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给你一条生路

给你一条生路

时间:2020-05-27 02:22:00 来源:笔之家

被火化两次的人目录列表监狱相亲

童程东

大山里来了神秘快递员,他给村民带来的是生路,还是厄运?

工头薛金荣被人杀害,他装满钱的皮包也被人抢走了。这个消息像重磅炸弹一样在工地上流传开,很快就传到了1000公里外的刘山坳。大家都心惊胆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外打工的孩子干的。

就在昨天,一季度一次的快递车又来到了村口。打工的人们常年不在家,每当逢年过节,他们就会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快递回老家。快递车的喇叭在村口的树下一响,全村的留守老人都涌了过来,然后喜滋滋地拿着自己的包裹往家里走。

到最后,还剩下3个包裹没人领。一个是春兰家的,一个刘芳家的,还有一个是村西的黄美芬家的。快递员来到村口的小卖部里,往年他们都有个习惯,没人领的包裹,就放在村口的小卖部,小卖部是村中的老汉刘铁帽开的。快递员来到刘铁帽跟前,详细地问明了他们3户人家的地址,并要求刘铁帽带他过去送包裹。

刘铁帽挠了挠头皮,说:“我说你是新来的吧?包裹放这里还有啥不放心的。年轻人,我给你签个字,你快走吧。天这么冷又快黑了,万一路上抛锚什么的,你还回不了城了。”可是不管刘铁帽怎么说,快递员都坚持要把包裹送到他们家里。无奈,刘铁帽只得带着他去送包裹。最后,只剩下黄美芬家的包裹了。刘铁帽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黄美芬家住得远,从村头小卖部过去要翻越一座山峰,还要跨过一道石梁……到黄美芬家,只能白天去,晚上绝对不能去!”

看天色已晚,无奈之下,快递员只能在小卖部里留宿一晚。刘大妈也高兴地给他们炒了盘山鸡蛋土豆丝。拧开一瓶烧酒,两人边喝边聊上了。刘铁帽得知快递员姓张,热情地说:“小张,你是个实诚的人啊!”小张说:“老伯,不是我不相信你,我们公司有规定,必须把包裹亲自交到对方的手里。”

吃了几口菜,小张辣得直掉眼泪,他抹了抹嘴巴说:“刘老伯,快过年了,这么大的包裹,肯定是黄美芬的儿子送回来的吧!”

听了这话,刘铁帽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造孽啊,她儿子黄叶飞,在外面杀了人,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她丈夫走得早,只剩下她一个人过。”

小张心中一惊:“你说她儿子杀了人?”刘铁帽喝了一口闷酒说:“唉,听打工回来的人说,他把工地上的工头给砸了。”

小张说:“那个工头肯定是个坏人吧?”刘铁帽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你真是懂咱山里人的心!听说那个工头到老板那里结算了工人们3个月的工钱,再加上奖金足有十几万!可是,工头硬生生地扣下了大家一个月的工钱,说是押金,防止来年工地上缺人手。”

“这些都是那工头在变着法克扣。”小张愤愤地说。

刘铁帽接着说:“黄叶飞也是这样想的,他二话不说就来到了工头的办公室要向他讨个说法。工头蛮横不讲理,还说黄叶飞多次犯上作乱,别人暂扣一个月工钱,他3个月的工钱一分都不给。”

“真狠!”小张说。

刘铁帽说:“黄叶飞冲上前一把揪住工头的衣服,抡起手来就是两巴掌,两人在办公室里扭作一团。工头块头大,压住了黄叶飞,黄叶飞抓住了一个玻璃烟灰缸狠命地砸工头的后脑勺。一连砸了五六下,后来只听见工头在呼噜呼噜地喘气,手渐渐松了。黄叶飞起身踢了工头一脚,翻出他的黑皮包,里面都是一捆捆崭新的钞票。一同去的工友都吓呆了。黄叶飞转身来到了工地上,把钱分到大家的手里,然后飞速离开现场,在场的工友们没有一个报警的。”

小张说:“真是一个好男人,可惜太冲动了。”刘铁帽说:“出了事情后,警察都来了好几拨了。在他家房前屋后蹲点,在山上的洞洞眼眼里搜查了一遍。嘿,连个人影都不见。”一瓶烧酒喝光,刘铁帽也哈欠连连,卸下一块门板作为简易床铺,让小张休息。

第二天,小张背着最后一个包裹,跟着刘铁帽爬山坡,跨石梁,终于来到了黄美芬的家门前。

刘铁帽扯着嗓子喊:“美芬妹子,叶飞他送包裹来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瘦瘦的黄美芬站在门口。刘铁帽赶紧帮忙卸下包裹来到屋里,小张掏出一张单子要求黄美芬填写,黄美芬抓起笔疑惑着不敢落笔。刘铁帽一把夺过笔写下了自己的大名,塞给小张。

接着,刘铁帽大声说:“看看,到底是啥东西啊?”黄美芬打开包裹,原来是一床厚实的棉被。“哈哈,大妹子,这下可不用担心挨冻了。”刘铁帽说。黄美芬傻傻地看着小张,不知为何露出了一丝惊恐的神色。

“走吧走吧。”刘铁帽和小张出了黄美芬家,一路回到了小卖部。一来一去天色也开始暗淡下来。小张收拾好东西开着车远去了,转过几道弯。他把车停在一处山坳里,迅速下车,全身裹得只露出两只眼睛,豹子一样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接着一溜烟地向回走。

大约过了3个小时,小张悄悄地潜回到小卖部,悄无声息地来到窗下,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叶飞呀,你这样藏在我家地窖里也不是办法。我看今天的那个快递员,就是一个卧底的。”

“刘伯,我想等过年后去西北。我就是不放心我老娘。”

“唉,那个快递员还给你娘送来一床棉被,看他说话做事像个好人的样子!”

“刘伯,我不知道有没有好人,我只知道靠拳头说话!”

听到这里,小张上前敲了敲门。

“谁?”

“公安!”

房里的灯迅速暗下来了。“砰”的一声,门开处扔出一把菜刀,黑夜里一个身影夺路而走。小张眼疾手快,一下冲上去擒住那个人,紧接着他摸出手铐铐住了那人,正是黄叶飞。黄叶飞冷静地坐在地上说:“我会跟你走的,不过,还有件事情我没有做。”

小张示意黄叶飞说下去,黄叶飞说:“我还有两个兄弟没有领到工钱,我想把钱送到他们手中,再跟你走。”小张点点头说:“好,我们一起去送钱。”

半个月后,一辆快递面包车缓缓停在通往县城的十字路口,车上下来两个穿着黑衣的男人。他们的左手跟右手好像被什么东西拴在一起,其中一个掏出钥匙打开了手铐。他对另一个人说:“工头薛金荣没有死,昨天已经醒过来了。他贪赃枉法的事情已经暴露,被我们公安机关拘留了。你去自首吧,争取宽大处理。”

久违的太阳高高地挂在路的尽头,路灰蒙蒙地向前延伸。那个年轻人坚定地站在公交车牌下,等着下一站通往县城的班车到来。

(责编:任飞)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0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加班 听我的没错 听我的没错 生病 大收藏家 大收藏家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7/63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