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朝阳街的天空下落不明一

朝阳街的天空下落不明一

时间:2018-10-11 02:22:01 来源:笔之家

她闭了眼,天就黑了目录列表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倩倩猪

你喜欢的那个人也是凡人,是你的喜欢为他镀上金身。

Chapter1

W市的8月,最惹人关注的时事就是横穿三镇的地铁八号线开通,地铁上人声鼎沸,大规模的海报占据了人们的视线。海报上宣传的是海洋世界9月开学季大优惠,蓝色的大海里,各种五颜六色的鱼种都有,但李云笈的视线却停在了一个角落的位置,那里画着两只正在表演的海豚。

地铁上冷气充足,李云笈向来体寒,稍微在空调房呆久一点就会感冒,此时她冰凉的手指划过面前的海报,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广播里标准的普通话报了她的终点站,她穿过人群出了地铁站,外面的温度与室内的温度形成巨大的反差,她一时间感觉身体的体温急速上升,脑袋出现了短暂的晕眩。

海洋世界的售票窗口,工作人员已经有点不耐烦了,第3次询问她是否购买学生票。李云笈还在发呆的间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于是她错身给后面排队买票的人让了位置,自己走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电话接起,爽朗的男声尽管隔着手机屏幕也难掩激动的情绪。他快速地告知李云笈,邱域找到了,就在H市每日晨报里做了两个月的实习生,要不是他的采访内容上了每日晨报今天的头条,我们到现在可能还查不到他的去向。

每日晨报。李云笈着实愣了一下,很快她的眉毛便舒展开来,又是一副没有表情的呆滞脸。她让对方把报纸的内容拍照发过来,然后便怏怏地挂了电话。

慢慢把图片放大,李云笈清晰地看到了一个刺目的标题,某某服装厂被爆滥用淘汰旧机器,小标题是导致厂里员工3人意外受伤,1人死亡,最后暗访记者署名:实习生邱域。

李云笈的眼泪,就在眨眼的一瞬间滴在了手机屏幕上,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原本已经荒草不生,此刻却突然有了一线生机。

如果时光不曾给她开过玩笑的话,海豚表演曾是她小时候最期待的一场演出,但却硬生生地被一个噩耗把最美好的记忆抹成了黑色。

Chapter2

记忆像一根隐形的线,从李云笈的后脑勺绕了过来,她看见10岁的自己孤单地坐在教室里写作业。窗外的天色一点点暗了下去,班上的同学都已经走光了,她托着腮打量着手中的钥匙,白天发生的事情此刻还历历在目。

午休的时候,学校的保卫处大爷让她去接电话,说是家里打来的。她从爸爸那里得知,父母工作的服装厂今年效益下滑得厉害,厂长决定裁掉三分之一的员工,所以晚上大人们都要去厂里争取留下的名额,没有时间来接她,让她在学校多等一会,先把作业写了。

眼看时间已经接近8点了,李云笈收拾了书包,锁了教室的门。她这个卫生委员当得倒是正合心意,在班里存在感低,不爱说话,却偏偏成绩不错。语文老师给她谋了几个班干部的职位都被同学们投票否决了,最后没想到卫生委员这个职位倒是全票通过了。

出了校门,李云笈穿过十字路口便是朝阳街了,与之对立的是文德街。因为省政府建在那边,整条街看起来严肃庄重多了,而朝阳街则商业气息更浓,商铺老店应有尽有。

夜晚的朝阳街比白天更加热闹,路灯次第排列,一盏盏高杆灯把整条街都照亮了。路中间的小摊位与临街的铺子遥相呼应,像极了纸上的排兵图,而爱热闹的孩子们都喜欢在其中来回嬉戏穿梭。

李云笈的家,就在朝阳街的尽头。她每天已经习惯低头路过了,而今晚虽然热闹,她的步子却是走得飞快,她想快点到家看看父母的情況。

“杜琳琅,你别再跟着我了。”突然,李云笈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男声,她回头时看到了同班同学邱域和杜琳琅正站在冰淇淋店门口对峙,邱域背对着她的方向,一把甩开了杜琳琅试图伸过来的手。

