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后妈也是妈

后妈也是妈

时间:2020-05-21 02:28:00 来源:笔之家

无上光荣目录列表3分钟典藏故事

刘占奇

周天奇的妻子去世后,女儿雯雯时不时哭着找妈妈。他被逼急了,只得狠心告诉雯雯,人死不能复生,妈妈走了,再也回不来了。他本以为说出这话,雯雯就不会再闹,不料雯雯擦干眼泪说,后妈也是妈!

女儿的这句话让周天奇心里一动,的确该给雯雯找个后妈。雯雯十二岁了,他一个大老爷们照顾起来既不周到也不方便。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了婚介所,加入了相亲大军。

周天奇觉得自己人到中年,就像是马路边的一块小石子,要么没人肯多看一眼,要么遭人嫌弃被一脚踢开。谁料,他居然成了香饽饽,三天两头被安排相亲。当然,周天奇这么吃香也是有原因的。一来,他的职业有优势。他是县重点高中的一名物理教师,工作稳定,待遇优厚;二来,他的年龄好。他刚满四十,大几岁小几岁的女人都能将就。还有个重要原因,周天奇身材挺拔,仪表堂堂,有点儿像明星。颜值就是王道,自然赢得了许多恨嫁女的青睐!

第一个与周天奇深入交往的是个博士。这位女士不仅学历高,举手投足知性优雅,更难得的是,三十八岁的女博士还是个“黄花姑娘”。俗一点儿说,周天奇真是捡了个大便宜。

一来二去,二人渐生好感。为增进情谊,一天中午,周天奇把女博士邀到了家里。两人拉了会儿家常,雯雯放学回来了,周天奇起身把雯雯领到女博士跟前:“这是陈冰阿姨,快跟阿姨打招呼!”

“阿姨好!”雯雯敷衍地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扯着周天奇的胳膊往门外走,边走边说,这人不能当后妈。周天奇觉得女儿的话很奇怪,还没有交流呢,怎么就知道合适不合适。于是,他满脸堆笑地给女儿做起了工作,并一五一十地介绍了女博士的大致情况。让他想不到的是,雯雯听了这番话,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行,不行,大龄剩女不能找,不是心高气傲,就是蛮横霸道。过日子有得苦头吃哩。”

“从哪里听来的‘歪理邪说!小小年纪别瞎胡说,来者为客,必须礼貌。”周天奇批评了雯雯几句,死拉硬拽地把雯雯弄到屋里……最终,由于女儿的胡搅蛮缠,周天奇和女博士不欢而散。

分手后,周天奇细细琢磨了女儿的话,虽说那句话说得有点过,但并不是毫无道理。他回顾了二人交往的经历,女博士确实作风强势,唯我独尊,还有点儿自私。

周天奇想,给女儿找后妈事关女儿的成长,万万马虎不得。找得好,女儿有了依靠;找不好,家就成了女儿的囚牢。接下来的相亲,周天奇慎之又慎。第二个正式交往的是周天奇的上司,县教育局人事科的科长。虽说女科长年龄长周天奇几岁,但也是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很懂保养,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两人一接触,干练的女科长就交待了自己的现状:前夫是个级别不低的官员,因贪腐问题入狱,判了重刑。目前,两人已经解除婚姻关系。有感于女科长的坦诚,周天奇决定先处一段时间再说。一个多月相处下来,周天奇感觉女科长还不错,出得厅堂,下得厨房,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

在一个周末,周天奇把女科长请到了家里,意思是让她和女儿雯雯沟通一下。女科长深知这是自己通关的时刻,她可不敢含糊,光是给雯雯买礼物就花了千把块。准备妥当,她高高兴兴地提着大包小包到了周天奇家,跟雯雯一见面,就亲热地抚摸雯雯的小脸,笑眯眯地说:“乖,看阿姨给你带了好多玩具和新衣服呢!”

