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牛有证

时间:2018-09-13 02:22:01 来源:笔之家

杨家大屋的偏稻场目录列表两只大白兔

魏炜

刘金勇的儿子刘涛出息啊,大学毕业以后在省城里当上了老师,挣得多,每年还有寒暑假,让乡亲们羡慕得很。

前些日子,他谈了个对象,挺对眼儿的,就准备结婚了,那就先得买套房子呀。好嘛,这一买房,不光把刘金勇的老本儿都给折腾进去了,还贷了80万的款。80万,乖乖,乡亲们哪见过这么多钱啊,估计两辈子都挣不出来。刘金勇也跟着节衣缩食了。乡亲们见不得他再吃苦了,就把他家定为贫困户,每年都能拿到近万元的困难补助。

这年夏天,刘涛放了暑假,回家来帮他老爸干农活儿。呆了两天,他就再也呆不住了,自作主张,给家里拉了一根网线,开了网,还架上了一个有两根小犄角的仪器。刘金勇问他这是啥,刘涛说这是无线路由器,有了它,家里就有WIFI了。刘金勇可不知道WIFI是啥,刘涛却又跑到镇上,给他买回来一个智能手机,教给他怎么上网,怎么上微信。刘金勇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玩儿的东西,一时竟着了迷,没事儿就在那里摆弄手机,看得津津有味。

忙完了夏收,又种好了夏粮,地里就没多少活儿了,刘涛城里还有个女朋友牵挂着,就先回去了。刘金勇倒学得快,这回也不打电话了,没事的时候就在微信上跟儿子聊几句,他还会发表情了。

这天,刘金勇正在摆弄手机,手机忽然响了,显示是儿子的电话,他忙着接听。刚听到儿子一声“喂”,他就责怪道:“有微信不用,还打什么电话呀?这不是浪费电话费嘛。”刘涛急切地说:“爸,你怎么乱讲话啊?”刘金勇蒙住了:“你说什么呀?我怎么会乱讲话!”刘涛说:“爸,你在那个微信群里,讲什么了?人家把截屏都发过来了,我这就发过去你看看。人家都留了证据了,还怎么给你困难补助?爸,你可真是的。话不能乱讲,你知道吧?”

儿子挂上电话,马上就给他发过一张图来,还真是截屏。刘金勇一看就傻了眼。原来,十多天前,刘金勇到镇上去赶集,路上偶遇了老同学季林。两个人很投缘,越聊越热火,可还得去赶集呢,再晚了人家就散了。季林问他是否有微信,刘金勇忙着说,有啊。季林就把他拉进了老同学群。

那天晚上,一群老同学聊了起来。老同学聊天,先是聊当年的趣闻,然后就聊到了现在的生活,就有人问刘金勇的儿子。刘金勇向来是以儿子为骄傲的,就说刘涛现在在省城里的一所示范中学当老师呢,收入很可观。老同学就问他,那刘涛每个月给他多少钱呢。刘金勇不想跌了面子,就说儿子每个月给他3000元,逢年过节还会给他过节费呢。

儿子发给他的,正是这些话的截屏。真不知哪个老同学手欠啊,还给留下了证据,要跟他的困难补助联系上。

刘金勇正看着微信发呆,儿子的电话又追过来了。刘涛责怪说:“爸,你这牛可吹大发了。我看,你还是跟群里说明一下,就说那天你喝多了酒胡扯的,我根本给不了你钱,而且你还得给我钱,帮我还贷款。”

刘金勇听他这么一说就生气了:“我不能这么说。哦,把你养大了,你不光不能孝敬我,还得啃我,这话传出去,是你脸上有光还是我脸上有光啊?不说,我坚决不说。”刘涛急了:“你不挽回影响,人家就要拿掉你的困难补助了。”刘金勇说:“拿掉就拿掉。我想挺直了腰杆儿做人,也不想拿那个困难补助了!”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得,倔脾气上来了。他那倔脾气一上来,那是20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刘涛跟他也像,也是倔脾气啊,那倔脾气一犯,也不搭理他了。父子两个人,谁也不理谁,就此陷入了冷战。

一连十几天,俩人谁也不理谁。

这天傍晚,刘金勇给儿子发了条微信:儿子,有工夫吗?刘涛说:你说。刘金勇才说,他觉得,他真不能再要困难补助了。倒不光是有人给他截屏留证了,关键是他家是全村第一个装上WIFI的,他是第一个用上智能手机的,他还是全村的老人中第一个用上微信的。这么多第一了,再跟乡亲们争困难补助,他张不开嘴呀。所以,他就跟村主任说了,不再要困难补助了。

听他说完,刘涛就沉默了好一阵子,这才说,国家收紧房贷了,房贷利率又上涨了,刘涛每个月要比原来多掏几百元,生活更拮据了,只怕真没钱贴补他了,不知道他的日子该怎么过。说着,刘涛也是一阵难过。

刘金勇忽然说道:“我找到赚钱的路子了!”

