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历史故事大全赵高为什么指鹿为马

赵高为什么指鹿为马

说到成语指鹿为马,大家都知道主人公是秦朝的赵高。

赵高作为秦朝的丞相,却像太上皇一样威风,事无大小全由他决断,连秦二世胡亥也不放在眼里。一天,赵高趁群臣上朝,命人牵来一头鹿献给胡亥,故意大声说:臣进献一匹马,供陛下赏玩。胡亥虽然是出了名的糊涂,但鹿和马总还是分得清的,不禁失声笑道:丞相错了,这明明是头鹿,怎么说是马呢?

赵高板起脸,环顾左右,问大臣们:你们说,这是鹿还是马?大臣们有的害怕赵高的淫威,低下头一声不吭;有的本来就爱溜须拍马,这种好机会哪里会放过,一连声地说是马是马,还列出了一二三条理由;有的一时没明白状况,实话实说:这哪里是马?就是鹿。

糊里糊涂的胡亥见大伙儿意见不一致,竟然认为自己冲撞了神灵,才会把马当成鹿,于是召来太卜算了一卦,太卜糊弄他说:陛下祭祀时没有斋戒沐浴,所以才会这样啊。胡亥信以为真,便在赵高的安排下,借口斋戒,其实是躲进上林苑打猎玩儿去了。胡亥前脚刚走,赵高便下令,把那些说是鹿的人抓起来杀了。

赵高在咸阳城里作威作福,却无法制止席卷而来的反秦风暴。陈胜、吴广起义失败后,项羽、刘邦领导的反秦义军以更加迅猛的势头继续战斗。巨鹿之战中,秦军主力被项羽打败,元气大伤。六国旧贵族见机纷纷自立为王,并力西进。刘邦带着数万兵马迂回进入武关,为了早日攻克咸阳,他派人暗中与赵高联系,希望赵高能作内应。赵高没答应,却从此称病不上朝,与弟弟赵成和女婿阎乐秘密商议趁乱夺位。

一切安排妥当后,赵成便在宫内散布谣言,谎称有盗贼,命令阎乐发兵追击,致使宫内防守空虚。同时,阎乐指使部分亲兵化装成农民军,将自己的母亲劫持起来,暗中送到赵高家中,一边又率千余人以追贼为名冲进望夷宫,逢人便砍,见人放箭。

胡亥吓得目瞪口呆,直到赵成与阎乐走进来,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胡亥想见赵高为自己求求情,被阎乐一口回绝:不行!胡亥仍不死心,哭丧着脸哀求:那么,可以给我一个郡王当吗?万户侯也行。阎乐摇摇头。胡亥绝望地叫道:只要保全性命,我情愿做平民百姓!阎乐毫不留情地催促道:我奉丞相之命,为天下铲除暴君,你说得再多也没用,快快自我了断吧!胡亥万般无奈,只好拔出长剑,结束了可怜又可恨的一生。

听说胡亥已死,赵高匆匆赶来,摘下了胡亥身上的玉玺佩上,大步走上殿去,仰仗着自己也有嬴姓赵氏的血统,准备宣布登基。但是文武百官皆低头不从,以无声的反抗粉碎了他的皇帝梦。赵高顿觉天旋地转,只得临时改变主意,将玉玺传给了子婴。

五天后,子婴诛杀赵高。同年十月,刘邦率兵入关,在位仅46天的子婴投降刘邦,秦朝灭亡。

赵高被人们视作宦官弄权以至亡秦的千古罪人,刘向编写《战国策》时直言不讳地说:秦朝就是因为太相信赵高这个同姓宦官,才走向衰败的。

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却认为,我们所见到的古代史,经过了历代不断地改造重写,已经不是原汁原味。必须清理历代的添加,才能还原真相。比如赵高是不是宦官作乱呢?并不能下定论。东汉因为宦官之祸亡了国,刘向给赵高下的定义恰好迎合了当时人们痛恨宦官的心情,大家都愿意传布亡国祸首都是宦官的流言。唐代又是宦官专权乱政;明代,宦官之祸愈演愈烈;到了清末,大太监李莲英在慈禧宫中肆意擅权,人们对宦官的痛恨无以复加。就这样,曲解的历史一直被作为正史,流传到今天。

赵高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要指鹿为马?

北魏王情在《古今文字志目》中罗列秦、汉、吴三朝书法家59人,其中就有赵高。赵高不仅擅长书法、精通法律,而且体魄高大强壮,骑术车技精湛,武艺非凡。在日本就实大学人文科学部任教的李开元教授称,赵高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双全的人才。

历史界有这样一种说法,来解释赵高亡秦之举。

赵高是赵国人,兄弟六人原本和父母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秦始皇要统一六国,派白起带兵攻打赵国,赵国民众自发保卫国家,赵高的父亲带着赵高的四个哥哥上了战场。长平之战赵国大败,白起把赵国军队40万人全部活埋,这其中就包括赵高的父亲和四个哥哥。

消息传来,赵高的母亲当场晕了过去,赵高发誓要为父亲和哥哥们报仇。不久赵国沦陷,赵高、赵成及母亲都被抓到秦国为奴。赵高母亲因为身体有病干活慢,受到了残酷的刑罚,落下残疾,不久就在病痛中黯然去世。赵高抱着年幼的弟弟赵成,哭都不敢哭出声。

赵高把仇恨深埋在心里,一心想颠覆秦国,为亲人们报仇,每天沉默寡言,努力工作。时间一长,大家对他放松了警惕,再加上他知识渊博办事靠谱,慢慢结交了不少朋友。经上司撮合,他娶了妻子,不久女儿出生,幸福的三口之家生活似乎冲淡了他的痛苦。就在这时,因为他对法律了如指掌,秦始皇看中了他。想到他来自赵国,秦始皇不放心,残忍地杀死了他的妻子

明末清初著名学者、诗人屈大均曾写诗赞叹赵高的忍辱复仇:可怜百万死秦孤,只有赵高能雪耻。赵高生长赵王家,泪洒长平作血死。

这真的是历史真相吗?仍然需要通过发掘确凿的史料加以考证和鉴定,帮助我们一步步向真相靠近。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1011/12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