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没人替你活

没人替你活

时间:2019-04-30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嫂子难当目录列表最难忘的那一次

刘赟

裴律师从委托人家中出来后,还没有吃午饭,她看到一处鸡蛋灌饼的小摊,就上前排起了队。

女摊主神情有些憔悴,看起来30多岁,她的手粗糙得厉害,手背上还有几处血口子。

裴律师皱皱眉,当即没了胃口,正要走,却被前面两位大妈的对话吸引了注意。穿碎花长袖衫的大妈指着女摊主,对一个卷发大妈嘀咕道:“看,她是不是又被打了?”

卷发大妈目露怜悯:“昨夜叫得那个凄惨!40多了,娶个20多岁的黄花大闺女,他还想怎么着!又赌博又喝酒,要不是他家那笔征地补偿款,媳妇又认怂,他早就睡大街了!”

就在这时,一个歪叼着烟嘴的中年男人骂骂咧咧地冲了过来,在钱箱子里边翻找边说:“叫这帮混账玩意儿赢老子……非得翻本不可!”

女摊主急忙阻止:“别,这是给腾腾买高考资料的!”

“给我滚一边去!”男人将女摊主一把推到了地上。

那一下子,裴律师都替她疼,然而,女摊主却似乎早已习惯了,只是摸着自己的胳膊肘,嗫嚅着恳求:“留点吧,50块就行。”

“滚!”中年人揣上几大把零散票子,嘲讽道,“就你那弟弟,也是个狼心狗肺的,你还真指望他呢!还不如指望老子。”

中年人扬长而去,女摊主木然地回到摊前,铲掉已经烤糊的饼子,草草收拾了摊子,重新开始做饼。

“荷香啊,你也是,明知道他脾气不好,就顺着他点嘛!何必当面跟他顶呢?”旁边卖煎饼果子的大娘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劝说道。

“就是,男人嘛,就是当时脾气大,撒完这通,哄一哄就好!”穿碎花衣服的大妈和卷发大妈也跟着附和。

令裴律师难以理解的事情发生了,很多熟悉情况的大妈纷纷劝说荷香忍耐,却没有一个人告诉她,她可以用法律保护自己。

裴律师慢慢扫视着这片到处都是小推车的破败区域,不禁有些悲哀,贫穷和陋习令这里的居民无知愚昧。想来,荷香的悲剧并非第一起,可她们都选择了逆来顺受。

必须帮助她!裴律师胸口起伏着,产生了强烈的冲动。

裴律师买了一份鸡蛋灌饼后,决定等她收摊后找她聊聊。

一等就等到晚上8点。眼看着荷香还在对顾客翘首以盼,裴律师忍不住走过去,轻声道:“我很喜欢你的饼子,我同事也喜欢,明早我可能会从你这里买十几份带着。你看都这么晚了,早点休息吧!”

“您喜欢我的饼子?”荷香惊喜地抬起头来,“没事儿,您放心,明早不会耽误您的……”

裴律师叹了口气说:“咱们谈谈如何?”荷香被裴律师带到一家茶社,这个胆怯自卑的女子不安地攥着衣角,瑟瑟发抖。

裴律师好不容易才将话题引到家暴上来:“你打算这样过一辈子?”荷香疑惑地问:“不然呢?”

“他打你啊!这是家暴,是违法的,你就没想过要离婚吗?”裴律师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违法?”荷香吓了一跳,“他打的是自己的老婆呢!”

裴律师无力地问她:“你们那儿的片警,就不管管吗?”

“管过。”荷香说起片警很失望,“隔壁邻居报过几次警,他们来过,也说他了,还说下次再打我,就把他关起来。可是,每次片警一走,他打我打得更狠。”

荷香的话里对报警的邻居带着埋怨,而片警也只是将此作为家事处理,并不打算列入刑事案件。

裴律师无力地哀叹道:“荷香,你知不知道反家暴法?”“什么?”荷香迷茫地看着她。

两人谈得并不愉快,9点的时候,荷香说要给弟弟林腾送资料钱,然后两人又拐去了城郊。

路上,荷香告诉裴律师,其实她曾经也有梦想,只是高二的时候,父母就勒令她辍学打工,供养弟弟。后来,张聪家的老宅被划入政府征地范围,给了30万元的补偿款。两家人一个要钱,一个要媳妇,干脆一拍即合。就这样,荷香为了弟弟的学业,嫁给了张聪。

荷香看裴律师难过,淡淡地说:“很多穷人家都这样,女孩子不需要多深的学问,找个好人家嫁了就行。”她似乎又意识到张聪不是个好丈夫,于是轻声道,“老人家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裴律师沉默了下来,这种交易在贫穷的地方一直都存在。只是近几年,城里才兴起了女儿热。

荷香的家不大,林腾刚下晚自习,看见荷香进来,立即不满地埋怨:“姐,你怎么才来?你到底还给不给我买资料啊?”

