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

时间:2019-04-28 02:22:00 来源:笔之家

心理咨询师目录列表真假父子

四七

这个月又是你业绩最差,是不是不想干了!连老头老太太都说服不了,每个月的薪水你都是白领的吗?”

姜山站在墙角,忍受着部门经理的斥责。经理目光直视姜山:“下个月,就算是你累死了,我也要看到一份优秀的业绩单!”

姜山回到自己的格子间,默默地打开电脑。即使再郁闷,他也不能辞掉这份工作。因为他是一个有前科的人,离开了这里,他找不到其他的容身之处。

登录MSN,有个网名叫老黄的网友头像在闪动:“哈哈哈,今天不会又被骂了吧?”

“明知道我有前科,故意掐住我不放,再这样下去……”姜山犹豫了一会儿,“我一定会宰了那个家伙!”那边停了几秒钟:“这样的话,倒是有一个好玩的游戏可以介绍给你。”

游戏?姜山小时候住在孤儿院,直到上大学,才在室友的带动下,第一次接触了电脑游戏,从那时起,他便一发不可收拾。但是毕业后,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碰那玩意儿了:“对不起。我现在这样子,可没有闲工夫去玩什么游戏。”

“如果有钱赚的话,你要不要考虑下?”

姜山敲击着键盘:“大概能赚多少?”

“1个小时大约5千块。”对方发过来一条网址,是个叫红苹果的网上图书馆。姜山轻点鼠标,进入二级页面。原来租书网站是掩人耳目,全黑的页面上只有“刺客”的英文,下面有“进入”论坛的链接。

姜山点击进入论坛,界面中有详细的加入办法介绍。

首先,要将会费汇入到一个指定的账户,钱并不多,只有100块。姜山很果断地将钱汇入了,接着按照网站的指示,他在附近的邮局,用假名申请了一个邮箱。

入会费打过去的第二天,他就收到了网站快递来的包裹。姜山打开一看,里面是一部手机,一台Pad,还有一张银行卡。老黄告诉姜山,如果有任务,网站会给他的手机邮箱发去信息。

三天后,姜山在常青园小区的一栋楼里,挨家挨户地进行保险推销。可是,依旧一无所获。他正郁闷着,手机响了,正是网站寄给他的那只。他打开手机,进入邮箱:游戏开始!

接着,邮件里面显示了地址和时间,滨湖大厦,结束时间是下午3点20。姜山赶紧在路边拦了辆的士,飞快地赶往了滨湖大厦。

下车后,他给老黄发去消息,问接下来该做什么。老黄告诉他,打开Pad。姜山点击Pad的电源键,一幅实时地图显示出来,画面中除了一个蓝色的点,也就是代表姜山目前所站的位置外,还有九个红点。每个红点代表一个参赛者,姜山需要做的是,从其他九个人手中抢到网站发给他们的手机,并且把手机上的号码发给网站。游戏过程中不能超过边界。姜山看了一眼Pad,果然,方圆5公里的地方被圈了起来。

每得到一个手机就是1万块钱。如果手机被夺走,或者走出了边界就被判负。

明白了游戏规则,姜山立刻开始在Pad的地图里选择起来。他按照地图方向望去,街对面的拐角红绿灯处有一个胖子正在四下张望。

姜山随着人流信步走过去,突然胖子满脸紧张地回过头来,他似乎认出了姜山,满脸是汗地说:“我,我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游戏。你,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来猜个拳,来决定手机归谁……”

姜山冲他一笑,顺手下掉自己的腕表,然后将腕表作为拳套,使出全身力气猛地一击,正中胖子的面门!胖子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他捂着血浆和泪汗交织的鼻子,吓得脸色发白。姜山没给他喘息的机会,又是一腿踹上胖子的迎面骨,胖子捂着腿倒在了地上。姜山飞快地夺过他的手机,然后扒开惊慌的路人,飞快地跑走了。