虽然是在吵架吧,但李云笈羡慕极了,能有个这样陪在身边的朋友倒也不赖,起码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可以有个人出出主意。班上的同学都知道,邱域和杜琳琅两家是世交,就连选学校选班级都被刻意安排在一起,两人是注定要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回过神来,李云笈又加快了步子,身后的嘈杂声很快便被淹没了。她到家后,父母已经坐在沙发上讨论对策了,看到女儿回来,这才恍然大悟,把晚点接孩子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爸爸歉意地朝李云笈招了招手,示意她坐过去,妈妈坐在一边没有讲话。李云笈有种不好的预感,一时间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她看着爸爸深陷的额头,屏住了呼吸,最后试探性地问道:“很糟糕吗?”

“还不算糟糕。”爸爸给了李云笈一颗定心丸,随后说道,“我和你妈妈,只能留下一个人,现在妈妈把机会让给了爸爸,可能这段时间就没那么多时间照顾你了。妈妈要重新找工作,你知道的,现在找工作并不容易。”

李云笈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安慰父母:“没关系的,早餐我可以自己在外面解决。”

妈妈欣慰地看着女儿,拍了拍她的头,随后便去厨房做饭了。爸爸照例询问了她一些学校的情况,然后看着要起身回房的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了:“小笈,你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本来大人们的事情就不该你去操心,以后就专心在学业上,家里的事情,爸爸都会处理好的。”

“嗯。”李云笈朝爸爸点了点头,转身回房了。

Chapter3

学校里,李云笈一大早打开抽屉便吓了一跳,里面居然有一份早餐,仟吉的海苔三明治外加一盒蒙牛纯牛奶,这到底是谁放的呢?

装作没事人似的,李云笈把书包塞了进去,然后拿出课本作掩护,偷偷地打量了一圈班里的同学。因为比较早的缘故,班里零零散散的来了七八位同学,她实在想不出,有谁会好心给她准备一份早餐,于是只好当做偶发性的恶作剧,不了了之。

上午第二节课后,全校的师生都跟着广播里的音乐去了操场,站好队后,广播体操正式开始。下了体操,教务处主任找到了李云笈的语文老师,说你们一班负责的小树林区域,为什么没有打扫?分全扣了,这周的流动红旗肯定没戏了。

语文老师特别生气,站在操场上问道:“今天谁打扫的小树林?”

“我。”李云笈小声地应道,她也纳闷了,明明早上打扫得干干净净啊!她扫地的时候,还看到杜琳琅从小卖部里出来,买了烤肠和面包。

“李云笈,你跟我去看看吧,其他同学,原地解散。”语文老师发了话。

忐忑地跟在语文老师的身后,李云笈由于个头还小,非得小跑才能跟上大步流星的老师。到了小树林,她看着眼前的景象目瞪口呆,红色的六角菱形砖上落满了树叶,她不禁呢喃道:“老师,不可能啊,我明明……”

“我不想听无谓的解释,现在结果已经摆在了眼前,你就罚打扫一周吧。”语文老师说完就走了。李云笈看得出来,她很生气,也对身为卫生委员的她很失望吧。

学校里的老师,唯独语文老师最喜欢她,她作文写得很好,每次都被当成范文来读。正因为寄予了太高的期待,才会如此失望吧。她也不禁恼怒自己,为什么不在上操前,再去检查一遍呢?

