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民间故事汇山野厨师的八字箴言

山野厨师的八字箴言

时间:2019-04-26 02:28:00 来源:笔之家

枯井里的“宝贝”目录列表 →没有了

衡德宏

杨城遇上了一件烦心事,这事相当重大,甚至关系到前途命运,他左思右想之下还是拿不定主意,便索性一个人驾车来到相隔两三百里的东山散心。久闻东山景色不错,正好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把这事好好捋一捋。

可是,在山中半天转悠下来,美景倒是看了不少,这件大事却还是拿不定主意。这时已是中午,杨城肚子饿了,前面恰好有一家小小的饭馆,看上去还算整洁。开饭馆的老板是个四十开外的胖子,给杨城倒过茶后又递上菜谱。杨城随手点了两个特色菜,一个叫油炸茶虫,一个是清炖昂刺鱼,还有一碗米饭。

不大工夫,胖老板端上一小碟奇怪的东西来,只见那东西一只一只的,每只有菜虫那么大,但比莱虫肥胖浑圆些,炸得金黄泛亮,再配上姜丝、红绿辣椒丝,色彩诱人极了,隔着老远一阵异香就直飘过来。

杨城惊问道:“这是什么?”

只见那胖老板一脸自豪地说:“这就是咱这儿的特色菜—油炸茶虫,不但口感绝佳,而且营养特丰富,一年之中也就这时候能吃到。”

杨城惊讶极了。说实话,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可眼前这玩意儿却是闻所未闻,当即伸出筷子小心翼翼地搛上一个放进嘴里,轻轻一嚼,只觉得那焦黄的外壳令满口生香。其肉则鲜美如膏脂,还溢出一点点油来,再一细品,果然回味无穷、妙不可言。

随后那昂刺鱼也上了桌,之所以叫昂刺鱼,是因为这种鱼身上有三根刺,背上一根,左右各一根,味道鲜美,价格也较为昂贵。这昂刺鱼跟刚才那茶虫比起来倒也不算什么稀奇之物,只不过比杨城以前吃过的更瘦些,颜色也更黄些,口感更是相当之鲜。

这顿饭吃得痛快之极,比起以前在酒店里满满一桌子的山珍海味都令人吃得爽。可是当结账时杨城不由得吃了一惊,就这两道菜竟要200块钱!杨城倒不是没钱,而是觉得太贵了。

面对杨城的惊讶,胖老板不急不慢地说:“先生,我这儿的昂刺鱼可不是城里饲料养大的那种,这是在山中溪水里捉到的,百分百的土味,进货价一斤就80块钱,再加上这种鱼出了水时间不长就会死,一旦死了就一分钱不值了,所以一份收你100块钱根本不多。”

杨城还是不服气:“可那么点儿茶虫为什么也值100块钱?你可不要欺负我是外地人。”

胖老板依旧一脸的坦然:“说起这茶虫就更难得了,它只生在油茶树上,把这些玩意儿从油茶果里一个个挑出来可费劲了,单单这一盘就得要一个人挑上半天。城里那些大老板全抢着来收购哩,但总是收不到,因为茶虫太少了。”

杨城还是不死心,问道:“能不能便宜点?”

胖老板斩钉截铁地一摇头,说:“一分都不能少,因为这菜就值这么多钱,要是换了城里的大酒店,价钱只怕再翻一倍呢。”

这家伙可真是死硬死硬的!杨城心里骂着,只得付了钱。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一位新认识的王老板打来的。王老板语调恭敬地说:“杨处长您在哪儿?杨处长,不瞒您说,自从上次见过您那幅书法后,我连饭都吃不下了,夜里做梦都想着据为己有哩!哈哈,杨处长,难道您就不能忍痛割爱让给我吗?要不咱们当面聊一下?”

杨城的心咯噔一下,王老板不是第一次要买他的字了,实际上这段时间他烦心的就是这事,此刻也不知怎么的,禁不住说话吞吞吐吐起来:“这个……那……好吧,你现在过来吧,我在东山脚下等你。”

放下手机,杨城见时候还早,便抬脚往山上走去,顺便消消食。他一边走,一边想:“算了算了,是人家要买,又不是我强卖,我烦什么呢?”

谁知这一分神,坏了,他一脚踏了空,“哎哟”一声叫,一阵钻心刺痛从脚脖子处传来。不好,把右脚崴了,一动就疼。

杨城一屁股坐在地上动弹不得,疼得头上冷汗直冒,想打电话叫救护车,又觉得太夸张了,忽然想起刚才吃饭时,好像瞥到饭馆旁有个写着“专治跌打”的小木牌,希望没有看错。

杨城当即咬着牙站起身,路旁有树,好不容易才气喘吁吁地折下一根枯树枝,用力撑着一步步来到山下。当他走到刚才吃饭的小饭馆前,心头禁不住一喜:没看错,旁边的一间小房子前果然挂着一个小木牌,上面写着“专治跌打”四个字。

小房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杨城正觉得心焦,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问道:“怎么了?”

杨城抬头一看,嘿,不是别人,还是那饭馆的胖老板。他一边点头,一边吸着凉气说:“你知道医生在哪儿吗?我脚脖子扭了,哎哟,疼死我了。”

谁知那胖老板语出惊人:“叫什么叫?不就是扭了一下嘛。我来瞧瞧—我就是医生。”

杨城大惊,说:“喂喂喂,我说,你一个厨子不要乱来好不好?”

