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千叟宴上举报人

千叟宴上举报人

时间:2020-05-24 02:28:00 来源:笔之家

刻在影壁上的家风目录列表我把疯妹许配你下

王旭

乾隆六十年底的一天,吉林城副都统常宁的府里响起一片山呼万岁的声音,隨即就是女人的哭泣声。常宁刚接到吉林将军的告知,皇太后邀请他七十一岁的老母亲佟佳氏赴京参加“千叟宴”。

“千叟宴”有数桌单独宴请年纪在七旬以上的八旗贵妇们,这是无上的荣光。

常宁的母亲小名永珍,这时因患了严重的眼疾已然失明,满城名医束手无策,一个盲眼老妇人,显然不适合作为八旗贵妇的代表参与这大国盛会。难怪老夫人谢恩过后要痛哭失声。

当今乾隆爷已是八十五岁的耄耋老人,他欲将皇位传给第十五子颙琰,作为太上皇,他决定在宁寿宫皇极殿举办第二次千叟宴。消息传出,朝野震动。作为僻远之地的吉林副都统常宁,当然也迫切渴望母亲能有机会进宫赴宴了。

常宁正在长吁短叹,大管家急匆匆走进花厅,禀道:“大人,门外有个老头儿求见,他说能治愈老夫人的眼疾,不耽误去赴千叟宴!”常宁大吃一惊,母亲患病后请进府上的名医他见得多了,说什么大话的都有,可外面这人居然提到千叟宴,这就太怪异了!消息是怎么走漏出去的呢?

常宁点头答应,大管家很快带进了一个老头儿。他须发如银,一身白衣,衣服里面隐隐透出光华,竟把他整个人都罩在了一团宝气之中,远远看去如神仙下凡一般。不过这人的左眼蒙着一块白绢,看来是个独眼之人。

老者不卑不亢地拱手为礼,一张口语出惊人:“副都统大人,小老儿并非郎中,我是来和大人做一笔交易的。”

老者近前一步,摊开了右手,掌心中有一颗鸽卵大的珠子。这珠子形体滚圆,颜色深碧,在那老者的掌心中,竟如同一泓碧水在流动,实在是罕见的至宝。

虽然常宁家里珍藏的宝贝无数,但见到这颗珠子也不禁身体微微发抖,颤声说:“东珠?松花江里居然出产这么好的东珠?!”

老者微微一笑,合起了手掌,说道:“只要把这颗珠子给老夫人服下,一只眼睛能立刻复明。老夫不妨直言相告,老夫并非人类,乃是这吉林城畔五虎山上一条修成人身的小龙啊。”

小龙——就是蛇,难怪这老者雪团一样白呢!常宁静待蛇仙老者下文。

蛇仙老者说,他在这关东大地已经修行了两千四百年。蛇类修仙,每八百年须渡劫一次,那被天雷所击的肉身之苦不啻身遭炼狱火焚,而期间最难渡过的,还是心魔。渡劫一刻,多少修真之士经受不住对灵魂的拷问魔性入心而灰飞烟灭。

这蛇仙老者已经有过两次渡劫的经历,侥幸熬过,眼看第三劫就要到了,对于能不能顺利渡过此劫完全没有把握。恰好此时得知当今太上皇要办千叟宴。太上皇自号“十全老人”,乃是人间真龙天子,倘若有幸入宫参加千叟宴,喝到三杯真龙天子亲赐的御酒,就可以不经渡劫而获新生。

只是这帝王盛宴,名义上是七十岁以上的百姓都有资格参加,可平常小民哪有这等机会?

“大人,小仙恳请大人帮小仙得到这个机会,我愿把这一生修为炼就的宝珠一颗奉送老夫人,治好她的眼疾。不知大人觉得这笔交易可行否?”

常宁当即答允,双方击掌三次为誓,老者也不怕常宁反悔,留下宝珠,飘然而去。常宁立刻把宝珠拿到内室,磨成珠粉后让母亲用温开水服下,不消片刻,母亲睁开的一只右眼里突然透出神光,惊喜地喊道:“儿啊,娘看到你了!”母子俩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常宁为什么答应得这样痛快呢?