晚上睡觉前,李云笈照例拿出了日记本,记下了当天发生的事情。她如是写道:今天有两件不得不说的事情,一是早上收到了神秘人的早餐,二是打扫过的小树林又莫名其妙地落满了树叶。

她看着日记本里的文字,发了会呆,便合上了。当时的她,一定想不到,这两件看似没有关系的事情,背后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翌日,小树林里,邱域早早地拿着扫把开始打扫了,虽然还在李云笈罚扫的期限内,但今天他本来就是值日生,更何况她被罚,也是他间接害的吧。

前天晚上,他吃过晚饭后无聊,独自一人跑到学校篮球场溜达了一圈,没想到意外地碰到了李云笈。她这么晚才离开学校,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吧?邱域的心里住着一位行侠仗义的绅士,一方面他认为女生一个人回家有点不安全,想保护她;另一方面他的好奇心驱使着他偷偷地跟在了后面,看看她到底为什么这么晚才走。

在朝阳街跟踪一个人不被发现,对邱域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他对这条街太熟悉了。他的爸爸是城管大队的队长,小时候,他就曾多次跟着爸爸在这条街上巡逻,小到街上的环卫工人,大到商场的经理,无一他不认识。

可邱域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居然也被杜琳琅跟踪了。他发现她后,她居然还义正言辞地质问他:“邱域,你干吗跟着李云笈那个乡巴佬?”

“我没有跟着她,我只是想买个冰淇淋而已。”邱域有点心虚,随手指了指面前的冰淇淋店。但杜琳琅对他依旧是不依不饶的态度,好像真有谁拿走了她的东西似的。

就這样,两人在冰淇淋店门口僵持了10分钟之久,等邱域反应过来时,李云笈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叹了口气,他朝杜琳琅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警告她:“别再跟着我了。”

仟吉蛋糕店里,邱域像往常一样挑了海苔三明治作为早餐,并且鬼使神差的多拿了一份,他想带给李云笈试试,或许她会喜欢这个味道。但万万没想到,杜琳琅一眼就认出了李云笈抽屉里的早餐是他准备的,她居然还跑到小树林里去添乱。

Chapter4

李云笈提着扫把来到小树林的时候,邱域已经扫得差不多了,她看着眼前干净的少年,认真的样子还真是耀眼。可一想到杜琳琅刚刚说过的话,她就觉得这耀眼的光有时候还真刺眼,他们之间的纠葛,凭什么把她无缘无故地卷进去。

于是,她也不想想邱域是不是无辜,一张口火药味就冒了出来,她指着邱域打扫干净的地方,道:“谁让你多管闲事的?我自己没手没脚吗?我不会打扫吗?”

邱域愣住了,手上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他看着莫名其妙的李云笈,心里的委屈一下子无处发泄。被冤枉的人总是不想自己解释的,希望对方能够自己悔悟,但在当下,他还是失控了,说了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李云笈,你说你自己打扫?上次要不是你,我们班也不会扣分,拿不到流动红旗。”

李云笈竟一时语塞。

“还有,我可不是帮你打扫,我是为了班级荣誉。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一点集体荣誉感都没有?”邱域说完,看到对面的李云笈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那是他第一次把她惹哭。

李云笈一边哭,一边拿着扫把把邱域扫干净的区域又弄脏了,她兀自嘟囔道:“我就是没有集体荣誉感,怎么了?”

不可理喻,邱域拿起自己的扫把便回了教室,留李云笈一个人在小树林打扫。她也委屈极了,给班里扣分这事她本来就很自责,当得知是杜琳琅为了邱域故意整她的恶作剧时,她只是作为一个正常人生个气也有错吗?

接连几天,李云笈都不太想去学校上课,语文老师不再念她的范文了,杜琳琅看着她就像看着仇人,而邱域,自从上次小树林吵了一架后,看到她总是避而远之。

虽然她在班上还是很少说话,但她总感觉这次有点不同了。她以前基本上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同学们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既不熟络,但也不是关系不好。而这次,她居然有点在乎邱域的态度了,她是希望他能来主动和自己讲和的吧。

回到家后,李云笈放下书包又换了双拖鞋,样子有点疲惫。妈妈在厨房里准备炸酱面的臊子,隔老远就能闻到香味,肉末里拌着蒜,葱花里蘸着辣椒油,这是她最爱吃的一种做法。由于工序复杂,妈妈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偶尔会做,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做了炸酱面。

李云笈闭着眼把头探进厨房里,细细地闻着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道:“妈,好香啊,今天怎么想起来做炸酱面啊?”

