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第八场雪的告白

第八场雪的告白

时间:2018-09-14 02:22:01 来源:笔之家

师徒恩怨目录列表有一个小山村

草帽鹿

北京落下初雪時,我收到了卓洛辰的微信:我在你们学校,想送你一份迟到两年的礼物。

我有些意外。两年前,我们是同桌,那种桌上画着三八线的同桌。

我看向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像鹅毛般飘落,像极了那年南方罕见的大雪。我伸出手,一片柔软冰凉的雪花落在掌心,记忆中的他,总是高冷得没有温度。1

我的整个高中,记忆里都是卓洛辰,因为我和他同桌了整整两年。

如果不看数学成绩,我是标准的学霸,英语和语文稳定在年级第三,副科成绩也不错,唯独数学常年在及格线上徘徊。班主任想过很多办法,可我的数学成绩仍然不见起色。最后老师使出杀手锏,将数学竞赛获金奖的卓洛辰变成我的固定同桌,希望我能近朱者赤,并且下命令:“林初瑶,你好好向卓洛辰学习,在你的数学没能考上130分之前不要提换座位。”

起初,我是极其开心的。卓洛辰啊,他可是所有女生梦寐以求的同桌,品学兼优,还生了一张好看的脸,最令人心动的是,在最聒噪的年龄,他偏偏沉稳安定。但是,与他接触一段时间后,才知他是不折不扣的 “气氛粉碎机”和“话题终结者”。2

“卓洛辰,我昨天睡得好好呀,晒过的被子有阳光的味道,太阳拥抱我入眠哦。”

“林初瑶,没有什么阳光的味道,那是螨虫烧焦的味道。”

“卓洛辰,这个写作素材好励志:当鹰活到40岁,身体机能衰退,它们会选择重生,要敲掉喙,拔掉指甲……”

“喙是鸟类的头骨的一部分,如果敲掉,就相当敲掉人类的上下颌,怎么觅食?林初瑶,长点脑子,这明显是伪鸡汤。”

……

每次聊天,结局都是以卓洛辰拆台告终,从最初的讪讪一笑,到最后气急败坏,我终于恼羞成怒,在桌上划了一条三八线:“卓洛辰,谁超过三八线,谁就是猪!”

“幼稚。”卓洛辰头也不抬,轻轻一笑,“猪都比你数学好。”

我抬起手想动用暴力,转过头看见卓洛辰的侧脸,棱角分明干净,额前的刘海浅浅反衬出光泽,睫毛又密又长,修长的手指握紧了笔,在稿纸上写写画画,嘴角微微翘起,那种温柔轻扬,像是吹醒万物的春风。

我默默放下手,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3

“林初瑶,你真的是猪啊!这个知识点,我3分钟前才给你讲过,换个题型又错了。”卓洛辰的声音低低响在我耳畔,紧接着“啪”的一声,他将草稿纸卷成圆筒,在我脑袋上敲了下来。

不知是被他气坏了,还是被他的男低音蛊惑了,半天才回过神,低下头狠狠踩了他一脚:“卓洛辰,你再说我是猪,我就把你的秘密传出去。”

“嗯?我什么秘密?”卓洛辰忽然有些紧张,局促地问我。

我挑眉,意味深长地笑:“看来你真的有秘密。”我哪里知道卓洛辰的秘密,只是随便唬唬他,看他的表现倒是真被我诈出点东西,我试探地问:“你有喜欢的姑娘?”

卓洛辰的脸立刻红起来,干净白皙的皮肤冒出两团“火烧云”,藏都藏不住。我得意地笑起来,与他同桌的90个日日夜夜,我终于扳回了一局。

兴奋过后,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失落。天之骄子卓洛辰喜欢的女孩是怎样的啊?一定比我聪明吧,不会像我这样,似乎与他活在两个世界里。4

高二那年的冬天,武汉很早就开始飘雪,我用手肘捅了捅卓洛辰,惊喜道:“下雪了耶,果真是未若柳絮因风起。”

“你是没见过雪吗?”卓洛辰并不搭理我,将数学试卷拍到我面前,“仔细看下你的错题,明天我再考你。”