原来,皇上下旨“万民同乐”,吉林僻处塞外,是大清皇室龙兴之地,身为副都统的常宁也是满族贵胄出身,只要给将军献上一份重礼,求他上本推荐,老者去参加千叟宴并不是难事。

现在看到母亲果然一眼复明,常宁大喜若狂,马上吩咐大管家准备厚礼,这就去求见吉林将军,求他再推荐一名民间老人赴宴。

大管家听后轻咳了一声,说道:“大人,您是希望老夫人一只眼复明就心满意足呢,还是希望她老人家双眼都恢复如初?”

常宁听了就是一愣,身为人子,他当然希望老母亲双眼彻底康复了!

大管家附耳过来低声说出一番话,常宁恍然大悟,连连叫绝。

原来,大管家早就听过传闻,修炼成仙的蛇眼即是夜明珍珠,有令人眼睛明亮之效。他仔细观察那蛇仙老人,猜到他献给常宁的那颗夜明珠就是他自己的一只眼睛!为了顺利渡劫,他宁可自毁一目。现在要想老夫人双目康复,只要弄死这老蛇仙,夺取他剩下的那只眼睛就行了!

常宁眼珠子转了几转,口里连声说着“他毕竟于本官有恩,这如何下得了手”,却不过是惺惺作态罢了。

如此一来,母亲得以康复,还省下了一份厚礼,真是一举两得啊!他连连夸赞大管家想得周全,事成定有赏赐。

可是这老蛇仙已经修行了两千四百年,可以随意幻化成人形,来去无踪,要想把它弄死,岂是易事?只怕惹怒了它,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大管家胸有成竹地一笑,附耳悄声说道:“奴才立即去山里搜购老烟袋油子,多多益善,谅那老蛇精绝无还手之力。”

常宁不由得拍案叫绝。这老烟袋油子是抽烟袋时日积月累在烟袋锅里积存的油膏状物,最老的已积存数十年,气味极为强烈,即使再大的蛇虫也是一嗅胆寒,全身瘫软,动弹不得,修炼成仙也没用。

闲话少说,大管家亲自下乡采办。

三日后管家风尘仆仆归来,随身携带的一只小瓷盒里已经装满了老烟袋油子。常宁立即给那老蛇仙下邀请帖,说进京赴宴一事已得太上皇恩准,老夫人要做东请蛇仙老者喝一杯谢酒!

帖子送走,二人哈哈狂笑,不料老夫人扶着丫鬟颤巍巍走进花厅,呵斥常宁说:“恩公有大恩于我,你不思报答他的恩情,却想谋宝害命!真是畜生不如!”

敢情他们采购烟袋油子一事被老夫人发觉。老夫人叫来儿媳百般盘问,得知了这背后的阴谋,不由得又惊又怒,赶来制止。常宁被老母亲骂得狼狈万状,只得连声告罪,放弃了那个毒辣的计划。

三天后的早晨,老夫人喝下一碗燕窝粥,正在咂摸这粥的滋味怎么与以往有别时,突然,眼前金光乍现,一阵眩晕。她使劲儿捂住眼睛,好半天眩晕稍减,这才放开手,只觉眼前明亮耀眼,与往日大有不同,原来她的另一只眼睛也已经复明如初了。

老夫人一转念就明白过来,这不孝子到底还是做下了那泯滅天良的事。自己才喝的那碗燕窝粥,里面肯定是下了磨碎的珍珠粉。

原来虽然母亲反对,常宁到底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良机。他约请老蛇仙来府,说给他践行,连带商议和老母一起进京赴宴一事,皇宫大内很多规矩,要讲说一番。老蛇仙不疑有诈,欣然赴约,那酒里下了蒙汗药,待蛇仙酩酊大醉,大管家撬开蛇仙的嘴,把那一盒烟袋油子一股脑倒进他的嘴里,捅了进去,眼见那蛇仙全身发抖抽搐,现了原形在地上翻滚。为了保证珠子的疗效,常宁吩咐人绑缚了蛇仙,挖出眼睛,不到半炷香的工夫老蛇仙就死了……

