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血封侯

时间:2019-04-28 02:22:00 来源:笔之家

真假父子目录列表免费的午餐

寒汐

齐郡地处边陲,这日,齐国侯赵暄正在两位姬妾的陪伴下用晚膳,儿子赵辕鼻青脸肿地跑了进来:“爹,你快派人把那些刁民都抓起来,他们十几个打我一个!”

赵暄皱眉道:“人家为什么打你?”

赵辕吞吞吐吐道:“我……”

赵暄太了解这个儿子了,吃喝嫖赌无一不精。赵暄烦躁地挥挥手,赶走了赵辕。

虽然儿子不争气,但毕竟是世子,赵暄想让侍卫队长邹肖去查清这件事,教训一下那些“刁民”,身旁的姬妾柳含烟提醒他,邹肖昨天已经被派出城办事去了。

正说着,邹肖走了进来,禀告事情已经办成,并带来了回信。

赵暄看罢回信,勃然大怒,道:“向天啸简直就是一匹喂不饱的狼,居然敢跟我屡次讲价钱,若不是当年他在一件大事上有功,本侯爷早出兵把他给剿灭了!”

邹肖知道,他这次去城外三十里的天龙山见的向天啸是个凶残的山匪头子,这伙强盗啸聚山林已有近二十年却屹立不倒,是因为向天啸和赵暄似乎有不为人知的关系。

赵暄平静了下来,把赵辕被打的事说了,让邹肖处理一下。邹肖领命而去,临走前,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柳含烟。没想到,这一幕正好让赵暄身边的另一位侍妾邢姬给看到了,邢姬不禁有些起疑。

邹肖去见了赵辕,弄清了事情的缘由:赵辕看中了一个姑娘,可这姑娘已经许配给了一家米铺的少爷,他想来个霸王硬上弓,结果被米铺少爷当场抓住,指使十几个苦力模样的人把他打了!

第二天,邹肖到城里调查了一番,回到侯府,对赵暄道:“侯爷,属下已经查清楚了,那些打伤世子的‘刁民,都是邻郡大水逃难来的灾民,他们并不知道世子身份,加之世子所为也是理亏,窃以为不能简单地给予惩罚!”

邹肖提议,把那些难民中的青壮年都招募起来,组成一支队伍,一来防止他们因为饥寒交迫在本郡滋事犯法;二来就有足够的实力在不动用军队的前提下,牵制威胁住一直对齐郡虎视眈眈的向天啸!

赵暄一听,拍案叫绝!向天啸一直是他的心腹大患,但是动用军队围剿,必须要先上报朝廷,万一朝廷派人来监军督战,他和向天啸之间的一些秘密就有可能暴露,邹肖的提议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赵暄夸赞了邹肖一番,说这事就交给他去办了。邹肖走了以后,赵暄心情大好,他来到邢姬房中,摸着爱妾五个多月的肚子,心想这回要是能顺利除掉向天啸,邢姬再给他生个儿子,那他赵家这土皇帝的江山就会稳如泰山了!

赵暄心情愉悦,但看邢姬却是闷闷不乐,就问她怎么了。邢姬说:“侯爷您别老到我这里来了,也去看看含烟妹妹吧。”

赵暄笑了,说:“你是怕含烟吃醋?不会的,你看我这侯爷府的三十几名姬妾,多半都是含烟帮忙挑选的,她大度着呢。”

邢姬想说是怕柳含烟有不守妇道的行为,但又觉得凭一个眼神,并不能证明她和邹肖之间有什么暧昧关系,所以又把话咽了回去。

邹肖办事能力很强,很快一支浩大的私人武装就组织了起来。

这下邻郡太守不乐意了,照会齐国侯,说:“我郡因大水逃难至齐郡灾民中的青壮年都被你收编成了雇佣军,那等我治理好水患之后,回到我郡的岂不都是些老弱病残?凭啥让我郡子民都去给你卖命!”

赵暄这才想到这里面还有邻郡太守的事,就把邹肖叫来,说自己当时考虑不周,让他去邻郡解释一下,安抚好邻郡太守。

邹肖从邻郡回来后,又被赵辕找了去。赵辕对这事也很不乐意,觉得邹肖没有教训那些刁民。

邹肖道:“罪魁祸首是米铺少爷。你派几个手下去教训他一顿不就得了?”

赵辕想想也对。于是,当晚他带着两个心腹爪牙,截住了落单的米铺少爷,将其毒打了一顿。

谁知,这米铺少爷的爹是齐郡的米业总商,他一气之下联合其他的米商们罢市,一时间整个齐郡竟无米可买!百姓们积聚已久的怒火全都爆发了,纷纷要求严惩打人主犯,恢复米市。

眼看民变一触即发,偏偏这时向天啸又来凑热闹,他率领山匪倾巢而出,来到齐郡城外,号称赵暄一直对他的要求置之不理,看来老虎不发威还真被当成了病猫!

