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手机是新时期蚕食灵魂的精神鸦片

手机是新时期蚕食灵魂的精神鸦片

时间:2018-10-11 02:25:07 来源:笔之家

散文教学贵在有脉目录列表听金立群讲桥边的老人

美国埃默里大学的英语教授马克·鲍尔莱因因为写了一本书叫《最愚蠢的一代》,得罪了8700万美国年轻人。在书中,他提出了一个让美国教育界困惑不已的问题:在整个人类历史上,知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过,一切都在你的鼠标下,但我们没有看到年轻人在知识上的任何提高。“美国年轻人的无知程度超出你的想象,因为他们把时间都花在了社交网站和手机短信上了”。马克·鲍尔莱因因此对Facebook(脸书)表示出深恶痛绝。

人们普遍认为:高科技正在帮助人们增加各种知识,只要一上网,各种信息瞬间呈现在你的眼前,互联网、手机带给你无穷无尽的信息。商家最大的噱头就是:你不玩手机,就跟不上时代潮流,你就Out了!然而这时代潮流并不是获得知识,恰恰相反,高科技正在把人们带到不读书的荒蛮时代。

当代人类正在吸食着新的精神鸦片——手机。你只要出行乘坐地铁,可以看到90%的人在低头看手机;甚至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人们也会抓紧时间看上一会,还不停发出笑声。有人在路上絮絮叨叨,你以为他会找你谈话或者在自言自语,其实他在手机上;有的走路过马路低头看手机,导致被撞身亡。跟很多朋友一起聚会,各人都在忙着自拍、刷屏,根本心不在焉。更有甚者,住在不同房间的家人也是手机短信或者微信联系。夫妻之间懒得交流,懒得倾听,各自忙着玩手机的大有人在,相信以后统计人们离婚的原因时婚外情已经让位于手机。

不知不觉中我们形成了一种可怕的习惯,早晨睁开眼第一件事是摸摸手机,晚上睡之前最后一件事还是玩手机,似乎离了手机就与世隔绝一般的孤独。人们的生活已经完全被一个小小的屏幕控制住了!世界是平的,也是“屏”的!现代人已沦为“屏奴”!从手机、IPAD、阅读器到电脑,从电视小荧屏、电影大银幕,到户外巨大的LED广告显示屏,从一个杯子、一副眼镜、一个新型智能腕表到各种穿戴在身上的智能设备;从公交到地铁,从商场到学校,满眼的屏幕你躲不过,抗拒不了!百年前躺着吸鸦片,百年后躺着玩手机,姿态有着惊人的相似。今日的智能手机与当初的鸦片一样,正蚕食着我们的灵魂。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版2014年1月21日撰文说:中国人已经离不开微信。“一位上海女孩赵蝶每过半小时左右,就会解锁自己的iPhone 5,使用在中国大受欢迎的社交网络微信来与朋友们联络。“我每天大概有六个小时都在微信上,”24岁的赵蝶,在上海从事化妆品营销工作,“我的好多事情都围着它转。”

微信是中国的应用大热门。这种非常容易上瘾的社交网络工具可以让用户发送短信,并且分享新闻、图片、视频和网络链接。在中国市场推出仅三年后,微信就拥有了近3亿用户,普及速度超过了Facebook(脸书)和Twitter(推特)。这让微信在当今世界第一的智能手机市场上称霸。微信的破坏力毋庸置疑。它不仅阻碍了中国的热门微博服务新浪微博的增长,还蚕食了大型国有电讯运营商的一项业务的利润——手机短信。目前看来,中国用户还在纷纷涌向微信,似乎已经离不开它了。不管是在工作中、在地铁里,还是在餐馆里,人们都能听到越来越熟悉的“叮咚”声,表明手机收到了新的微信讯息。调查显示,中国人人平每天有6个小时时间花在手机上。一方面花大量时间在手机上,一方面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一年又一年,马年春晚节目上那一张张女儿长大而父亲变老的照片,时光变迁下的父女情感动上万网友,引得无数人不禁泪眼婆娑。

美国研究人员指出,人类生活越来越安逸,懒得动脑袋,令人变得越来越蠢。通常认为:人类几千年来累积了无数宝贵知识,理应是现代人比祖先聪明,但是史坦福大学发展生物系教授克拉布特里则认为,人类祖先源自非洲,都是猎人,需要用智慧解决食物和居所问题才能生存,在物竞天择条件下,人类为了生存而不断动脑筋,变成地球主宰。随着农业发展、工业化和福利制度出现,令人生活越来越安逸。躺着、坐着,只用一根手指拨动方寸银屏,会令智力基因变异,人将变得越来越无用,以致人类将越来越蠢。

