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文曲星”秘史

“文曲星”秘史

时间:2020-05-23 02:28:00 来源:笔之家

我是你儿子目录列表吴秀才大义认亲

徐冏

姚涞是方圆数十里有名的神童,从小勤奋好学,记忆力、理解力超群,诗文书画样样精通。他父亲姚镆更是明朝名臣,著名武将,多年驰骋沙场,战功赫赫。令人遗憾的是,姚镆在官场上却是一个十足的外行,既不擅长吹牛拍马曲意逢迎,也不善于变通,凡事只认死理。因此,他虽然受到大学士费宏、李时的赞赏,被二人推荐为兵部尚书,但还没来得及赴任,就因一纸奏章得罪了皇帝,被革职回乡闲居。

姚镆倒也想得开,不做官了,就经商呗,这些年多少有点积蓄,正好拿来当本钱。中国历代有重农轻商的老观念,商人的社会地位很低。当过高官卸任后改行经商,更是惹人非议。但是,姚镆武将出身,天生傲骨,就偏偏不信那邪:别人怎么议论是别人的事,与我何干。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经商才能一样外行。几年下来,他不仅赔光了所有老本,还背上了一身沉重的债务。

墙倒众人推,姚镆当官那阵儿,不必说是家乡所有亲邻的骄傲。他被革职还乡后,地位虽然一落千丈,凭着其以往的身份、名气,乐意与他来往的人依然不少。而这会儿,他已沦落为一个十足的穷光蛋,一切就彻底变了样,不时上门的人固然还是很多,可惜都是清一色的讨债者。

姚镆欠了债却没钱还,难免唉声叹气,坐立不安。那阵儿,姚涞才八岁,看家里处境如此艰难,决心为父母分忧解难。他歪着小脑袋反复思索之后,终于鼓足勇气,从容地走到父亲跟前说:“爹,您那些年带兵打仗,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都没有畏惧过,如今不过是欠了别人些银子,今后有了钱还他们就是啦,您担心什么?这样吧,您给孩儿一两银子,让孩儿买些供品,去永兴寺拜拜菩萨,请菩萨保佑我们重兴家业,说不定管用呢!”

拜佛礼神,姚镆夫妇历来不敢怠慢。对于儿子的才华,他一直十分看重,也真心希望其长大以后为祖先争光。不过,儿子这会儿居然试图以如此功利的目标去礼敬神明,又使他看到了这孩子终究是年纪太小,幼稚得过于可笑,如今家里欠下的银子达好几千两,是求几次菩萨,就能一夜暴富的吗?菩萨再怎么显灵,也不可能立马将大堆银子往他家里送吧!

可是,儿子才这么小,他实在不想伤了其稚嫩的自信心。因此,尽管搜遍全家,估计能拿出的银子最多不过三五两,再拿出一两,就意味着无米下锅的日子将更早几天降临,他还是将心一横,凑足一两散碎银子,很干脆地交给儿子。反正这日子没法过了,走投无路的结局无非是迟早几天的事,没多大区别!大不了,到时候想办法把这小子送了人,夫妻悬梁上吊就是!

姚涞接过父亲手中可怜的碎银,调皮地朝其扮了个鬼脸,就转身出门一路飞跑而去。大约两个时辰后,他才兴冲冲地回到家里,对父亲说:“爹,寺里那老法师告诉我,所有的卦象都是上上吉祥,说我们一家离大富大贵、再振雄风的日子为期不远啦!”

姚镆轻轻叹了一口长气,懒懒的挥挥手说:“饭菜早凉了,你先去吃饭吧,其他事儿以后再说!”

这天夜里,姚镆照例早早地靠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老是重复出现那些债主的脸。突然,儿子房间里传过来一阵琅琅的读书声。儿子爱读书,爱学习,可是,他晚上一般只是默默地看书,写字,或题诗作画,以免打扰全家人,尤其是隔壁邻居夜间的正常歇息。可是,这孩子今夜到底搭错了哪根神经,不仅一改常态,还把声音弄这么大!出于好奇,姚镆听着听着,忍不住轻轻起身下床。与此同时,他发现夫人也在进行同样的动作。于是,两口子心照不宣,一同蹑手蹑脚,不去敲儿子的门,而是走出大门,从屋外绕到儿子窗下,同时伸出脑袋,用指尖沾着唾沫把窗纸洇湿一个小洞,一齐往里看。不想,那一看,二人大吃一惊——房间里,居然有一个服装奇异的人站在儿子身后,嘴巴也同儿子一样一张一合,只是没有发出声音。儿子呢,只管专心致志读书,对身后那个人的存在似乎浑然不觉。

这是怎么回事?该不是哪位债主因为讨不到银子,心中有气,存心来谋害、或者说绑架儿子吧?不行,儿子是这个家未来的唯一指望,绝对不能让他受到哪怕一丁点儿伤害!姚夫人一看那情形,首先沉不住气了,正待开口呼喝,却被丈夫断然用手势阻挡住了。

姚镆武将出身,功夫一流,假如真有人想对儿子下狠手,在这么短短的距离内,还不至于束手无策。他悄然制止了夫人后,又仔细一看,顿时心头大喜。原来,站在儿子身后的那个人,与往日在戏剧里见到的文曲星一模一样。