“因为妈妈有了新的工作。”李云笈刚想问是哪里,妈妈便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锅铲,一脸兴奋地说道,“这次不是给别人打工哦,是你妈妈我要自己当老板了,你快去阳台看看,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那个年代,大部分人都希望跟着国企有个铁饭碗才是正经事,自己下海经商之类的都是不务正业,没有保障的事。所以,当李云笈看到阳台上摆着的气球板、玩具枪,还有铁支架的时候,一脸的不可置信。

其实,在朝阳街里,做生意是最赚钱的行当,比工厂的工资要多上好几倍。李云笈住的院子里的左邻右舍,好多人都下海经商了,据说生意都不错,她经常看到别人家的小孩在周末跟着父母去野生动物园看表演。

那些别人家的小孩回来后,一个个绘声绘色地给她讲野生动物园的精彩表演,大熊猫吃竹子,金丝猴玩秋千,黑猩猩打拳击,还有最精彩的海豚顶球表演。听得她恨不得自己家马上变成暴发户,然后在周末也由父母陪她看一场海豚表演。

这样的执念,让李云笈举双手赞成妈妈的决定。更何况,当时朝阳街的打气球生意正值鼎盛,后面半条街的两侧,摆满了这样的小摊位,一到周末简直热闹得像是过年。

时隔多年后,李云笈依然忘不掉那段快乐的时光。初夏的午后,整条街上都是打气球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连绵不断的炮竹声,每个大人都在笑,每个孩子都在闹。

似乎每家的生意都不错,李云笈帮着妈妈忙前忙后地吹气球,整个嘴都吹得累了,但还是乐此不疲。后来体检,她的肺活量也好得惊人,这大概也拜吹气球所赐吧。

Chapter5

又是一个周末,李云笈照例推了小伙伴的邀约,陪着妈妈忙着打气球的生意。清闲一点的时候,妈妈说要去文德街营业大厅交电费,让她一个人看好摊位。

妈妈前脚刚走,邱域后脚就来了。他看着李云笈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递了一张5元的崭新钞票,豪气万丈地道:“给我装5块钱的子弹吧。李云笈,我都来照顾你的生意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生气了呗。”

“好,那我们言和吧。”李云笈也报以微笑,给邱域的玩具枪里装了60颗子弹,她故意多装了10颗,算是作为朋友的友情馈赠吧。那时候,她一周的零花钱顶多5元,邱域拿着这么多钱来照顾她的生意,她已经感受到了他的诚意。

邱域的枪法很准,几乎颗颗命中目标,不一会儿,气球板上的气球就被打完了。李云笈一边吹气球,一边朝他抱怨,怒道:“邱域,你到底是来照顾我生意的,还是来砸场的?你这么百发百中,我怎么赚钱啊!”

“是啊。”邱域一拍脑袋,后知后觉顿悟后有点愧疚,然后他通过三点一线瞄准后,故意打偏了,子弹落在白布上,又滚到了地上。

李云笈大笑着跑去捡了子弹,递给邱域,一脸的谄媚:“看你长得这么帅的份上,我这颗就送你了。”

“谢谢李老板。”邱域故意调侃她。

两人的关系,就是在那以后好起来的吧。李云笈是个没多少朋友的女生,她羡慕邱域和杜琳琅之间的两小无猜,也羡慕他们之间那么多年的友谊。所以,杜琳琅越是整蛊她,她越是想靠近邱域,毕竟是个骨子里倔强的女生。

杜琳琅家是做大生意的,有钱,出手阔绰,这些李云笈早早就知道。只是她没有想到,杜琳琅这次居然拿了百元大钞说要包场,她本不想接杜琳琅的钱,但随后又觉得干吗和钱过不去,打气球生意好的时候,一天也就能打100元而已。

