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开店

时间:2020-05-22 02:28:00 来源:笔之家

石秤砣摆摊目录列表我是你儿子

龚建平

在乡下憋了一辈子的高建堂终于要出头了,儿子高辉在广州开了家大饭店,要他和老伴赶去帮忙。

这个高辉,从小就顽劣异常,不干好事,是被高建堂打跑的。如今出息了,老两口自然很高兴。

一路上乘火车、坐汽车,风尘仆仆的老两口见到儿子,却如被泼了一瓢凉水。原来,“大饭店”只不过是个麻辣烫小馆,仅有七八张桌子。

高辉解释说:“爸,别看这里小,却寸土寸金,一年的租金就要六万呢。”高建堂释然了,说:“辉儿,爸知道谋生不易,今后就帮着你好好做生意。”

在高辉的安排下,老两口洗菜刷碗,忙得不亦乐乎。稍闲时,也学着煮麻辣烫,不多时便学会了。

干了些时日,生意却一直不温不火。这时,高辉对高建堂说:“爸,城东新开了一家菜场,从现在起你就负责买菜。”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高建堂听不懂广州话,还个价像公鸡打鸣,喔喔直叫。幸好他眼光老辣,挑选菜品很有一套。

原来,高建堂对烹饪很有天分,在乡下就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厨。但凡有个婚丧嫁娶,都要请他掌勺,烧菜的味道棒棒的。所以,他买的菜既新鲜又丰富,非常适合做麻辣烫,受到顾客的称赞。就这样,生意逐渐好了起来。

只是高辉有个毛病让人闹心,爱打麻将,隔三岔五经常往外跑,让人不踏实。

转眼到了年底,估计净赚了有二十来万。吃过团圆饭,高辉给每人封了一千元的红包。高建堂瞅着直发愣,良久才说:“辉儿,我和你妈的工钱咋没见着呢?”

“哎呀!你们还要啥工钱?这吃的喝的不都是店里的么?算这么精干什么?”高辉一脸不悦的样子。“这……”老两口面面相觑,心想将我们接到城里来,就是为白干活吗?这发财点子算是绝了。

转眼过了正月,高建堂越想越气不过。没想到忙活一年连工钱都赖,真是爹亲娘亲都不如钱亲,干脆就翻脸,大不了卷铺盖走人。

吃过晚饭,高建堂狠下心说:“辉儿,今天咱们必须把账算清楚。”

“哎呀!有啥好算的,我要去打牌。”高辉就想开溜。高建堂一把拦住他,说:“不行,这事一定要说清楚。我和你妈都干了一年的活了,每个月的工钱你得给三千。现在就拿七万二出来,不然你哪儿也别去。”

“我哪有七万二给你?你以为赚了些钱,其实打牌都输了,我兜里没钱!”高辉口气硬得很。

“你、你个败家子!”高建堂气得要拿扫帚打人。老伴连忙拦住,说:“不能打,这么大的儿子还要打,不笑死人么?”又指着儿子说,“你个不成器的东西,拿不出钱来,你就滚蛋!”

“滚蛋?”父子俩都听糊涂了。老伴义正词严地说:“你给不起工钱,就是欠了我们七万二。这些钱买下你的店足够了,你就不是店主了。明天起老板就是我和你爸,你想留就留,不留就滚蛋。”

别看老伴话不多,这点子可绝了!高建堂如醍醐灌顶,也说:“对!你妈说得有理,你要么留要么滚,反正这店是没你的份了。”

高辉火冒三丈:“好哇!你们俩居然要把我赶出门。”“是又怎样?谁让你欠我们钱的?”老两口异口同声,气势十足。

高辉点点头,然后摔门而出,说:“滚就滚!今后就是饿死了,也不要你们管。”拔腿就走了。老两口强忍着泪水看着儿子离去,心头如打翻了五味瓶,百味杂陈。

第二天,麻辣烫馆就由高建堂夫妇经营,顾客照吃不误。转眼过了一个多月,生意一直不错,只是一直没有高辉的消息,两人有些忐忑不安。

这天晚上下着雨,快要打烊时,店里跑进来一个穿雨衣的人。帽子一揭,居然是高辉,他面无表情地说:“煮碗麻辣烫。”

老两口暗自嘀咕:不知这小子现在过得怎样?是要把店夺回去么?想归想,高建堂还是去煮麻辣烫了。

麻辣烫煮好,端上桌。高辉津津有味地吃着,没事人一样。高建堂沉不住气了,说:“辉儿,这一个月你过得咋样?”

