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特战炊事班

特战炊事班

时间:2020-05-23 02:22:00 来源:笔之家

都是好人目录列表听我的没错

白航

能打仗,会做饭,铮铮男儿要的就是敢作敢当……

1.反差

操场那边枪声大作,惹得几名刚分进炊事班的新兵心痒眼红,班长刘柏宗正指挥全班卸下满满一车的活鸡,一队打完靶回班擦枪的战士经过说:“哟!中午吃鸡嘛!”

新兵们敏感地听出这话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蔑视,自尊心受到打击。

“愣着干吗?老兵准备佐料,新兵过来学杀鸡。”刘柏宗喊道。有个新兵小声说:“班长,现在市场上可以买到剁好的鸡。”

刘柏宗摆摆手:“咱是给团部做饭的,来不得半点马虎,别管肉或菜,还是自己操作最放心!”

几个新兵笨手笨脚地跟着刘柏宗学习杀鸡,杀好的鸡扔进桶里,随后把烧好的沸水倒进去,刺鼻的腥味直往胃里钻,新兵干呕着拿铁锨捯饬着成桶的鸡,片刻又把鸡捞出来趁热拔毛开膛摘捡内脏。一名新兵实在忍不住一下子吐了出来,他蹲在地上委屈地哭了起来。

“哭什么呢?”刘柏宗安慰道,“咱们虽然没他们那样天天打枪过瘾,但咱们舒服啊!咱们虽然比那帮作战队的孙子早起半个小时,但咱们忙完一日三餐基本都没啥事了,饿了随时能吃,想吃啥就做点啥。那句老话是咋说的呢?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别看那帮孙子能打枪,不如咱们把辣子鸡块做好直攻团长的胃,你做的饭,团长政委吃舒服了,转士官提干能少的了你?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炊事班是条近道。”

一番话说得新兵心服口服,愉快地返回操作间干活儿去了,刘柏宗很是满意:兵嘛,就得这么哄。

刘柏宗说得一点也没错,每天除了短暂的训练外,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保证一日三餐准时上桌,谁也不会来找他们的事。新兵们受到刘柏宗的教导,很快适应了油腻的厨房。刘柏宗很喜欢这种和谐的操作气氛,自己苦心经营了炊事班整整11年,把食物和战士们都梳理得服服帖帖,感觉很有成就感。

又到了年底退伍的日子,炊事班却炸开了锅,老兵退伍证上填着“炊事兵”三个字。新兵们可不干了:“班长,咱们在部队做饭干什么都行,咱不能写在这证上吧!我都跟朋友说自己是作战兵,回家人家一看,在作战部队做了两年饭啊!”刘柏宗早就想到他们会这么说,拿过国家二级厨师证的他语重心长地说:“这个证书才是含金量最高的,整个部队除了我们谁也拿不到。”

可偏有几个新兵跟以往不一样,把名声看得比现实重要得多,当场申请要调到作战部队,刘柏宗也动了怒:“你们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炊事兵?当兵前你们在学校上学疯玩,你家爹娘在家做饭,你们是不是也要看不起他们?全团的菜谱都是我安排的,菜谱里的特色菜是我和老兵们发明的,大锅饭我们做出了小炒的味道,这些哪点比那些作战队员差!”宿舍楼就那几层,刘柏宗的嗓音震彻了整栋楼,很长时间内鸦雀无声。

“他们都是娇生惯养的城市兵,从吃肯德基到给别人杀鸡炖鸡,他们已经很优秀了。”后勤部长晚上把他叫出来谆谆教导。

今晚,刘柏宗也察觉到了自己之前很自负的那一套,如今已不再有效,有新兵明确表示部队就算给特级厨师证也没用,他们压根就没打算当厨师。因为炊事班每天要跟各种刀具打交道,刘柏宗开始担心新兵们稍不留神就会受伤,或心不在焉地没把饭处理干净,引起全团拉肚子甚至食物中毒,而这些都可能带来比较严重的后果。

次日,几名新兵无精打采地准备早餐,刘柏宗命令他们打起精神,新兵们叹了口气:“班长,反正我们早晚都要贴上做饭兵的标签让人笑话,你让我们咋打起精神?”刘柏宗知道他这位11年的老班长遇到新难题了。

2.压力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老师长退休,换来一位年轻的师长,上任三把火第一把就烧到了炊事班。全师的特种侦察营在刘柏宗所在的团,所以师部进行抽查考核时,该团总是榜上有名,今年新师长直接点了该团炊事班来参考。

刘柏宗接到任务后都傻了:“怎么抽炊事班了?”团部通讯员也哭丧着脸:“师长说炊事班才能代表一个团的训练最低水平。刘班长,全团多年的荣誉就压在你们身上了,团长说你们有啥要求尽管提,哪怕就是让全团饿上三天,只要能保住训练标兵的牌子就成!”

