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脑游戏

时间:2020-05-20 02:22:00 来源:笔之家

老板跟我是朋友目录列表超脑游戏

四七

最强大脑,能否破解拼图之谜?

幽暗的屋内,一伙人正在进行交易。突然,交易的其中一方打开了匣子,里面露出了一枚青铜钥匙。交易的另一方派出一名鉴赏专家,将钥匙在手中细细端详了片刻,突然大叫道:“这是赝品!”

喊声未落,双方便开始了激烈的混战,不断有人应声倒地。这时,门外突然灯光闪烁,接着是密集的脚步声。警察已经将整个屋子团团围住。很快,警方就将一起文物盗窃案破获,同时抓捕了两帮倒卖文物的团伙,只不过,他们所交易的青铜钥匙,却是一件赝品。

与此同时,乔木和侯飞也于当晚出现在了那栋黑屋旁。只不过,他们是等警方离开后才进去的,在垃圾桶里,他们发现了一些照片,但这些照片已被撕成了碎片。

侯飞欲将照片的碎片复原,却发现这些照片的碎片并不全,只能拼凑出无数残缺的形态。侯飞不禁撇撇嘴,招呼乔木过来看看。

乔木看了两眼照片,对侯飞嘲笑道:“都已经让你先起跑了,却还是赢不了我。”侯飞苦笑着摇了摇头:“别装了,快说吧。”乔木这才有些不屑地笑着报出了几个关键词:龙家大院,象牙钥匙。

乔木的大脑构成相当特殊,智商高达140以上,可以说他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最强大脑”。对于平常人眼里看似毫无关联的散乱碎片,在他的大脑里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貌,通过神经元之间电流般的激荡,用联想和想象力进行虚拟视图成像,即使照片上只出现一个牌匾的一个笔画的一小半细节,他也能通过大脑计算机般的精密运算,将残损的照片在他的大脑中重塑成像,就像看到了完整的照片一样。

早在三个月前,宝物猎人兼三流龙套演员侯飞就找到了乔木,希望他能够帮自己一个忙,获取传说中的秘宝。乔木笑着问他,现在手头有什么关于那件秘宝的线索,侯飞却摇头说线索几乎是零,不过他搜集到的情报显示,一个文物盗窃团伙最近瞄上了本省博物馆里的藏品,但是显然这件事情并不是盗窃博物馆那么简单,因为根据他们调配的人力和物力,都有相当高的行动成本和风险,这就说明,博物馆的藏品只是桥梁,他们另有所图。

乔木平时的职业是从事人脑的思维活动研究,在一所大学中任职。他虽然跟侯飞是朋友,也有丰富的好奇心,但是他还是没有理由答应他去干这一票。直到侯飞将自己身后的秀娜给让了出来,乔木才磕磕巴巴地答应了。

乔木和秀娜曾经是同学,他也曾经追过她,不过后来两人因为各种原因分开了。

侯飞和乔木、秀娜买了火车票,就直奔山西。车到站后,他们又几经辗转,终于来到了龙家大院。眼前充满凝重感的砖瓦式清朝古建筑让他们不自觉地肃穆起来。

正当乔木准备进院的时候,侯飞拉住了他,说不要急着进去,先去周边转一转。他们走访了几家农户后,为了提高效率,决定下午分头行动。乔木负责东边这一片的村子,他连续走访了几户村民,大多数是些老人,但他们说的都是方言,乔木有些听不太懂。

侯飞让乔木问的主要是关于龙家曾经出过一位据说是容颜不老且富可敌国的家主的传说,那位家主是龙家第三十六代传人,姓龙,名阙琳。

老人们面对乔木的询问都一概摇手,说搞不清楚,就在他觉得可能不会有收获时,一个老人突然对他笑了,说他一直想跟别人讲这故事,可是村里人都不信,说他疯了。老人说他姓白,这件事如果不讲出来,他可能就要带到棺材里去了。接着,他把乔木引到院子里,给乔木泡上一杯茶,开始了讲述。

老人说,那龙阙琳颇有头脑,所以年纪轻轻便把家族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家业越做越大。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27岁这年,龙阙琳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从脊椎开始病变,整个人躺在床上一病不起,牙齿逐渐脱落,四肢也变得异常脆弱,急剧退化萎缩。整个人就只剩下一个非常聪明的大脑。

“这不就是霍金吗?”乔木不禁叹道。老人不顾他的打岔,继续说,龙阙琳生了这怪病之后,就不见人了,常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身边一共有三个仆从。龙阙琳精通数学,所以在他的眼中三是最稳固的,如果其中有一个人背叛,其他两人还可以相互制约。

这三个人不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更是洞悉他一切的秘密,据说,龙阙琳藏着巨大的宝藏,不亚于国库的财富!