《最愚蠢的一代》作者鲍尔莱因认为,这种人类变得越来越蠢的趋势是全球性的,只不过美国的情况更严重。美国年轻人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他们不需要工作,有很多自由时间、很多的朋友。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零花钱比谁都多。他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政府执政了200多年,他们从来不用担心军事政变,不用担心敌国侵略,不用担心健康危机。他们有最好的机会和资源能够成为最聪明、最博学的一代,却没有善加利用,反而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信息的加速一定会带来内容的肤浅化,更多的交流意味着更少的意义。

早在几百年前,来到美洲大陆的阿米西人就意识到科技发展带来的破坏,他们远比现代人聪明。他们一贯主张远离高科技,至今不收听收看广播和电视,坚守以四轮轻便马车为交通工具的传统,以教会和家庭作为连结阿米西人的主要纽带,坚守亲情与互助的核心价值。阿米西人相信科技发展使人沉湎于物质的享受而破坏简朴的生活。他们拒绝汽车,是因为富人才买得起汽车,那样会使人滋生傲慢和对金钱的欲望;而且汽车会加快办事效率,那样就会改变时空观念,破坏他们原有的生活方式。他们甚至不主张孩子们接受现代教育。

就在人们对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表示不可理喻之时,美国社会的许多有识之士在呼吁:面临日新月异的高科技技术,一定要在人的本能与技术之间筑起一道樊篱;否则,必然带来无穷后患和本性的迷失。

今天,美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教会和民间组织以及教育机构发起了一项远离手机活动。《时代》杂志2014年2月期的一篇作者为凯特·皮科特(Kate Pickert)的文章说:调查显示,美国的青少年每个月平均要发出和接收3000条以上的短信。人们已经对手机形成了严重依赖。为了远离手机,文章作者建议采取最简单的几个做法:一.重新戴上手表,用手表代替手机看时间。二.晚上将手机放在远离床头的地方。三.尽可能地回到大自然中。美国一些民间机构和教会开始组织人们,特别是青少年到深山老林去住上几天,体验远离手机和互联网的感觉。体验归来的人们大有一种精神压力得到彻底释放的感觉。回到城市后,有的人干脆将智能手机换成普通手机,让手机基本只具有打电话一项功能。endprint

凯特·皮科特文章说:根本的解决办法就是改变生活方式,让一切慢下来:吃饭、喝咖啡、走路、说话,甚至每天花10分钟静思(Meditation),让自己远离压力,自己掌控自己的思维,从而掌控自己的生活节奏。全美还开设有专家指导的各种静思训练,风行美国的瑜伽再度受到欢迎。

而《最愚蠢的一代》的作者鲍尔莱因认为:每个人在年轻时都应该多读书,学习更多的知识。互联网的危险在于,它的知识与信息资源过于丰富庞大,人们以为再也不需要将这些知识与信息内化为自己的东西。以为Google(谷歌)一下就出来了,何必花时间去记呢?但是,历史人物只是一个名字吗?“二战”只是一个标注了时间和地点的事件吗?卢梭在瓦尔登湖边想了些什么,哈姆雷特关于生命意义的冥想,真的与你无关吗?不,这些都是构建一个正在发展中的思维和人格的原材料。你必须意识到,它不只是信息,而是包含着深层的道德、心理和哲学的价值,它从内部塑造你的精神,而不是你需要的时候调用一下的外部材料。就像林肯在葛底斯堡的演讲,如果你只记住了优美的词句,那是不够的,但如果你从中领悟到民主的真意、关于美国起源的解释,那才算真正懂了,而这些不是从网上迅速浏览就能立刻得到的。

鲍尔莱因说: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书本扮演的是一种精神性的角色。首先,读书训练你的记忆力。当你阅读一段比较长的文字时,你必须记住一部分内容,才能继续读下面的内容。网上那些短小快速的文本,不可能像书本那样锻炼你的记忆力。第二,读书锻炼你的想象力。没有图像,没有视频,你必须在自己的头脑中想象这些角色的形象。最重要的是,如果不读书,你有什么可以作为替代的呢?哲学、政治、小说,你必须通过读书才能消化。如果要达到某种境界,没有捷径可寻。就知识而言,书本仍然是第一媒介。但是我们另一方的力量太强大了——数字技术与青年能量的合力,正把人类拉入一个黑暗和无知的时代。

鲍尔莱因是忠言逆耳。美国人其实本来就是一个读书的民族,美国人把读书视为生活的一部分。总统和夫人带头读书。奥巴马总统有个新绰号就叫“文学总统”,以前曾经是小学图书馆管理员的布什总统夫人劳拉·布什多年也在致力于倡导儿童多看书。

美国人喜欢读书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从小开始,他们就几乎是每二、三天就要读完一本书。在美国出生的孩子,是伴着书本一起成长起来的。如果有人告诉你:某个小孩子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读书,到十岁的时候,已经读完了上千本小说,那么,你千万不要觉得很惊奇。

