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竹马在身边

竹马在身边

时间:2018-10-11 02:22:01 来源:笔之家

星河迢迢目录列表她闭了眼,天就黑了

猫哆哩

1

高一入校前的军训,我压榨着景言一路上帮我提沉重的行李箱。相对瘦弱的少年明显已跟不上我的腳步,却还刻意逞能:“喂,齐莉娅,你是把比巴卜偷装进箱子了吗?”比巴卜是3年前我和景言在放学路边捡回家的不知品种的流浪狗,3年的时间,比巴卜已从一只身轻如燕的小可爱,摇身变成了一条我们家谁都抱不动的大胖狗,我不由得感叹一番,岁月委实是把猪饲料。转身回望我身后那个气喘吁吁的少年,还好还好,景言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只是五官历经变迁的时光,已开始展露出难掩的锋芒。我和景言相识7年,一路同班经历了小升初和中考,如今终于升入高中,我和他却因分班名单而分开。我心里有些惋惜,景言却看似高兴了一上午,从出发到现在一路上都没停住嘴:“终于分开了,再也不用压抑自己的智商水平与你划齐了……”

我一把夺过行李,没好气地赶他:“既然少爷这么不想和我同行,那快滚回你的5班吧。”景言嬉笑着冲我后脑勺敲了一下,就蹦哒着去找5班的宿舍楼了。我刚想发作,却见身边围了很多同班的新面孔,无奈只得强装平静,默默在内心控诉那个没良心的景言。

军训的地方似乎在半山腰,仲夏多雨,所幸搬来的第一天没什么额外的训练项目。谁料入睡前楼下忽然传来集合的哨声,我强忍着睡意一万个不情愿地随着人群走下楼,配合教官参与军训万年不变的重头戏——拉歌。夏夜里成群的飞虫绕着路灯跳舞,正了正目光,我发现列队站在我们班对面的就是景言所在的5班。“齐莉娅?”出神的片刻听见班长罗明奕正喊我的名字,我急忙摆正姿态,再抬头时却发现景言也朝我们班的方向看过来。我们班和5班的文艺委员正唱得热火朝天,底下的同学们也跟着起哄,我无聊地捡起石子在地上画圆圈。歌声忽然停止,5班的文委挑事地开口:“我选择代表5班单挑齐莉娅。”

我唱歌不着调这事大概只有景言知道,扔下石子,我有些愤怒地看向景言,示意他的玩笑有点过分了。班长罗明奕见我面露难色挺身而出:“这样吧,我代表齐莉娅应战,她好像有点不舒服。”

2

一直到军训结束,我都单方面冷战着,忍住没和景言说话。景言起初还会急得蹲在女生宿舍楼下喊我,后来干脆也懒得解释了,不经意碰面时他总是下意识地打招呼,忘记我们还在冷战的事实。重回老校区的路程太远,我一个人实在提不动箱子,便喊罗明奕来帮忙,男生微笑着接过我手中的箱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提着这么重的箱子过来的?”我闻言的瞬间晃了神,下楼梯时直接崴了脚,脚踝一点点红肿起来,我只得忍痛一瘸一拐地下楼,无奈地朝罗明奕笑笑。

我没想到景言会在门口等我,见我脚扭伤,少年瞥了一眼我身边的罗明奕,风一样地冲过来:“你怎么搞的?”

“下楼的时候不小心……”话还没说完,将近1米8的景言忽然在我面前蹲了下来:“上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有些难为情,犹犹豫豫半晌,反观景言,却是一脸理所应当:“快点,我可不想让阿姨埋怨我。”

冷战的事暂时告一段落,一路无言。景言忽然打破沉默:“替你唱歌那小子谁啊?”“哦,我们班班长罗明奕。”景言啧啧嘴:“长了一副你们女生都喜欢的道貌岸然的样子。”我伸手捏景言的右耳:“闭嘴吧少爷,好歹人家还帮我提了箱子。”景言明明疼得张牙舞爪,却始终不肯改口。

新生对于高中生活的新鲜感很快便被消耗殆尽,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我们升入了高二。没想到高二的我们就能有机会参加校运会,当各班开会回来的班长将这个消息带给同学们时,整个年级都炸了锅。几经商议,参赛项目和人员总算敲定,罗明奕带头报了5000米,而像我这样的运动白痴,自然只有继续做观众的份。周五放学时,景言习惯性地立在我们班门口等我,虽然还不知道他报了什么项目,但校运会这种赚名声出风头的活动一定少不了他景言。忽然想起初中时景言急切地希望进入篮球校队的模样,记得初中篮球校队选拔赛时,景言硬拉着对体育没有丝毫兴趣的我充当观众,一遍遍地重复:“你会来看比赛的吧,齐莉娅?”