裴律师眉头一皱,看向理所当然伸手要钱的林腾,有些无语。

“拿来了。”荷香嘱咐他,“别跟你姐夫说,他会不高兴……”

话音未落,林腾就大喊:“怎么全是散票子,你让我怎么花!”

荷香赶忙道歉:“今天你姐夫有事急用钱,大票子都拿走了。”林腾这才作罢,依然愤愤不平。

裴律师开口淡淡地说:“这钱是你姐姐烙了一天的饼子换来的,不偷不抢不靠别人,不丢人。”林腾的脸瞬间涨红,抢过钱就跑回屋了。

荷香一回家就到处干活儿,裴律师则跟荷香的父母说起了她的事。林母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乡下女人,听见荷香受苦,也只是抹泪。

林父则叹了口气:“半年前,我就知道那张聪是个坏痞子,我也找过他,可是又能怎么着?林腾上大学的钱还得着落在他身上。这离了婚……荷香还能不能嫁得出去都两说,更别提林腾的前途了!”

裴律师忍不住质问道:“您觉得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会感恩?”

“啥?”林父茫然地看着她。

裴律师意有所指:“刚刚林腾怎么跟姐姐说话,您二位也听到了。说些不好听的话,对卖身供他读书的姐姐都能这样,您觉得他以后有了好工作,还会记得父母的付出?您还能指望他养老?”

“不会吧?”林父脸色一变。

“荷香是个独立的人,她不是为别人而活,她应该有她自己的人生。而且,荷香有手艺,长得也不丑,只要打扮打扮,并不愁嫁。”裴律师话锋一转,“咱们国家有助学贷款,您知道吧?你们家的情况,完全可以申请。”

二老脸色变幻数次,最终没再提不能离婚的事。

裴律师安静地等荷香收拾完,才上前招呼她聊天,问她:“你卖鸡蛋灌饼挣钱吗?”

荷香笑着说:“还行,一年能赚七八万呢!他们都说附近几条街的饼子,都没我做的好吃呢!”

“是吗?那张聪给过你多少钱?平时养家用的是谁的钱?”

荷香瞬间沉默了下来,嗫嚅道:“他说他会供腾腾读大学……他不打我的时候,对我挺好的……每次打完我,他都会后悔。”

裴律师静静听她说完,说:“可是后悔完下次还打是吗?短暂的温情并不能抵消他对你的伤害。”

突然,林腾冲了出来:“姐,你要跟姐夫离婚?那我怎么办?”

“你是想让她死吗?”裴律师讥讽地说,“你看看你姐身上的伤!你有没有想过你姐过的是什么日子?看你姐都老成什么样了?”

林腾惊恐地倒退几步,然后哭着跑开了。这个被保护得太好、天真任性的孩子第一次发现,懦弱无知的姐姐其实一直都站在他身前直面风雨。看出荷香的不忍,裴律师提醒道:“荷香,人的命只有一条,是给一个不懂感恩的人,还是留给自己,你可要想好。”

裴律师很晚才走,翌日清早又不顾荷香的反对,拉着她去市中心买衣服,买鞋子,做美容。

荷香看着镜中那个皮肤白净、端庄雅致的自己,惊讶得张大了嘴。裴律师将三张照片放在桌上,对她道:“这是高二时的你,青涩清秀;这是昨天的你,苍老憔悴;这是如今的你,漂亮端庄。你看,你的不幸究竟拜谁所赐?”

荷香吐出两个字:“张聪!”

“还有呢?”裴律师追问。

荷香低下头说:“家庭。”

“还有吧。”裴律师冷声道,“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你从小依赖父母,后来又依赖张聪,你从未想过要依靠自己,你的悲哀源于你的自卑。荷香,你要想好,你为谁而活。你可以养活自己,你长得又不差,你的弟弟将来会申请助学贷款,你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荷香激动得不能自已,反复念叨:“你让我想想……”

半个月后,荷香在林腾的陪同下来到事务所,对裴律师说:“我这些天去了大学门口摆摊,挣得比原来还多。更重要的是,我发现很多女性都很独立。我跟一个卖衣服的大姐说了我的事,她也支持我离婚!她说家暴就是个底线问题,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林腾一看见裴律师就犯怵,但还是开口道:“我以前不知道我姐受了那么多苦,所以……裴律师,我以后想学法律,能跟着您吗?”

裴律师欣慰地点点头,将一本崭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递给姐弟俩,笑着道:“那么,就从陪你姐打官司开始吧!”

外面阳光灿烂,姐弟俩头一次感觉到,他们的人生也会如此。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4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消暑 周期性服务 祖宗也发财 骗的就是你 刺天 自黑等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9/0430/58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