这晚,邹肖悄悄走进了柳含烟的房间,说道:“一切尽在掌控!”柳含烟欣慰地点点头,邹肖不禁握住了她的手:“只是苦了你……”这时,邢姬推门而进,正好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邹肖脸色一变,急忙上前一步,紧紧扼住了邢姬的咽喉……

面对内忧外患,赵暄正在头疼,又发现邢姬失踪了!赵暄正要亲自带人去寻找,朝廷派来的特使到了。原来是邻郡太守告了御状,皇帝特地派密使来调查。

特使说已经在城中暗访了一段日子,赵暄身为齐郡之主,鱼肉百姓、荒淫无度,以至于内有百姓罢市哗变,外有山匪兵临城下。

特使拿出尚方宝剑,说皇上早对他的恶行有所耳闻,如果查证属实,就地下狱治罪!

赵暄冷笑一声,抢过宝剑后竟刺中了特使,特使带来的护卫们大惊,纷纷喊道:“齐国侯,你要造反?”赵暄冷笑道:“齐郡是本侯爷的地盘,我看谁敢动我?来人,把他们全都拿下!”

齐国侯的侍卫们并没有赶来,来的是队长邹肖,他让特使的护卫们先将特使抬走救治。赵暄惊诧不已,回想起邹肖的所作所为,恍然大悟:“原来这都是你搞的鬼!”

邹肖冷笑道:“不错,向天啸与你反目是我挑拨的,邻郡太守告你御状也是我撺掇的,至于毒打米铺少爷而引起罢市民变,也是我布的局!”赵暄怒道:“我和你有何冤仇,你要这样害我?”邹肖道:“二叔,你忘了我这个侄子吗?”

赵暄大惊,仔细辨认邹肖的面容,突然大惊失色道:“走肖为赵,你是赵磊!你没死?”

十五年前,齐国侯是赵暄的大哥赵晖,他只有一个独生子,名叫赵磊,可这孩子已经七岁了,却还十分胆小懦弱。一次,赵晖带他去看处决私盐贩子,赵磊看见刽子手刀上的鲜血,竟然吓晕了过去!赵晖烦恼不已,齐郡自古民风强悍,城外又聚集着山匪时常来犯,赵磊见不了血,以后怎能做一方诸侯?

这时,赵暄提议让赵晖再多生几个儿子,作为继承爵位的人选,并献上了一个大美女柳姬。

这柳姬就是那个被处决私盐贩子的未过门妻子,因怀着对赵晖的杀夫仇恨,被赵暄利用成了手中阴谋夺位的棋子。

柳姬按照赵暄的计划,借口为了尽早得子,招募来道士炼丹,每天都将有毒的“仙丹”进献给赵晖,不到一年,赵晖的身子就垮了。赵暄看准时机,勾结巨匪向天啸杀入城中,直接攻进了侯爷府。

赵晖被向天啸一刀毙命,赵暄想要斩草除根杀了赵磊,可怎么也找不到他了,一起不见的还有柳姬!柳姬本是要害赵晖为夫报仇的,可近一年相处下来,她渐渐对赵晖有了感情,当她看清了赵暄阴狠凶残的真面目后,便带走了赵磊,保住了赵晖唯一的血脉!

柳姬带着赵磊逃回家,她知道赵暄不会放过她的家人,想带着全家一起逃走。但赵暄的追兵来得太快,柳姬和家人都被杀了,只有柳姬的侄女和赵磊逃了出来,面对追杀而来的赵暄,两个孩子一咬牙,跳下了山崖……

赵暄最后以山匪攻进城内杀了赵晖父子为“事实”上报了朝廷。因齐国侯的封号是世袭的,赵暄作为唯一的赵氏后人,承袭了爵位。

赵暄忆罢了往事,冷笑道:“你布下这一切又有何用?向天啸已经兵临城下,当年我可以利用他,现在只要答应他提出的条件,他还是可以为我所用!我只问你,邢姬的失踪是不是你所为?”

赵磊冷冷道:“因为昨晚她听见了我和含烟的密谈,所以……可惜,她还怀着你的孩子!”赵暄大惊:“什么,柳含烟也是你的同伙?”赵磊冷冷一笑:“她是柳姬的侄女!如不是她为你聘姬娶妾,你这招兵买马、丰宫储秀的两条大罪怎么能入圣上耳目?”

接着,赵磊趁其不备,劈手夺过赵暄手中的尚方宝剑,几招就将赵暄逼到了死角,眼看就能将其一剑刺死,他的手却颤抖了起来!

这时,柳含烟赶到,喊道:“赵磊,你不见血怎能为父报仇?”赵磊听后,一咬牙,一剑刺中了赵暄心脏,赵暄当即毙命!

很快,城门下的山匪也被齐郡的军队剿灭了,向天啸恶贯满盈,被五马分尸。从邻郡招募的私兵也被赵磊解散了,并劝说他们回归了故里。特使的伤好了以后,带赵磊回京向皇帝禀告了赵暄当年弑兄夺位的真相。皇帝下令由其继承其父赵晖齐国侯的爵位,世袭罔替。

谁知,赵磊当上齐国侯后,却发现柳含烟不见了,只留下一封信:我已残花败柳,此生隐居无求!

原来,邢姬只是被弄晕了,并没有死。柳含烟带邢姬离开齐郡后,来到了一处山中避世。邢姬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就认命了,只求平安生下孩子。可惜后来她因难产而死。柳含烟出于善心,决心将邢姬的孩子独自养大。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5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吃吧吃吧不是罪 暖男的账本 选车的理由 心理咨询师 真假父子 侃天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9/0428/57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