3

景言竟然也报了5000米,我记得他是不擅长长跑的啊?直到校运会当天看到竞赛名单,我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还想着5班会不会有和他同名的人。结果那厢,少爷便与罗明奕一同往检录处跑去,我远远地看见景言背后的号码牌是12,而罗明奕是8号。

不是吧,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

枪声响起,一群运动员沿着跑道朝我们班的位置跑过来,罗明奕和景言一前一后地经过,我们班女生们尖叫着班长的名字,我却格外担心爱逞强的景言,待他经过时,我不自觉地从观众席中站起来朝他高喊:“景言加油啊!”景言见是我,有些得意地回了我一个“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最帅”的眼神,便朝着罗明奕追去。我刚坐下,周围一圈人便像看异类似地盯着我。也是,校运会这么重要的集体活动我居然给外班人加油,我有些尴尬地低下头用手遮住脸。

4圈过后,景言的体力果然跟不上了。罗明奕一次又一次超越景言时全班同学都跟着欢呼雀跃,我知道景言不甘心,可他的步伐也逐渐变得无力。最后,罗明奕拿了第三,而景言没有得到名次。到达终点后,少爷瘫倒在了操场中间,我趁班主任没注意偷偷溜出了观众席,朝着操场中心那个瘫倒的人影跑过去。和罗明奕打了个招呼后,我径直向已被5班女生围住的景言走去:“不是我说,你没事和罗明奕较什么劲?”听到‘罗明奕3个字,少爷的那股骄矜劲儿又上来了,见他只顾着和女生眉目传情不搭我的话,我气得转身就走,身后的人却一秒切换装病模式:“啊呀好疼,我不行了,快来扶我一把,齐莉娅!”

无奈将少年拖起,景言毫不客气地将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就是看不惯罗明奕和你走得那么近嘛……”

“没病了?”

“咳咳咳……”

4

高三那年的平安夜,学校明令禁止同学之间互送平安果。其实我也觉得平安果这种东西没什么实质意义,一个苹果包上再鲜艳夺目的彩纸,它也只是一个苹果。而景言似乎不这么觉得,他倒是认为临近毕业,能过一个节日就是一个节日:“齐莉娅你真的一点都不懂浪漫。”

“我觉得我们的角色好像反了……”

不顾我的吐槽,少年在晚自习前硬是将我拖出了温暖的教室,趁我不注意,景言捧了一把雪花扣在我的帽子里:“平安夜快乐,齐莉娅。”将帽子里的雪整理干净后,我攥住一个雪球毫不留情地砸向景言:“谢谢你哦!”

后来,我和景言干脆翘掉了平安夜的晚自习,踩着厚厚一层雪扭打成一团。明明已经18岁,时光却仿佛倒退回很多年以前我们刚认识时的样子,梳着羊角辫的9岁小姑娘被爱捉弄人的小少爷抢了作业本,哭得昏天黑地。小少爷皱着鼻子傲娇地将作业本还回来:“我说你别哭啦。”

原来有人相伴着走过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是这样美好的事情,景言理了理头发,一屁股坐在明显已陷入回忆的我的身边。

“齐莉娅,我能……永远站在你身边吗?”

“嗯?”

“呃,啊,那个,我是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吧!”

我看着憋得满脸通红的景言,忍不住调笑:“你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

少年掏出一枚包得模样有些丑的平安果,递到我面前:“齐莉娅,平安夜快乐,生日快乐,18岁快乐!”天空又开始飘起雪,我仔细端详着这颗“景言出品”的平安果,忽然打破了之前的想法,觉得似乎也挺可爱的。

故事林 2017年14期

故事林的其它文章 朝阳街的天空下落不明(一) 繁花浅浅始于盛夏 愿你心有所向, 亦有晞光与伴 她闭了眼,天就黑了 你在那座城苍老 想请你吃个饭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1011/12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