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冠军

魏玮

何玉淇找到了一个推销的工作,每天起早贪黑,跑断了腿,但业绩却差强人意,收入也仅够温饱,让他很沮丧。这天,他又跑到很晚,却仍是一无所获,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却见老爸正在兴高采烈地试穿一双新鞋在屋里走来走去。他一进门,老爸就高兴地喊他:“小淇你快来看一看,你妈给我买的这双新鞋怎么样?”

何玉淇凑过去一看,鼻子差点儿气歪了。老爸买的这双鞋,正是他推销的鞋子啊。他刚到公司的时候,也感觉这鞋子不错,专门给他老爸老妈买了一双呢。他忍着气问道:“我给你们买的鞋呢?”老爸说:“放柜子上面了。”何玉淇说:“这鞋跟我给你们买的鞋不是一样的吗?”

老爸和老妈都愣了一下。他老妈赶紧跑进卧室,从柜子顶上拿下了那两双鞋,取出来一比,可不一模一样嘛。何玉淇说:“你儿子成天东奔西走,就是去卖鞋的。这倒好,你们倒买起别人的鞋来了。这要传出去,让你儿子颜面何存啊?情何以堪啊?”

老爸一听,也是懊悔不已,埋怨上了老伴儿:“看看你,好心办坏事儿,让儿子不高兴了吧?”他老妈也皱起了眉头。她看了看两双鞋子,忽然眉开眼笑地说:“这两双鞋不一样啊,我没有买错。”何玉淇强忍着怒气问道:“那您倒跟我说说,哪儿不一样?”他老妈又看了看两双鞋子,然后说道:“你看看,这双鞋,穿到你爸脚上,多熨帖啊。你买的这双,支支楞楞的,差了点儿啊。”何玉淇一口气噎回去,险些给噎死。他愣了好一会儿,才说:“爸,妈,这双鞋呢,你们买也就买了,我不说啥。但我告诉你们,这两双鞋都是一个厂子生产的,也都是我们公司经销的,一点儿都不差。我就想问问,是谁卖给你们的?我真佩服他这本事。你们家里都有鞋,他还能说动你们买他的鞋,本事,真是本事啊!”

老爸老妈一听这话,就放松下来了,跟他说,推销鞋子的是位老人,70来岁的样子,长得倒很一般,没啥特色。何玉淇一愣。公司里跑推销的全都是年轻人啊,怎么出来个老头儿呢?他心里结了好大一个疙瘩。

第二天,他赶早出门时,意外地在小区门口遇到了老同学费一鸣。两个人寒暄了一阵子,何玉淇问起他怎么到这儿来了,费一鸣说他在小区的监控室工作。何玉淇灵机一动,问他能否帮自己查到那个推销鞋子的人。费一鸣不好拂了老同学的意,就答应了。

何玉淇跟着费一鸣来到监控室,费一鸣给他找了好一阵子,终于找到了那段监控,就放给他看。何玉淇放慢了细看,不禁更生疑惑。卖给老爸鞋子的,果然是一个老头儿,而这个老头儿,绝对不是他们公司的,他从没见过。这个老头儿,为什么会推销他们公司的鞋子呢?他们公司有规定,为了保持员工间的公平竞争,发给员工们的鞋子都是统一价格,而且绝对不许搞低价销售。也就是说,如果老头儿不是他们公司的员工,就只能按市场价拿到鞋子,再按市场价卖给老爸,那就一分钱都赚不到,他没事儿闲的?俗话说:不图三分利,谁起五更早啊。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同事在搞低价销售!他倒想看看,这个违规的同事是谁。

何玉淇打定了主意,就记下那个老头儿的样貌,然后回到公司。一到公司,他就来到销售部,调出了员工们的资料,仔细研究起来。平时,他们都是东奔西走地忙着搞推销,只有每个月开一次例会,这时大家才能见一面,认识的就聊两句,不认识的就忽略过去了,所以他有很多同事还都不认识。现在,他就一个一个端详起来。

前面的十几个都看过了,跟那个老头儿一点儿都不像,他都失望了。下一个是销售状元刘小超。他正要闪过去。可闪的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老头儿脸。他忙着把刘小超的照片倒回来,仔细看着。哎呀,两个人是多么的像啊。他一下子就断定,老头儿是刘小超的爹。这个发现可真是非同寻常啊。

何玉淇的脑子飞快地运转着。他怎么才能利用好这个信息呢?他可不是那种背后捅刀子的小人,他只是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看看对自己的工作是否有用,这叫借鉴。

员工资料中没有家庭住址,但这难不倒何玉淇。别人是直接把货拿给买主,他刘小超的老爸帮他卖鞋,不能到仓库里提,他只能把鞋先拿回家存一部分。这么一跟踪,还不就找到刘小超家啦?果然,他在第3天下午,就找到了刘小超的家。真跟他想的一样,刘小超把货拿回家,他老爸,也就是那个老头儿,还出来帮他卸货呢。现在他就敢断定,刘小超是父子上阵,联合销售,难怪能拿到冠军呢。但是,何玉淇还有一点想不明白。刘小超他们父子俩卖的鞋,可比他多了好几倍。他爸也不过是很平常的一个小老头儿,咋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呢?