“小龙同志身体差成那样,该不会被三个人一起的诈骗集团给暗算谋财了吧?”乔木不由吐槽道。

老人摇摇头,说:“你猜错了。”老人说,龙阙琳拥有超高智商,虽然他手指不能动弹,但是却把三个心腹控制得死死的,通过巧妙的制衡关系,将三人牢牢掌控,并玩弄于鼓掌之间,三个心腹虽然比龙阙琳年轻数十岁,最后倒是比龙阙琳先死。龙阙琳不但活了很久,而且在世时一直都保持着年轻人的模样。三个心腹死后不久,龙阙琳就失踪了,随之一起失踪的还有他的巨额财富。据说,他的财富就藏在这个龙家大院里,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找得到。

“长生不老,永葆青春吗?难道小龙同志也是来自星星的人?”乔木吐槽道。老人摇了摇头。

老人的故事没有讲完,悬念也更深了,乔木用手机联系侯飞和秀娜,三人汇集在一起后,坐车去了平遥,在镇上住宿。

当天晚上,他们吃过饭,便在宾馆的房间里聚在了一起,乔木说了白姓老人讲的关于龙阙琳的传说。

几个人盘算起来,根据盗窃集团的照片显示,他们的目的一定与龙家大院有关,而如果传言是真的,那么他们很可能是得到了情报,准备去夺取龙阙琳的巨大财富。可是,他们却没有直接来山西,而是先去偷窃青铜钥匙。

“不是青铜钥匙。”乔木提醒道,“是象牙钥匙,虽然照片上显示的是黑色的,可是那是光线的原因,才被误当作了青铜钥匙。那些家伙一定是查了相关资料,觉得钥匙形状和博物馆里的藏品很像,于是偷了出来,真正的关键应该是一把象牙钥匙。”

“你说的是这把吗?”秀娜从身上的挎包里掏出一把象牙钥匙。

只看了一眼,乔木就确认了,这就是照片中那把,虽然从那残破的照片中根本看不到半把钥匙的影子,但他凭着自己的超强大脑就能确定。

这把钥匙是秀娜在几天前从一个富豪收藏家的别墅中偷出的,目前看来,这把钥匙也是打开龙家秘密和财富的“钥匙”。

三人又出门找了个地方喝了点茶,侯飞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时间差不多了。谁知,秀娜突然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乔木提出要照顾,却被侯飞制止了,他说任务要紧,接着让秀娜自己回宾馆休息。秀娜看了乔木一眼,点头同意了。

现在这个时间点,要去石灵的大巴已经没有了,侯飞和乔木雇了一辆车,托人把他们带到了龙家大院门口。

看到门口的值班人员,乔木有点犯难,这龙家大院晚上是不对游人开放的。谁知,侯飞跟那个值班人员说了几句话,就带着乔木进去了。乔木心里很纳闷,正要问他,侯飞却说现在赶时间,带着乔木就在大院里一溜乱转。夜色之中,原本很庄严气派的大院,如今却显得有点阴森森的,院中的宅子前的灯笼都挂了出来,正红色的灯笼在黑暗之中发着清冷的光……

侯飞走路的频率不快,步子却很大,乔木跟在后面着实吃力,正在乔木感觉快跟不上了,去拍侯飞肩膀时,突然眼角余光处,看到墙上有一只手,那手黄中带红,黄疸病般的颜色,正在抚摸着墙壁。乔木看得心里直发毛,侯飞却突然咳了一声,那手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乔木松了口气,跟着侯飞继续走,突然,路过拐角时,一只鬼手一下子抓在了乔木的脸上,捂住了乔木的半张嘴,接着一股怪力就把他往巷子里拖……乔木心下大惊,赶紧手脚乱打,突然听到身后“哦”的一声,那只鬼手突然就松了!难道鬼也怕拳脚?乔木疑惑地回头一看,哪里是鬼,明明是个人!那男人冲乔木不好意思地笑笑,接着侯飞才向乔木介绍,这位是之前他在剧组里认识的一位朋友。

