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山秘闻

时间:2019-04-30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冬天里的比基尼目录列表英雄的塑像

林航

年,段总理发表通电,宣布下野,三等参谋官周子凯也退回老家江浙,寄情山水。

一日清晨,汽车司机老王载着周子凯,来到省城外的禅山,打算在洋人密斯特李的公馆中小住几日。不巧正遇台风入境,整座山上树木摇晃,暴雨狂泻。

周子凯便早早睡下了。

“周子凯,周子凯,救命……”睡意蒙眬中,他忽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周子凯一惊,睁开眼。不知何时,暴雨已经停止,只有鬼哭狼嚎的大风,吹得外面一片凌乱。

周子凯迷迷糊糊地披衣起身,走到花园,只见一棵细小的梧桐树摇摇欲坠,树梢上悬挂着一条绳子,晃来晃去。

周子凯好奇地走上前去,立马当场愣住。只见一条如小拇指般粗细的青蛇悬在树上,尾巴断了一截,正在流血;一只硕大无比的蟾蜍,瞪着鼓鼓的眼睛,蹲在树下,一动不动盯着它。

周子凯顿生怜悯,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朝蟾蜍砸了过去。蟾蜍受了惊吓,瞪着大眼睛,朝周子凯狠狠瞪了一眼,忽然“咕咕”叫了几声,不情愿地跑了。

小青蛇“哧溜”一下,飞快地逃走了。周子凯忽然觉得浑身冰凉,这时,他脚尖触到那一截稀烂蛇尾,不觉晦气,便将其踢开。

周子凯望了望佣人李妈和老陈夫妻俩的屋子,依然一片黑暗。

“睡得真好。”他不由轻声嘀咕了一句,转身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山上依然是骤雨紧一阵,缓一阵。周子凯迷迷糊糊醒来,已是中午,肚子里一阵叫唤。他叹了口气,想着自己偏偏挑了这样的日子上山来,这下可好,想回去都不行。想到这里,周子凯披着衣服走出房门。

整栋公馆悄无人声,花园里的狼藉,比起昨晚来更甚。

“李妈,李妈。”周子凯叫了几句,没人答应。老陈也不见踪影。周子凯走到他们单独住的门房外,看到门窗紧闭。

“还真是好睡!”周子凯不由敲起门来,里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忽然一阵心慌,“砰”的一声踹开房门。只见老陈和李妈蜷缩在床上,屋子里一地的鲜血。周子凯一下慌了手脚,过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壮着胆子走上前去。

这两人死相平静,颈部大动脉处被撕破,似乎是在睡梦中毫无防备地死去了。可是整个房间完全没有人进入的痕迹。

忽然,一阵寒意涌上心头。无论如何,这里不可久留,得赶紧报告警察厅。周子凯望了望曲折的山路,狠下一条心,决定走路下山。

第二天,当一身泥泞的周子凯回到家中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快去找警察厅的老刘。”周子凯双目通红,神情无比紧张。

半个时辰后,老刘腰间别着驳壳枪,走进了周公馆。当他听完周子凯的描述后,顿时犯了难。

按理说,这案子里,周子凯是有最大嫌疑的。但他的身份,虽说是下野官员,也不好得罪。想到这里,老刘客客气气地说:“周先生,我立刻带上十个兄弟去公馆查一查。您先压压惊,好好休息。”

周子凯点点头,一直紧张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下来。

后来,他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个闹得沸沸扬扬的案子最后不了了之了。因为警察丝毫没有查出任何他杀的迹象,最后胡乱判了个自杀,敷衍外国人了事。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周子凯都快把这事忘了,老刘却再次找上了门。

老刘眨巴着一双绿豆般大小的眼睛,凑上前来,低声说道:“那桩案子找到凶手啦!”

听到这里,周子凯一阵激动,忙不迭地问:“是谁干的?”

老刘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后来,我去四川查案。那边的兄弟请我吃饭时,有个老家伙忽然问我,说江浙一带是不是发生了一桩奇案。我听他这一描述,不就是您周老爷的案子嘛。当时就留了心眼,问怎么了。

“结果那老家伙说,半年前,有个断了腿的男人,自称东方剑白,来局子里自首,说在江浙禅山的外国公馆杀了人。可是,当弟兄们详细盘问他的作案手法和动机时,这个断腿男子死活不肯说,只是静静地笑,说着:‘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说完人就死了!你说奇怪不?”

听到这里,周子凯愣了愣,反问道:“他自杀了?”

