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天上掉下五十万

天上掉下五十万

时间:2020-05-24 02:28:00 来源:笔之家

空前绝后目录列表命运的琴弦

梁易

王天明离开办公室时,碰到了正在走廊上拖地的保洁员杜阿姨。杜阿姨笑着问他:“王总,这个月的工资……”

王天明赶紧说:“杜阿姨,我现在出门就是去筹钱给员工发工资。你有啥困难,尽管开口。”王天明的公司代理了一款绿色洗涤剂,虽然环保无害,但价格比普通洗涤剂要高百分之二十,因此市场反应不佳,公司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

他刚上车,滴答一声,手机提示收到短信。打开信息一看,他差点从座椅上跳起来。短信是银行发来的,提醒他收到了一笔五十万元的汇款。

王天明寻思这会不会是银行操作失误,要是他把钱提出来,就成非法占有了。还是先搞清楚这笔钱的来源再说。

他立马赶到银行说明情况,大堂经理一脸茫然,说:“汇款人是位叫张建国的老先生,工作人员担心他是遇到了网络诈骗,把我也叫了过去,再三和对方确认汇款信息。老先生说他认识你。”

“这个张建国长什么样?”王天明忙问。

大堂经理就把汇款人的长相、年龄详细描述了一番。王天明却越听越茫然。跑了趟银行,谜底仍未揭晓,但至少确认了这笔钱没有问题。王天明为了解燃眉之急,也就顾不得太多,赶紧给员工发了工资。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这天一早,王天明到了公司。他打发助手上楼拿资料,自己在车里等,看到停车场另一头开过来一辆奔驰车,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微胖的身影,正是杜阿姨。杜阿姨下車没走几步,驾驶室里追出一个老头,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喊道:“老伴儿,你的饭盒忘啦!”杜阿姨赶紧接过去:“哎呀,瞧我这记性。”

老头笑着转身,王天明正好看到他的正脸,只见对方六十来岁,右脸颊上一块铜钱大小的黑色胎记。这不就是大堂经理说的“张建国”吗?

老头开车走了,杜阿姨也进了办公大楼。过了会儿,助手拿着材料下来了。王天明知道助手是公司的“包打听”,就问他:“杜阿姨来我们公司快半年了吧,她家条件是不是很好?怎么会来当保洁员呢?”

助理点点头,说:“杜阿姨是拆迁户,不折不扣的千万富翁啊。不过她干惯了活儿闲不住,就出来打工。”

王天明心里一动。想起前段时间网上的一条新闻,说有个拆迁户大妈给一家快倒闭的公司打了两百万,原因就是她在这个公司里干活干得挺舒心,不想失去这份工作。难不成这美丽的都市神话也在他的身上重演了?

这天下午,王天明早早地来到停车场等候。当夕阳的余晖映照在大楼的玻璃墙上时,他看到杜阿姨慢悠悠地走了出来,五分钟后,早晨那辆奔驰再次出现,停到了她跟前。

王天明赶紧下车走了过去:“杜阿姨,请等一下!”

看到突然出现的王天明,杜阿姨愣住了。接着,驾驶室车门打开,杜阿姨的老伴儿走了出来。王天明朝对方笑了笑:“叔叔,您好。没想到我的大贵人就是您!太谢谢你们了!”不待对方否认,他掏出手机,上面是早晨他在停车场上抓拍的照片。下午他拿着这张照片去银行找到上次的大堂经理,对方明确地说,照片上的奔驰司机,正是那天的汇款人。

眼看事情“暴露”,杜阿姨不太好意思地笑着说:“王总,你谢错人了,汇款人虽然是我老伴儿,但钱并不是我们的。”

杜阿姨和老伴儿交换了一个眼神,说:“这样吧,周六上午九点,你到我家来,你见到那个人,自己问吧。”

周六一大早,王天明按照杜阿姨给的地址找到她家。宽敞的客厅里摆了一张大圆桌,明显是要招待客人。但让王天明失望的是,除了杜阿姨夫妇和他,屋子里没有第四个人。

杜阿姨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说:“别着急,时间还早,人还没到呢。”话说完没多久,响起了敲门声。

杜阿姨起身走到壁柜前,打开了柜门:“王总,委屈你先在柜子里躲一躲。不然那人见你在这儿说不定不愿意进门了。”

王天明一头雾水,但还是一头钻了进去。耳听得有人进屋,人还不少,大家有说有笑,有男有女,而且年纪都不小。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钻进耳朵:“老姐姐,我带来了一盘红烧羊肉,这可是我的招牌菜!”王天明吃了一惊,那不是母亲的声音吗?

二十年前,王天明的父母白手起家办了一家化工厂,钱是赚了不少,但对环境的损害也不小。王天明在大学参加了环保志愿小组,越来越认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他劝说父亲把厂子关闭。父子俩在一次污水偷排事件后彻底闹崩了,王天明愤而离家,和同学联手创业,三年了,他从没有回过家。

突然间听到母亲的声音,回忆起母亲做的家常菜的滋味,王天明再也忍不住,一把推开壁柜门走了出去:“妈!”

一个身穿麻布长衫的中年女人愕然转身:“天明,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际,杜阿姨微笑着走过来。她将他们带到了书房:“你们母子俩是时候把话说清楚了,不要再为难我这个中间人了。”说完就离开了。

王天明的母亲从杜阿姨口中得知王天明的公司陷入困境,想要帮助儿子,却又怕自尊心强的王天明拒绝,这才委托他人汇款。

“妈,你和杜阿姨是怎么认识的?”王天明不解地问。

王天明的母亲叹了口气,眼眶红红的:“你离家之后,我心情非常低落,后来有朋友介绍我参加杜阿姨组织的空巢老人之家,一来二去,我和她成了朋友。她知道我挂念你,可又鼓不起勇气来找你,所以自告奋勇来你公司打工,把你的近况都告诉了我。”说完,她忐忑地问,“天明,你还生我和你爸的气吗?不然怎么那么久不回家?”

王天明鼻子一酸,道:“妈,怎么会呢?我是想干出一番事业了再来见你们啊!”

顿了顿,他又说:“我倒是担心爸爸还在生我的气。我知道从那次我们闹崩后,他的工厂一直都在规范经营,再也没有出过错……”

王天明的母亲嘴角微微一挑:“傻孩子,我从厂里提了五十万现金,你爸一清二楚,可啥都没说,你以为他真不知道我要给谁汇钱。”

想到自己的倔脾气大半遗传自父亲,王天明不好意思地笑了,他决定今天就回家向父亲道歉。不过,他得先完成另一件事。

厨房里,杜阿姨正忙碌着,王天明走了过去:“阿姨,我该怎么谢您才好!多亏了您,我们母子终于冰释前嫌了。杜阿姨,今天参加活动的都是空巢老人吧,难道您的孩子也不在身边?”

杜阿姨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五年前,我儿子出车祸去世了,肇事司机赔了一笔钱,可人都不在了,要钱有什么用!我伤心了很久,一直到组建了空巢老人之家,大家互相鼓励,互相取暖,我才慢慢恢复过来……”她拉住王天明的手,“岁月不饶人,趁父母还在,一定要珍惜彼此啊!”

王天明拉紧杜阿姨的手,重重地点了点头。一丝欣慰的笑容再次爬上了杜阿姨的嘴角。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我把疯妹许配你(下) 空心蟹之谜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4/62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