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跟皇帝打赌

跟皇帝打赌

时间:2020-05-24 02:28:00 来源:笔之家

我把疯妹许配你下目录列表空前绝后

童树梅

经过无数次南征北战后,赵匡胤统率大军建立了大宋朝。可赵匡胤并没有就此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因为各地还有若干股忠于原朝廷的势力作着殊死反抗,天下一日不太平,赵匡胤便一日睡不好觉。

这天,手下将官兴冲冲来报:捉住了美髯公汪墨轩。赵匡胤一听击节叫好。

汪墨轩是什么人?捉住他赵匡胤为什么会如此兴奋?

原来这汪墨轩是当代大儒,在朝野之间名望极高,颔下长须飘拂,望之如仙,所以人称“美髯公”。这汪墨轩认定忠臣不事二主,即使先朝已经支离破碎了,可他就是不肯投降,甚至拉起一支军队与宋朝作对。虽然他的军队弱小得不堪一击,可他在民间却有着极强的号召力,他这么拼死顽抗,便引领得全国各地纷纷响应,气得赵匡胤恨不得生吞其肉活饮其血,当即派出大军剿除。汪墨轩的军队在赵匡胤的大军面前一击即溃,汪墨轩则逃入山中。赵匡胤哪肯罢休,下令全力搜捕,务求斩草除根,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今日终于捉到了汪墨轩,赵匡胤怎能不高兴?

不一会儿,汪墨轩被五花大绑带了上来,直至此时汪墨轩依旧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腰杆笔直昂首而立,长须虽乱,威猛之势丝毫不减。

赵匡胤强压心中怒火,喝道:“汪墨轩,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是降不降?”

汪墨轩听了仰面大笑:“怕死我就不造反了。”

赵匡胤大怒,伸手一击龙椅喝道:“来人,速速斩了这妄人!”兵丁正要拖走汪墨轩,忽听得有人喊道:“万岁刀下留人!”喊“刀下留人”的人是赵匡胤手下一位大将,石守信。

石守信趋步出列,走近小声说道:“万岁,杀一人易,得民心难啊。这汪墨轩是天下名士,在民间威望极高,登高一呼,应者云集,万岁若是杀了他,只怕失了民心,导致造反的人更多,那时反为不美。”

赵匡胤听了不悦,说道:“照你这么说,难道只能放了他?”石守信说:“放了此人岂不是纵虎归山。臣观汪墨轩气宇轩昂自命不凡,又打探到其平时为人义气当先,所以臣以为或能说服他来降。”

赵匡胤摇摇头:“此人面目狂妄野心不小,断不会投降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一刀两断来得痛快……”

石守信急了,不顾一切地叫道:“万岁,切不可杀了此人,此人饱读诗书,是个不可多得的文人,一旦杀了他便断了文脉,殊为可惜,臣敢打赌他必会投降!”

赵匡胤一听不乐意了:“你要跟朕打赌?嗯,这样好了,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朕就跟你打个赌。如若他肯降,朕赐你千金赏你万户,要是你输了呢?”

石守信豁出去了,面红耳赤地叫道:“我若输了,提头来见!不瞒万岁,臣已有计了。”

石守信当即叫人把汪墨轩带回来,又下令道:“把一干窝藏犯全带上来。”

那汪墨轩原本一脸的不在乎,此刻一听石守信的话就是一愣,窝藏犯?什么窝藏犯?

就在这时有将官带上一溜人犯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上百号人,老的已是老态龙钟风吹即倒,而小的尚在襁褓之中。

汪墨轩脸色一下就变了,原来这些人全是他躲在山中时附近的山民,现在全被大军抓了来,还加了个罪名“窝藏犯”。

汪墨轩再不怕死,可眼见得这么多人受牵连,顿时心疼如绞,跳脚骂道:“石守信,你好歹毒,这些山民是无辜的,你放了他们,要杀要剐冲我来!”

赵匡胤也不言语,和文武百官冷眼看着。石守信面无表情,说道:“他们情知你是造反的汪墨轩,却不向朝廷举报,怎说无辜?不过看在你为天下名士的情分上,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说着一挥手,叫道:“抬酒上来!”