姜山一直四处躲藏,终于挨过了3点20分,手机信息显示:游戏结束。带着胜利的喜悦,他来到了ATM机旁,把卡插了进去,存款显示凭空多了2万元。他有些疑惑,老黄告诉他,自己的手机如果能够留存下来,也算1万。

加入了这个游戏后,姜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

刚离开公司,他的手机又响了,姜山打开手机,只见上面写着:滨江大道童子巷8号,今天下午3点。

他想也没想,就拦了一辆的士,来到了童子巷8号,虽然位于繁华的滨江大道边上,但是仅仅一墙之隔,墙那边是高楼林立的繁华商业区,而这边却是破旧的城中村。

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参加行动了,在第一次行动后,他接连参加了两次行动,两次行动的成绩一次小胜,一次失败。

老黄告诉他,要在比赛中赢得胜利,要明白利用早中晚上的光线不同,来掌握主动,利用地形的不同,来抢占先机,最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人。说到这里,老黄问姜山,他的优势是什么。

姜山想了想说,他小时候喜欢爬墙上树,没人比得过他。有次公司组织拓展训练,他意外地发现自己非常擅长攀岩。后来他有了兴趣,常常自己到室内找攀岩场地玩,还经常和一些爱好者一起进行户外攀岩。一开始爬野外的悬崖峭壁,带保护措施,后来干脆到城里,徒手攀爬高楼大厦。这是他唯一的爱好,也是他最快乐的时候。

老黄告诉他:“很好,就要利用你身体敏捷、善于攀爬这一点,你要成为一名刺客。”

姜山明白,在这个独特的游戏中,刺客这个词其实是一种“职业”,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在实战中,玩家们渐渐地分化成了不同的角色。最普通的人被称作猪,什么是猪呢?顾名思义,没有侵略性,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过着很容易满足的懒惰生活。在游戏中当猪的人,最终的目的就是在游戏结束的时间内,拼命地守护自己手中的那个手机,这样游戏结束后能够得到1万元。

第二级高级一些,他们被称为狐狸。狐狸十分狡猾,这种游戏参赛选手会故意把手机丢在地上做笼子。当其他选手去捡手机时,他在暗处发动狙击或者伏击。

第三级是狼。他们大多各自有一定的战斗力,但是更可怕的是,他们会组团作战,这种团队协作,让他们的战斗力呈几何级数增长。

姜山以相距一米不到的两栋牵手楼的墙面为依托,三两下便爬上了一栋牵手楼的楼顶,像只鹰一样俯视着整个城中村。

很快,Pad上显示的几个红点便出现了。姜山快速扫了一眼,认准了几个人的真身。他们有的在惶然四顾,有的在冷静设伏,有的在低调走动,有的在拔腿狂奔。

姜山冷静而迅捷地在楼顶和屋棚间快速自由地穿梭,突然他发现一个目标,就在不到自己三米的位置。那人看了一眼Pad,意识到不对,眼前明明空空如也啊。突然一个重物如千斤般坠下,那人被砸倒在地上。姜山拍拍身上的土,从那人身上站了起来。他刚刚就在这个人的头顶上的脚手架上,像一只展着双翼、等待猎物的老鹰。

姜山捡起手机,又开始了下一场暗杀,这种原始的暴力刺杀令他找回了很久没有的兴奋,他似乎想起了以前,那是好多年前,他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的时候……

那个时候,因为怕被欺负,他和一帮小混混搞在了一起,每天拦住过往的小孩要钱。姜山还会利用自己敏捷的身手去做一些偷盗的事。经常有些不完善或者老旧的社区,大多没有安防盗网,楼层也不高,便成了姜山下手的对象。

这天,游戏再次开始。姜山骑着用奖金买的摩托车赶到赛区,可是,看来他还是来晚了。

姜山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Pad,四个红色的标点集中在一起。姜山知道,这要么是一群“狼”,要么就是一个实力超强的劲敌,已经在他赶到赛区之前,就搞定了三名参赛者。

