大赛中获金奖,人还没出去,已经有几家大服装厂要聘请她当设计师了。

五婶的眼泪簌簌流了下来,难怪儿子不敢跟自己说实话!她哽咽了半天才问:“那你和苏蕾……是怎么谈上的?她可还在里头关着呢!囚犯相亲谈恋爱?这事儿听着都奇!”

何东说:“现在的监狱很人性化,小敏临死的时候管教和监区长都来看她,小敏求她们答应,经过监狱长开会破例批准,我就在探视日的时候,跟苏蕾见面相亲……监狱相亲,可能全国也就这一例……有了小敏这个纽带,我跟她一见如故,这两年每个探视日我都去看她,给她带服装设计的书,买衣服买吃的,还有通信……”

五婶慢慢坐了起来,扶起儿子:“那……这个苏蕾,是因为什么进去的?”何东立刻冒了一头的汗,“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她,她是……防卫过当杀、杀夫……”五婶又是一阵眩晕,天哪,有个盗窃犯的儿媳妇还不够,又来了个谋杀亲夫的!自己这命怎么这么苦啊!

何东赶紧解释,苏蕾的前夫是个村霸无赖,因为她不能生育,前夫没少虐待她,最后一次挥刀砍断了她三根手指,她不得已自卫还击,误杀了丈夫。案发之后他们全村人都联名签字力保她是个好人,这其中也包括她前夫的所有家人。这几年他们还不断去监狱看望苏蕾呢,可见她苏蕾的人品!

五婶摇摇晃晃站起身,提出要去见见苏蕾。

经过监狱领导开会特批,这对特殊关系的婆媳在亲情接见室见了面。当看到文弱清秀的苏蕾的一刹那,抚摸着她残缺的左手,五婶的心软成了一滩春水。她扶起跪倒在地的苏蕾,说了一句让一旁的狱警也红了眼圈的话:“孩子别哭,我和何东、聪聪,都等你回家。”

三个月后,五婶家里摆了简朴却隆重的婚宴酒席,邻居亲友们都赶来贺喜,聪聪跑前跑后又蹦又跳。所有人都在追问五婶,从哪儿淘来的这么好的儿媳妇,五婶心满意足地笑着说:“是天上掉下来的!”

(责编:任飞)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0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加班 听我的没错 听我的没错 生病 大收藏家 大收藏家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7/63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