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两个倔老头

两个倔老头

时间:2020-05-26 02:28:00 来源:笔之家

欠我一个道歉目录列表报个猛料好赚钱

杨力

长寿小区住着两个七十来岁的倔老头子,互相见了面都没有好脸色。按理古稀之年什么事情都该想通看淡了,犯不着老跟谁过不去,可这两个老头子都挺硬气,谁也不肯施舍给对方一个善意的笑脸。小区进出有两个门,两人为了避而不见,干脆各选一个门进出,各自安好。

这两个倔老头子,一个叫牛强,一个叫龙海,当年是一个连队的战友。照说二人在连队关系也不错,牛强那时饭量特别大,在炊事班的龙海总是千方百计照顾他,有次牛强训练伤了腿,龙海还特意准备了荷包蛋,悉心照料了两周。牛强备感温暖,浓浓的战友情一直持续到他们一同复员回到地方。

且说龙海的孙子叫龙小严,大学毕业在医院当医生,最近交了一个当教师的女朋友。周末这一天,龙小严兴冲冲地带女友回家见家长,父母见未来儿媳长相清秀又有礼有节,自然十分满意,可是到了爷爷这一关,就有了麻烦。

龙海一直看着未来的孙媳妇,总觉得她的长相像什么人,就不经意问了孙儿一句:“她姓什么?”

龙小严连忙回答:“她姓牛,叫牛娜,和我们住在同一小区。她爷爷差不多和您一般年龄大。”龙海一听,肚子里的气就乱窜,仿佛患了急性肠梗阻似的不舒服:“姓牛?难不成叫牛强?”

龙小严鸡啄米似的点头:“对对对,她爷爷叫牛强,和您一样,当过兵、打过仗,难道你们是老战友?”

龙海脸色骤变,原本饭菜都端上饭桌了,可他撂下碗筷就走,把所有人都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倒是龙海的老伴儿明白过来,不露声色地招呼大家吃饭,自己却回忆起一段往事来。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牛强和龙海一同复员到地方,二人一个安排在肉联厂,一个分配到五金公司。肉联厂负责的是屠宰和售卖;五金公司呢,卖家电日用品。两个人之间的“梁子”,始于那个买什么都要凭票的年代。

那年春节,龙海的小姨子结婚,准备请双方父母吃顿饭。可这顿饭没荤腥可说不过去,而那个年代割肉实行限量,需要凭肉票购买,于是小姨子请姐夫帮忙。龙海急忙去翻箱底,发现当月的肉票已经用光了,思来想去,决定去找自己的老战友帮忙。

此时的牛强已经做了肉联厂的厂长,每月有二十斤猪肉特批权。龙海想,凭这分战友情,分个三五斤猪肉应该不成问题,于是信心满满找了过去。

龙海到了肉联厂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牛强,他正在送一个中年人出门。那中年人龙海认得,是县城出了名的王二哥。王二哥在县城帮人打杂,没事喜欢推个车满街收破烂,遇到什么事特别喜欢帮忙,人缘非常好。而此刻,王二哥的车里面拉的不是什么破烂,而是一筐新鲜的猪肉。

龙海一见到猪肉就兴奋了,连忙大喊牛强的名字。两人这关系,龙海也不想绕弯子,直接就道出了今天的目的。牛强刚一听完就连连摇头,连声说这个月的特批肉,全部没了。

龙海怔了怔,以为牛强没听清楚,又加重语气说:“老战友,这回可是我小姨子结婚,今天要是拿不到猪肉,回去怎么向老婆、老丈人老丈母交差呀,你批个条子不就成了吗?”

牛强苦着脸说:“这可不行,我手上真没那个权利,要不,我用肉票帮你割一斤!”

龙海很是不悦:“刚才见王二哥拉一筐肉,你能批给他,就不能批给我,莫不是你和他有什么交易?唉,算了,我也不说那么多了,你就当帮帮我,为我也开一次后门!”

牛强一听走后门,一下唬下脸来:“这年头,为了二两肉,打着各种旗号和关系来走后门的人太多了,我们都是守纪律讲规矩的军人,不是随处打洞蛀空地基的老鼠,如果人人都找我批条子,我们和人人喊打的老鼠有何区别?这样的条子我不能批!”

龙海听罢真来气了:“牛厂长,我不是走后门,而是小姨子结婚有急用,人生一辈子这么大的事总该帮帮忙吧,大不了下个月我把肉票补交上来不就行了。”

牛强依然不允,半开玩笑地说:“不行就是不行!我给你的建议是,吃不到肉就吃素,想开后门没门。”

原本以为五分钟的事情五十分钟都没搞定,龙海被呛得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他从此记住了牛强那张一本正经的脸。还战友呢,简直是没有人情味儿的冷血动物。

这件往事,龙海的孙子龙小严在当天晚上就打探清楚了,他心里感到很可笑,多大事啊,不就是三五斤猪肉,何至于呢。不过转念一想,爷爷之所以如此计较,确实也怪牛娜的爷爷太刻板。于是,当他再一次和牛娜约会时,就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把这件事讲了出来。

谁知牛娜一听,也很纠结地讲了一件事情。原来那天去了龙小严家,见龙爷爷满脸不高兴,牛娜心头就有些疑惑,回家问起爷爷缘由,牛强便讲了另一件事情。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改革开放让人们的餐桌上吃肉已经不成问题,肉票取消了,可是在工业基础薄弱的当时,一些生活用品还实行限供,比如自行车,买一辆“凤凰”“永久”,比现在买一辆汽车还难,没有自行车票是买不到一辆牌子货的。

