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刻在影壁上的家风

刻在影壁上的家风

时间:2020-05-23 02:28:00 来源:笔之家

买彩票的小女孩目录列表千叟宴上举报人

丁武

清朝光绪年间,剡县有个姚文爷,他家世代以竹编为生,虽然只是靠手艺吃饭,但姚文爷不怕吃苦,勤于钻研,编的手工艺品十分精巧,销量很好。更厉害的是,姚文爷还发明了一种叫“漂胎”的竹编技术,所谓漂胎,就是从丝绸漂白受到启发,对竹篾进行去污、脱脂、漂白后,使竹篾更加洁白光亮,用漂白篾丝编织的产品,更加真实、美观、雅致。

姚文爷用竹丝精心编制成的“仙女祝寿”,由官府进献给太后老佛爷,老佛爷对这宝贝是赞不绝口。一时间,姚家的竹编作坊出了名,生意越来越好。姚文爷有了钱,就在家乡建了个姚家庄,光是楼房就有十多座,影壁花墙琳琅满目。

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姚文爷一心扑在事业上,却没把儿子教育好。儿子姚德福仗着家道殷实,不务正业,专爱出入花街柳巷,吃喝嫖赌是样样精通,就是不肯学老爹的竹编技术。为此,姚文爷常常对着祖先画像唉声叹气。

一次,姚德福与人赌博,将家中的田地输了个精光,姚德福想反悔,一伙赌徒突然闯进姚家庄,把姚家庄砸了个满目疮痍。姚文爷气得血冲脑门,一下子昏倒在地。赌徒们找到田地契约,抓起姚文爷的手,在上面按了手印,扬长而去。

姚德福抱起老父亲,急忙掐人中抢救,不想姚文爷醒过来已经说不清话了,他挣扎着用手指着院子里的那块影壁墙,呜呜哇哇了一通,还用手指戳了下儿子的额头,然后翻了个白眼,一命呜呼了。

姚德福心中暗自琢磨,父亲死前到底想说什么,莫不是影壁里给自己留了金银财宝?他来到影壁前,仔细查看,觉得这影壁特别薄,又建造得十分坚硬,应该藏不下什么东西。

没了老爹的念叨,姚德福更是有恃无恐,继续过着他花天酒地的生活。虽然田地没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家里还是有些财产的。他老婆见劝阻无用,便一跺脚,携子离家出走,姚德福也不去找,一个人落得个悠闲自在。

一天,他晃晃悠悠地回家,路过南山湖时,见一群人围着一名白胡须看相者指指点点,他好奇地走过去,见老者对一个面呈菜色的汉子说着什么。

那汉子听后,双膝下跪,说道:“神仙啊,您老人家真料事如神!”说罢叩头不止。走近时听那汉子诉说,才知道汉子老婆在一个多月前吵架后走失,经多方寻找无果,后经老者点拨,在云石村一朋友家,把负气出走的妻子领回了家,夫妻和好后,那汉子便特来拜谢。

见如此灵验,姚德福再也按捺不住,要求老者替自己看一下前程,只管实话实说,必有重谢。见姚德福说得恳切,白胡须老者定了定神,仔细观察起姚德福来。少顷,老者喃喃自语一番后脸色大变。姚德福急忙问到底怎么了,老者沉吟了一下,便说:“您额前晦暗,恐怕凶多吉少,我看你一个月内必有血光之灾,死于非命。一定是你这辈子做了不少恶事,财受此报应,罪过罪过啊。”

姚德福闻言大惊,忙握着老者的手寻求破解之法,再三恳求,老者才说:“千金散尽或许有一线生机,天机不可泄露。”说完,转身就走了。

父母在世时,曾替姚德福算过命,那算命瞎子声称他三十岁有道坎,这件事他还记忆犹新,难道当时说的话,如今当真要应验了吗?

回到家后,姚德福六神无主,他想反正来日不多,便叫人在小镇贴出一张变卖房产的告示。告示一贴,引起许多路人驻足围观。

过了几天,一个气度不凡的王姓公子,在几个家人的前呼后拥下,专程前来看房子。姚德福见对方如此派头,知道遇上了大主顧,不敢有丝毫怠慢,盛情款待。酒足饭饱之后,那王公子与姚德福就房产购买一事,讨价还价起来,最后用一千两银子把姚家庄全部买下。

第二天,姚德福就拿着一千两银子去了杏花酒楼。落座之后,他一算日期,明天就是自己死亡之期,这笔银子得尽快出手方能避祸。他有些着急起来,看了眼旁边三三两两的食客,顿时有了主意,便叫过店家,拍拍钱袋,言明凡是到店里吃饭的食客,今天由他买单。

一听可以白吃,大家欣喜若狂,有的把家人也带来了,有的吃好了还继续吃,杏花酒楼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姚德福见钱财将散,自己又生死未卜,不由悲从心来,连连饮上几大碗白酒,直到醉倒在餐桌上,人事不知。

夜深人静,姚德福才悠悠醒来,下意识地一摸钱袋却不知去向。杏花酒楼白天热闹非凡,现在显得冷冷清清,他暗暗叫苦,忙不迭向店家打听。那个一脸横肉的店家不仅不答,还虎着脸指责姚德福与人串通到酒家吃白食。姚德福起来想争辩,店家把脸一沉,从店里叫来几个人,不问青红皂白,把他一顿毒打,最后扔在大街上。

可怜姚德福被打得遍体鳞伤,躺在街上,呼天不应,呼地不灵,平时寸步不离的酒肉朋友早已躲得远远的。附近百姓知道姚德福品行,唯恐牵连到自己,纷纷敬而远之,幸亏买房的那位王公子路过此地,于心不忍,忙唤过家人,把他抬到家中,也就是原来的姚家庄疗伤。