胖老板一撇嘴,说:“厨子就不能治病吗?你让我治就治,不让我治,延误了可不能怪我。告诉你,再拖下去脚脖子马上就会肿,到那时可就麻烦了,没有半个月走不了路。给我坐下,把脚平搁在凳子上。”

胖老板口气中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也不知怎么的,杨城竟给他唬住了,乖乖坐下,平搁了右脚。那胖老板撸起裤管看了看,又捏了捏,杨城顿时疼得直哆嗦,却见胖老板一脸的不屑:“你也太夸张了,哪有那么疼?不要动!”胖老板说着掉转身,从药橱后拿出一些青草来,刚一靠近,一股难闻至极的药味直扑过来。

然后胖老板把那些青草放进嘴里用力咀嚼起来,杨城忽然惊恐地明白他要干什么了,这时胖老板已吐出一大团流着绿色汁液的玩意儿来,小心敷在杨城那已有点肿胀的脚脖子上,再用绷带小心绑好,末了说道:“坐着别动,半小时内准好。”

杨城心里感到有点恶心,又有点疑惑,正不知所措,忽然一阵清凉直渗入脚脖子处的肌肤内,顿时感觉妙不可言。这时那胖老板倒了一大杯自来水,拼命漱口,然后问道:“怎么样,感觉好些了没有?”

杨城还没回答,发觉胖老板声音有异,抬头一看,差点笑出声来,胖老板的嘴唇肿得像香肠一样。

见杨城忍着笑的样子,胖老板说:“笑什么笑?还不是为了你,这药本来刺激性就大,现在我嘴唇麻麻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杨城忍不住说道:“既然有刺激性,为什么要用嘴嚼呢?放在碗里捣烂了不就行了?”

胖老板一瞪眼,说:“这还用你教?可这味药里一定得有唾沫,总不能叫你这个病人嚼吧?”

原来如此,杨城心头一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惴惴地问道:“那……多少钱?”

胖老板嘴唇肿胀着,那样子看上去怪怪的,声音也怪:“什么多少钱?”

杨城说:“治疗费啊。”

胖老板一摇头:“这草药是我上山时顺手采的,一分钱也没花,我又跟你要的哪门子钱?至于我的嘴嘛,等你脚好时也消肿了。”

杨城一惊,脱口叫道:“我说你这人可真怪,刚才吃饭时连一分钱都不肯让,现在帮我治了脚却又一分钱都不要,你算的这是什么糊涂账?”

胖老板摇了摇头,说:“这不是糊涂账,这是两回事、两笔账,懂不懂?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刚才瞎要价了是不是?实际上我真的没要高价,不信的话你去打听打听,那两道菜确实就值那么多钱。开饭店是我的生活来源,我得养活一家老小,所以要收钱,至于帮你治脚,只是举手之劳,当然不要钱了。我师傅说过,该要的就要,不该要的就一分钱也不能要。”

杨城听了还要问,就在这时又“哎哟哎哟”地进来一个人,说:“大哥,我腰不小心扭了,快给我治一下。”

胖老板听了连忙扶那人脸朝下躺着,一番推拿按摩之后胖老板已是满头大汗:“再躺一会儿就没事了。”说完就出去了,估计又忙他的饭馆去了,同样一分钱也没要。

杨城在一旁看着,见进来的这人穿着打扮以及口音像是本地村民,便问道:“我说这胖老板可真怪,我吃饭时坚决不还价,可治我的脚伤却又坚决不要钱。”

那村民听了后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噢,这个啊,他一直都是这样,这都是他师傅教他的。好多年前,他上山挑茶虫时把腿摔断了,刚好这时咱村里来了一位游历的老郎中。老郎中是个好心人,又同情他家穷,所以帮他治好了腿,一分钱都不要,而且还在村里住了几个月,一边为七里八乡的乡亲们治病,一边教他治跌打损伤的医术。老郎中走后,他为我们大伙儿治病就不要钱了,说是为了回报师恩。老郎中临走前留给他八个字,叫‘取我所取,舍我所舍,这些年来他一直记着这八个字,我们大伙也都相当敬重他。”

杨城认真听着,忽然发觉脚脖子一点也不疼了,试探着下床走了走,恢复得差不多了,胖老板果然有一手!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是那位王老板到了。

在杨城的小车里,杨城取出随身带着的他写的一幅字。说起来他也算是本地小有名气的书法家,王老板从城里追过来,就是为了这幅字。

只见王老板两眼放光地看着字,说:“太好了,太妙了,我太喜欢了!杨处长,这卡里有20万,够不够?”

望着王老板递过来的银行卡,杨城心情格外平静:“你身上有200块钱吗?”

王老板一愣,但还是递过两张百元大钞。杨城先递过字,再接过200块钱,说:“成交!”

王老板大愕,杨城一脸真诚地说:“我知道我这幅字只值200块钱,所以就收这么多。而你之所以给我20万,完全是因为那项工程是不是?可是,我刚刚学会了一个人生道理—‘取我所取,舍我所舍。这句话说得太好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选自《三月三》2016.2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7年1期

民间故事选刊·上的其它文章 造句 生日礼物 想做飞行员 推销电话 借钱 迷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9/0426/57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