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新疆高校预科汉语精读教材中词汇选取及用字情况调查

新疆高校预科汉语精读教材中词汇选取及用字情况调查

摘 要:本文选取目前新疆高校预科阶段广泛使用的精读教材,即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发展汉语(民族版)》(中、高级)和《大学汉语精读(维文版)》(1~3册)为调查对象,以《中国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等级考试(MHK大纲》为依据,对这两套教材的词汇和用字情况进行分层级统计比较,指出现有精读教材中存在的大纲词汇覆盖不足、超纲字词过多、重现率低等问题,并提出教学和改革建议。

关键词:预科 汉语 精读教材 词汇选取 用字

一、引言

教材是教学的依据,教学效果的优劣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材质量的高低。目前,新疆高校少數民族预科汉语教学研究已经开展得较为全面,近几年疆内有不少学者就教材建设方面提出了宝贵建议,如《少数民族预科汉语教学教材体系研究》(李曙光,2004:1),《对新疆维吾尔族汉语教学的教材研究》(王洋,2010:1),《对新疆高校预科汉语教学中的三套精读教材的比较分析》(陈光友,2013:10)。但这些研究大多是着眼于教材体例、课文素材选取的思路和原则,而对教材本体与《中国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等级考试(MHK)大纲》(以下简称《大纲》)的统计比较研究仍显欠缺。《大纲》是编写教材的依据,对教材的编写有制约作用,而不仅仅是作为参照。为了明确《大纲》与目前新疆少数民族预科汉语教材在词汇方面的差异大小,我们调查了目前在新疆高校普遍认可并广泛使用的汉语精读教材,并选取其中两套作为调查对象,以研究《大纲》词汇在教材生词表中的覆盖情况。

二、调查使用的文本概况

1.《大学汉语精读(维文版)》(1、2、3册),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1版(以下简称《大学》)。

该教材是由北京语言大学和疆内主要高校的数十名一线教师通力协作,历时五年完成,它结合MHK考试,以培养少数民族学生的汉语综合能力为主要目标。该教材分5册,分别对应HSK等级(旧)标准的1~11级,以适应不同水平阶段的教学。为满足MHK三级考试的需求,我区高校预科汉语精读教学基本使用的是1~3册。例如:新疆农业大学初级班使用1、2册,高级班使用2、3册;新疆教育学院使用1、2册。本次调查我们选取1、2、3册,适用于HSK4~7级的学生。

2.《发展汉语(民族版)》(中、高级),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版,每个级别分上下两册(以下简称《发展》)。中级(上、下)适用于词汇量不少于2500个,且掌握《大纲》甲、乙级字和词汇的学生;高级(上、下)适用于词汇量在3500个以上,且掌握《大纲》甲、乙、部分丙级字和词汇的少数民族汉语学习者。

3.《中国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等级考试(MHK)大纲(三级)》(以下简称《MHK大纲(三级)》),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版。MHK考试是在HSK考试的模式下产生的。作为考试依据的大纲,《MHK大纲》也是以《HSK大纲》作为参照编制而成,且二者在收字、选词等方面同多异少。

三、调查工具

本次调查以人工录入、检索、比对为主,采用南京师范大学语言科技实验中心开发的CIPP中文自动分词、全文检索、统计工具(GBK版)作为辅助分析软件。

四、调查结果

(一)两套教材中所含生词数(以生词表列出为准,不含专有名词)

其中《发展汉语》包含课后对话部分的生词。

从表1可以看出,两套教材的单册生词量基本都在1000词左右,《发展》较《大学》更为均衡。《大学》单册的生词量随着教材级别的升高而逐级下降。

(二)《大纲》词汇在教材生词中的分布情况

我们先将两套教材的课后生词逐个录入,再与《MHK大纲(三级)》中的常用词汇表逐级比对,并计算出每套教材单册生词量在《MHK大纲(三级)》中的覆盖率。详见表2。

从表2可以看出,两套教材对于大纲规定的2869个汉字,都没有完全收录,如《大学1》对大纲所规定的794个甲级字覆盖不到10%。《大学》和《发展》的编写均在《大纲》制定之后,且两套教材在编写时都强调“参照MHK和HSK的有关标准”。例如“难度以丙级语法和丙级词汇为主,根据选文内容和学习规律的需要,一方面重现、扩展部分甲乙级词汇和语法点,另一方面,注意吸收一定数量的丁级词、超纲词”(参见《发展(中)》编写说明)。表2显示,《发展(中)》上下册共计收录丙级词780个,占教材生词75%左右,但对于《大纲》的2285个丙级词而言,仅占三分之一左右。另外,丁级词和超纲词的比重明显偏高,达到了67%,而且对甲、乙级词的重现率过低,同样的现象也存在于《发展(高)》中。但就整体而言,《发展》还是较为严格地按照其编写说明所强调的,做到了承前启后、稳步提高。尽可能地合理分配新旧生词的比例,保证大纲词汇在等级上的顺利过渡衔接。从这一点上看,《大学》的生词收录情况不如《发展》合理,特别是超纲词比例过高,平均每册为59%左右。例如《大学1》中超纲词比例达到35.7%,甚至高于教材中乙级词的比例,且对甲级词的重现率过低,仅为8%左右,对于预科新生来说,这无疑是有难度的。

