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我把疯妹许配你下

我把疯妹许配你下

时间:2020-05-24 02:28:00 来源:笔之家

千叟宴上举报人目录列表跟皇帝打赌

汤雄

六、血溅悬崖

李小山以为哥哥的抽屉里藏有一笔私房钱,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抽屉。抽屉里只有一本《诊疗手册》和一些根本不值钱的东西。

李小山不死心,又翻开《诊疗手册》,想看看哥哥刚才究竟记了些什么。

他随意翻了翻,无意中读到了李海生刚写下的那段日记,不由大吃一惊,吓得半天没醒过神来。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那疯女恢复正常后,领着警察把手铐套在自己的手腕吗?绝不能!李小山想到这里,不由狂躁不安起来,在屋子里急急地来回踱步。

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哥哥用来做药物实验的那只药箱上。医药箱一角,放着两支剧毒的药水。读着上面的文字说明,一丝阴险的冷笑凝固在他的脸上……

在爱情的魔力感召下,香菱的病情大为好转,李海生、丁一风、香玉目睹这可喜的变化,心中都有说不出的高兴。

这天早上,李海生又按例背上医药箱,来到香玉家。“香菱,你早哇。这一阵子,你的病情好多了,可还得抓紧治疗呀!”李海生走到香菱身边亲切地说道。

李海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管针剂已不是往常使用的那种药水了,里面早就被李小山偷偷地调换了,针管里装的是一剂注射后就能使人毙命的氰化钠!

香菱看到针管,不再像以前那么紧张,相反,她主动捋起衣袖,微笑着望着李海生,接着把左臂伸到李海生面前。

这可是香菱得病之后,第一次表现出主动接受治疗的举动啊!看来香菱的病情又有了进一步好转,李海生按捺住心头的喜悦,故意地问道:“香菱,你这是干什么呀?”

“不是说我有病吗?治病呀。”想不到香菱竟如此清晰地回答,李海生高兴得差点儿跳了起来,他激动地说道:“不,香菱,你的病已经好了,不需要再治疗了!”说罢,他把一管药水全都注射在草坪上。

这是李海生的一种心理治疗法,他这样做,主要是想提高精神病患者的自信心,克服患者通有的自卑心理。然而,李海生做梦也没想到,他这个小小的举动,竟避免了一场灾难。

且说李小山投毒后并没有走远,在同村的一个朋友家中,等待着消息。然而,香菱还是好好的,李小山更加恐惧和紧张了,他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只怕有朝一日香菱病好了,恢复了记忆……

于是,李小山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伺机除掉香菱,杀人灭口、杜绝后患。

这天傍晚,香菱和香玉、丁一风一起来到舞池中央。当握住丁一风伸过来的手时,香菱羞涩地笑了。近两月来,当丁一风亲眼目睹、亲身感受到一个生命垂危的疯姑娘,在自己无私的别样的爱情呼唤下,竟奇迹般地振作起来的时候,他那善良的心更加坚定了。

在欢快的乐曲声中,丁一风扶着香菱,尽情地跳着,旋转着。

就在舞会进入高潮时,一个身影悄悄来到了俱乐部。

李小山挨近离舞池最近的一扇窗户前,把手伸进怀里,握住冰凉的匕首掂了掂,凭他当年学到的那手飞刀绝技,在三四米内准确地将飞刀投向目标是没有问题的。他尽量向舞池靠近,离香菱就三四米了,再靠近些。

真巧,香菱跳累了,就在靠近窗户下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了。香菱那白皙的脖颈几乎就是咫尺之隔。李小山一只手轻轻推开窗户,一只手从怀里悄悄摸出匕首,他两眼发红,一股杀气使他激动得浑身战栗。

李小山握住匕首,高高举过头顶,对准了近在咫尺的香菱的脖颈……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有人大叫一声“不好”,接着,一个黑影从身后扑向李小山。

是李海生!

原来,李海生已跟踪弟弟多时。

那天,李海生准备收拾药具回家时,突然发现草坪不远处横卧着两只兔子,都已僵死了。怎么有兔子死在这里了呢?出于医生的本能,李海生蹲下身,细细一看,在兔子的嘴瓣上,残留着几片草叶,一闻,一股氰化钠药味。李海生不由吃一惊,兔子怎么会氰化钠中毒呢?略一思索,李海生很快在草坪上发现了那堆被氰化钠腐蚀过的青草。他眉头一皱,认定事出蹊跷:这剧毒品氰化钠,全村除了自己外,再没第二人拥有。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了氰化钠呢?

