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文言文阅读“梁廷栋,郡陵人”原文及译文解析

“梁廷栋,郡陵人”原文及译文解析

梁廷栋,郡陵人。父克从,太常少卿。廷栋举万历四十七年进士。授南京兵部主事,召改礼部,历仪制郎中。天启五年,迁抚治西宁参议。七年,调永平兵备副使。督抚以下为魏忠贤建祠,廷栋独不往,乞终养归。崇祯元年,大清兵克遵化,巡抚王元雅自猛,即摧廷栋右全都御史代之。廷栋请赐对,面陈方略,报可。未几,督师袁崇焕下狱,复擢廷栋兵部右侍郎兼故官,总督蓟、辽、保定军务及四方援军。廷栋有才知兵,奏对明爽,帝心异之。时京师虽解严,羽书旁午,廷栋剖决无滞。而廷臣见其骤用,心嫉之。给事中陈良训首刺廷栋,廷栋疏辨,乞岩疆自效,优诏慰留之。未几,工部主事李逢申勒廷栋虚名,崇道言廷栋轻于发言,致临洗、固原入卫兵变。帝皆不纳。五月,永平四城复,赏廷栋调度功,加太子少保,世荫锦衣全事。其秋,廷栋以兵食不足,将加赋,疏入,帝俞其言,下户部协议。户部尚书毕自严阿廷栋意,即言今日之策,无逾加赋。于是增赋百六十五万有奇,海内并咨怨。又极陈陕西致寇之由,请重惩将吏贪污者以纤军民之愤,塞叛乱之源。帝皆褒纳。廷栋居中枢岁余,所陈兵事多中机宜,帝甚倚任。给事中葛应斗勒御史袁弘勋纳参将胡宗明金,请嘱兵部;廷栋亦勒弘勋及锦衣张道溶通贿状。两人遂下狱。两人者,吏部尚书王永光私人也。廷栋谋并去永光,以己代之,得释兵事,永光遂由此去。御史水佳允者,弘勋郡人也,两疏力攻廷栋发其所与司官手书且言其纵奸人沈敏交关蓟抚刘可训纳贿营私廷栋疏辩求去帝犹慰留。

(节选自《明史•梁廷栋传》)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两疏力攻廷栋/发其所与司官手书/且言其纵奸人沈敏/交关蓟抚刘可训/纳贿营私/廷栋疏辩求去/帝犹慰留/

B.两疏力攻廷栋/发其所与司官手书/且言其纵奸人沈敏/交关蓟抚刘可训/纳贿营私廷栋/疏辩求去/帝犹慰留/

C.两疏力攻廷栋/发其所与/司官手书且言/其纵奸人沈敏/交关蓟抚刘可训/纳贿营私廷栋/疏辩求去/帝犹慰留/

D.两疏力攻廷栋/发其所与/司官手书且言/其纵奸人沈敏/交关蓟抚刘可训/纳贿营私/廷栋疏辩求去/帝犹慰留/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终养本义是奉养父母,以终其天年。多指官员辞官归家以终养年老亲人。

B.耀是指提升官职,超耀则是破格提升。古代表示提升官职词语还有:陆、进、迁等。

C.世荫是指在封建时代,子孙因先世官爵而得官。是我国古代的一项制度。

D.户部为六部之一,掌管户籍、赋税、祭祀、外交等职事,部长官称为户部尚书。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梁廷栋很有原则,不趋炎附势。总督巡抚以下的官都去为魏忠贤建立祠堂,但梁廷栋不但不去,反而告假回乡。

B.梁廷栋关心国家大事,多次上奏。巡抚王元雅上吊自杀后,廷栋担任右全都御史,请求皇上召见,当面陈述谋略。

C.梁廷栋富有军事才能,得到皇帝重用。他所陈述的关于战争的意见多切中要害,还在收复永平四城时有调度之功。

D.梁廷栋处理公文果断,但意气用事。因功绩赫赫受到朝廷大臣的嫉妒,面对大臣的弹幼他反唇相讥,毫不退让。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时京师虽解严,羽书旁午,廷栋剖决无滞。

(2)给事中陈良训首刺廷栋,廷栋疏辨,乞岩疆自效,优诏慰留之。

参考答案

10.(3分)A

11. (3分)D【解析」户部掌管土地、户籍、赋税、棒禄等职事;礼部掌管礼仪、祭祀、科举、外交等职事。

12. (3分)D[解析」由文末“廷栋疏辩求去,帝犹慰留”一句可知本项中的“意气用事”“反唇相讥,毫不退让”错误。

13 . (10分)(1)当时京师虽已解除非常的戒备措施,紧急公文仍然交错纷繁,廷栋分析决断毫无积压。

(2)给事中陈良训首先指责廷栋,廷栋上疏争辩,乞求到险要的边疆去效力,下诏优厚地慰劳挽留他。

参考译文

梁廷栋,郡陵人。父亲克从,是太常少卿。廷栋考取万历四十七年进士,授官南京兵部主事,召入改任礼部,曾任仪制郎中。天启五年,提升为抚治西宁参议。七年调任永平兵备副使。总督巡抚以下的官为魏忠贤建立祠堂,唯独廷栋不去,乞求请假回家给尊亲养老送终。崇祯元年,大清兵攻克遵化,巡抚王元雅上吊自杀,即提拔廷栋为右全都御史代替他。廷栋请求召见应对,当面陈述谋略,回答可以。不久,督师袁崇焕被关入监狱,又提拔廷栋为兵部右侍郎兼原官,总督蓟、辽、保定军务及四方面的援军。廷栋有才能通晓兵事,奏对明白爽快,皇上认为他不寻常。当时京师虽已解除非常的戒备措施,紧急公文仍然交错纷繁,廷栋分析决断毫无积压。可是朝廷大臣见他突然受到重用,心里嫉妒他。给事中陈良训首先指责廷栋,廷栋上疏争辩,乞求到险要的边疆去效力,下诏优厚地慰劳挽留他。没有多久,工部主事李逢申弹勒廷栋徒有虚名。崇道又说廷栋发言轻率,导致临洗、固原入京护卫的士兵哗变。皇上都不听。五月,永平四城收复,奖赏廷栋指挥的功劳,加太子少保,世代荫袭锦衣卫全事。那一年秋天,廷栋因为军怕不足,将要增加赋税,奏疏入内,皇上同意他的话,交户部商议。户部尚书毕自严逢迎廷栋的意思,就说今日的计策没有比增加田赋更好的。于是增加赋税一百六十五万多,天下都暖叹怨恨。又极力陈述陕西招致盗贼的缘由,请求重惩贪污的将领官吏来缓解军民的愤怒,堵断叛乱的源头。皇上都给予褒奖采纳。廷栋朝廷任职一年多,所陈述的关于战争的意见多切中要害,皇上很倚重信任他。给事中葛应斗弹勒御史袁弘勋收取参将胡宗明的钱财,请求将此事交兵部处理。廷栋也弹勒弘勋及锦衣卫张道溶互相贿赂的事。两人于是被关进监狱。这两个人,是吏部尚书王永光私下亲近的人。廷栋谋划将永光一并除去,由自己代替他,可以摆脱军事,永光就因此离去。御史水佳允是弘勋的同乡,两次上疏极力攻击廷栋,公布他给监察官员的手书,并且说他纵容奸人沈敏匀结蓟镇巡抚刘可训,纳贿营私。廷栋上疏辩解并请求离职,皇上还是安慰挽留他。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914/7403/

相关热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