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玩命的神刀

玩命的神刀

时间:2019-04-30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娈婴戏玉图目录列表嫂子难当

徐凤清

藏在大芭山深处的马家岙村,有个非法行医的中年汉子,叫马振良。最近他又替山民动手术,结果对方死在了他的诊所里。

县卫生局龚局长听到这消息,大吃一惊,这个马振良既无行医资格证书,也无设施,敢动手术,简直是玩命。可就是这个草菅人命的非法庸医,当地山民竟然把他称为“神刀”,真是匪夷所思。

龚局长决定亲自去一趟马家岙村,坚决取缔马振良非法行医的行为。他把自己的决定向分管教育与卫生的鞠副县长作了汇报。鞠副县长说他也正要到山里转转,两人一拍即合,一起进山。

进山第三天,龚局长同鞠副县长来到马家岙村的马振良诊所。所谓的诊所,不过是一间石屋,摆满了瓶、罐、钵和膏丸之类的草药,以及一张做手术的简易小木床,设施简陋到了极点。马振良是个清瘦汉子,他见有陌生人进屋,便说:“客人稍等,等我看完病。”

待马振良替病人看完病,龚局长就指着鞠副县长亮出了他们的身份和此行目的。马振良笑笑站起来,十分爽快地承认他前后在做手术中治死了3个人,不过,他说那些病人不动刀就死定了,动刀呢,还有生还的可能。

马振良治死了人居然还振振有词,龚局长一听心里就蹿火:“狡辩!你这是非法行医,立刻停止!”马振良瞪大眼睛反问:“非法?我看病,非什么法?”

“你要行医,必须通过卫生部门考核,拿到行医的资格证书,才合法。”龚局长严肃地说。

“哈哈!”马振良大笑道,“我只上过五年小学,一万年也考不过啊!”

鞠副县长站在旁边,一言不发。龚局长一拍桌子,高声警告马振良:“你这是什么态度,要行医就得考!”就在这时,从石屋外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龚局长同鞠副县长急忙跑出去,发现黄泥场上站满了激愤的山民,一打听,原来他们是闻讯赶来阻止龚局长取缔马振良行医的,说没有马振良,他们的病谁治?

龚局长哭笑不得,这些山民真是愚昧,他只好说马振良治死了人,不取缔不行。而山民居然这样回答:“没有马振良,山路弯弯,病人来不及抬到山外,就会死在半路。”

这一下,龚局长陷入了两难境地,只得转身请示鞠副县长,可此刻的鞠副县长却捂着肚子,额头冷汗淋漓,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鞠县长,你……”龚局长大喊。原来,这些日子他们进山后连着转了三四个乡,鞠副县长一直捂着肚子爬山涉水,有时特别难受才捧口泉水吞几颗药片压一压。龚局长问他哪里不舒服,鞠副县长回答没事,老毛病了。此刻,龚局长连忙提醒:“鞠县长,快服药片。”

鞠副县长摇摇头,说药片吃完了。怎么办?龚局长急得直抓头皮。这时,马振良瞧了一眼鞠副县长,眼神里闪出诡异的神色,突然大声朝龚局长说:“好,我认错了,从现在起,一定认真学习,拿到资格证后再看病!”可山民都急了,大声嚷嚷,说马振良不治病,他们生了病叫谁治啊?

“谁看?问龚局长和鞠县长呀!”马振良朝山民拱拱手,转身跑进石屋,“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在山民的一片叫嚷声中,鞠副县长脸色苍白,慢慢地蹲下来。龚局长急忙扶住他。鞠副县长喘着气告诉龚局长,他有慢性阑尾炎,这回进山累着了,恐怕是急性发作……”

龚局长一听,惊得头发根根竖起来,这慢性阑尾炎急性发作,得 24小时内动手术,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是医生,如果在城里医院,这种手术不过是小儿科。可在这深山旮旯的,即使借用马振良的所谓诊所,没条件无设施,这手术他也不敢做。怎么办,怎么办啊……他扶着鞠副县长,硬着头皮推门走进马振良的诊所:“马振良,你先给鞠副县长服点草药,消消炎,我马上送他出山。”

马振良背着他冷笑一声:“龚局长,好主意啊,马上送,连夜抬,百把里山路,滚山沟啊?再说,我的草药也没有那么神,一路上压得住县长大人的病?”龚局长一听,脸都吓白了,直拍脑袋。

“让马振良治吧,吃药动刀都由他。”鞠副县长双手紧捂腹部,用微弱的声音要求马振良。

“可这里的条件……”龚局长已经宣布严禁马振良非法行医,怎么能再叫他替鞠副县长动手术,这不是打自己耳光吗?

“这是在山里,什么条件不条件的?”鞠副县长态度坚决,“这病不治要死,治还有希……希望!”

