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石秤砣摆摊

石秤砣摆摊

时间:2020-05-22 02:28:00 来源:笔之家

空心蟹之谜目录列表父子开店

邬学勤

有一出沪剧小戏《阿必大》大家一定很熟悉,但是讲起当初阿必大的男人石秤砣,也许大家就不一定熟悉了。其实,石秤砣现在就住在青枫镇。

当初,阿必大回了娘家,一尺三寸长的石秤砣,跟着父亲李九官以贩猪为生,贩到青枫镇,后来就在青枫镇安家落户。几十年过去了,石秤砣的父亲李九官和母亲雌老虎已相继作古,他自己也已七十岁了。尽管他头发白得像雪,面孔上皮肉皱得像枣子,但一尺三寸长的身材却涛声依旧,一寸也没有长起来。不过不要看他人矮得像热水瓶,但在青枫镇也算个人物。怎么讲?他头颈硬得不转弯。不信,讲件事情给你听听。

一天,石秤砣要去县城逛逛,没想到乘车的人特别多,他人小力气小,横钻竖顶拼命往上挤,奈何此时的车厢塞满了人,活脱脱像一只沙丁鱼罐头,他拉紧门口就是挤不进。大家劝他还是等下一班车算了。想不到石秤砣一下子硬头颈“毛病”发作,他头颈一横说:“今天我无论怎样也要乘这辆车子,我宁可出钞票租辆空车给你们乘,我也不换车子。”这时,旁边正好有一辆跑出租的面包车,出租车司机说,他来送这些乘客。石秤砣当即甩出一百元,要几个乘客换了一辆车子,他自己乘了这辆公交车一直到县城。你们说:他头颈硬不硬。

最近,石秤砣在家闲来无事,他想起早前跟父亲贩猪,也算是参与了市场经济的老兵了,他想再弄点小生意试试。那么做什么生意呢?贩猪已力不从心,还是学学“矮子朋友”武大郎摆个馄饨摊算了。他知道做生意市口最要紧,因此,他一连几天在青枫镇上东看西看,最后拍板摊位就摆在丁字路口。

不要看石秤砣人矮得像萝卜头,这摊位选得确实有眼力。这丁字路口一头与320国道相连,东面是农贸市场,西面是医院和学校,来往行人多,的确是摆馄饨摊的绝佳地段。于是,石秤砣叫人做了副卖馄饨的架子,在丁字路口一摆,买副鞭炮一放,算是正式开张了。

开张后,生意果然不差,估摸着每天能净赚两三百元。石秤砣整天眉开眼笑。

这天,石秤砣正在擦台抹桌,一个城管走过来。只见他“啪”一个敬礼,然后说:“老师傅,这馄饨摊摆在此地,一妨碍交通安全,二有碍市容。请你换个地方好吗?”

石秤砣一听:“啥?我这馄饨摊又没长腿,放在地上动也不动,怎么妨碍交通安全了?”

城管讲:“此地丁字路口车水马龙人流量大,你这馄饨摊占了马路,容易发生事故,不能摆在这里。”石秤砣一听“不能摆”三个字,头颈马上硬了起来:“啥不能摆?我摆在马路边上,又不是摆在马路中央,做生意总要挑热闹地段,总不见得要我摆到垃圾箱后头厕所边上去啊!”“老师傅,你讲话头颈不要太硬,我今天是来和你打个招呼的,如果你不听劝告,今后我们要强制清理的。”城管讲完,“啪”又是一个敬礼,转身走了。

石秤砣一听心里火啊,“强制清理,没那么容易,说我头颈硬,算你有眼光,你去打聽打听,青枫镇啥人不知道我石秤砣是硬头颈祖宗。”

见城管走远了,他还在浪声浪气地说:“我在路边摆个摊呀,妨碍啥交通?要是我在此地搭个棚,估计要拉出去枪毙了。吃饱了没事做……”

正在石秤砣叽里咕噜时,只见一辆自行车直向馄饨摊撞过来。不知道骑车人是车技不好,还是躲避不及,反正对准馄饨摊“嘭嘭”就是一记。等到石秤砣回过神来一看:完了。原来就不大牢固的馄饨架子已经倒在地上,桌面上的热水瓶、汤碗全部打碎,生馄饨、熟馄饨加上半生不熟的馄饨,弄得一塌糊涂。最好笑的是骑车这位,一跤下来正好扑在面粉堆里,等他爬起来一看,浑身上下都是面粉,面孔上七只洞只剩两只眼睛骨溜骨溜转。