“我在罗岗区的一家厂里找到了工作,现在已經是组长了,每个礼拜都会来送一次货,今天顺便来看看你们。”高辉一副不计前嫌的样子。

“你现在有工作了,这店你看咋办?”

“你们开着呗!谁让我欠你们钱来着。其实这样挺好的,你们有钱挣,我也有,还动啥脑筋?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得给我做一些田螺酱。”

“田螺酱?这是乡下人吃的东西,再说现在哪有?”

“现在没有没关系,我主要是怀念小时候的味道,带去厂里吃,下个礼拜来拿好了。”

“好吧,那我给你做。”高建堂答应了。高辉接着又说了些其他事,说厂里有不少漂亮女孩,眉飞色舞的,还想带个儿媳妇回来呢。

第二天,高建堂就去菜场买田螺。其实这道田螺酱是他自创出来的,那时候家里穷,小高辉天天嚷着要吃肉,他就捞了些田螺,将肉剁碎了绊上一些酱料,反复琢磨反复尝试,就做出了一道色香味俱佳的酱菜。

高辉第一次吃的时候,就下了五大碗米饭。其实这道菜只是对付儿子的,从未给外人做过。

为了犒劳儿子,老两口认认真真地选材、烹煮、配料……无一不是精益求精,做好后尝了下,真是鲜香味美。

周末,高辉来了,吃了后满口称赞说:“爸,这酱就是好吃,你再多做几罐,我带回去给工友们也尝尝。说不定我谈女朋友,也能派上用场。”

就这样,高建堂认真地做起了田螺酱,高辉每次来,都能带走十来罐。

日子久了,高建堂不禁纳闷起来,他问高辉:“你和工友们就算再爱吃,也吃不了那么多,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高辉微微一笑,说:“看来是时候了,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就明白了。”他开车载着高建堂奔了罗岗。

不一会儿,父子二人来到一条热闹繁华的大街上,有一家富丽堂皇的饭馆,招牌上写着“独门麻辣烫”。两人走进饭馆,共有两层,百来张桌子。顾客是络绎不绝,桌桌爆满,十来个服务员来回奔忙着,见了高辉,都尊称:“老板!”

高建堂暗忖:这是儿子的店吗?瞧这规模,真是气派啊!高辉看出他的疑惑,说:“爸,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不给你们工钱吗?就是为了这家店,这里人流量大,非常适合快餐消费。我早就想把店开在这里,所以就不断地攒钱,连你们的工钱都扣掉。其实我没打麻将,钱都用在这上面。盘下这家店后,我就推出田螺酱,客人们都很爱吃,你看每张桌子上都有,这就是我不停向你要的原因。”

高建堂仍有些不明白,说:“你既然想这么干,跟我明说就好了,为什么要遮遮掩掩呢?说什么进厂打工,蒙我干啥?”

高辉微微一笑,说:“在广州谋生可不容易,这里的租金,一年就要三十万,相当冒险。我怕你们担心,所以决定自己先试试看。恰好你们争老店,我就顺水推舟。万一我失败了,还有个地方落脚。现在这里生意好,你可以把老店转让,专门来这做田螺酱,生意会更好的。”

“有道理,我就和你妈到这儿来帮忙。”高建堂刚想走,又回头说,“不行,到时候你又不给工钱咋办?”高辉眨着眼说:“好办,欠的工钱就用这家店来抵!”

民间文学 2018年2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无上光荣 赌牛 后妈也是妈 石秤砣摆摊 娘心计 泥人夏认错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2/62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