乔木这才明白了,他们之所以这么容易能进来,是因为有个剧组正在拍摄一部民国背景的戏,在龙家大院取景。侯飞为了能夜探龙家大院,就接了这部戏,并自作主张地帮乔木接了戏。怪不得他这么赶时间,原来是戏快开拍了。

刚才那个“鬼手”,正是侯飞的临演朋友把手从拐角处伸出来,因为是晚上,所以看起来像是一只单独的鬼手在墙上,那个临演朋友正演一场被杀的戏,所以手上都化了死人妆。

接下来,乔木跟着那剧组朋友去了片场。侯飞去另一个片场,他告诉乔木:“等拍完了,你偷偷溜出来,别被人发现,就在进门不远的那块照壁前见面。”

拍完戏,乔木就直奔照壁而去,到了那里,侯飞从照壁后走出来,指着这块照壁说:“这上面是狮子滚绣球,有什么讲究吗?”

乔木的大脑宫殿有丰富的馆藏资料,他说:“狮子谐音是‘嗣,主人家希望能够绵延子嗣,狮子身上的绶带代表好事不断,民间俗话不是说吗,狮子滚绣球,好事在后头。不过……”他说着,却又皱皱眉头。侯飞问他有什么不对,乔木说他也说不上来。

接下来,侯飞跟乔木分配任务,他说,这龙家大院规模庞大,要是一处处仔细去看,恐怕找到天亮也找不完,但是好在这些宅院是一个个朝代循序扩建的,他们的主要目标就集中在龙阙琳和他子女的宅院就行了。

他们首先来到龙阙琳的宅子,进入客厅,里面最惹眼的是一把红木树根雕花椅,椅子上面的镂空雕花非常繁复考究。接着,他们又来到东侧起居室,只见里面有一张很宽阔的火炕,其中摆着一张炕八仙,上面有各色茶具,从炕头一侧的窗子向外看去,是一小片竹林。

“看来这龙老爷非常懂得生活,都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坐在炕头品着茶,正好可以从窗口看到外面的竹林,真是低碳环保、小资情调……”乔木看着屋中的摆设叹道。旁边的条案上依次放着座钟和赏瓶,这回侯飞自己就能猜出寓意了,钟声响起时,应该是意味着终生平静……

接着,他们来到少爷房,一共有两间,看来龙阙琳应该有两个儿子,两间房里布局摆设差别不太大,至于里面的摆设,也都大同小异。不过,让侯飞感到稀奇的是二少爷房里的床,乔木说:“这叫六柱小开门红木架子床。”

侯飞不是没有见过清朝的床,吸引他的并不是床用的价格不菲的木料,而是那床的正面竟然镶嵌着闪闪发亮的镜片一样的东西!

侯飞忍不住凑上去一看,脸几乎贴到了镜面上,侯飞的脸立刻出现在镜中,侯飞对着镜子做出笑脸,镜中也毫无悬念的是笑脸。果然是镜子,而且是玻璃的,可以确定不是铜镜,难道这是后来人做的仿品?

侯飞重新退了一步,回头发现乔木正在找东西,侯飞就过去轻轻一拍他,问他这镜子是怎么回事。

只见乔木突然整个人动作停止了,僵直地站在那里。侯飞又拍了他一下,问他发现了什么。

乔木僵硬地转过脸来,整个脸却已经成了薄薄的一片!就像一张纸一样,侯飞吓得退后几步,这才发现乔木的整个身子都变成了一张纸的厚度,像极了皮影戏里的“剪纸人”!