美国高校一直十分重视学生的阅读能力,哈佛大学的本科生阅读量更是大得惊人,在校本科生每周平均阅读量高达300页左右,部分文科专业甚至达到600页。我来美国大学学习,最大的问题就是阅读跟不上。因为我们从小就没有书可读,无法养成一个良好的读书习惯,在阅读数量、理解能力和读书技巧上都远远跟不上从小养成良好读书习惯的美国学生。

美国的小学中学对阅读是有一定要求的。美国的许多学校每年都有读书活动,由学校向学生推荐书籍,让学生在阅读后写读后感,在讨论中回答问题。

在社会上,美国公共图书馆是对每个人开放的。因为那里很容易就借到书,所以很多美国人基本不存书,他们会充分利用公共图书馆的条件。图书管理员会主动帮你找到需要的书,这是他们的工作之一。美国图书馆的所有信息资源都是全社会共享的。美国人十分重视历史档案资料的储存和使用。每个历史时期,都有丰富的资料供研究者查询。到了美国,才使得我对中国的近现代史、对抗日战争的历史、对朝鲜战争的历史有了新的了解、获得了全面的认识。在美国哈佛大学的燕京图书馆和哥伦比亚大学的东亚图书馆,都收藏有大量有关中国文革的历史资料,包括当年的红卫兵小报,供研究这段历史的学者使用,而中国至今对这段影响中国社会发展的重要历史阶段,没有任何档案资料可查,对巴金早就呼吁建立的文革博物馆也无所作为。对历史完全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导致我们年青一代,离中国现当代历史的真相已经越来越远。美国的公共图书馆还经常组织读书讨论会。我曾经在纽约的公共图书馆参加过有关张爱玲作品、余秋雨作品、以及中国唐诗宋词读书学习的讨论会。针对不同的年龄段,美国图书馆藏有大量的专门为这些读者写的书。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的美国孩子,自然就会习惯并且喜欢上书籍了。而中国就很难找到和不同文化程度对应的、同时又是读者觉得有趣的读物,更多的似乎还是一种枯燥的说教式的读物,丝毫谈不上引起浓厚兴趣。兴趣是孩子们的第一个老师。中国的孩子在长期的逼迫紧张环境中,已经在小小年纪的时候就形成了一种对书的恐惧和厌恶心理。

此外,美国的社区时常会有书友聚会活动,几个人就可以坐在一起谈论最近看过的书,制订接下来一整年的阅读计划。每个教会都有读书组织固定每周一两次的读书时间。通常会指定一本书读完后集中讨论。我曾经在纽约参加过一个美国教会组织的中国老子《道德经》的学习活动,参加者全部都是美国人。他们将各种英译本的《道德经》加以对照阅读。他们会经常谈论老庄思想对他们生活方式的影响。

美国人从小爱好读书,一直到老兴趣不变。我的一位朋友琳·高斯的母亲90岁的高龄,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读书使她晚年生活十分充实平静,读书生活一直伴随这位普通的美国老人活到百岁。美国像这样喜好读书的老人很多。

我住的城市纽约,可以看到几乎每个纽约人包里都有一本书,见他们一有空就拿出来认真阅读。每天上下班都会看到地铁上的读书人。背着书包的学生、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拄着拐杖的老人,他们一上车找好座位就开始看书。有的人找不到座位就站着看书——车厢有时晃动厉害,这是颇需要功夫的。他们有阅读电子书的,但是大多数还是传统书。拿着报纸的人更是数不胜数。看一个国家乘坐地铁的人,就可以知道一个国家的人热爱读书的程度。

在一个全民鼓励读书的国家,各大主流媒体都会列本周畅销书榜单,最大的在线购物网站亚马逊,更是每小时更新一次畅销书榜。他们经常将畅销书分为两大类:小说与非小说。年轻一些的人大多喜欢非小说类书籍,比如人物传记、历史、图集、哲学等。小说类书籍则更受中老年女性的偏爱。

名人推荐对人们选择书籍有着巨大的影响。美国最有名的主持人奥普拉的网站上,有一个“奥普拉读书俱乐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站上推荐几本书,被推荐的书会受到数百万美国人的疯狂追捧。美国电视台每天都有读书推荐的内容。

美国的科技为什么首屈一指?美国的科研为什么领先世界?到目前为止美国已有28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占世界人口不到5%,但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美国人却占全球获奖人数的70%以上,这个中原因应该是十分清楚的。

写到这里,自然让我想到了中国。我们中国人上网和花在手机的时间稳居世界前列,但是读书的时间却大大少于别国。2014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成年人均阅读量为4.77本;人均每天读书13.43分钟;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的20本,日本的40本,以及以色列的60本,中国是世界人均读书最少的国家之一。这未免让人十分担忧,因为一个不读书的民族是毫无希望的。

汤伟,旅美学者,现居美国纽约。责任编校:晓 苏endprint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2014年10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的其它文章 父亲的对联 虚词:由意义进入意味的有效途径 模糊词语在应用文中的作用 近年安徽省高考现代文阅读命题的不足 中考作文要有三味 古诗词鉴赏题解题策略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1011/12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