砰砰砰。前3枪杜琳琅都失手了,李云笈一看,她就不会打枪,三点不看,直接出击,能打到气球才怪了。心不甘情不愿的,李云笈还是教了她,怎么看三点一线,打气球的哪个位置,杜琳琅倒是争气,一学就会,砰砰砰的把气球板扫了个精光。

苦着脸吹气球的李云笈,突然有点后悔,干吗要教会她啊,现在好了,看这架势是要折磨她一下午了。

阳光明媚,天空蓝得好似能掐出水一样,那天也是李云笈第一次见到唐芃芃。这个文德街的“女霸王”,就是她后来多年的好友,让她又爱又恨,甚至在时光的流逝下潜移默化地转变了她最初内敛的性格。

在杜琳琅尝到打气球乐趣后,正打得热火朝天时,唐芃芃带着她的小跟班们浩浩荡荡地来了。她指了指正在吹气球的李云笈,以命令的口气吆喝道:“给我们装20元的,我今天要和她比比看谁的枪法更胜一筹。”

唐芃芃说的她自然是指杜琳琅,李云笈为难之际,杜琳琅率先开了口,口气是一贯的傲慢:“不好意思,今天这里我包场了,你要是想打,可以去别家。”

两个同样傲慢的女生撞到一起,是必然会起火花的,只是这战火千万别殃及她这池塘之鱼。李云笈刚刚祷告完,只见唐芃芃自己拿了枪,装了子弹,然后一阵扫射,几分钟后,刚吹满的气球板上又空了下来。

李云笈还来不及补气球,杜琳琅就怒了。她的枪法没有唐芃芃快,一直落于人后,一向骄傲什么都要争第一的她,彻底被眼前的这个女生气坏了。就算她当初发现,邱域对李云笈的与众不同时,她也没有这么生气过。

于是,气急攻心的杜琳琅,瞪着唐芃芃,再次上了膛,狠狠地扣动了扳机,朝着气球板上的白布发泄般的打了一枪。

这一枪,刚好打到正站在旁边吹气球的李云笈后脑勺上,她愣了一下,然后兀自哭了。

虽然玩具枪的威力有限,不会伤到人,但是打在身上还是会很疼的。杜琳琅吓得把枪丢在了地上,看着哭得厉害的李云笈,她也感到害怕。如果李云笈死了,她是不是就要給她赔命了?

想到这,杜琳琅也跟着哭了。唐芃芃倒是见过大场面的,她镇定地走过去安慰李云笈,一安慰,哭得更厉害了。最后,唐芃芃只好扒拉着李云笈的脑袋,检查了下她的后脑勺,然后一脸正经地说道:“别哭了,真的没事,只不过起了一个超级无敌大的红包。”

李云笈一听,伸手摸了摸后脑勺,果然是个包,再看看手里没有血迹,眼泪一时间竟止住了。

Chapter6

这次“中枪”事件过后,杜琳琅安生了好一段时间,而李云笈直到毕业,参加中考都没有再在朝阳街见过唐芃芃。

爸爸妈妈知道后,也是一脸的担心,以即将参加中考为由,勒令李云笈不准再去打气球的摊位帮忙了。

打气球的生意也就火爆了半年之余,政府开始对街道治安颁布了新的实施规定,白天不准小贩们出来摆摊位,只有到了晚上10点以后才没人管。这个规定,把生意的黄金时间段全给掐了,小贩们一个个都不愿意,明里暗里的跟城管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直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猫”正巧抓住了几只“大老鼠”,打气球的小贩们和城管撕破了脸,李云笈也跟着抗议队伍来到了城管大队里。

城管人员开车巡逻时,看到所有的打气球摊位都纹丝不动。有人下令没收他们的盈利工具——玩具枪,一时间,整个场面混乱了,车上的城管下车后,拿起小贩们的玩具枪就往车上扔,不容分说。

城管车带着小贩们的玩具枪开走了,又有人不服气了,组织了一只抗议队伍,小小年纪的李云笈是过来给妈妈送水果的,却被城管人员的粗暴行为吓坏了。她家的玩具枪也被没收了3支,于是,只好不甘心地也跟了过来。

李云笈站在城管大队门口,人群里不知是谁的高跟鞋踩了她的脚,她一个没忍住眼泪就掉了下来,周围是左邻右舍小贩们的抗议声,现场一片嘈杂。突然,邱域从身后把她从人群里拽了出来,一脸嫌弃地看着她:“喂,李云笈,到底有什么好哭的?”