姜山踏进电玩城,快速扫视四周。凭借Pad的大致定位,他知道了目标的方向。接着,他顺手买了一包代币,边走边抓起代币朝天上抛撒。一瞬间,大家的目光都朝他看过去,电光火石间,只有一个人身子和目光都一动不动。姜山明白,这就是目标,他踩着电玩凳子和各种电玩,飞快地冲向目标人物。

那是个平头男子,戴着一副橘色的墨镜。在离橘墨镜仅有1米的时候,姜山一把将手中剩下的半袋代币砸向对方。在落下的游戏币雨中,那人愣了一下,就这么短的一瞬间,姜山出手了,可是,那人也向姜山刺出了手中的匕首……姜山捂住胸口,单膝跪地——那人已经倒在地上不动了……

姜山看向胸口,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一个钱包,里面有几张银行卡和一些纸币,匕首虽然刺穿了钱包,但是好歹让他的心脏得以保全。姜山用的是电击器,他没想到对方竟然用可以让人致命的匕首!

姜山拔腿狂奔,边跑边把钱包里的纸币向后撒,场地里一片混乱,他在游戏机间闪转腾挪,逃出了电玩城,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姜山在车上处理伤口时,老黄打来电话,问他今天成果如何。姜山瞥了一眼自己旅行包里的五只手机,笑着说今天是大丰收。沉吟了片刻,姜山问:“老黄,这个网站的创始人是谁?他靠什么赢利?他有什么目的?该不会是在哪里安了摄像头,在默默看好戏,然后卖给电视台的真人秀整人节目吧?”

“不知道,那些有钱人的古怪心理和兴趣,不是我们所能了解的。”

“对了,”老黄说,“你的胜率不错,已经升到B级了,以后每场比赛可以赚更多的钱。但是,记住,这些人跟你一样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比赛的难度和风险也要比以往更高。你要小心。”

这天,网站那边又传来了参加游戏的消息。

解决了几个对手后,姜山看了一眼Pad。有一个红点从游戏刚开始起就跟着他,但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远不近。而且既不移动,也不离开,看来又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姜山决定玩点策略:“既然你是狐狸,不如让我为你布置一个陷阱吧。”姜山这么想着走进了街边的一个玩具店,在货架中选了一个四驱电动玩具车,然后买了两节电池,在柜台付了钱。

他闲庭信步地走到一个地下停车场,然后将自己的五只手机全都用细线串在一起,挂在玩具赛车的尾巴后面。然后,躲到了一面墙的转角处,打开手中电击器的开关,遥控赛车慢慢往这边走……

姜山看了一下时间,游戏就快结束了。可是,一直没有出现脚步声,Pad上的红点在原处没动。这时,突然一记重棍打向姜山的头上,姜山条件反射地身子一侧,金属棍砸在他的肩膀,他顿时感觉肩胛骨像裂开了一般痛……

姜山惊恐地和那人抱在一起,将对方扑倒在地,竟然是经理!

经理笑着说,他怀疑姜山有问题,于是查看了他的网页浏览记录,发现了那个游戏网站。

“网站上,你的积分排名很高,想必捞了不少吧,我只不过想分你一半的钱,一口价,50万怎么样?”经理笑着说。望着经理扭曲的面孔,姜山松开了手,他点了点头:“可以,你把卡号报给我吧。”

经理在手机里输写卡号,准备用短信形式发给姜山,这时,他感觉后脑勺一阵剧痛,姜山用消防器的金属罐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经理当场毙命,姜山将经理的尸体抬进车里,开着车离开了……

姜山杀了人,可是意外的是,兴奋感却掩盖了他的恐慌感。很快,他就晋级最惨烈的S级比赛。

这天,比赛正式开始,奖金增加到一部手机10万元,最后的获胜者将获得刺客之王荣誉……

一个身穿着极限运动保护装备的少年,踩着滑板向一个男人冲去,突然他被什么绊了一下,接着整个人摔出很远……男人回头,望了一眼挂在两边电线杆间的钢线。正是他绊倒了滑板少年。他正准备收胜利品,突然背上中了一箭,他诧异地忍痛拔出箭簇,却突然向前栽倒在地……