刘涛一惊,忙着问道:“什么赚钱的路子?”

刘金勇说,那也简单啊。村里不少人家的孩子都在上学,家长都望子成龙呢,可学校教得少啊,家长们就想跟城里人一样,给孩子们请个家教。可咱这穷乡僻壤的,谁肯来呀。现在好了呀,有微信群啊,可以把孩子们都拉进群里来,由刘涛定時给他们讲课,每节课每个孩子收20元,10个孩子不就200元了嘛。更何况微信这么发达,能传视频,能发照片,还能画图,跟上课没啥区别啦。

刘涛就笑:“爸,亏你想得出来!我天天玩儿微信,也没想过这事儿啊。”

刘金勇得意地说:“那是没把你逼到这个份儿上。”

刘涛不好再说什么。他就跟老爸商定,每周教3次课,每次两个小时,以数学为主,语文为辅,下面的事他就不管了。刘金勇就忙着张罗开了。五六天后,就有些孩子陆续地加了刘涛。那个群里,竟有了十几个孩子。刘涛暗暗地想,老爸还真能张罗呀。他本来就是老师,讲起课来易如反掌。微信群里提问也方便,刘涛总是尽力帮助学生答疑解惑。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年底。刘涛思忖再三,为了省些盘缠,还是决定不回老家过年了。他跟老爸一说,刘金勇沉默了半天,才算是应了。

孩子们的成绩也出来了,比当初提高了一大截儿。孩子们高兴啊,纷纷感谢刘涛,然后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过年,他们要当面致谢呢。刘涛说他不回家过年了。孩子们问他为什么。刘涛当然不能说是为了省钱,就找了个理由敷衍。

第三天一早,刘涛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他开门一看,见老家村里的大凌叔正笑呵呵地站在门口,冷得直搓手。他忙着把大凌叔拉进来,惊愕地问道:“叔,你咋来了?”

大凌叔说:“我来接你回家过年。”

刘涛迟疑着说:“我想在城里过年。”

大凌叔说:“锅冷盆凉的,那叫过年吗?回家,热热闹闹的,那才叫过年呢。”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纸包,塞进刘涛手里:“这是乡亲们的一点儿心意,你收下。”刘涛打开一看,见里面全是钱,一时愣住了。

大凌叔说:“别嫌少啊。”

刘涛忙着问他是怎么回事儿。

大凌叔说,都好几个月了,刘涛挤出那么多时间来给孩子们讲课,孩子们的成绩提高啦,乡亲们心里都高兴啊,就想着该给他点儿报酬。大伙儿一凑,就凑了这么多,给刘金勇送去了。可他死活不肯收,偏偏刘涛又说不回家过年了,大伙儿揣摩着该是他怕花钱,就委托大凌叔给送来了。

刘涛愣住了:“你是说,开这个班儿,我爸没收钱?”

大凌叔说:“没收,一分都没收。他把孩子们叫到你家去,让他们用你家的WIFI,也让他们用他的手机。白天干一天活儿,晚上还得照看孩子们,真苦了他了。”

刘涛跟着大凌叔踏上了回家的路。他给老爸发了一条微信:爸,我回家过年啊。

刘金勇很快就回了一条:好!

刘涛忽然就觉得眼睛里热热的,酸酸的,涩涩的,似乎有泪水涌出来,眼前就模糊了。他啥都没买,但他相信,他家里啥都不缺。老爸就是他的财富,有老爸在,就啥都有了。

那边,刘金勇也手忙脚乱地忙乎起来。儿子原先说不回来了,他就没准备啥。一个人,有口吃的就够了,还准备啥呢。现在儿子说要回来,他就得赶紧置办年货了。更让他犯愁的是,当初为了让儿子给孩子们上课,他在微信群里吹牛,还让人辗转地发给儿子,他又借此申请取消了困难补助。儿子倒是被绕进来了,可他的手头儿紧呀。他就想,不成就跟村主任借点儿去吧,怎么着也得把年过了呀。

他推开门,乡亲们一拥而入,纷纷放下年货,顿时把他家屋子给摆满了。刘金勇开心地笑了,他感觉,自己是被幸福围住了。笑意,从他的脸上荡漾开去……

故事林 2018年10期

故事林的其它文章 时光游走等你回眸 满天星光里,全部都是你 他似海上来 且将旧约试新茶 陆小图的十九号房间 学委,你喜欢麦兜吗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913/7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