她看着邱域的脸,一下子就想到了他的爸爸是城管大队的队长,于是,满腔的怒气使得她懒得搭理他。

“我带你去拿回玩具枪,我知道在哪里。”邱域瞥了眼李云笈,小心翼翼地问道,“有那么委屈吗?”

李云笈依旧不说话,跟着邱域到了城管大队后面的仓库,门一打开,里面堆满了林林总总的杂物,都是从不同小贩们那里没收回来的。她探着脑袋寻找着自家的玩具枪,环视一周后依然一无所获,身后的邱域却已经开始了翻箱倒柜,最后从一个纸箱子里翻出了一整套四驱车模型。李云笈这才明白,他根本不是有心帮自己,原来是另有目的。

翻遍了整个仓库,李云笈和邱域也没见到半支玩具枪的影子,她这才幽幽地开口:“邱域,你骗我的吧,其实你根本不知道玩具枪在哪里,对吗?你来仓库不过是为了找这个的吧。”

李云笈手指着邱域手上的四驱车模型,越看越生气,最后留下了“绝交”二字便扬长而去。

邱域站在仓库门口,摸了摸后脑勺,也纳闷了。他明明看见城管车开进来,把没收到的玩具枪全部卸货了啊。

黑暗的角落里,杜琳琅坐在地上累得直喘气,她旁边躺着所有没收的玩具枪。她就是看不惯邱域对李云笈好,明明是她先认识的他啊,明明是她先喜欢上的他啊。

他怎么可以眼里只看得到李云笈的好,明明就是个乡巴佬好吗?

李云笈和邱域冷战了几天,就光速般地和好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在学校小卖部里买辣条吃,看得杜琳琅真是满脸的挫败感。

以前,邱域总是带着杜琳琅到处吃东西,朝阳街的美食,她都能倒背如流了。记得有段时间,变态鸡翅盛极一时,邱域带着她说要去做班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吃完就可以满学校的炫耀了。

杜琳琅胆小,不敢点变态鸡翅,看着邱域一大口咬了下去,瞬间满脸涨红。他张大了嘴巴哈气,像个哈巴狗似的吐着舌头,口齿不清地冲她喊:“快点,水!”

手里只拿了一瓶百事,杜琳琅慌慌张张地递了过去,邱域二话没说一口气干了,喝完还打了一个饱嗝,弱弱地说了句:“这变态鸡翅真不是人吃的!”

就因为这件事,杜琳琅笑了邱域一整个夏天。她常拿他开玩笑,怎么样?第一个螃蟹是不是够酸爽?

也因为这件事,杜琳琅始终没敢试吃变态鸡翅。

他们也曾有过这样无话不谈、嬉笑打闹的时光,杜琳琅曾以为,邱域会这样一起和她长大。尽管,他们也曾吵过架动过手,但小孩子之间的感情,总是好得特别快。

可李云笈的出现,让杜琳琅觉得,她和邱域之间,有了一条看不见的隔阂。

体育课上,老师宣布解散自由活动,杜琳琅倒吊在双杠上发呆,她怎么看李云笈都不舒服,上上下下没一处顺眼的地方。就在她懊恼之际,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过篮球场后面的小树林,她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跳下双杠,跟了过去。

居然有人在体育课上逃课。

杜琳琅睁大了双眼看着不远处的那个身影,果然是李云笈。

Chapter7

学校后面有一排隐蔽的围墙被小树林繁茂的枝叶挡得严严实实,李云笈左右环顾了一圈,确定没有其他人后,她笨手笨脚地踩着别人搭的石堆一跃而上,然后稳稳地坐在了围墙之上。

她小心翼翼地探头看了看另一边的地势,然后傻眼了,居然是一个小型垃圾场,食物腐臭的味道很快就弥漫开来。她卡在上面,左右为难,跳也不是,回去也不是,两难的局面使得她一时欲哭无泪。

