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被火化两次的人

被火化两次的人

时间:2020-05-27 02:22:00 来源:笔之家

菩萨笑了目录列表给你一条生路

木木

郭子言是地道的钻石王老五。他是城南最大的地产商,在整个江城,也排前三位。做地产业很成功的,后面不乏权力背景,郭子言也不例外,比如,最疼他的舅舅后泽敏就是江城的民政局副局长。

郭子言迟迟不成家,后泽敏比郭子言的母亲还着急。后泽敏为郭子言张罗了一个对象,让他去相亲。地点定在城南“紫葡萄”咖啡厅。

郭子言不想拂了舅舅的面子,驱车去了。女方叫刘静,美丽淑静,谈吐不俗,性格也是走温婉路线。郭子言居然第一面就相中了刘静。他直言不讳地告诉刘静,自己喜欢她。

刘静愣了愣,浅笑道:“我知道你,以为你看不上我,我才来的。”这话说得郭子言呆了,他有些不高兴了,责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来?”

刘静低头捏了捏衣服上的绒球,幽幽地说道:“我是民政局办公室文员。”

“你看不上我?”郭子言很是气愤。刘静的意思摆明了是说,后泽敏是她的领导,她无法拂领导的好意。至于下一步,则不是她想要的。刘静还是浅浅地笑:“罗敷虽然没有夫,但有意中人。”

刘静用了一个典故,古诗词中使君看上了罗敷,罗敷摆脱不了位高权重的使君,于是答道“使君已有妇,罗敷亦有夫”,既然我们都不是单身的青年男女,哪里还有必要说下一步呢。

郭子言眼里闪过一丝厉色,却还是很有礼貌地向刘静道别了。

刘静的男朋友叫谷凡,和刘静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刘静考上了公务员,进了民政局。而谷凡则在这个城市创业,开了家电脑公司,侧重为工矿企业,以及先富起来的人装探头监控。

这些情况,瞒不过手眼通天的郭子言。半个月之后,郭子言派人邀请谷凡,为自己的地产公司调试监控。

谷凡如约而至。看着黑黑瘦瘦的谷凡,郭子言没来由得一阵厌恶。这家伙,浑身上下的行头,还不及自己的一只皮鞋钱。

“调试一下这些探头,要是不能用,就拆了重装。”郭子言很随意地说道。

公司的监控刚装上不久,大门、财务室、策划部,重点区域全有,一套设备,当时花了两万,现在还在保修期内。

郭子言是挖了个坑,让谷凡往里面跳。做业务的,只要有雇主联系,没问题说成有问题,小问题说成大问题,雇主越是财大气粗,这些做业务的越想多宰一些。这是人的劣根性,郭子言确信谷凡也有。

半小时后,谷凡就带着工具箱回来了。他来到郭子言的办公室,摇头道:“郭总,你这里的监控没有问题,完全可以正常使用。”

郭子言很失望,不过他客气地送走了谷凡,临别前,郭子言紧握着谷凡的手:“你很诚实,以后我们公司有需要,第一时间就会联系你。”谷凡道了谢,又留下一张名片,走了。

谷凡走后,郭子言到洗手间,把自己的手洗了七八遍。一边洗手,他一边想着新办法。在郭子言看来,只要把谷凡从刘静身边逼走,那么,自己向刘静展开疯狂攻势,就完全可以得到她的芳心。

郭子言让人在谷凡的电脑公司旁边也开了一家电脑公司。公司不做业务,专门撬谷凡的墙角。谷凡接到业务,他的公司就用低得不能再低的价格,联系谷凡的雇主。到了年底,谷凡真觉得有些扛不住了。整整一个下半年,他一笔业务都没做成。而房租水电费,是不会因为他没有业务而减少的。

郭子言适时地出现了,他在邻市新买了块地,正在建房。郭子言邀请谷凡去邻市,替他的工地装监控。谷凡大喜过望,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临行前,谷凡给刘静打了个电话。可是刘静正在开会,没办法接听。于是,谷凡给刘静留言,说自己去邻市几天。

郭子言也到了邻市。在那里,他和谷凡摊牌,说自己爱上了刘静,让谷凡退出。谷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断然拒绝。

“你不同意也不要紧。你想想你的窘境,说实话,我要想玩你,比玩死一只耗子还简单。”郭子言冷冷地说道。

谷凡不笨,立即想到那个专门和自己对着干的电脑公司,他恼怒地问道:“和我恶性竞争的那家公司,是你开的?”郭子言落落大方地笑了:“你说呢?”