“箭上可是有麻药的。”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的金发家伙,握着机械弓,背着箭筒走了过来,为了预防被偷袭,他特意丢了一个毒气弹。就在他拿着两只手机,准备离开时,姜山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手起棍落,那人便倒下了……

“最有耐心的人往往能获得胜利。”姜山摘下防毒面具,笑着说。此时,另一片废弃工地上,两个壮汉正在搏斗,其中一个满头蓝毛的家伙用三棱刮刀刺向另一个更高大的家伙,那人戴着耳环,手持一把军匕。

两人在烈日下对刺起来,蓝毛率先倒地。耳环男补了一拳,蓝毛牙齿飞溅,倒地不起。突然冷不丁,耳环男的膝盖被一发箭射中了……

姜山收好刚缴获的箭筒,冷静地走过去,却发现墙角已经没有人了,墙上是飞溅的血,突然,他的脚被猛地抱住,姜山倒在地上,只觉得军匕在他腹部扎了几下,他慌忙还击,和那人扭打在一起……

突然,姜山张大了嘴:“你,你不是二狗吗?”耳环男也认出了他:“姜、姜山……”

那是大概十年前的事了,14岁的姜山和那时大他两岁的二狗等人在外面混,整天干些抢钱和小偷小摸的勾当。

二狗听姜山说了这段时间的事后,说:“这么说来,我们都是由老黄介绍进来的。那个老黄,我怀疑他跟网站是一伙的。”姜山满面怒容地说:“一定是老黄在捣鬼,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这时,二狗却一脸惊恐地说:“你惹不起他的,如果遇到他,一定要跑……”他咳嗽了一阵,便晕了过去。

这时,姜山发现手中的Pad有异常显示,上面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数十个红点,全都集中在一起,不疾不徐地朝这边而来……

姜山跛着脚,捂着伤口,惊恐地逃了一阵,突然站住了,他打定主意要和老黄决一死战。这时,街口拐角处脚步声越来越近,但听上去只有一个人……

女孩出现在街角时,姜山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你就是老黄?”姜山手中的机械弓对准了女孩,“把手里的袋子放下,然后赶快离开,我不杀你!”

突然,一阵剧痛袭来,姜山倒在地上,捂着颈部的大动脉,视线渐渐模糊。这时,一只大狗从他身后蹿出来,凶相毕露,满嘴是血地望着他。

“老黄受过专业的训练,保证毙命,但是你不会马上就死……”女孩说着,轻巧地离开了。

许多年前,一次入室盗窃中,姜山正准备得手离开,却发现家中原来还有一个残疾老人。那个老人正是女孩的爷爷。那天,他正在轮椅上睡觉,却被姜山惊醒,扭打之中,姜山将老人从轮椅上推了下去。姜山离去后,老人心脏病发作,他艰难地在地上爬行了一段,最终还是不幸身亡……

事后,警方查出了犯人就是姜山,但因为他当时还未成年,所以法院轻判,让他免于刑事责任,只是劳教了几年……

仇恨的种子在女孩心中埋下,她努力成为了一名黑客,创办了网站,就是为了惩罚那些没有得到应有惩罚的罪人。

女孩通过网站让他们聚集在一起,为了金钱,自相残杀……

姜山被女孩一步步培养成了成功的刺客,也让他的心理变得扭曲,陷入了杀戮的快感中不能自拔。他的头脑和双眼被热血阻塞蒙蔽,身体已经承受不了这种负荷,最后的轻轻一击就能让他的心理和身体同时崩溃……

因为没有更多的线索,姜山的死被归于事故,而他杀人的事情也被曝光了。

网站继续运行着,秉守自己的刺客信条,清理法律清扫不到的地方,老黄的故事还远未结束……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6年15期

今古传奇·故事版的其它文章 吃吧吃吧不是罪 暖男的账本 选车的理由 心理咨询师 真假父子 侃天下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9/0428/57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