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繁花浅浅始于盛夏

繁花浅浅始于盛夏

赵梓沫

Chapter1

即使最后时光流转,岁月烟消云散,关于繁栎的点滴也会被留于记忆,永不消失。

因为对于许岙来说,在那段斑驳陆离的过往中,印象最深的是那个盛夏,茫茫阳光下穿着绿衣的少女,他一点一点小心地靠近,等待她转身过来。

她问,许岙,你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神明吗?

就那一句,他的心便惴惴地沉了下去。

Chapter2

许岙从熟睡中醒来的时候,车窗外是透亮的天空。他揉着僵直了的脖子问身边的同学现在几点,对方正侧着身和别人大声说话,没有回答。

可能没有听见吧。许岙这样安慰着自己,心里却还是不自觉地酸楚起来。他沉默地调整了椅背,坐直了。

列车在铁轨上呼啸着带来一阵风声,他将头靠在车窗边发呆,眼前因为接连而来的山洞忽明忽暗。在通过最后一个山洞时,超过10秒的黑暗被猛烈的日光所掩盖,它迅速地在许岙眼皮上卷过,带来明亮的橙色,耳边模糊地传来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提醒,男生终于回过神,站起了身。

进入高中的第一个暑假,学校组织了志愿者活动,去往山区支教。每个班限3个名额,而出发时间则定在了7月的周末。

许岙的父母在假期開始的第二天出差北上,他在家陪着长辈几天后,被老师告知,他被选择成为志愿者的一员。在出发前一天,他因为紧张而失眠,过早的出发导致他在上车后转眼就陷入睡眠,身边的同学们兴奋地闹成一片,他全然不知。

等出了车站口,他们便看见挂有学校标志的大巴已经等候多时,人群鱼贯而上,又是长达3个小时的山路崎岖。

这次志愿者住宿的地方被安排在了山腰的神庙,而教学的地方则被安排在了长廊外的偏堂。庙宇看起来已经过了不少年限,老旧的外表,内部却出奇的干净。

简单地处理完自己所带来的物品,许岙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叶随风动,地面的痕迹影影绰绰。室友收拾好手上的东西,招呼着其他人一起去集合,留下许岙一个人单独走在队伍的最后。

带着余温的微风从窗外涌进来,正对着这个房间不远处的树梢上坐着一个绿色衣服的少女,暖黄色的光点穿过树梢落在她的黑发上,她的脸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好。风轻轻扬起裙摆,转眼,她消失了。

隔天的清晨,微凉的雾气冻醒仍处于睡梦中的许岙。他睁开眼,目之所及窗边的稻穗,暖意的黄在柔和的晨风中肆意摇曳,原木色的茶几上摆放着不知名的清新花束,干净的气息包裹着静谧的空间。

他翻身下床走到窗台后用力地吸了一口气,眼角四下一瞥,讶异地发现树下一闪而过的身影。他揉了揉眼皮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还没等他再去深究,门外的铃声倏地响起,室友在床上翻了个身终于哀嚎挣扎着醒过来。许岙拿了洗漱用品打理自己,而等他走到偏堂时,发现已经有不少早到的孩子正坐在走廊上看书。在看见他后好奇地打量着,他扬起一个笑脸:“早安。”

孩子声音清脆,回应着:“哥哥,早安。”

Chapter3

早上的课程结束后,孩子们照例要午休,而志愿者则可以自由活动。许岙没有午睡的习惯,于是和老师打了声招呼,绕到了后山的林间散步。早上的刹那幻觉让他有些在意,他忍不住想要去找寻答案。

山林的深处供奉着小小的祠堂,香火袅袅。

耳边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许岙转头看向身边的树丛,然后便错愕地立在原地。

树梢上坐着身形纤细的少女,而繁栎转身的那个瞬间,嫩绿色的裙摆因风微微扬了起来。她的瞳孔透着细碎的阳光,没有遇见生人的吃惊,有的只是奇异的探究。她说:“你是到这个地方来参拜神明的吗?”

许岙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的手指,一阵无言的静默,许久之后,他终于抬起头回答:“不是的,我只是碰巧路过,很抱歉打扰了……”

没有理会许岙的回应,繁栎自顾自地打断他:“许岙,你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神明吗?”

“我……”

“你不相信对吧?”

许岙皱了皱眉,换下了一直微笑着的神情,一字一句异常认真询问:“你怎么知道我名字?还有为什么问……”

繁栎轻轻地唤着咒语,细致的风便一缕一缕地聚拢过来,转眼间她已经轻盈地落在地上,在对方的气息靠近时,许岙的内心倏地翻腾起重重的潮水。

他听见那个自称神明的少女,如此说道:

“因为我听不见你的声音,你抗拒神明,所以你不会有所祈愿。”

突然被看穿的心理让许岙多少有点难堪,而对方刚刚的行为和过于平静的神情都令他更加局促不安。于是他压抑着情绪回答:“可是相信又怎样,不相信又怎样?我们的生活并不会因为相信神明而有所改变,相反的,神明也从来不会听见我们的祈求。”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冷淡的气氛因为时间的延伸而变得稀薄,耐不住死寂的沉默,繁栎垂低了眼眸,她的声音如同浮起来的微小尘埃,她说:“我们听得见的,一直都可以。”

许岙僵直了背脊,转身仓皇地逃离。

午后的气息漫过来,夹杂着奇异的微风和林木的香气,路边那只停歇许久的蝉突然放肆鸣叫,似远若近地放大着整个夏的嚣杂。

Chapter4

山间的夜晚没有城市里聒噪的机械声,四下昏暗笼罩,带着莫名的安心。

梦境里,许岙又一次看见纪诺的身影。他在阳光下朝着他挥手,而后视线一转,陌生的医院,刺眼的红色指示灯,中年模样的男人因为担忧而跪坐在地,他一遍一遍地祈祷纪诺能够平安无事……