“不是自杀。听那老家伙说,就那么笑着,坐在椅子上死了。最奇怪的是,根据凶手口述,他一夜之间,就能从江浙到四川,前后不过几个小时。这不是唬人嘛,但兄弟们一调查,还真是。”老刘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后来呢?后来查出什么了吗?”周子凯紧张地问。

老刘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后来?没后来了。这种旧案,又没有人追究,也就放下了。”

听到这里,周子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老刘又闲话了一番,便告辞了。

这件案子始终困扰着周子凯,他想起了一位人称“百事通”的朋友单晓生,于是找上了门,告诉了他这桩奇案。

听完周子凯的讲述后,单晓生说道:“这恐怕不是一桩简单的凶杀案!如此千年难遇的事情,都能被您遇上,也算是奇闻了!”

听到这里,周子凯好奇心起,忙问道:“此话怎讲?”

过了好一会儿,单晓生才神秘地说:“您先找警察,把这对死者的身份,好好地查上一查。如果不出我所料,他们必定非善类。”

“非善类?”听到这里,周子凯愣住了。脑海中,犹记得这对老夫妻一副忠厚老实相。

单晓生点了点头,说:“等死者的真实身份查清楚,我再和您去一趟这外国人的公馆,奇案秘密,定能揭晓。”

听到单晓生说得如此信誓旦旦,周子凯忙起身给警察厅打了电话。

原来,老陈和李妈,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匪类。据说他俩干的最后一票,是将东方村的一支娶亲队伍砍的砍,杀的杀,掳走一切财物;而新娘因为护着自己的头面,被砍得面目全非。

后来他们的山寨,被正规军围剿后,同伙死的死,伤的伤,无奈散伙,各自下山。

因为失去团伙的力量,也怕被仇家追杀,老陈和李妈最后选择躲到禅山,给外国人看房子。这条出路,寻常人倒也想不到。

听到这里,单晓生点点头,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现在,我们就去公馆查看一番。”

再次走到这座凶宅,周子凯脸色开始紧张起来。这栋房子如今无人看管,早已废弃,杂草丛生,蛇虫出没。

走到老夫妻住的门房,单晓生绕着房子细细查看三圈,终于脸上浮起一层微笑。“周先生,您看!”单晓生指着墙脚下的泥土里几个手指般粗细的洞眼,说道。

周子凯顿时吃了一惊,猛然想到那条青蛇。“不可能。”他喃喃自语。难道是蛇钻入地,进到屋子里,咬死这对恶人?可是伤口形状明显不对!

这对夫妻是颈部大动脉被撕扯破,导致失血过多而身亡,完全不是被蛇咬死的迹象。而且,都已经过去好些时间了,这些洞为何还如此清晰?

单晓生仿佛看出他的疑惑,说道:“周先生,您不要不相信,这事就是这么玄乎。你可知,这对恶人杀的东方村抢亲队伍,是谁的后人?那可是东方朔的后人!”

“这东方村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汉宣帝,您得空可以查看一下那边的县府志。据称,东方朔在汉宣帝时,避世入山。书上说:后见于会稽卖药,五湖智者,疑其岁星精也。所以,咱们的寿星公,就是这位老神仙。

“《列仙传》里记载得很清楚,这个老圣人,神仙秘术样样精通。想来,这对恶人的死,就是东方朔的后人,那个断腿的东方剑白习得变幻秘术后,前来复仇。因而,这些蛇洞永远都不会被掩埋。而您可知,我们脚下的山,叫什么名字?”

“禅山啊!”周子凯奇怪地回答。

单晓生笑道:“对,是蟾山。不过,不是参禅的‘禅,是蟾蜍的‘蟾。”周子凯的脸色变了变,似乎明白了什么。

单晓生道:“现在您知道了吧。您救的这条青蛇,因为蛇尾巴被蟾蜍咬断了,所以东方剑白才会断了腿;至于这个蟾蜍,不用我多说了吧!而这三四个小时,就从江浙到了四川,如果不是因为他断腿,哪里需要花上这许多时间。缩地术,长房术,这些伎俩,像东方剑白这样的身手,还不是手到擒来?”

单晓生意味深长地看着周子凯。过了好一会儿,周子凯忽然问道:“那东方剑白,为何要自首,并且羽化呢?”

单晓生叹气道:“冤冤相报何时了。犯下血案,终究不能抵过自己的良心,非得告示天下,才能心安。”

听到这里,周子凯不禁长叹一声。想不到,自己不过是暂住几日,居然会遇到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也确实算是千年难遇的奇闻怪谈了。

(责编:胥婷)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3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转角遇到“哎” 验收 我的姐姐是酒鬼 心酸自嘲 学渣的课程 一句话形容食堂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9/0430/58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