儿子是文曲星下凡!或者说,天上的文曲星有意成就儿子,特意选择夜晚前来指点!总之,那文曲星不是神仙本身,便是儿子的灵魂显现。二者之间,无论属于哪种,儿子将来的美好前程是确定无疑了,这可真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大喜事啊!如此看来,永兴寺那老法师对儿子所说的那番话,还真不是当面奉承的信口胡诌!姚镆夫妇欣喜之余,为避免一不小心破坏了那美好的一幕,赶忙转回身,悄悄退回自己房间。夫妇二人兴奋得一夜未眠——家里拥有这么个有出息的儿子,还愁将来不会重新光大祖先门楣吗?就冲这一点,眼下的处境哪怕再艰难,也必须咬紧牙关挺过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另一件奇怪的事又紧接着发生——第二天上午,姚镆夫妇因为夜间睡不着,直到天亮才合眼,起得比较迟。迷迷糊糊间,他俩同时被门外嘈杂的说话声惊醒。这一瞬间,二人刚刚兴奋起来的心情,又被殘酷的现实击得粉碎:门口吵闹,除了债主上门逼债,还能是什么?可是,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暂时还不起银子,人可不能不露面!否则,我们都成什么了?姚镆想着,只得硬着头皮走向门口。不想,他刚刚打开家门,就被门外所发生的一切惊呆了——地坪上,隔壁邻居那位大富翁李家福,正令其管家与另外两名家人守着一大箱银子,凡是来姚家讨债的,他都亲自上前挡住,向对方讨要欠据,然后二话不说,令管家按数付款,连本带息,一并付清,绝不多说半句废话。

姚镆顿时给弄糊涂了。往日与李家的关系,他自问还算过得去。至少,他欠着李家一百多两银子至今没有归还,对方一直冲着相互只隔了一道墙壁,乃至从小就光屁股在一起玩耍的份儿,未同其他债主一般反复上门追讨。但是,他俩的交情却绝对没有铁到这种不分彼此,不问回报,甚至事先连气也不通,就如此好心到大把银子慷慨付出的地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姚镆百思不得其解,傻呆呆地看着对方将最后一名债主打发走以后,才满脸羞惭地走上前去,弯腰将双手一拱说:“难得李兄如此仗义解囊,助小弟渡此难关,真不知该如何感谢!”

李家福赶忙拱手还礼说:“姚兄客气了。人生在世,谁没有过困难的时候?俗话说千年修得同船渡,你我有幸互为邻居,便是一种难得的缘分。姚兄有难,小弟自当义不容辞,鼎力相助!”

姚镆再度施礼说:“小弟家败业衰,恐再无出头之日!李兄此德,何时方可相报,实难预料!有恩难报,实感羞惭!”

李家福朗声一笑说:“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姚兄人中龙凤,奈何亦心存如此俗念,对此般小事耿耿于怀?不过,倘若您不惜屈尊降贵,真拿小弟当兄弟,不鄙视小弟痴心妄想高攀,小弟倒确有一事相求,还望姚兄大度应允!”

这都成什么话啦?明明是你雪中送炭,帮助我解除急难,如今反而自称高攀,天下哪来这种稀奇事?姚镆莫名其妙之下,不由感慨地回答:“李兄今日之义举,于小弟满门不亚再生之德!但有见教,尽管直言,在下即便肝脑涂地,亦当尽力而为!”

李家福敛住笑容说:“姚兄言重了!不过,得姚兄此言,小弟倒是有些心存侥幸啦!小女慕贤,今年七岁,与令郎姚涞年龄相似,若蒙不弃,小弟便斗胆启齿,求与姚兄结为儿女亲家!仅此而已,别无他求!”

真是天上掉下了馅饼!李家那小姑娘,不仅从小聪明伶俐,外表也是有模有样,难得人家不弃贫贱,主动求亲,姚镆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忙不迭表示:“犬子愚鲁,承蒙李兄错爱,实为前生修来之福,小弟敢不领情?然则,在下家境贫寒,难免有误令爱前程……”

李家福再度大笑说:“姚兄呀,您我都成亲家了,还那么客气干嘛?”

就这样,姚镆犹如做梦一般,为儿子定了娃娃亲。打那以后,在李家的大力帮衬下,他一家逐渐走出困境,恢复了往年衣食无忧的景况。除此以外,李家福还不惜远近寻访,花重金请来一位极富学问的先生,专门为姚涞授课。姚涞获得名师指点,更是不负所望,每天勤奋苦读,从而一路捷报频传,最终于嘉靖二年(1523年)高中状元,成为朝中名臣,历任翰林院修撰、经筵讲官,左春坊左谕德,侍读学士等职。

姚涞衣锦还乡,与李小姐成婚后,所做的头一件事,就是找邻村一位三流戏子,当面向其致谢。

原来,他当年在房间里读书时,身后站着的那个“文曲星”,是花了借口拜佛、从父亲手中要来的那一两银子,请这位戏子假扮的,讲定时间是连续十夜。

姚涞当初的设想,是利用反常的读书时间,引起周边邻居的好奇前来观看这一幕,进而传播开去,使人们真以为他命定将来有大作为,即使债主们看到希望,也因此有所忌惮,不再上门往死里逼债,让父母先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戏子因演技不精,偶尔有人请其登场,所扮演的多是些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收入不高,日子一直过得很拮据。那会儿,他不用花费太多精力,就能得到一两银子的报酬,当然求之不得。想不到,他俩配合演出的效果,竟远远超出了预期,才一夜时间,不僅姚镆夫妇偷看了,一墙之隔的李家福也偷看了。姚涞的聪明多才早已名声在外,那“文曲星”一出现,怎么能不使人一看就信以为真呢?

既然是文曲星下凡,李家家大业大,为了女儿能嫁上这么一位前途无量的如意郎君,事先投入区区万把两银子,何乐而不为?

正因为李家的这一“善举”,彻底解救了姚家当初的困境,救了这一家人,也使姚涞从此有了一个安定优雅的学习环境,事半功倍,顺利地踏上了状元之路。这一点,姚涞事先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民间文学 2018年10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我把疯妹许配你(上) 监控之外 报个猛料好赚钱 小车挡道 不雅广告 三巴掌一百元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3/62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