我叹了口气,卓洛辰是比外面的冰天雪地还要寒冷的存在。视线回到试卷上,卓洛辰不仅在错题旁边打了鲜红的大叉,还画上了一个讨厌的猪头。我白了他一眼,恨不得立刻考个高分,离开这个没有情趣又爱取笑我的人。

冬雪并不是武汉的稀客,但今年的雪却出人意料,落雪次数十分频繁,雪势很大。我推开窗,伸手去接雪花,又轻又柔,我忍不住冲卓洛辰叫喊:“已经是今年的第5场雪了,太不可思议了,希望雪继续下。”

“今年已经很反常了,不会再继续了。”卓洛辰一把扯过欣赏雪景的我,“期末考试就要到了,习题都做完了么?”

“哎哎哎,你真的好扫兴啊!”我叉着腰对卓洛辰说,“那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卓洛辰总算有点兴致了。

“如果雪继续下,就算我赢了。”我灵机一动,想到卓洛辰的秘密,想出了赌注,“第8场雪时你去向你喜欢的人告白;如果我输了,我承认我是猪。”

我看见卓洛辰拿笔的手顿了下,我以为他会数落我无聊,结果他回答我:“好。” 我愣住了,不知为何,我心里一半好奇一半低落。

这个冬天真争气,第3天,第8场雪翩然而至。我赢了,兴奋得眉开眼笑:“事实胜于雄辩,你打算怎么跟你喜欢的小姑娘表白啊,要不要我支个招?”

“嗯……要。”卓洛辰居然没有拒绝,更没有耍赖,低声说,“我没有经验。”

我有点想收回自己的话,心里莫名来气,偏又不能表现,想了个歪招:“要不你去堆个好看的雪人送给她,再说点浪漫的话,配合雪景,肯定有效果。”下了那么多天雪,外面冷透了,我不信卓洛辰熬得住。

卓洛辰听后,嘴角微微勾起:“你这个主意不错。”5

午休时,卓洛辰没有在座位上写作业,我有些心神难安,直到快上课的时候才等到一身寒氣的他。“你去哪里了?该不会真去堆雪人了吧?”

卓洛辰轻笑,靠近我解释:“我堆了一个雪人,在图书馆后门,晚上带你去看,你帮我参考下。”我将一片暖宝宝扔给他,心里十分烦躁,谁稀罕看你送给别的姑娘的雪人。

放学后,卓洛辰拉着我去看他堆的雪人,路上,我忍不住八卦他心仪的女孩是什么样子。“她是个很矫情的人,一会儿多愁善感,一会儿活泼乐观得不行,简单来说就是智障少女欢乐多吧。”卓洛辰显然心情很好,说了很多,最后自顾自一笑,“但是,真的非常可爱。”

虽然卓洛辰全程都在吐槽,但从他亮晶晶的眼睛里我能看出,他是真的很喜欢她呢。白雪反射着月光,天地白茫茫一片,我踩着他的影子,悲伤也像冬夜般寂寥。

“这谁干的!”我第一次见卓洛辰生气,他中午堆的雪人早已被毁坏,变成一滩脏兮兮的积雪。

我摸了摸鼻尖,缩着脖子:“学校那么多人,也许是别人不小心碰倒了。”

卓洛辰蹲下身,仔细查看:“雪人身上有脚印,肯定是有人故意破坏的。”

我拉起卓洛辰,安慰他:“算了吧,只能说明你和那个女生的缘分未到,现在还不是告白的时候。”

卓洛辰不再言语,重重叹了口气,目光灼灼地望着我,我心跳如擂鼓,差点就要承认那雪人是被我一脚踹崩的!是的,在卓洛辰午休堆雪人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心里的低落难受就是因为我喜欢他啊。我偷偷踢坏雪人,就是想阻止卓洛辰去告白。

好在卓洛辰没有探究,起身离开,我十分心虚地捂住脸,跟上他的步伐。凉凉月光下,卓洛辰挺拔的身影像青翠的松柏,他呼吸的白气散在夜色里,听着吱吱呀呀的脚步声,我想的是:岁月静好,只欠烦恼。6