李海生当即抱上死兔子,拔下一把青草,赶回家中。

一化验,果然兔子是吃了沾有氰化钠的草叶而死!李海生立即打开药箱,一检查,药箱中少了一支氰化钠!同时他又发现,自己的抽屉被人翻过了。显然,有人要向香菱下毒手!是谁?很快,李海生就把目标定在了近两天突然回家的弟弟身上。从那时起,李海生开始暗中监视弟弟的一举一动。

果然不出所料,在今天的舞会上,李小山狗急跳墙了!

且说李小山冷不防被身后来人抱住,吓得魂飞魄散,不管三七二十一,反身就是一刀,刀扎在李海生的肩窝里。香菱得救了,李海生负了伤。

李海生的叫喊,惊动了舞厅里的人。丁一风跑出来,抱起李海生,急问:“海生,你怎么了?”

李海生忍住伤痛,指着屋外,说道:“李小山,杀人未遂……抓住他……”

远处绿荫中,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丁一风若有所悟,放下李海生,箭一般直向绿荫中扑去。

“站住!”漫山遍野回荡着丁一风愤怒的吼声。

又是鷹嘴崖!下面依然是百丈深渊!

李小山已无路可走,他回转身,大口喘着气,从腰间拔出匕首,杀气腾腾地迎向飞奔过来的丁一风。

“你、你这个外乡人,再、再敢往前一步,别、别怪我不客气!”李小山歇斯底里地狂叫着,手中的匕首不住地挥舞。

“放下刀子,跟我回去,才是你唯一的出路!”丁一风镇定自若,步步向前。

李小山一声怪叫,举起匕首,凶神恶煞般向丁一风扑来,一道寒光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丁一风眼疾手快,匕首近前的瞬间,一转身,奋力一脚,正中李小山握刀的手腕,匕首脱手而出。

李小山一愣,顺势就地一滚,扑倒在地去抢那柄匕首。丁一风一个箭步上前,腾空抱住树身,旋即反身使足力气抬起腿,刚好踢到李小山的双肩窝。李小山猝不及防,摔了个仰面朝天。

李小山恼羞成怒,从地下一骨碌爬起来,像头野兽,疯狂地向丁一风扑过来。突然,丁一风脚下一绊,一个踉跄,仰靠在崖边的护栅绳上。此时,他已别无退路,整个身体已有大半倾出了绳栅之外。

“啊!”与村民一齐刚刚赶到的香菱姑娘见状,不由又惊恐又紧张地尖叫起来。

李小山扑过去,死死掐住了丁一风的咽喉。丁一风一声大吼,猛地缩起右腿,对准李小山的小肚子就是一脚。这脚蹬得太有力了,李小山招架不住,身体失去重心,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他顺势抓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块,狠狠砸向了丁一風。

丁一风躲闪不及,右额被石块击中,顿时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丁一风暴怒了,像头被激怒的狮子,腾空跃起,随着一声吼叫,跳到李小山面前。李小山吓得连连后退,不料一脚踩空,朝鹰嘴崖边滚落下去。

也是李小山灵活,就在他坠下鹰嘴悬的瞬间,双手本能地又抓住了悬崖边那块凸出的四方石,将双脚和全身悬在半空。

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幕,面对这熟悉的场面,香菱的双眼急速转动着,头脑急速地思考着,撞击着即将开启的记忆闸门。

此刻,李小山望着脚下黑乎乎的百丈深渊,吓得魂飞魄散:难道这就是报应吗?!他一边在心里暗暗叫苦,一边本能地向崖上的人们求救:“救命啊!快救救我呀!我快抓不住啦!”

丁一风望着悬在半空的李小山,怒吼道:“说,赵大河是怎么死的?”

“我该死,是被我踢下去的……快救我上来吧,我去自首……”李小山绝望地喊道。

丁一风走到绳栅边,拔出木桩,解下一根红白相间的麻绳,走到悬崖边。正当丁一风准备把绳索扔给下面的李小山时,忽然,香菱记忆的闸门轰然开启,她尖声大叫着飞扑上前,死死抱住丁一风的手臂,狂叫道:“不!不能救他,让他去死。让他摔下去,让他去死!”

丁一风一怔,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与此同时,崖边上的李小山再也支持不住了,紧扣在石块上的手一滑:“啊——”山谷里回响着绝望的惨叫声……

尾声

后来的故事,也许读者会这么猜想:丁一风和香菱姑娘终成眷属。那就猜错了。

正当香玉强忍内心痛苦,准备把对丁一风的爱彻底、永远地埋在心底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那天,香菱饱含热泪,左手抓住姐姐的手,右手握住丁一风的手,把两只手紧紧按在了一起。她由衷地说道;“姐姐,你再也不必为我牺牲自己真正的感情。你与一风哥所做的一切,我都明白了。我为有这么一个好姐夫感到高兴……”

说完,香菱无限深情地向丁一风深深鞠了一躬,头也不回地奔下了山冈。

(完)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4/62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