马振良对龚局长说:“我是山里草民一个,没有行医资格,哪敢治县长大人的病啊?你不是县医院的一把刀吗?如果你没有刀,我免费借给你。”

眼看鞠副县长痛得汗水从脸上直淌下来,龚局长只得改变态度,朝马振良说:“人命关天,只要你把鞠副县长治好,我就给你发行医的资格证书。”

“不敢不敢,”马振良笑笑摇摇手,“等我闭门天天读书,考合格了,你再发那本本吧!”

“你……你见死不救!”龚局长恼火万分。

“马大夫,”鞠副县长已经忍不住肚子刀绞般的疼痛,喘着气对马振良喊,“治好治不好,我都不怪你,快动刀吧!”

马振良听鞠副县长诚恳地喊了他一声马大夫,这才叹口气对鞠副县长说:“看来你挺诚心的,我就替你动刀吧,不过,动刀前你得答应我……”

“答应什么?尽管提!”鞠副县长用微弱的声音问。

“动这一刀,给我10万!”马振良一点儿不脸红地说。

“敲诈!”龚局长大声喊。

马振良狡黠地一笑:“这是动刀的红包,县长大人的命贵,10万还是优惠价。当然,动不动随便你们,不动我出诊去了。”说罢,他背起了药箱。

“马大夫,给……给,10万……”鞠副县长当然要命,尽最大气力喊住了马振良。

马振良这才放下药箱,答应替鞠副县长动手术。龚局长无话可说了,本来想留在石屋里,监视马振良的手术。谁知,马振良看出了龚局长的心思,道:“手术重地,请龚局长出去!”

龚局长无奈地退出石屋。难熬的40多分钟过去了,马振良开门出来,说鞠副县长的手术做好了。龚局长冲进屋,发现鞠副县长躺在散发着浓浓草药味的、由青布幔子围着的窄窄的手术床上,痛苦已经解除。鞠副县长激动地说:“神了,马大夫真是一把神刀……”

第二天一早,马振良安排了4个村里人,轮流抬着抄近路送鞠副县长出山。出村前,马振良叮嘱了鞠副县长一句:“别忘了把10万元钞票送进山!”这一声,让龚局长像吞了一只绿头苍蝇般难受,这个深山草医,纵然有本领,可医德太差。

一路上,龚局长忍不住向鞠副县长问起马振良的手术为什么那么神。鞠副县长不无感慨地告诉他:马振良动手术并不是在玩命,消毒、局麻、动刀都有严格步骤……

鞠副县长身体恢复后,进了趟马家岙村,送去了答应的10万元红包。

一年后,鞠副县长调到市里当副市长。离开前,他诚恳地交代龚局长:“山里没有西医西药,也没有正规医生,全靠土郎中和草药,这是现实,我们的政策要活……”

龚局长听了,心中触动了一下,他决定再去马家岙村看看,那个玩命的神刀马振良怎样了。再说他曾对马振良许诺过,如果替鞠副县长做了手术,就给他发行医资格证书。

龚局长到了马家岙村,惊奇地发现在马振良的小屋旁边,盖起了三间漂亮的石砌平房,墙上写着“马家岙村诊所”,这诊所肯定是马振良用“敲诈”的10万元钱盖的,此刻,他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走进诊所,他发现诊疗分开,除了中药瓶子,还有西药柜子,他暗暗吃惊,马振良鸟枪换炮了!

再往里走,他没有见到马振良,却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穿着白大褂,胸口挂着只听筒,正在替一个老人看病。待姑娘替那个老人看完病,龚局长问她:“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我是这个县的卫生局长,没见着你来局里报到啊?马大夫呢,他去哪里了?”

姑娘连忙站起来,告诉龚局长,她姓鞠,叫鞠静,刚从省医学院毕业,来这里向马师父学习。再过段时间,她会去卫生局报到,正式要求来马家岙村诊所工作。

龚局长细瞧鞠静这个医科大学毕业生,突然心中一惊,急忙从口袋掏出手机,拨了几下,激动地说:“鞠市长,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把你的女儿送来马家岙村诊所实习?”

龚局长从鞠静的面容看出,她长得很像鞠副市长,又姓鞠,便猜出她是鞠副市长的女儿!

鞠副市长在那头笑着回答:“女儿听了马神刀替我动手术的神奇故事,一定要拜马大夫为师,孩子有志气,我当然答应她。龚局长啊,现在你到了马家岙村诊所,该明白什么才是一个医生的资格和他‘敲诈我10万元的真正用意了吧……”

龚局长回答道:“鞠副市长,谢谢你,我明白我这个卫生局长该怎么当了!”打罢手机,龚局长掏出马振良的行医资格证书,看着卫生局盖的鲜红大印,陷入了沉思……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4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消暑 周期性服务 祖宗也发财 骗的就是你 刺天 自黑等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9/0430/58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