那天的事我们谁都不再提起,仿佛赌约和告白都没有发生过。卓洛辰没有什么改变,一边嘲笑我笨如猪,一边耐心“驯化”这头猪。但是,我却改变了,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我决心好好学习数学,不然我怎么考得上卓洛辰要去的清华呢。

心态改变后,我的数学成绩提高得很快,就连向来苛刻的卓洛辰都会偶尔夸奖我几次。到了高三后期,我的数学成绩已经超过130分。

“好了,林初瑶,你可以向班主任提出换座位了。”卓洛辰偏过头,看见我的分数,淡淡地说。

我忽然很难过,心像是被刀绞过一样。原来,卓洛辰那么尽心尽责辅导我的数学成绩,只不过是为了早点摆脱我。我忍不住眼泪,只能低下头,将头发拨弄到两侧遮住泪流成河的脸,低声应了句:“好。”

距离高考不过一个月,早已没有换座位的必要了,在我的坚持下,班主任只能同意。其实,我们两年的同桌生涯,并没有完美结束。最后,我与卓洛辰被分在教室的两边,再无瓜葛。唯一的“暧昧”是在成绩单上,卓洛辰的后面是林初瑶,从未分开过。

高考,我和卓洛辰发挥稳定,不管是上清华还是上北大都很稳妥。在填报志愿时,我还是放弃了梦想中的燕园,虽然他只是将我当成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

学校放榜的那天,卓洛辰仍然在第一名,只不过他的名字后面,是北京大学。我有些哭笑不得,追过去问他:“你怎么会去北大?”

“是啊,我怎么会去北大。”卓洛辰似乎在自言自语,抬头看我,淡然一笑,“北京见了。”

7

卓洛辰说的“北京见”不过是句客套话,到了北京后,他从未主动找过我,我倒是去了好几次燕园。每次,在卓洛辰接通电话之前又狠狠掐断,我不是胆怯,是害怕见到他,那些含在嘴里的话情不自禁跑出来,如果连朋友都不能做了,青春是不是就彻底结束了?

这是我们在北方经历的第一个冬天,我很意外卓洛辰忽然发微信给我,还要送我礼物。我回复了卓洛辰,约在宿舍楼下见。

我整理好衣服匆匆下楼,一眼就看见了卓洛辰。他穿着浅色的羽绒服,戴着厚厚的围巾,双手背在身后,被寒风吹红了脸。我莫名想到那年初夏,他与我近在咫尺,提起心上人时,卓洛辰也是这般绯红着脸。

我一步步迈向他,离近了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低头看着自己脚尖,嘀咕着:“卓洛辰,好久不见。”他低沉的嗓音响起:“好久不见,你长胖了些。”

只这一句话就让我想炸毛,却莫名拉近了距离,我把手升到他面前,大咧咧地说:“礼物呢?迟到两年的礼物,可别长毛了。”

卓洛辰没说话,从背后伸出手,在他的掌心上躺着一个晶莹玲珑的小雪人,十分精致。我拿过雪人,爱不释手:“好可爱啊!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情调。”

“林初瑶,我喜欢你很久了。”卓洛辰的声音变得很温柔,一字一顿,“你愿意做这个雪人么?被我捧在手心里。”

我有点晕头,那年冬天的记忆一点点变清晰。原来,当年他想要告白的人就是我啊!我鼻子酸酸的,扑进他怀里:“早知道你喜欢的是我,我就不把雪人踹坏了。”

“我知道是你。”卓洛辰摸了摸我的头发,“你的脚印和‘犯罪现场的脚印是一样的。我以为,你是不喜欢我才故意搞破坏的。”

我哑然,我们之间到底是有多少误会呢?他提出换座位,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在意他;他填报了北大,与我一样,想朝着对方奔去……然而所有的心意,都被彼此完美误会。

好在,冬天的雪永不过期,年少时的悸动依然如初。第8场雪的告白,即使迟到了两年,依然令我热泪盈眶,属于我们的美好时光,才刚刚开始。

故事林 2018年8期

故事林的其它文章 青春的模样 在你的眼里,我看到了天堂 望南,边关有冷月 总有落雪掩埋沉沉心事 他曾踏月来 你从我心里乘风而去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914/7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