刘柏宗看着各项考核标准,寻思炊事班每天也是血雨腥风的,那百十斤的铁锅和用铁锨铲翻百斤食物三餐不停,豁了老命兴许大部分项目还能达标。

于是,他找到团长说:“我们的要求是在退伍证上填特种作战专业。”团长说:“只要你们能保住咱团的荣誉,哪怕给你们填宇航员我都敢找上级去谈!”

有了这句话,刘柏宗回去开了个班会:“所有渴望得到的结果都是用自己的血汗争取来的,能不能改退伍证上的字,在此一拼了!”

重装越野不是推车送菜,战术射击也不是煎炒烹炸,毫无悬念地,三天后的考核,炊事班全程几乎都是以搞笑的姿态收场,师长和团长都拉着脸瞪着他们。

“你们特战团就这训练成绩?”师长质问团长,“既是炊事兵也是战斗员,这句口号喊了多少年,你们还没当回事?训练尖子、考核标兵全军有的是,我要一个炊事班标杆!一个能做八大菜系也能攻坚拔寨的炊事兵!团长你有问题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师长又问刘柏宗:“你们有问题吗?”

“师长,我想申请几个作战队员的名额,退伍证上用。”刘柏宗不卑不亢地回答。

“只要你们考核达标,我亲自给你们写!”师长也毫不含糊。

团长告诉他们,在不影响部队伙食的前提下,要枪随时取,要弹随时领,要教官随时有。刘柏宗感到压力巨大:炊事班长千千万,怎么到自己这儿就越来越难当了?

此后,刘柏宗带着全班没日没夜地操练起来,他让全班士兵轮流做饭,其余人不是在举杠铃就是在练习射击,持续高强度的训练和做饭令每个人都筋疲力尽,战士们哆嗦着胳膊去切菜剁肉,实在太拼了!

特种兵的成绩不是靠突击训练就能达到的。半年后,师长又点名考核他们,成绩确实突飞猛进,要比普通部队好得多,但距离侦察营的标准还差得太远。

师长说:“我的笔都准备好了,是你们没把握住机会。”丢下这句话他便走了。刘柏宗擦擦额头上的汗水,顺便把眼泪也擦干:“我们都尽力了,无怨无悔就行。”

回到班内,新兵们主动找他谈心:“班长,您是个好班长,就冲这一点,我们跟着您干到底了!”虽然在考核中失利,但得到班里兵发自内心对自己的肯定,刘柏宗突然感觉这次拼命也是值得的。

3.支撑

可还没轻松几天便又接到命令,部队要到野外举行演习,炊事班没啥好准备的,战士们背着枪,拎着战备粮坐上炊事车跟队出发。一路上,炊事班做了大量高能油炸食物和馒头,刘柏宗忙碌间顺便教导新兵们:“野战部队这一开拔不知要走多久,那帮军官有人话没人性,咱们死不在山上死不在水中,能死的地方只有他们嘴里!”

果然到了山脚,上级要求弃车徒步行进,上级给大部队下达的命令简单粗暴:固守山中一星期,然后准备突围。营长命令部队立马构建防御工事,然后问刘柏宗:“一个星期有没有问题?”刘柏宗皱着眉头说:“这是师部考验炊事班的演习吧!我们带的粮食最极限供整个营撑三天。”营长点点头:“比较乐观,部队每人携带了两天的口粮,后面熬熬也就过去了!”