侯飞慌乱中想抓住手边的东西朝着乔木丢过去,可他胡乱抓了几把,什么也没有抓到,突然,他听到自己裤兜里叮当作响,这才想起还有些据说可以驱邪的铜钱,这是他事先准备的,于是也不管有没有用,朝着乔木撒了过去,谁知他手一松,全落到了地上。

眼看着一枚铜钱滴溜溜地滚到了“剪纸人”的脚边,侯飞哪里敢捡。剪纸人用夸张的动作,一摆一摆地冲侯飞逼近,侯飞急了,想起来曾经有书上说过吐唾沫可以驱邪,当下就在嘴巴里酝酿,可是刚才一直没喝水,喉头正干,半天竟没有吐出痰来!

眼看剪纸人乔木的手已经搭过来了,侯飞使出浑身解数吐出几口唾沫,就见剪纸人不停地用手去挡,嘴里大喊道:“你是不是疯了?”眼前皮影剪纸人的形象慢慢模糊,再清晰时,又是正常的乔木了,侯飞不知怎么回事。

乔木说,侯飞可能是中了幻术了。他指着床架上的镜子说:“这应该是比利时进口的,当时的作用可能是为了美观,显得高端洋气。不过,经过这么多年,镜面确实照射了无数的景象,所以已经成了凶物。你刚才盯得太专心,又加上今天晚上比较闷,可能要下雨了,水汽重,所以镜面有些雾化,被镜面上的雾气形成的图像很巧合地对你形成了心理暗示,不知不觉你就被‘催眠了,加上到了山西,自然会把‘皮影戏这个意象元素加到幻觉中……”

乔木抹了下脸上的唾沫,十分嫌恶地让侯飞小心点,不要乱摸乱碰。下一步,他们兵分两路,侯飞负责大少爷的宅子,乔木负责二少爷府邸,虽然两个少爷都是当过官的,但是看宅子的大门规格还是略有不同。

在大少爷的宅子里,侯飞看到卧房的条案上有四个掸瓶,中间是一幅孔子像。

他俩会合之后,侯飞跟乔木讲了他的发现,然后问掸瓶算不算是线索。乔木说:“你观察还挺敏锐,不过这四个掸瓶应该是寓意四平八稳,是龙家人希望后代做人做事遵循平稳的原则,可能不算线索。”接着又说,他刚才也在二少爷的窗框上发现了类似象征吉祥之意的木雕,中间一个圆圈,上下左右各是一只蝙蝠,应该是四福齐来的意思。这时,突然不远处有人的脚步声,乔木冲侯飞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赶紧躲起来。他们慌忙逃了一阵,发现有一所房子,于是便冲了进去。

谁知,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环顾四周,寻找可以藏身之处,发现有张床。可是跟现代的床不同,木床下面不是空的,而是木板挡住的,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手电筒的光柱已经可以透过镂空的木门看到,乔木让侯飞把房间里一个一人高的罐子倒下来,然后让侯飞钻了进去。侯飞进去之后,就感觉整个人又重新立了起来,脚下有点湿湿的,应该是罐子底部还有一点水。鞋子一下全湿了,这滋味真不好受,但侯飞也只能拼命忍着。

过了好久,侯飞终于感觉整个人随着罐子倒了下来,艰难地钻出来。乔木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说:“刚才真是惊险,差点就被查夜的保安发现了。”

侯飞好奇乔木躲到哪里去了,他看了一眼床,顿时就明白了,乔木是爬到床顶棚上面去了。

突然,屋外下起了雨,天暗了下来,屋子里转瞬间就黑得不见五指,侯飞摸出打火机,点亮了房间一处的香烛!乔木看了一眼香烛,顿时惊呼:“不会是真的吧!”说着指着烛台上下的东西问侯飞,“知道这是什么吗?”侯飞摇摇头。

乔木说,这台子上面摆放的喜龛代表天,下面的斗代表地,在斗里装满粮食,寓意天赐良缘,五谷丰登。他说着又往身后的床一指,说这床叫八步床,又叫拔步床。

侯飞忍不住插嘴道:“难不成古时候结婚当晚需要走八步才能上床?”乔木点点头,说最奇怪的是,这烛台上的蜡烛。

他这么说,侯飞就回头看了一下,两根蜡烛,一根长,一根短,可这有什么问题呢?