雯雯上下打量了几眼女科长,就目不转睛地盯着礼物看。周天奇乐了,他从雯雯聚精会神的样子里分明看出了八字的一撇。可他还没笑出声,雯雯又来胡闹:“这个阿姨也和博士阿姨一样,是没结过婚的?”雯雯这一问,让周天奇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女科长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她处乱不慌,笑着俯下身子跟雯雯讲起了家事。可女科长话音刚落,任性的雯雯就是一通大呼小叫:“不行,不行,丈夫是贪官的女人品行难保,男人官场出了事,女人多半有问题。”女科长当场花容失色,连说几个“你”字后,一转身没了踪影。

就这样,周天奇的第二次恋爱又以失败告终。不过,周天奇并没有怪罪雯雯胡言乱语,女科长似乎真是有点儿问题。前几天,他无意中说,妻子治病花了不少钱,致使他连件衣服都舍不得买。身为教育局领导的女科长居然怂恿他自己办班补课,还说帮他联系学生。他们高中的物理教师可吃香呢,一个月下来补课费是工资的几倍!可在职教师办班补课,这是违规的啊!

事不过三,接连两次碰壁,周天奇有了退缩之意,便跟雯雯摊了牌,意思是找后妈的事儿停停再说。这下,雯雯又不干了,还威胁周天奇,如果不能给她找到后妈,她就常年住校不回家。

没辙,周天奇不得不重搭戏台另唱戏,在婚介所的安排下,他又开始频频约会。这一次,他相处的对象是一个和他同龄的美丽女護士。女护士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和丈夫育有一儿一女。可天有不测风云,前年的某一天,丈夫送女儿去学校,惨遭车祸,父女同时毙命。眼下,她和还未上幼儿园的儿子相依为命。

也不知是同命相怜,还是怎的,周天奇对女护士有说不出的好感,时间不长就擦出了火花。等二人卿卿我我了两三个月之后,女护士提出要见见周天奇的女儿。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这次可不能再那么贸然了,他们俩私底下做足了功课,周天奇才答应女护士登门。

那天,女护士带着儿子来到周天奇家,一进家门,女护士还未开口,她儿子就跑过去搂住了雯雯的胳膊:“姐姐,陪我玩。”

“好啊,姐姐陪你玩。”雯雯满口答应拉着小男孩去了自己的房间。周天奇愣住了,心想,真是奇怪了,雯雯怎么没有出言刁难呢?也罢,两个孩子正在一块儿玩耍,他撸起袖子进了厨房,他前脚进去,女护士后脚也跟了进去,两人对视一笑,一起忙了起来。没多久,一桌丰盛的饭菜做好了。

吃饭时,雯雯一点儿也不客气,甩开腮帮大快朵颐,眼瞅着这顿家宴要圆满结束了,周天奇旁敲侧击地征求女儿意见:“雯雯,既然你这么喜欢荣荣阿姨做的饭菜,那我就经常让她做给你吃。”

“荣荣阿姨……”雯雯念念有词,突然放下碗筷,捂着脸流着泪跑进了卧室。任凭周天奇他们如何劝解,雯雯死活不肯再出来。周天奇杵在一边不知所措,好在女护士通情达理,她非但没有生气,还反过来安慰他。

见雯雯反应如此强烈,周天奇只好跟女护士暂停来往,日子又逐步恢复了平淡。可是,刚平淡了没几天,家里出了件让他糟心的事儿——雯雯来了第一次例假,吓得她稀里哗啦哭。这可怎么办?他想教雯雯怎么处理,可他哪懂这些啊!以现在的状况看,他必须要搬个救兵来。叫谁好呢?女博士?女科长?女护士……思来想去都不妥当,这三个女人雯雯都排斥!