为了窥破其中的奥秘,何玉淇也不卖鞋了,专门做起跟踪来。

这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他就潛伏到刘小超家附近。6点多钟,就见刘小超他爸穿着一身运动装出了门,先上了一辆公交车,坐了10来站,下车,进到一个小区里,然后在街心公园里跑起步来。这时候,在街心公园里锻炼的人很多,大多都是老年人,有跳操的,有练剑的,也有打球的、遛弯儿的,但跑步的很少。像刘小超他爸那样跑得快的,更是凤毛麟角。因此,他就很引人注目了。跑了几圈儿,他就开始做舒缓运动,几位老人围上来,笑呵呵地问他:“老哥,这岁数了还跑得动,你这身子骨可真棒啊。”刘小超他爸笑着说:“还不错。经常运动运动,就显得更有活力啦。”

几位老人围着他聊起了老年人的保健和运动。聊着聊着,刘小超他爸就在无形中把话题引到了运动装备上,说要想运动,就得有合适的装备,既能取得运动的效果,还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说着,他就站起身,让大家看他的装备。说是装备,其实也很简单,不过就是衣服、鞋、袜子,还有护膝和护腕。特别是他那双鞋,舒服、熨帖、带弹力,还防滑,最适合老年人了。他还脱下鞋子,让那几位老人试。那几位一试,连说舒服,然后就问他这鞋子是在哪里买的,多少钱。刘小超他爸就说,他儿子的公司就经销这鞋啊,保证质量,大家要真想买,他可以让儿子给打点儿折,还能多送些过来,让大家随便挑。大伙儿一听这个,就说:“那赶紧让你儿子送些过来吧。”刘小超他爸就给刘小超打了电话。

何玉淇一下子就明白了,刘小超这是让他爸给这鞋子当了回模特,现身说法,这可不就更有说服力了嘛,比自己说多少话都管用啊。难怪刘小超会成为销售冠军。

何玉淇摸到了窍门儿,眼珠儿一转,就有了主意。他刘小超只让老爸出面,自己可以让老爸老妈一块儿出面,那可就更上层楼啦。

让老爸老妈出面帮他卖鞋,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他爸和他妈原先都是机关干部,哪干过这种事啊?他们拉不下脸面。但是,这难不住何玉淇。对老爸老妈的心思,他可太了解了。

一回到家,何玉淇就装出一副十分沮丧的样子,蔫头耷脑的,往沙发上一坐,啥都不说。老妈心疼儿子,赶紧过来问:“儿子,这是咋啦?”何玉淇说:“我都5天没开张了,再这么下去,甭等人家辞退我,我就得自己辞职了。”老妈一听可急了:“好不容易找个工作,别说辞就辞了呀。你说,我们怎么才能帮到你?”

何玉淇还没说话,他老爸先说了:“要不,我先买你10双鞋?”何玉淇给气乐了:“买那么多鞋,您熬着吃啊?”老妈白了老爸一眼,也说:“就是。这月买了10双,下月你还买10双?你说的这根本就不是个主意!”老爸瞪着他们:“那你们说该咋办?”何玉淇不疾不徐地说:“你们帮我卖吧。”

何玉淇把主意一说,老爸老妈还真反对不起来,只好硬着头皮应了。咋也没想到,他二人在小区里威望很高,他们出面一宣传,来买鞋的人就多了。他们也学着刘小超他爸的样子,到别的小区去做宣传,现身說法嘛,效果奇佳,卖出的鞋子一双接一双,可把何玉淇给乐坏了。

果然,他们两人的力量远比刘小超他爸一个人大,鞋子的销量扶摇直上,一个月下来,竟超过了刘小超这个销售冠军。何玉淇不光拿到了很高的提成,还拿到了老板奖励的一个大红包。他没忘了给他做出卓越贡献的老爸老妈,特别请他们到外面吃了一顿,他还记着是刘小超的秘密帮了他的忙,他又特地请刘小超去喝酒。

两杯酒下肚,刘小超狡黠地笑着,问他:“无缘无故的,你怎么会请我喝酒?”何玉淇也不相瞒:“你让你爸给你当模特的事提醒了我,我仿照你的样子做了,才会有今天的成绩。我应该感谢你啊。”

一听这话,刘小超就无奈地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我爸为我操劳了一辈子,退休了,按说该好好歇歇了。我还让他这么奔忙,实在有愧。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一听刘小超这话,那明显是话里有话呀,何玉淇忙问他是怎么回事。刘小超也不想瞒他,就一五一十地说开了。

原来,刘小超的老爸老妈退休后,本是想快快乐乐地度过晚年的。谁想,他老妈退休没两年,就忽然患了病,没几个月就去世了。他老爸爱他老妈呀,一时就缓不过神来,意志很消沉。刘小超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但一时无招。这天,他在修剪自己家的花草时,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吊兰长大以后,会从本株上长出一根细长的莛,莛上又长出几株新芽,新芽掰下来栽下,就可以繁育成新植株了。掰下了新芽的莛,因为没有作用了,就会逐渐干枯。而没有掰下新芽的莛,会一直给新芽输送养分,几年也不会死亡。

他顿时如醍醐灌顶。他马上就想出了办法,让老爸帮着他搞推销。果然,老爸一有事做,马上就变得精神抖擞了。他倒不为多赚的那几个钱乐,却是为了老爸从阴影里走出来而高兴。

听到这里,何玉淇不觉唏嘘。明白了刘小超的良苦用心,他忽然脸上一红。他老爸老妈正过着幸福的退休生活,却被他强行拉过来搞推销,真是不孝。亏得他请刘小超喝酒,搞清了事情的真相,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故事林 2017年15期

故事林的其它文章 一个岛锁住一个人 真正的金钥匙 死在钱眼儿 三味饮剂 釉王与灵枕 麦客和刀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1011/1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