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伴娘

时间:2019-04-29 02:22:00 来源:笔之家

祖宗也发财目录列表踩不中鼓点的人

云川纵

郑雯邀请闺蜜韩奕然做伴娘的时候,韩奕然还高兴得又蹦又跳,当天下午就去租了一套无袖及膝伴娘服,一心只盼着婚礼的到来。只是婚礼当天她整个人却像骤然挨了一记闷棍,委屈得想哭。

结婚那天,新娘与新郎宣誓交换戒指后,韩奕然本来以为自己的任务应该完成得差不多了,正要和另一位伴娘沈倩前去换衣服等待用餐,然而,司仪却突然宣布下一个环节是真心话大冒险游戏。

“司仪这是要干什么?”沈倩轻声问韩奕然。韩奕然明白她担心什么,沈倩是有男友的,各方面都很优秀,只是有些小心眼,见不得她跟别的男生走得太近。

看着其他人兴致勃勃的样子,韩奕然也不好反对,只好安慰她:“有雯雯看着呢,不会有事的。”后来,韩奕然才明白她太天真了!

置于桌上的香槟瓶不断转动,新娘和新郎被逼着当众捆绑亲嘴,甚至还要脱衣服。

“奕然,怎么办啊?他们怎么这样?”沈倩吓得花容失色。

韩奕然也是心惊胆战,但还是强撑着宽慰她:“咱俩还没结婚呢,应该不会玩那么过……吧?”

就在这时,香槟瓶慢慢停下,瓶口正对准了韩奕然!

司仪彬彬有礼地问她:“美女,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韩奕然咬牙挤出三个字:“真心话!”

司仪诡异地笑笑,说:“请问你的第一次给了谁?”

韩奕然有些恼火,脱口而出:“我单身!”“切,单身不代表……”一个伴郎撇撇嘴道。

“你们是不是还要找个妇科大夫检查?”韩奕然大声怒喝。

司仪笑了笑,岔开话题:“看来这位姑娘不太配合,那么我就代她选大冒险了。”不等韩奕然反对,司仪就快速大喊,“请挑选在场任意一位男性跳钢管舞!”

现场登时一片欢呼,韩奕然气得浑身发抖,转头看向郑雯,郑雯看看年轻宾客们兴致盎然的模样,咬着嘴唇,对韩奕然流露出了哀求的表情。

韩奕然也不想破坏闺蜜的婚礼,只好强忍着恶心,绕着一名伴郎做出了令她难以启齿的动作。谁知,伴郎不甘心做一根不会动的钢管,竟伸出了咸猪手,摸向了她的臀部!

韩奕然一个漂亮的闪身避过:“好了!”抬腿就走向了餐桌,以实际行动表明,她不想玩了!

郑雯和新郎唐棣都有些不悦,被晾在当场的伴郎更是怒道:“装什么装!玩不起就不要来啊!”

沈倩一看韩奕然走了,更是慌张,刚想逃跑,谁想却被另一位伴郎按住了:“这儿还有一个呢!”

三次后,瓶口成功对准了沈倩!司仪不等沈倩弃权,就大声问:“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沈倩想想韩奕然被问的那个问题,再看看郑雯哀求的目光,说:“大冒险,求你们别难为我。”

然而,司仪像是没听见她的恳求,神采奕奕地宣布:“请沈小姐为大家表演百米游泳!”

沈倩立马反对:“我不会游泳……”司仪似乎早有准备,说:“那请沈倩与伴郎在水中拥吻!”

“我有男朋友!”沈倩大声抗议。然而,年轻宾客们却兴致勃勃地争起了名额。最后,一名伴郎获胜,拽着尖叫不已的沈倩向水中走了几步,粗鲁地捧起沈倩的脸强吻。

沈倩一边躲闪,一边哭着向郑雯求救:“雯雯,雯雯快救我!”郑雯露出不忍的神色,但是看到婆家人的目光后,说出的话就变成了:“倩倩,只是一个游戏,你配合一下。”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大喝压住了众人的起哄:“我替她游!” 韩奕然怒气冲冲地跑了回来,看了眼瞬间惊慌的郑雯,冷笑一声,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跃入水中!

不过一会儿,韩奕然狠狠甩落头上的湖水,一把拽过犹自啜泣的沈倩,头也不回地向更衣室走去。

两人路过司仪的时候,他伸手欲拦,却被韩奕然一把推开:“我告诉你,你这已经构成了犯罪,若是不想被起诉,就此打住!”她虽是指着司仪发火,但所有男士却像被齐刷刷搧了一耳光。

郑雯刚想打圆场,但一接触到韩奕然冰冷的目光,就退却了。

沈倩回家后一直哭泣,不停地问韩奕然:“要是我男友知道了怎么办?奕然,我追了他两年才追上啊!万一因为这事而……奕然,雯雯怎么那样?我都哭着求她了!”

韩奕然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好的婚礼,为什么会这样?

晚上的时候,沈倩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人上传了视频,而且还被沈倩的男友看到了!结果,两人果然闹得不可开交。

韩奕然本想帮着解释,突然,郑雯的电话打来了,劈头就问:“韩奕然你什么意思?你一人闹场子还不够,还得拉着沈倩?我跟你有仇吗?我好好的婚礼,被你搅得冷了场,那么多宾客也因此不欢而散,我们还是好姐妹吗?”

韩奕然冷冷地开口:“郑雯,你有老公需要珍惜,不敢打断游戏,可是沈倩也有男友需要珍惜,我也有美好的生活还没展开。我们是好姐妹,可你今天对我们有半点尊重吗?”郑雯辩解道:“只是个游戏而已,何必上纲上线?风俗如此,你怎么那么较真呢?”

“所以,为了面子好看,我就要躺平任你们凌辱?”

郑雯恼羞成怒:“没人凌辱你们,是你们太认真了!”

“是啊,我们太认真了。”韩奕然神色复杂,她们的友谊终于走到了尽头,“你知不知道沈倩哭了一下午?你知不知道沈倩的男友至今还在指责她跟别人接吻……”

还没说完,卧室中忽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叫,而后就是窗户被大力拉开的声音,韩奕然连忙过去一看,只见沈倩双眼噙泪,对着夜空大喊一声:“我是清白的——”然后,从窗台上一跃而下。

“沈倩——”韩奕然扑到窗台上,血液在沸腾中骤然静止冰冻。

沈倩的葬礼上,郑雯戴着黑纱出现了。然而,韩奕然却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冷着脸说:“郑雯,请你出去。从你对我和沈倩受辱袖手旁观开始,我们的友谊就结束了。”

郑雯这次却没再指责韩奕然折了她的面子,反而跪在黑色棺木前痛哭流涕,乞求沈倩的原谅。

韩奕然扫过被郑雯强行拉来的两位伴郎和司仪,冰冷地下达了最后的通牒:“我们不需要虚伪的道歉。我已经请好了律师,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你们等着为你们的恶劣行为付出代价就行。”

“你不能这样!”司仪惊呼,“好多地方都这样!”

“但存在不代表合理。”韩奕然缓缓开口,“如果你们的个人道德不足以约束你们,那么法律会告诉你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韩奕然伏在冰冷的棺木上,说:“沈倩,我会还你一个公道,还天下所有受辱的伴娘一个公道。”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4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编辑部故事之消暑 周期性服务 祖宗也发财 骗的就是你 刺天 自黑等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9/0429/58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