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解恩怨

时间:2020-05-26 02:28:00 来源:笔之家

牛古寻亲目录列表请爹进城

余新国

大春和小春是一对亲兄弟,可兄弟俩近来一直争吵不休,甚至大打出手,差点闹出人命。村民们都纳闷,兄弟如手足,到底是啥事使兄弟俩闹到这种程度?

其实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仅仅是为了房子。分家时通过抓阄,大春抓到了后院,小春抓到了前院,两座房子一前一后,相距很近,都面南。本来嘛,两座房子的用料、高度、占地面积没多大差别,可头脑灵活的小春近年来做生意赚了点钱,就把原来的三间砖瓦房扒了,想改建成五层小楼。这肯定会遮挡大春家的光线,还影响通风,这下大春不依了,死活不同意小春盖楼。

旧房已扒,小春没有退路了,必须盖新楼。可大春偏偏不让盖,兄弟俩这才“干”上了。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大哥那里还没有缓和的迹象,实在无计可施的小春只好硬着头皮来到大春家。一见大春,小春“扑通”一声跪下了,“大哥,小弟有啥对不住你的地方请多包涵,可这楼不能不盖呀!”

见大春不理自己,小春哀求道:“大哥,你实话实说,真的是因为盖楼吗?还是小弟哪一点对不住你?只要你说出来,小弟能改则改,若不能改,也愿接受你的处罚!”

大春怒视小春:“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夺兄之爱?”

小春一愣:我的天,都这么多年了,大哥咋还揪住这事不放?

十几年前,邻村的媒婆到大春家提亲,说是她们村的桃花跟大春很般配,简直是天生的一对。可这天大春没在家,而媒婆所说的桃花恰恰跟小春是同班同学,俩人彼此都有好感,于是小春恳求父母要媒婆把桃花说给他。父母也是软心肠,经不住小春软缠硬磨,最后竟同意了。

婚礼于当年年底举行,婚后的小春夫妇很幸福。但小春渐渐发现,本来就不肯说话的哥哥大春,越发寡言少语了。原因是,按当地的风俗,弟弟不能赶在哥哥前面结婚,否则,哥哥会被人瞧不起,会被视为无能。

可木已成舟,小春除了愧疚外,还能咋办?好在五年后,大春终于跟当地的一个寡妇结了婚,虽没娶上黄花大闺女,但也摘了“光棍”的帽子,这在小春看来,应该算个不错的结局。坏事就坏在媒婆的那张嘴上,有一天,醉醺醺的媒婆竟把几年前小春横插一刀的事给抖了出来,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了大春的耳朵里。这下大春生气了,他气势汹汹地去找小春算账,先是吵架,进而厮打,众人好不容易才劝开。

这事儿经过十几年,兄弟俩关系已经慢慢缓和,小春还以为没事了,如今大春又提及此事,他在心里说,哥哥这是借机报仇呀。犹豫片刻后,小春试探着说:“大哥,目前咱们各自成了家,孩子也都上学了,你还提这事干啥?”

“干啥?你说得轻巧。”大春说,“今天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只要你敲锣打鼓在村上转三圈,口中说‘我是卑鄙小人,我夺兄之爱,这样的话,咱们以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至于盖楼的事,你想咋盖就咋盖。”

小春萬万没想到,同胞兄弟竟用这种办法来治他。但此时他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咬了咬牙说:“中,只要你让我盖楼就行。”

接下来,小春就借了鼓和锣,敲敲打打地满村子转,逢人便说:“乡亲们,我叫小春,我是卑鄙小人,我夺兄之爱……”

小春的举止立即引来一片议论,可他不管这些,依然硬着头皮转圈。转了三圈后,鞭炮“噼噼啪啪”一放,工匠便进入现场施工。大春果然没有食言,他不再阻拦小春施工了。

这是上午发生的事,到了下午,正在工地上忙碌的小春,忽然听到大春家传出高腔高调的吵闹声,原来是大春和嫂子吵起来了。只听嫂子吼道:“好你个大春,你既然爱着桃花,为啥要跟我结婚?既然跟我结婚了,咋还想着桃花,想着你弟妹?你这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你算啥人?”

“好老婆,我那是……”大春百口难辩,只好顿足捶胸,后悔不已。

听着他们的对话,小春窃喜:大春呀大春,你这是自找麻烦呀。

可谁知,当天夜晚,从娘家回来的桃花听说了小春敲锣打鼓公开认错一事,顿时气炸了肺,她质问小春:“谁让你这样做的?”

“除了大哥,还能有谁?”小春嗫嚅道,“不这样做,大哥就不让咱们盖楼。”

桃花气得叫起来:“可你以后咋在村里做人?退一步讲,就算你厚颜无耻地活着,我还没脸见人哩。”

桃花越说越气,索性拉起小春去找大春算账。

见了大春,桃花劈头盖脸就问:“大哥,你说小春夺你之爱,有啥凭据?”

大春就把当年媒婆提亲,小春横插一刀的事讲了一遍。讲完后,大春得意扬扬地说:“弟妹,小春这样做算不算夺兄之爱?”

“不算。”桃花瞪了大春一眼,接着说,“大哥,我问你,当年咱俩素不相识,互不往来,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模样都不清楚,你咋能说我是你的所爱呢?再说,即使媒婆提亲后你爱上了我,可我也不一定爱上你啊。何况,一个姑娘百家提,既然媒婆能把我提给你,为啥不能把我提给你弟弟小春呢?”

桃花的嘴果然厉害,几句话就把大春说得满头是汗,张口结舌。桃花仍不罢休,她怒视大春,说道:“大哥,你今天做的事很不地道,也不光彩,所以你必须当着村民们的面向我和小春道歉。”

大春的倔脾气也来了,他白了桃花一眼,大声说道:“想让我道歉,没门!”说完,重重地哼了一声。桃花也哼了一声,气冲冲地走了。

第二天,村民们吃惊地发现,桃花在衣服外面穿了一件鲜艳的马甲。马甲用红布做成,其前心和后背各用蓝线绣了几个大字:“小春是我所爱。”

起初,村民们猜不透桃花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联想到小春此前说的“我是卑鄙小人,我夺兄之爱”那句话,人们终于明白了:桃花这是故意向世人表白,她爱的是小春,而不是大春。换句话说,大春所谓的“夺兄之爱”,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桃花根本不理会。

这下大春的脸挂不住了,他不管走到哪里,总感到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更让他受不了的是,老婆天天跟他吵,骂他心中装着弟弟的媳妇,下贱,无耻!

终于有一天,大春挺不住了,他主动找到桃花,恳求道:“弟妹,把你的马甲脱了吧,我实在受不了了。”桃花说:“脱了可以,但你必须公开向我和小春道歉。”大春赶紧应承道:“好,好,我答应你。”

说着,桃花就找来鼓和锣,“咚咚”“锵锵”地一敲,村民们马上围了过来。桃花朝大春示意,大春心领神会,立刻郑重其事地说:“弟弟、弟妹,我错了,真的错了,我不该找茬不让你家盖楼房,更不该逼着亲弟弟说出那句荒唐的话来……”

桃花的眼眶湿润了:“大哥,其实我和小春赶在你前面结婚,使你没了面子,我们心里一直很愧疚。为了弥补过失,我们求亲托友多方给你提亲,现在的大嫂就是在我们的撮合下,你们才得以成婚的,可你……你不要总想着报复,否则,你有理也变成了无理。”几句话说得大春满脸通红。

桃花的这招果然厉害,没动口没动手,却迫使大春认了错,还使小春有了尊严,同时缓和了兄弟俩的关系,可谓一举三得。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6/63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