姚德福提心吊胆熬了几天,发觉自己已经安然度过看相者说自己要死的日子,顿时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想着从前不好好珍惜幸福日子,现在变得一贫如洗,不禁悔恨交加,泪如雨下,决心重新做人。

姚德福不等身体恢复,就悄悄离开姚家庄。姚家庄已经不是以前的家了,他不想寄人篱下。可姚德福除了吃喝嫖赌,其他什么事情都干不了,给人当马夫,累得腰酸背痛要趴下;给有钱人家当佣人,却被怀疑偷东西遭人毒打赶出了门。

这一天,姚德福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呼唤,“兄弟,终于找到你了!”来人正是王公子,他一把拉住姚德福的手问寒问暖,还把他接回家中,设下了酒宴,还介绍自己的妹妹给他当老婆。

姚德福想起老婆儿子,已经好几年没有见面了,不知是死是活,不由哭着说:“本来好端端一个家,都是因为我而散,得不到妻子的宽恕,我的心将一生不得安宁,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若见不到妻子,我将终身不娶,多谢兄弟美意。”

就在这时,姚德福面前突然出现一位女子,还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正款款向他走来。这不就是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吗?他使劲搓搓眼睛,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到底怎么回事?王公子笑着告诉姚德福,前几年王公子的父亲到剡县做生意,被恶人劫去钱财,还几乎丧命,是姚文爷救了他,并赞助本钱让他重新做生意。

王公子父亲发达后,念念不忘救命之恩,死前嘱咐王公子专程前来报恩,不想王公子来迟了,恩公已逝。为帮姚德福浪子回头,让恩公九泉之下也可瞑目,王公子秘密安排了老者看相、买卖房产,到夫妻团聚,这都是他设的一个局。后来见姚德福执意离开姚家庄,从而洗心革面,王公子心中暗喜,才带他回到姚家庄。

得知事情原委,姚德福感动得涕泪双流,他拉过妻儿就要跪倒在地,王公子连忙把他们拦住,说:“兄弟之间不必客套。现在贤弟要做的是,学习竹编技术,重振姚家当年的名声。”

王公子告诉姚德福,姚家的竹编技术不外传,姚文爷死后,“漂胎”技术就失传了。姚文爷一定会暗中留下记载技术的书籍给后代子孙的。还有,姚文爷精心编制的“仙女祝寿”其实有两件,一件送给了老佛爷,还有一件应该是留给儿子了,这件作品现在已是价值连城。

在王公子的提醒下,姚德福回忆起当年父亲死前的反常表现,两人一致认为,姚文爷要留的东西肯定就在影壁里。

两人来到影壁前,拿着铁锹等工具开始挖掘,可这影壁太结实了,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从日落西山一直挖到月亮东升,也没弄开影壁,更不用说什么竹编宝贝和书籍了。

两人沮丧地坐在地上,王公子突然指着影壁大叫:“这上面有对联!”姚德福不以为然:“这是我老父亲给姚家定的家风,‘德从宽处积,福向勤中求,我从小听得耳根都烂了,闭着眼睛也能把它给背下来!”

王公子反復念着这副对联,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后来一拍脑袋,说这对联的首字相加,不就是姚德福的名字吗?姚德福仔细观察,觉得这“德”“福”两个字真的特别晃眼。他想起父亲死前曾用手指点自己的额头,忍不住用手指去按这两个字。

这时,猛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那块坚如磐石的影壁突然从中间裂开,露出了一个金黄色的竹编制品。姚德福走近一看,顿时惊呆了:只见一位端庄秀美的仙女,手托精致花盘,脚踏五彩祥云,盘内放着寿酒和寿桃,喜滋滋地给王母去祝寿。

两只洁白晶莹、雄健高雅的仙鹤,衔着仙女的飘带,萦绕在她的身边。仙女的脸庞、手指、飘带都是用细如发丝的竹丝编成的,这真是人间绝品啊!旁边还有一个书简,上面详细地记载着“漂胎”技术的方法过程,还配有图案。

“姚家真的能再次兴旺发达了!”姚德福兴奋得手舞足蹈。突然,姚德福觉得自己的腰部被什么砸了一下,顿时倒在地上。王公子一脚踩在姚德福的胸上,用铁锹尖头死死抵住姚德福的脖子。

“哈哈哈……”王公子一阵狂笑,“世上真有你这样的傻子!”这王公子哪里是报恩救浪子,他本是姚家管家的儿子,管家因为私自克扣家仆的工钱,被姚文爷发现驱逐出门。管家死前告诉儿子,一定要得到姚文爷留给儿子的竹编宝贝和秘方,王公子处心积虑得到姚家庄翻遍角角落落,却不见宝贝的影子,于是便把姚德福接回家中,花言巧语取得信任后,如今终于得到了宝贝。

“姚德福,你的老婆是我的,房子、儿子是我的,这祖传的宝贝更是我的。不枉我这么多年苦苦寻找啊!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王公子面露凶光,开始使劲按压铁锹。

“你这个恶棍,去死吧!”随着一声大喝,王公子后背挨了一棒,一个趔趄,栽倒在地,额头被一块石头打出了一个大洞,鲜血汩汩直流。

原来姚夫人带着儿子来救丈夫了。她扔下木棒,一把抱住姚德福的头,失声痛哭:“姚郎,你能原谅我吗?这几年,这个恶贼霸占了我。我是身不由己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默默关心你啊!”

姚德福咧开嘴,对着妻子笑了。他指着影壁上的那副对联说:“看啊,咱们老父亲已经告诫过我们了,‘德从宽处积,福向勤中求。从今往后,我们都要互相原谅,忘掉过去,勤奋劳作,让姚家的竹编工艺重新兴旺发达!”

姚夫人连连点头,一家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3/62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