骑车人一看闯祸了,一边拍打浑身的面粉,一边连声说“对不起”。这时,石秤砣又气又好笑,说:“朋友啊,你骑车怎么眼睛不睁大点,把我的吃饭家当全部都打碎了,你看怎么办呢?”骑车人想想是自己撞上去的,总归自己不对,还是赔钞票吧。石秤砣粗粗一算:馄饨架子、热水瓶、汤碗、面粉等等,直接损失两百五十元左右,再加上馄饨架子重新做,至少要歇业两三天,间接损失也要几百元,最后经过讨价还价,骑车人赔偿三百元了事。

三天后,石秤砣的新摊位又在原地摆了出来。为了吸取上一次架子做得不牢固的教训,他特地叫五金厂焊了个三角铁架子,他想以后再也不怕自行车来撞了。但是,石秤砣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新摊位刚刚撑开,第一锅馄饨还没有煮熟,他的铁架子又被撞倒了。

当时,一辆大货车从街上迎面驶来,而国道上一辆崭新的奥迪轿车刚刚转弯,两辆车刚好在石秤砣的摊位前交会,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时大货车后面突然蹿出一辆摩托车,轿车一看不好,只能向里档一借,这么一借,石秤砣倒霉了。奥迪车“嘭啷当”撞在馄饨摊上,要是这馄饨架子还是当初的木架子就好了,偏偏现在换成了三角铁架子,加上电焊时石秤砣发了好几圈香烟,工厂师傅格外讨好,焊得特别牢固。现在奥迪车撞上去以后,铁架子没有撞痕,奥迪车的前罩壳倒先瘪了进去了,此时这短命架子还不罢休,歪过来又顶在车身上,“嘭”一声,等到车子刹停,车身上又擦掉一条两米长的油漆,车身上还凹进去了一大块,这下奥迪车成了凹凸车了。

这时,石秤砣一看不但不急,反而暗暗高兴。他想:上一次自行车撞一下都赔了三百元,现在被这么高档的轿车撞翻,这不是给我送来横财?开这种车的人不是镇长书记,就是厂长老板,口袋里的钞票不知道有多少,说不定还是不义之财,对这种人不宰白不宰,让我也来发笔小财。哈哈,我的馄饨架子好换成不锈钢的了。

但轿车里的人下车一看后,直接摸出手机就向交警支队报案。不多一会儿,交警就赶到了现场,经过勘察、分析和询问目击者,然后又问清了石秤砣的姓名、地址等基本情况后,要石秤砣和司机明天上午到交警支队听候处理。

第二天,石秤砣一早起身,来到交警支队,临出门时,心想万一赔款数额较大的话,放在身上不太安全,所以又翻出一只已很久不用的皮包带了备用。不料,处理事故的交警告诉他:经过现场勘察,昨天轿车与他的馄饨摊相撞,主要是他的馄饨摊乱占马路引起的,根据交通法规相关规定,他负主要责任。按规定,交通事故主要责任者应赔偿总损失的70%以上,现经修理厂报价,损坏的轿车修理费至少五千元,因此,他要赔偿轿车三千五百多元。

石秤砣一听差一点昏倒。心想原来以为馄饨架子将要换成不锈钢的,想不到却要倒赔三千五百元,悔不该当初不听劝告,现在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石秤砣急得不知所措,交警说:“考虑到你是一个退休老人,经济承受能力有限,我们已向对方做了许多工作,他们非常通情达理,最终赔款的数目将不会为难你。但是,希望你要认真吸取教训,为了交通安全和你自己的幸福,今后千万不要乱占马路乱设摊了。”

此时的石秤砣,头颈不但硬不起来,反而像老油条泡在热粥里——彻底软倒。

这件事情后来究竟怎样处理的,就不太清楚了,但是,看到石秤砣的馄饨摊从此就移到了青枫镇统一规划的饮食一条街上,人们看到石秤砣的馄饨架子上,挂出了这样一副对联:

昔日乱占马路,叮叮当当撞出穷祸来;

今朝文明经商,锅盆瓢碗奏起交响乐。

民间文学 2018年2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无上光荣 赌牛 后妈也是妈 父子开店 娘心计 泥人夏认错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2/62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