不久,指挥部送来“火A”级通报,营长又来到炊事班:“你们能多撑四天吗?”“火A”的意思是用空爆炮弹实炸,虽没大规模杀伤力,但弹壳被火药崩裂横飞的力度,与实弹无异。这直接最大限度还原了战场极端恐怖的气氛,再就是直接导致战士们饭量猛增——人恐惧紧张时所吃的饭量会是平常的2.5倍左右。三天已是极限,刘柏宗很明白这绝无可能。

第一天,深挖工事就消耗了战士们大部分的体力,那一镐一锨简直就像砸进刘柏宗的心里。第一番炸弹随后到来,炊事班顶着漫天黑烟,蹲在坑里烧水做饭送到战士们手中。“班长,今天牺牲了五个!”炊事兵汇报道。刘柏宗立刻从锅里捞出五人分量的粮食,精打细算如同一个持家的小媳妇。

拉锯战一天天过去,刘柏宗筛了些细土开始往锅里面掺,只要比例得当,做出来的饭还是蛮撑肚子的。最后两天水越来越少,土越来越多,被硝烟麻痹了神经的战士们终于吃出了土的滋味,刘柏宗带着全班来到前线:“什么都没了,炊事班只剩下人了,还有一天,我们请求加入战斗。”营长同意了。

出乎意料的是,中午时分有人送来了一些蔬菜和肉类,刘柏宗很纳闷地看着对方,对方亮出军官证:“我是师部参谋,咱们师长陪同军长检查演习,午餐定在这里吃,你们抓紧做好,他们吃完还要继续检查。”吃了两天土的战士们瞪着这堆肉和菜直咽口水,刘柏宗咬咬牙说:“走!做出来咱们吃!”

当师长和军长转到这里时,战士们早连骨头都吃了。师长问刘柏宗:“怎么回事,派人送来的东西呢?”刘柏宗说:“吃了。”

师长质问:“这是我和军长的工作餐!你凭什么克扣我们的口粮?”刘柏宗说:“部队已经吃了两天土,你们少吃一顿不要紧,部队还要继续坚守阵地并且突围出去,肚子里没油水,没有活路!”

师长不怒反笑:“你这属于作弊知道吗?”刘柏宗不卑不亢:“我是炊事班长,只要肉和菜是真的,我就要把它们转换成部队的战斗力,这是我的任务,不是作弊!”旁边的营长和师部的参谋脸都白了,军长摆了摆手,然后和师长饿着肚子乘车离去。

“老刘,这个过你背定了,需要我们怎么报答你?”营长问,“你们不是要退伍证上的特战专业吗?我们分几个给你们就是了!”

4.特战炊事班

这件事随后没有一点动静。过了两个月,退伍那天,军长突然赶了过来:“听说有几名炊事兵想改写专业,并且侦察营的兵竟然还同意交换了!都说爱情不是买卖,这部队专业就能随便换着玩嘛!”

军长拿过退伍的炊事兵的证件,里面赫然填着“炊事兵”三个字,刘柏宗心里一阵愧疚:最终还是没能圆了班里战士们的梦想。

“我不知道这几位同志改专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当军长这么多年,不管走到哪儿都有人敬着供着,我说的任何话不管有没有理都是命令。只有这个部队的炊事班,宁可得罪我和他们的师长,让我俩饿着肚子也得让他们营的人吃上饭,什么叫特战兵?这些人就是!专业不能改,但军长可以为他们题词!”说完,军长拿笔在空白处写了,“会做饭、能战斗,是炊事,更是特战队员!”并署了自己的名又盖了军部大章,把其他战士羡慕得两眼发红。

送走这几名兵后,刘柏宗坐着发呆,战友问他想什么,他笑着说:“以前班里战士退伍要厨师证,我给争取到了,今年的最难,要改专业,曲曲折折地我也办到了。我在想明年的新兵会提出哪些要求,会不会也这么一波三折。”

出乎他意料的是没等新兵下连,那帮侦察兵说什么也要来炊事班跟着他干,过来跟刘班长学学怎么当兵,素质硬,就是这么任性!他们顺便跟师长叫了板:“您不是喜欢考核炊事班吗?随时欢迎。”

别说,年轻的师长根本不怕挑衅,一连突袭了几次后,方才服气。最终在特战班、狙击班、火炮班和化工班之后又增加了一个特战编制:特战炊事班。

(责编:邵强)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0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加班 听我的没错 听我的没错 生病 大收藏家 大收藏家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3/62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