兵丁一听,忙“吭哧吭哧”地抬上几个酒坛来,打开封口,一股酒香扑鼻而来,兵丁摆好一长溜碗,一一倒上。石守信冷冷说道:“此酒虽美,却是剧毒,只要沾口,必死无疑。汪墨轩,你不忍山民为你死,你就得死。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这酒,你喝了,山民得免;山民喝了,你就得免。”汪墨轩一惊,就在这时一个白须飘飘的山民抢上前来,大声说道:“先生留下,先生性命重若泰山,就让我等贱民代先生死好了。”

那老者说完毫不犹豫,举碗就喝,一口气喝完,“啪”的一声摔了酒碗,朗声说道:“凡是我家好儿郎的,就上来喝了毒酒!”话音刚落,只见一精壮男子大步上前,说道:“爹,儿来了!”说完同样眉头也不皱一下,举碗就喝。

一时间偌大的朝堂之上“乒乒乓乓”之声不绝,数百口人丁竟面不改色地喝下毒酒。

文武百官,包括赵匡胤早就惊呆了。就在这时,有一怀抱幼儿的妇人上前,端起一碗酒,对婴儿柔声说道:“宝宝,咱们虽不是男儿,但也不怕死的,是不是?”说着以口含酒,又口对口喂入婴儿口中,再把剩酒一口干了。

见到眼前的情景,汪墨轩顿时肝胆俱裂,跌足叫道:“不可、不可!”可早被兵丁强行摁住不得上前,急得他热泪长流、眼中滴血,口中号啕不已。

转瞬间山民倒了一地,无一幸免,兵丁这才放了汪墨轩。汪墨轩颤抖着上前,浑身颤抖老泪纵横,看看还有毒酒,说声:“你们因我而死,我岂能独活?”拿过来就要喝,就在这时有人喝道:“不要喝!”

赵匡胤纵使身经百战,见过无数死人,可今日的情景还是令他大为震撼,他下了龙座,跑过来捶胸顿足:“义薄云天、肝胆相照,你们都是难得的好子民啊,朕却一时糊涂活生生逼死了你们,朕有罪啊!”又掉过脸斥责石守信:“爱卿何其忍哉?何其忍哉!”

却见石守信笑了起来:“万岁、汪先生,此酒只会使饮酒之人睡上一会儿,说白了,酒里面只不过放了少量迷魂散而已,不会死人的。嗯,他们该醒了。”

赵匡胤一惊,汪墨轩更是惊讶不已,一时间朝堂之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躺了一地的人身上。时间不大众人纷纷醒了过来,个个一脸的莫名其妙。赵匡胤向众山民深施一礼说道:“有你们这样的百姓,大宋朝何愁不兴?现在朕宣布,尔等无罪,全部回家吧,朕还要重重赏赐你们。”又对汪墨轩诚恳说道:“汪先生,你也请回吧,朕不为难你了,还请先生体谅朕的一片苦心!”

汪墨轩愣在那里,左望右看,半晌长叹一声,跪了下来,说:“想不到圣上如此仁厚,墨轩愿归顺了!”

众人走后,石守信心中高兴,说:“万岁,瞧见了吧,对待汪墨轩这样的人,硬的不行,唯有以义以情才能打动他。打赌之事,万岁输了。”

赵匡胤仰天大笑:“愿赌服输,朕现在就赏你千金万户。”

等石守信散了朝兴冲冲地回到府邸,却惊见夫人在掩面而泣,便问道:“夫人你这是干什么?”夫人说:“現在朝野上下都在议论你和圣上打赌一事,你干的好事!”

石守信更吃惊了:“我为皇上降服了劲敌,这是大好事啊,夫人何故哭泣?”夫人说:“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和圣上打赌,你在文武百官面前为逞一时口舌之快跟皇上打赌,现在天下人都知道了,皇上的颜面何处放?皇上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石守信犹如当头淋了一盆冰水,悚然一惊,自个儿怎么忘了这茬了?皇上猜忌心向来极大,最容不得别人出风头,自己这回只怕种下祸根了。

事实确实如此,不久赵匡胤开始施展手腕,杯酒释兵权,虽说没加害石守信,但宠信是肯定谈不上了。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4/62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