总而言之,两套教材中的超纲词比例平均在40%以上,并且每册教材的超纲词数量和其在教材中的比例,随教材适用对象水平等级的提高而增长。我们认为,从对学习者认、读能力的培养方面来看,教材对《大纲》词汇的覆盖率越高,越有利于学习。

(三)两套教材的用字情况分析

1.两套教材分册用字情况统计

我们将两套教材的课文部分作为语料进行统计,包括主课文、副课文及课后对话部分。

字种数:指全部语料中字形不同的汉字。

字符总数:指全部语料(包含阅读)中汉字、标点、符号的总量。

表3:两套教材中的汉字使用概况

教材册数课文篇数总字符数平均每课字符数单字总计平均每课生字数共用字种数

《大学》13017803593150450.11247

23023069769179359.8

33029819994210070

《发展》中上3016161538130843.61373

中下3019785659113137.7

高上28350541251190568

高下28461461648224080

從语料量来看,《发展》总体高于《大学》。一般而言,学生的正确输出有赖于一定量的语料输入。从表3来看,两套教材在语料的输入上都呈现阶梯上升式,即随着学习时间的增长,无论是字符总数还是单课生字数也都显示出了同比增长的关系。且数据显示,两套教材都没有出现断层式激增或骤减,体现出编者对于教材相邻级别间衔接性的重视。但是每个阶段的单课字符数和生字数多少较为合适?目前尚无定论。

《大学》的共用字种数为1247个,《发展》的共用字种数为1373个。这从侧面说明,掌握1300个左右的汉字,差不多可以认识中高级教材上的90%以上的文字。当然,这不代表掌握如此数量的汉字就能理解教材所有语料的内容,因为还要牵涉到词汇量、语言文化背景等因素。但是,这一调查也为我们带来一条新思路,对照《MHK大纲(三级)》常用字表收录的2910个字,选出使用频率高的1300个,对于进入预科学习,特别是汉语基础薄弱的学生,集中并有针对性地掌握这1300个高频字,在保证对教材语料覆盖率的基础上,有利于听、说、读、写训练的全面展开。

2.两套教材教材词汇表与《大纲》字表失收情况统计

《MHK大纲(三级)》仍然遵照HSK大纲的“以词定字”的原则,故我们将两套教材的课后生词表作为统计对象,并将生词表中出现的单字与《大纲》的常用字表进行对照,得出以下数据:

两套教材基本覆盖了《大纲》常用字的90%左右,就覆盖率而言,两套教材的编者们都是十分尽心的,但《发展》较《大学》略高。超纲字方面,二者相差无几,《发展》略低。课文内容中出现超纲字是不可避免的,但超纲字未必就是超出学习范围的字,因为《大纲》是按照甲级字对应甲级词的原则制定的,相对于语言生活的快速发展,《大纲》明显滞后,这一点我们必须意识到。比如教材语料中出现的“祈祷、尴尬、宠爱、贷款”等,这些词未收入词汇大纲,虽然“祷、宠、尬、贷”都属于超纲字,但在目前的语言生活中经常可以听到、用到,因而应考虑在今后的大纲修订时将这些词增补进去。

参考文献:

[1]陈光友.对新疆高校预科汉语教学中的三套精读教材的比较分析[J].课程教育研究,2013,(28).

[2]杨子菁,严越.中级汉语精读教材中的词汇选取与处理情况分析[J].海外华文教育,2007,(1).

[3]田胜男.《MHK大纲(三级)》用字情况研究[J].新疆教育学院学报,2015,(3).

[4]王衍军.20世纪50年代以来对外汉语精读教材用字情况调查——以五套对外汉语精读教材为例[J].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学报,2009,

(2).

[5]教育部民族教育司中国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等级考试课题组.中国少数民族汉语水平考试大纲三级[Z].北京: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2002.

[6]黄伟.教材词汇与汉语水平等级词汇的比较研究[J].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2,(2).

[7]刘秀明.从新疆民族预科学生的社会差异谈汉语教材建设[J].喀什师范学院学报,2006,(5).

[8]王瑛.对少数民族汉语教学高级汉语教材的思考——以《汉语高级教程》教材为例[J].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5,(1).

[9]王洋.对新疆维吾尔族汉语教学的教材研究[J].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1).

[10]杨德峰.试论对外汉语教材的规范化[J].语言教学与研究,1997,(3).

现代语文 2017年4期

现代语文的其它文章 浅析德宏傣语类别式构词 传递范畴参数分析双宾、与格结构 “状”的助词化及其动因 反义词“冷”“热”的不对称研究 汉语三种表比喻义的ABAC式 虚词“并”用法考察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3/62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