“你,你卑鄙!”谷凡气愤至极。

两人说话的地方,正是郭子言在这边的办公室。郭子言被骂了,他哪里受得了这个气,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朝谷凡脑袋上砸去。

烟灰缸应声而裂,谷凡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刘静再联系谷凡时,他的手机已无法接通了。刘静赶去谷凡的电脑公司,那里大门紧闭。她找到电信公司,要求给谷凡的手机定位。电信公司先不同意,在刘静的软磨硬泡之下,查了查,告诉她说那个卡号,现在显示的位置应该是在南方的一个省份。

郭子言向刘静展开了疯狂的爱情攻势。他攻得越凶,玫瑰送得越勤,刘静对谷凡的安危就越是担心。

“我说过了,我有爱人了,他叫谷凡。你认识吗?”刘静问道。

郭子言勇敢地和刘静对视着:“一面之缘,我曾让他到我的公司里检测过监控。”

“哦,这几天,他大概回老家去了。”刘静说着,还是直视着郭子言的眼睛。

“没关系。他爱他的,我爱我的。我和他的竞争,结果还不是由你来定吗?”郭子言笑嘻嘻地说。

“我选择他。”刘静说得干净利落。

“没关系。我继续爱,直到你们结婚的那天。只要你们没结婚,我都有机会。”郭子言说得也很彻底。

刘静联系谷凡的老家家人,得知他并没有回去。她去公安局报案,说谷凡失踪。公安局先是不立案,最后被她磨得无奈,打开谷凡电脑公司的门,进去查了查,带队的干警一脸凝重,郑重其事地告诉刘静,说这家公司没业务,在经营人的床头柜里,发现了一小袋毒品。估计是经营困难,谷凡走上了吸毒的道路。

刘静对这个结论根本不予认可,带队的警察冷冷地告诉她:“要不是你和我们一样,也是国家工作人员,我们早就对你采取措施了。你不要干预我们办案。还有,你和这个谷凡,是什么关系?夫妻关系,还是情侣关系?”

“我和他是情侣。”刘静气急了。

“那不就得了。情侣关系,在法律意义上就是没有关系。如果他真失踪了,报案也得由他的家人来报,而不是你。”带队的警察给民政局打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

民政局领导当然要找刘静谈心。做刘静思想工作的,是副局长后泽敏。

“你去公安局要说法,是不对的。”后泽敏这样告诉刘静。

刘静低下了头:“我知道,谷凡的公司经营得很困难。我很想帮帮他,这样吧,我能不能向您申请,我明年联系殡仪馆工作?”

殡仪馆是民政局的一个创收部门,后泽敏本来不同意,可是想到自己的外甥正发疯一般地追求眼前这个女孩,最终心肠一软,答应了。

半年后,刘静以渎职罪,向市检察院控告后泽敏。她的举报信,同样还寄给了省市的主要领导。信中说,后泽敏在邻市,火化了一个名叫“陈凡”的大学生。陈凡因患脑癌去世,而这个陈凡,其实是本市已经火化过的一个患有脑癌的病人。试问,一个人被火化之后,能否再去另一个城市被火化第二次?如果不能,请问在另一个城市被火化的人是谁?

后泽敏先被停职,接着锒铛入狱。他面对指控,一言不发。

郭子言不忍心自己的舅舅入狱,主动向公安局自首,说自己无意失手,用烟灰缸砸死了谷凡。在邻市被火化的,正是谷凡。郭子言在砸死他之后,联系了自己的舅舅。舅舅无奈,查阅了近期死亡火化人员名单,联系了邻市的殡仪馆。同一个系统的官员,经常有业务联系,让对方帮忙火化一个人,这对于后泽敏来说,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对方在记录本上留下了后泽敏的名字。

也正是因为这个名字,被有心的刘静注意到了。谷凡离开她的时候,给她留有短信,说他去了邻市。生,既然不能见到人,那么谷凡很有可能就是死了。尤其是谷凡失踪后,他旁边那个天天和他对着干的电脑公司也关门歇业了,这让刘静如何不起疑心?

郭子言被判刑之后,刘静专门去探视过一次。郭子言冷冷地看着她:“是你?为什么?”

“如果我说因为爱情,你肯定不信,因为谷凡已经死了。那么我要说是因为真情呢?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钱,是不是很悲哀?”刘静漠然地说,“不过我想,和你这样的人说这些,你是不会懂的。”

郭子言没说话。是的,他并不懂。如果刘静选择自己,早早地撇开谷凡,谷凡又怎么会死?郭子言没敢说这些,因为他害怕刘静的眼神。那眼神里所包含的情谊,是郭子言失去太久的东西。

(责编:任飞)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0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加班 听我的没错 听我的没错 生病 大收藏家 大收藏家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7/63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