画面被猛地切断,满目的黑暗。男生从床上坐起身,如即将溺死的鱼般大口呼吸,那个伴随他年少至今的梦境,再一次前伸而进。

宽阔的绿茵地,少年们不断地奔跑冲撞,带着青春的朝气。唯有许岙坐在边缘的候补队员席位上,球被踢出了场地外,纪诺说:“等一下,我去捡。”

于是,面对着场外的孩子们,许岙亲眼看见马路中央飞起来的那个身体,听见刺耳的刹车声,而后地面被染开了一大片红色。许岙转身,看见黯淡下来的急救信号。

医生语气冷静得没有任何波澜,他说:“手术很成功,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可是他的腿部受伤严重,不能再剧烈运动了。”

汗水沾湿了额角,许岙撑着自己的眉眼,不敢去想象当时纪父的神情,如释重负却又仿佛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许岙亲眼看过纪诺训练的场景,一次一次地冲刺跑、急停、断截球……他们有多努力去靠近这个足球职业运动员的未来,现在就有多绝望多年来的心血付诸一炬。

病房里,纪诺被撑着站起来,他苍白着脸摇头,冷汗涔涔而下,而纪父亦是苍白着脸,颓唐地坐在一边。

许岙坚信没有人听见他们的祈求,他们孱弱地选择回避事实,带着自以为是的信仰上路,可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奇迹。

Chapter5

再看见繁栎是在3天后的庆典,村里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在寺庙下举行,来来往往的人群径直路过少女的身侧,好像没有看见她似的。

她朝着许岙的方向走过来,后者却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转身欲离开。繁栎开口唤住他:“许岙,你想不想知道纪诺现在的样子?”

暖黄色的灯光落在他的颊边,先前平静的表面如潮水般褪去,眼眸如染色的火焰炙热起来。事故之后,纪诺搬离了小镇,再也没有了讯息,许岙不得不承认他的在意,他停下了脚步,点了点头。

大大的实验室,光华的棕色木制地板,身边散落着机械器具,纪诺站在最中心的位置,为身边的人讲解着电路的构成原理,以及他们所要最终展现的成果。他的脸上不再是冷硬的凝视,离开了足球,他却越发自信而努力。

湖面微微地荡开,画面消失了。

“我说过,我们听得见你们的声音,可是身为神明,我们有自己的规则,我们无法直接实现你们的愿望,我们只能够让你和你的愿望相遇和靠近。”

许岙笨拙地转过头看向繁栎,他听见她小声的解释。

她说,许岙你知道吗?纪诺从来就不喜欢足球,只是顺从父亲的指示而练习。

她说,许岙,纪诺现在遵从兴趣,成为很优秀的中学生设计师。

她说,许岙,你虽然内心抗拒我们,可是我们能够遇见,也是你无意识的指示。

所以,许岙,你什么时候能够面对自己内心的愿望呢?

记忆突然就汹涌而至。

以往的嘲笑声在喧嚣的人群中来回穿梭,他们吹着口哨,指着被孤立在外的他:“许岙,你是不是聋子呀?”

他不知道怎么去解釋因为那一场车祸,他被涌上来的人群意外推倒在地,尖锐的石子冲击了他的鼓膜,失去了右耳听觉。他就这样站在原地,浑身颤抖沉默不语。

许岙如此地相信着,神明不会听见他的愿望,他没有办法被救赎。

而终于进入新环境,年少的傲气让他不愿意在人前配上助听器,没法听见确切讯息,所以只好冷漠相对。所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他高傲而又难以相处,于是拒绝与他同行。他松下了眼角,语气低沉:“没有用的,哪怕知道自己的内心,也什么都不会改变的。”

“会改变的。”摇曳着月色的光点映在繁栎的瞳仁深处:“只是看你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靠近指示而已。”

她抬起脸看向许岙,隔着一棵树的距离外是庙会的柔软灯火,天际的第一簇烟花腾飞时,夜幕被耀眼地点亮,烈烈灼烧而又缓缓落下。

“许岙,你知道吗,只有浴火,才能重生。”

好像突然跨越了屏障得到了回响,心底的声音放肆地蔓延出来,而那个彼端的声音终于开口,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Chapter6

许岙回到了集合的地方,所有人因为长时间的寻找变得有些慌张,看见他的身影,一窝蜂地围了上来,询问着他通红的眼是否出了什么事?

嘈杂的声音模糊地传进他的耳蜗,不再冷硬着脸走开,他语气很轻却清晰:“我想回去拿一下助听器,你们可以陪我一起吗?”

他卸下了满身骄傲,不去想别人是否同情的眼神,这样请求着。

他们先是一愣,而后点点头说好。许岙带着柔软归来,他亦不会知道,其实班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他的秘密,只是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跨出第一步,于是缄默即可。

那些小心翼翼的话语还未说出口,荆棘就已经被全数斩断。

就像繁栎告诉许岙的那样,有些东西,即使他不承认,也还是会存在,就像他害怕的所有可能,也一样会被解决。

那个盛夏的落幕,所有人都会成长。

故事林 2017年14期

故事林的其它文章 朝阳街的天空下落不明(一) 愿你心有所向, 亦有晞光与伴 竹马在身边 她闭了眼,天就黑了 你在那座城苍老 想请你吃个饭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1010/1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