乔木说,古代婚礼当晚,新郎和新娘要一同点燃香烛,如果一个熄灭,另一个也要马上熄灭,同生死共患难。可是,这两根蜡烛一长一短,乔木只能猜测在点蜡烛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否则不可能阻挡这个仪式。

等雨点小了,乔木说他们今晚再去一个地方,一切就基本上能清楚了。侯飞跟着他,冒雨一路小跑着。来到龙氏宗祠前,乔木停了下来。宗祠里全是玻璃展柜,这是后来搞旅游开发的时候弄的,样子已经完全变了,但是关于龙氏家族的记载还是准确照搬进了族谱的。

乔木用手机当光源看了一会儿后,说:“这不可能。”侯飞问他什么不可能。

他摇摇头,没有说话。

实在是太晚了,他俩就在八步床上凑合了一夜,第二天赶回镇上,在宾馆里与秀娜会合。

秀娜跟乔木关在房里聊了好久,不知聊些什么。侯飞把好奇心收住,淋过雨,他有点咳嗽,于是下楼吃了东西,又买了点感冒药。等上楼后,侯飞却发现乔木和秀娜已经不见了……

侯飞当即赶往龙家大院,当他来到龙阙琳的房间时,发现龙阙琳床上的八仙桌已经被移开了。侯飞赶紧躺到床上,然后用双手开始摸索机关,他突然发现床沿两边本来有落灰的地方现在多了新鲜的指印,于是计上心来,按了上去。

轰隆一声,侯飞整个身子随着床板翻转了180度,落下去时,却发现下面竟然有滑车的轨道!

可是滑车却不见了!

他打开手机照明,突然一阵阵金光刺入他的双目,一个前所未有的景观出现在他的面前,黄金通道,所有目之所及全是金砖列阵!

侯飞沿着金砖通道继续前行,却发现乔木趴在地上似乎已经晕倒,而秀娜正要将他绑起来。侯飞冷笑一声,抽出匕首从身后朝着秀娜捅了下去……

等乔木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捆绑住,动弹不得了,躺在一旁的秀娜已经因失血过多死亡。

原来,侯飞早就在行动之前和秀娜达成了一致,谁知昨晚乔木率先洞悉了宝藏的真相,侯飞觉得乔木和秀娜一定是暗中计划联手,想要撇开他夺取宝藏。对于背叛自己的女人,他当然不会仁慈。

“你还有什么临终遗言吗?”

乔木叹了口气道:“你一定已经发现了龙阙琳密室的秘密,他全身瘫痪,不能动弹,唯独手指能动,于是设计了翻转床面的机关和滑车,让他能够进入密室。可是,你却不知道,这个密室只是龙阙琳为自己设计的一个巨大棺椁,根本没有什么宝藏!”

乔木说,他看到香烛一长一短后,就怀疑龙家的大女儿出了事,但是他查看了宗祠里的族谱,却说家族所有人都安好,没有发生横死的事情……

他隐隐觉得不对,就在今天联系了文化馆的一个朋友,问他龙家是不是发生过横死的事情,那个朋友很惊讶,问他怎么会知道,随即告诉他,根据史学家和他们的一些研究结果,历史上很多皇帝都热衷于改史,将历史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去改。而这位龙老爷的后人,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然也将族谱给改了……

真实的情况是,龙阙琳本人在出游时死于洪水中,据说当时这里已经大半年没有下过雨了。而龙阙琳的大儿子也是早逝,在一次外出做生意时,被一个朋友接到府中小叙,谁知家中却遭了贼,朋友和他都死于那个朋友的家中。龙阙琳的大女儿在洞房花烛之夜,突然发病暴亡,徒留下新郎官新婚之夜守空房。龙阙琳的二儿子考取功名后,虽然官居正四品,但是身体也突然变得很差,虽然自己没事,但家中连连死人,而且一辈子身体都不好……

个个都是无善终,死于非命!