恰好那一年,牛强一个老辈子从农村找来,希望帮忙买一辆名牌自行车。牛强家里很穷,一直受老辈子的接济,现在老辈子的儿子是改革开放后最早毕业的大学生之一,如果再配一辆那个年代最时髦的“凤凰”牌自行车,简直称得上高大上。现在,有恩于自己的老辈子找上门来,牛强拍着胸脯打包票,绝对没问题。

牛强手上是没有自行车票的,但当了这么多年厂长,走到哪儿办事还是容易讨到面子的。牛强就想凭肉联厂厂长这张老脸,去找五金公司经理批一张条子。但牛强并不知道,五金公司刚刚换了新经理,等牛强找上门一看,坐在经理位置的正是龙海。牛强进退不得,只好硬着头皮讲明了来意。

龙海一见牛强就心下不悦,没想到堂堂肉联厂厂长也有求人办事的一天,当即头也不抬地说:“批条子?这年头,为了一辆自行车,打着各种旗号和关系来走后门的人太多了,我们都是守纪律讲规矩的军人,不是随处打洞蛀空地基的老鼠。如果人人都来批条子,我们和人人喊打的老鼠有何区别?这样的条子我不能批!”

牛强一听龙海用他当年的话对付他,心頭很愤怒,但又不得不赔着小心:“我知道现在肉联厂厂长不吃香了,吃香的是手中有权的五金公司经理。不过好歹我们也扯平了,你的挖苦讽刺我也认了,请看在曾经战友的份上,举手之劳批一张条子吧。”

龙海却不留情面:“不说一张,半张条子也不行。说我报复也好,说我坚持原则也罢,反正开后门的事情坚决没门。”

牛强被呛得灰头土脸,气得两只牛眼圆瞪,临出门时气不过,回头对着龙海发了一句狠誓:“我狠,你更狠!我发誓,今后屙尿都不朝你这方向,这辈子再搭理你,我改了跟你姓!”

这话一撂出来,相当于是断了二人的所有退路。好在之后三十多年过去了,二人之间既无工作交集也无生活交集。慢慢地两人都退了休,眼看日子也越来越好,没想到山不转水转,两人不但住进了同一小区,成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近邻,更搞笑的是,双方的孙儿孙女竟谈起恋爱来。

两个倔老头本来不太看好小辈们这段姻缘,但小辈们爱得如胶似漆,两个老人的反对成了耳边风。不久,龙小严和牛娜说服各自父母,瞒着老爷子悄悄准备了订婚仪式,他们想借这个机会帮两个爷爷解开结了三十多年的“梁子”。蒙在鼓里的牛强和龙海当然不知道子女们的用心,直到走进餐厅坐到了一张席桌前,才知道这是订婚宴。二人想发火,却见坐在餐桌旁的多了一位客人,竟是上了岁数的王二哥。王二哥站起身来,在龙海惊讶不解的目光中,把他拉到一边,打趣说:“你肯定在猜,今天我一个外人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其实就一句话,我是来帮你消气的。”

龙海看着王二哥,有些云里雾里,听王二哥说:“想当年,生活很困难,特别是一些伤残军人和军烈属家庭,吃顿肉并不容易。这件事后来被刚当上肉联厂厂长的牛强考虑到了,他找到我,说向上面打了个报告,每个月给伤残军人和烈属家庭特批二十斤猪肉,希望通过我分发下去。结果那天去拉肉,被你看见产生误解,以为牛厂长和我有什么猫腻,不给你这个战友面子。你们这‘梁子结了几十年,直到前些日子我遇见牛厂长,听他谈到你们的过节,包括影响到孙儿孙女相亲相爱,才认为应该找个机会给你们解开这个心结。”

龙海听罢呆住了,他一直认为是牛强不讲情面在先,他不过是回敬对方罢了,这一来显得他多小肚鸡肠啊。正在懊悔,牛强端了酒杯走过来,给龙海和王二哥各递上一杯,举起杯子示意龙海说:“王二哥刚才的话,我也听到了,我们一起敬王二哥一杯吧!”

一种从未有过的愧疚涌上心头,龙海一把拉住牛强的手,有些哽咽地说:“老战友,对不住啊。过去我认为,是你不讲战友情,又把肉批给别人,觉悟不高。今天才知道,觉悟不高的是我,误解了你。在那个年代,你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我要向你检讨、学习!”

牛强一听,连忙摆摆手说:“其实我也不对,你不批自行车条子,是讲原则,不只是报复我,可惜这个道理,几十年后的今天我才明白。老战友,我也应该向你检讨啊!”

在一边的龙小严和牛娜忍不住笑了起来,一齐说:“两位爷爷也别检讨了,其实怪来怪去,只怪你们以前的日子太穷了,什么肉票布票粮票自行车票,只有穷日子买东西才凭票,才让你们两个老人家之间生出那么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来。”

这时王二哥提议大家一起举起酒杯,感慨道:“说的是啊,如今生活已经大变样,红红火火的日子多好啊,我们都应该放下过去多活几年,何苦还找陈谷子烂芝麻来讨气怄?”

龙海一听笑起来,端起杯子打趣说:“老战友,我现在认为你当初的话还是有道理。你那时说吃不到肉就吃素,我就跟自己打了个赌,今后想办法多吃肉,气死你!现在看来,你是对的,现在生活太好了,还是要多吃素!”

牛强也举杯回敬道:“老战友,说到打赌,還是你赢了。我曾经发誓,这辈子再搭理你,我改了跟你姓。这不,我孙女一嫁过去,今后曾孙还真跟你一个姓了……”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6/63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