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地方最让她厌恶?李云笈一定会回答,非学校的保卫处莫属。她在那个学校呆了6年,一共接到过两次电话,第一次是父母工作的服装厂裁员,第二次就是她今天接到的电话,说妈妈在家午休时煤气中毒,已经送往医院。她本想向语文老师请假,无奈下午没有她的课程一时又找不到人,这才向经常逃课的学生打听,如何快速地翻墙出去。

就在李云笈憋住了呼吸,准备跳下去的时候,杜琳琅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双手叉腰,一脸终于抓住了你的把柄的得意笑容,大声喊道:“李云笈,你胆子真大!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逃课!”

“嘘!”李云笈立马向杜琳琅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尽管知道杜琳琅不会轻易放过她,她还是露出了哀求的神情,紧张地问道:“杜琳琅,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说来听听。”杜琳琅的语气明显软了下来,这是她欺负李云笈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示弱。

“如果我……”李云笈话还没有说完,一整排墙齐刷刷地坍塌了,她直接摔在石堆里磕破了小腿,血迹染红了她的白色棉布裙子。这就是2008年5月12日的下午,汶川发生的7.8级地震,与四川近乎邻省的W市也遭遇了间歇性的余震。

午休时间刚过,教室里的学生们大多还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这一晃,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轻微的晕眩感。老师们纷纷组织班上的学生依次出教室、下楼、操场集合。虽然一年也会彩排那么一两次逃生练习,但这次大家还是慌了神,你推我挤不明所以地跟着大队伍下楼,最后所有人都在操场集合,学生们在下面叽叽喳喳地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

校长是个50出头的中年男人,有些发福,站在主席台上拿着话筒大声地说道:“大家安静!现在每个班的老师都检查一下班里的人數,是否都在?”老师们都开始清点人数,校长继续说道:“据最新的消息得知,有地方发生了大规模的地震,但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具体位置。根据学校的情况来看,我们刚刚遇到的应该是轻微的余震,大家稍安勿躁,等最新的消息……”

邱域所在的班级本来就在操场上体育课,这会打篮球的男生们都匆忙地归队了,语文老师点完人数后发现,李云笈和杜琳琅居然不在。

语文老师还在问其他同学情况时,邱域已经快速地冲向了教学楼。他脸上的焦急是前所未有的,汗流浃背地爬到五楼,教室里却空荡荡的。他的大脑一时呈现了空白状态,实在想不出这两人到底跑去哪里了。

没过多久,就听见语文老师站在楼下拿着扩音器喊他:“邱域,你又跑上去干吗?那上面危险,快点下来。”

“李云笈和杜琳琅找不到了。”邱域那一刻,居然很想哭。

“她们俩去医院了,你快下来!”

这场余震,W市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只是部分地方遭遇了一些小型事故,没有人员伤亡。而李云笈所在的学校,由于小树林后面的围墙是为了隔绝垃圾场和学校而临时加盖,质量不过关坍塌,其他地方并没有发现问题。

邱域赶到医院的时候,李云笈正打着石膏坐在病房里。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抱着她便哭了起来,呜咽地说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只见李云笈尴尬地推开面前的男生,他哭得像只大花猫,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她只好解释说:“妈,这是我的好朋友邱域,也是杜琳琅的好朋友。”

邱域抬头,这才看见病房里还有其他两个人,李云笈的妈妈躺在病床上,杜琳琅站在后面正在削苹果。苍天大地啊,他刚才究竟做了什么?

(未完待续)

故事林 2017年14期

故事林的其它文章 繁花浅浅始于盛夏 愿你心有所向, 亦有晞光与伴 竹马在身边 她闭了眼,天就黑了 你在那座城苍老 想请你吃个饭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1011/1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