乔木听后,便问那朋友,龙阙琳的二儿子是什么年份出生的,得到庚辰年的答复后,乔木“哦”了一声,什么都明白了。

按理来说,龙家白手起家后,成为富可敌国的富商巨贾,不但命理命格好,运气也好,而后竟被克死,还死得那么凶,简直像是诛九族,说明对方命更硬,气场更强大……整个龙家家族连遭横祸,厄运连连,这和弑君或者挖断了龙脉后的灾祸很像。联系到历史上弑君之后往往是被诛灭九族的,即使没有被灭族,也会出各种意外,遭遇天谴之怒,乔木怀疑是龙家动了龙脉,名犯帝星,遭了“斩龙断命真局”。

一般来说,古今中外,但凡弑君者都没有好下场,即使侥幸不被人给杀死诛灭九族,也会遭遇诡异的自然意外,龙家就是后者。龙阙琳和子女们,分别在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中国人传统中认为的四大极乐之时遭遇不幸……这明显是弑君之兆,但唯独龙家二儿子是龙年出生的,所以命格比较硬,能撑过这场局,但是保得了自己,保不了家人……

最后乔木说,因为他观察过,龙家大院的风水环境极好,一是居高临下,负阴抱阳。占据升静村北山坡黄土高地,背阴可以阻挡胡地北风,向阳能使阳光照射充足;二是凭借坡间由北而南的天然排水沟于左右,可保证宅居地“高无近旱而水用足”,无水灾之患,亦无缺水之虞;三是依山傍水,居高可以望远,堪称理想之宅居宝地。

这就很奇怪了,龙家的家宅风水很好,怎么会连连发生灾祸呢?

苦思冥想很久后,他终于明白了,难道是风水盘逆转了?在龙家遭了“斩龙命断真局”后,所有风水中有利的会转化为不利的,比如照壁上那狮子滚绣球,既通子嗣的“嗣”字,也通“死”,绶带代表好事不断,却也变成了厄运连连,狮子滚绣球,变成“死”在后头。

老二家后院窗户上中间一个圈、四只蝙蝠,由“四福齐来”变成“死赴齐来”。屋中条案上四个掸瓶寓意“四平八稳”变成了“死难频频”……

“屋中的座钟和掸瓶也就不再是终身平安,而成了‘送终和‘贫瘠的意味了?”侯飞说。

乔木点点头,说总而言之就是,所有的风水福运命盘全都反过来了。至于原因,可能是因为龙阙琳做了一个梦。

“山海关别看地方不大,却有大大小小数十座庙,除了几个常见的教派外,还有为天地山海等神灵修建的庙宇。据传说,龙家最早的家主叫龙三仙,祖籍山西,在明末清初时,为了躲避战乱举家迁徙,在来到山海关时,龙三仙做了一个梦,梦中得到三位神仙点化,决定在此地落地生根。其后,龙家大院的宅子中最主要的工艺便是石雕、木雕、砖雕,应和三位仙人。”乔木说。

古代人本就有着浓重的迷信思想,龙阙琳虽然才智卓群,晚年也是信了梦中神仙的话,最后便将家中床下改造出了黄金墓道,把整个墓室当作自己的巨大的棺椁,为了不被人挖宅院找出棺椁,于是他将墓道修在了大院外的地底,谁知却阻断了龙脉,犯了风水局。

听乔木讲完这一切,侯飞半天回不过神来:“你既然说这是他的棺椁,总有他身前的巨大财富吧,这黄金就是证明!”

乔木摇头说:“这些‘黄金我刚才看过,都是黄铜刷的,龙阙琳是个商人,也是个古今中外难得一见的聪明人,他知道宝藏放在再好的藏宝室也是要被发现的道理,他没有藏在墓葬中,也没有留给子孙发展实业,更没有藏富于民,而是选择了架空当朝皇帝,将国库变为自己的个人宝库,这是最安全的。可是他死于意外,死后,财富自然就消解了。挟持天子,这也是一种触犯龙脉的行为,跟弑君相似。这‘黄金棺椁是后人帮他修的,实际上是空的,而且因为资金不足,用料全是黄铜……”

“我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

“如果你不信的话,打开这个匣子吧,里面有你想要的……”

侯飞气急败坏地用乔木身上的象牙钥匙打开了匣子,却突然被里面弹出的利箭射死,利箭来源于三个方向,躲也躲不掉!望着侯飞的尸体,乔木心里暗道:“这个龙阙琳真是天才,这个匣子放在墓室最中间,引人打开,真是死了也要赚几条命下去给他陪葬啊!”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1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萌娃天下 必须好好感谢你 超脑游戏 俏皮话 吃货段子 酒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20/0520/62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