事已至此,老夫人放声痛哭,重重地责打了常宁一顿,赶走了大管家。可那老蛇仙已经被害,是再也活不过来了,老夫人只得给老蛇仙立了牌位,晨昏供奉。

老夫人的眼睛好了,赴京参加“千叟宴”再无障碍,到了年底,常宁亲自率人护送母亲进京。

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正月初四这一天,禅位刚三天的太上皇在宁寿宫皇极殿举办“千叟宴”。列名参席的一共有三千零五十六人,列名邀赏者还有五千多人。赴宴之人按照年龄就座,九十岁以上者就席宫门内,八十岁以上者就席丹墀下,其余都在宫门外。七十岁以上的八旗老妇一百多名,在畅春园皇后宫门前就座。酒席计八百席之多。

珍馐罗列,玉盏飞觞,正在万众同乐之际,突然,常宁的老母亲永珍走出席面,膝行至皇后驾前,高呼一声:“皇后千岁,臣妾有事禀告!”

这一下所有人大吃一惊。旗人妇女秉塞外豪阔之风,没有汉民那些繁文缛节,可是此刻在皇后之前说出这番话来,也是违例犯上,大逆不道。

侍卫们拉着永珍要把她带下去。她挣扎不去,继续高喊:“臣妾的儿子吉林将军辖下副都统瓜尔佳·常宁,贪污纳贿,私自放纵汉民进关东挖参掘宝,国法难容!”

这几句话高亢嘹亮,大厅里的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同时永珍早掣出一份举报折呈上。皇后吩咐先别声张,决不能扫了太上皇的兴头,把这犯上的老妇先关起来,筵席结束后再行发落。

千叟宴结束后,太上皇整理那些现场做的诗词曲赋,忙乱了两三天,等一切完了,皇后才把永珍的奏折递上去,那折子里的举报桩桩件件,有凭有据,有名有姓,看似都不假。

大清入关后,为了保证关东这块龙兴之地满族居民血统的纯正,也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一块退守的根据地,清廷开始封禁关东。凡是私自出关谋生的汉人,杀无赦,以至关东大地不能计数的宝藏一直沉睡,没能开发。这副都统常宁是个贪得无厌之徒,早就在偷偷放那些贿赂他的汉人进关求宝,所获颇丰,近年来他胆大包天,开始有组织地派心腹带汉民闯进禁区掘宝捕猎,大发横财!

太上皇名义上不再过问政事,实则仍是大清主宰,得知此情勃然大怒,当即下令查办常宁和吉林将军,连盛京将军、黑龙江将军所辖两地都要彻查,凡有私闯关东行径的,一律严惩不贷。

那常宁归案之后,知道是被母亲举报,罪证确凿,无可抵赖,只得认罪,从他家里抄出了大批珍宝,有千年人参、鸽卵大的东珠、虎皮数十张,更有大量的鹿角、熊胆、松花石……很多宝贝皇宫里也见不到。常宁和大管家被处斩。太上皇顾及永珍大义灭亲,忠心可嘉,饶过了瓜尔佳全族的罪过。

永珍被释放归家,捧着儿子的骨灰悲痛欲绝,回想起自己举报儿子的经过,却万般迷惘。的确,她经常苦口婆心规劝儿子要清正廉洁,忠于朝廷,别违天道圣命,可怎么也没有举报儿子的心啊!她仔细回想当天的细节,只觉得当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动,言行都不能自控。至于冲口而出说的是什么,自己压根儿不知道。

自己害死了儿子,绝不独活。永珍拿着三尺白绫准备悬梁自尽,不料那白绫刚搭到房梁之上,突然卷曲着滑落下来,低头一看,白绫在地上翻卷腾挪,竟幻化成一条通体雪白的巨蛇。

永珍如有所悟,死都不怕的人,也不在乎什么灵蛇现世。只听那白蛇开口说道:“老夫人,你的儿子很孝顺,但是孝顺也不该背信弃义,任意伤生。我必须让天下人都知道,这样的人绝没有好下场!老夫人宅心仁厚,只是在子女教导上还有不足,以至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当有此一劫之数。以后瓜尔佳家族还有兴旺发达之日,一切都有赖老夫人的操持管教了。”永珍惊恐不已,不知不觉点头答应。只不过一眨眼间,那条透明的白蛇便消失不见了。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4/62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