何娟!正当他万般无奈的时候,一个名字跳进了他的脑里。何娟是谁?是周天奇的初恋,他们俩高中热恋三年,高中毕业周天奇上了本科,何娟选择了辍学务农,要不是双方父母干涉,他们俩肯定会走在一起。现在何娟和丈夫在县城里做生意,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前不久一次同学聚会,他们见面后都有些感慨,过后却一次也没联系过。

何娟是个有夫之妇,不知道她肯不肯帮忙?周天奇心里犯了嘀咕。可是,除了何娟似乎别无选择。周天奇是外地人,本地没亲戚,学校里也没有关系不错的异性同事。他翻遍了通讯录,除女护士等人之外,也只有何娟能说得上话。因而,周天奇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何娟的电话。

这边,周天奇不停地安慰雯雯别怕;那边,何娟已经动了身。半小时后,何娟在丈夫的陪同下风风火火赶到周家。

周天奇既感动又紧张,连连说:“何娟,这深更半夜的,真不好意思……”

“何娟?”一直哭哭啼啼的雯雯猛然间变得兴奋了,“你叫何娟?何娟阿姨,你愿意做我的后妈吗?”

雯雯这句话着实把周天奇吓得够呛,他快速捂住雯雯的嘴巴:“這孩子,净说胡话。你何阿姨是有家室的人,怎么能当你的后妈?”数落了雯雯,周天奇又慌忙给何娟夫妇赔了不是。等周天奇的脸不那么红了后,何娟开了口,她表示如果周天奇放心,她可以帮周天奇照顾雯雯几天。这句话让雯雯高兴得跳了起来。

周天奇没有更好的办法,事到如今,也只好照办,毕竟女孩初潮时的卫生护理很关键,他又不懂。

短短一周时间一晃而过,雯雯经期结束之后,何娟把她送了回来。父女俩小别重逢,周天奇还没来得及询问女儿这几天过得怎么样,雯雯又开始嚷嚷了,急不可耐地催他跟女护士荣荣打电话示好。

周天奇皱起了眉头,女儿这是唱的哪出戏?打电话吧,之前明明拒绝了人家,现在不好意思;不打电话吧,雯雯又吵闹不休。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何娟走到了他身边,微笑着塞给他一封信。

把信拆开,草草看了几眼,他这个五尺男儿的眼立马就成了红葡萄。这封信是妻子写给女儿雯雯的,写信时间是妻子病重将逝前。信中,妻子一再嘱咐雯雯,一定要尽快找到一个后妈,照顾他们父女俩。而且,信中还罗列了选择后妈的许多标准,其中自然包括雯雯那两句让女博士、女科长堵心的“歪理邪说”。雯雯年龄不大,识字可不少,她虽不大清楚这些话的意思,关键的语句却记了个一清二楚。信的最后,有一句被妻子加了着重符号的话——你爸每次喝醉了都念叨何娟的名字,那是你爸的真爱。如果是一个叫何娟的人来给你当后妈,一切标准全部取消,你高高兴兴同意就好。

原来,妻子早知道了自己的恋爱经历,还知道了多年来自己对何娟念念不忘。即便是这样,妻子还是一心一意地跟自己过日子,对自己那么体贴入微。想到与妻子走过的短短十几年,周天奇心如刀割。他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紧紧抱住女儿,轻声问:“雯雯,爸爸答应你,无论如何也要让荣荣阿姨给你当后妈,就是求也要让她答应。不过,在给她打电话之前,你能告诉爸爸为什么吗?”

雯雯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哽咽着的何娟,嗫嚅着说:“我这几天把这几个后妈人选都一五一十说给了何娟阿姨听。何娟阿姨说,荣荣阿姨饭做得好,人长得好,儿子管得好,脾气控制得好……她绝对是个称职的好妈妈。我必须听何娟阿姨的话。妈妈走之前告诉我,妈妈的话要听,后妈的话也要听。不对,是何娟阿姨。”

民间文学 2018年2期

民间文学的其它文章 无上光荣 赌牛 石秤砣摆摊 父子开店 娘心计 泥人夏认错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1/6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