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而复生

时间:2018-09-13 02:22:01 来源:笔之家

巨婴传说三目录列表杨家大屋的偏稻场

吴水群

一、遭遇车祸

高喜成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上个月,他终于被老板赵大江重用,提拔成了公司的业务经理。这天,他代表公司去洽谈业务。对方谈判代表姓黄,叫黄明。这黄明很会来事,为了尽可能替本公司争得利益,就给了高喜成一笔好处费。

可让高喜成没有想到的是,他中了老板的套。原来,这黄明和赵大江是多年的老朋友,这次签订合同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高喜成的人品。但遺憾的是,关键时刻,高喜成没能经得住诱惑,就这样栽了。丑事曝光后,高喜成只得主动辞职离开了公司。

离开公司后,高喜成闲了一个多月,后来终于被鸿飞公司聘用。

这天,高喜成被鸿飞公司派往外地办事。事情办得倒是很顺利,一星期后,高喜成办完事,就打算返回。可买火车票时,上网一查,火车票已经全部售完。为了尽早赶回去,高喜成犹豫了一下,决定乘坐长途大巴回去。

次日晚上8点,大巴开出市区,很快就驶上了高速公路。但不幸的是,到了晚上11点,大巴通过一段弯道时,一辆超载大货车突然从后面冲过来,一下子就把大巴给撞翻在了大桥上。

大货车上装载的是易燃物品,相撞后,立刻起火燃烧,并引燃了大巴……高喜成从噩梦中惊醒,一骨碌爬了起来,碰巧,紧挨着他的车窗玻璃被震碎,于是,高喜成想都没想,抓起掉在地上的旅行包,奋力往车窗外爬。身后大火熏得高喜成睁不开眼,从大巴里爬出来,抓住前面的桥栏杆,就跳了过去。

这下可糟了,下面是湍急的河流,只听“啊——”的一声惊叫,人就掉进了水里。

很快,高喜成从水中冒了出来,一把抓住自己的包,顺着水流向下游漂去。

半个小时后,就在高喜成筋疲力尽、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终于遇到河湾,被水流冲到了岸边。高喜成爬上岸后,借着明亮的月光一看,感觉到眼前的旅行包不对劲,随后打开一看,果然,这包不是自己的。原来,这包和自己的包样式一样,大巴出事时,这包正巧掉到自己面前,逃生时慌里慌张就顺手拽了出来。

坏了,身份证还在包里呢,这可咋办?发了一会儿呆,高喜成就好奇地翻起了这个包来。他把包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查看,发现这个旅行包是防水的,只是拉链口湿了一点,里面的衣物都还是干的。高喜成正漫不经心地把衣物一件件往外拽,突然就惊住了,一件衣服里面竟然裹着成捆的大钞,一数不多不少,正好是6万块。

这旅行包的主人大概和高喜成的体型差不多,里面的衣服,高喜成穿到身上正合适。高喜成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背起旅行包离开了现场。高喜成已经暗暗打定主意,打算把这6万块钱占为己有。

离开河边,高喜成摸索着走了好半天,直到天亮之时,终于来到了一个镇子。这个镇叫红柳镇,镇子里很热闹。折腾了大半夜,高喜成饿极了,看到一个卖早餐的摊子,就坐下来吃了起来。喂饱肚子后,高喜成感到浑身疲乏无力,他知道,肯定是昨天落水被冻感冒了,于是就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往前又走了不远,看见一家旅馆,他走进去正要登记,突然就傻眼了:自己的旅行包丢了,没有身份证,怎么住店休息?

高喜成犹豫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了,昨天翻包的时候,记得这包的夹层里有一个小笔记本,笔记本里还夹着一张身份证呢。于是,高喜成把包放到沙发上,拉开拉链,就从包里拿出了那个笔记本。从笔记本里拿出那张身份证一看,高喜成可就乐了:这身份证是一个叫梁晨的男子,家住山东临沂市,竟然长得和自己很像。

高喜成拿着身份证看了看,就大着胆子来到台前登记。让他放心的是,服务员拿起身份证看了看,果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随即就利索地替他办理了住宿手续。二、冒名顶替

高喜成太累了,办好住宿手续,来到房间,吃了几粒感冒药,躺下来一觉就睡到下午。到了晚上,高喜成起来洗漱一下,这才走出房间。出旅店没走多远,看见路边有家饭店挺干净,高喜成就走了进去。他点过菜等着,就听旁边几个当地人在议论昨天夜里的车祸……听着听着,高喜成就听出了个大概:原来,昨天那场车祸,烧死了14个人,另外还有两人至今下落不明。高喜成心里清楚,这两个失踪者中,其中一个就是他高喜成。

第二天,高喜成感冒好多了。为了弄清楚事故的具体情况,就开始在当地打听起来……后来从侧面了解到,自己被列入了死亡名单,而那个梁晨成了失踪者。

这下高喜成彻底放心了,他知道,梁晨一死,这6万块钱已经成了一个永远的秘密。

高喜成这人喜欢游山玩水,这天吃早饭时,见旅店对面的旅行社在组织游客到当地山里的一个景点旅游,于是就报了名。

景区景色不错,让人流连忘返。可糟糕的是,到了下午,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更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这雨越下越大,下山的道路好几处被雨水冲塌堵死。

高喜成和游客们就这样被困在了山里,一直到了第3天的下午,道路抢通,他们才安全出来。

回到镇上后,高喜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手机、手机卡,和家里联系。他之所以一直到现在才和妻子翠翠联系,是有打算的。他想冒充死者,狠狠发一笔大财。当他用新买的手机拨通妻子后,马翠翠一听可就惊呆了,颤声问:“你,你……你不是路上出事……死了吗……”

高喜成知道翠翠已经接到了死亡通知,就赶紧把事情经过对她讲了一遍……末了,高喜成对马翠翠说:“这可真是老天爷送给我们的发财机会啊!你对外一定要保密,就当我死了,没这个人啦,把丧事办得隆重一些。”

马翠翠一听糊涂了:“装死?为什么呀……”高喜成知道翠翠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立刻解释说:“翠翠你想呀,我这么一死,运输公司和保险公司还不得赔偿?还有一个赔偿大头,就是鸿飞公司!我是为公司办事,属于公伤。你就大胆找他们闹去吧,别少要了,最少要100万……”

听到这,翠翠又有些担心起来,问:“那,那你以后怎么办?”

高喜成真嫌翠翠笨,开导她说:“怎么办?好办!我这有梁晨的身份证,现在已证实,他已经死了,可警察把他当成了我,把我当成了失踪者。根据惯例,失踪的人要两年后才能宣布死亡。以后我就以他的身份和你结婚,然后咱到外地去,只要有钱,到哪生活不一样……”

听到这,翠翠想通了,夸赞还是老公有心眼,竟然想出了这么绝妙的计谋。

在高喜成的遥控指挥下,翠翠开始和她弟弟马希山一块儿找鸿飞公司闹腾起来,要求公司赔偿他们100万。100萬这个目标太高了,当然实现不了,不过,最后马翠翠还是要到了36万。再说那天的车祸现场:那个山东人梁晨,在车祸发生时也想逃命,抓着高喜成的旅行包就往窗户前爬,可当他快要爬到车窗前时,突然一股黑烟卷过来,一下子就被呛晕了过去。火越烧越大,后来梁晨就被活活烧死了。他死的时候,正好趴在高喜成的旅行包上。事情巧的是,当时高喜成的旅行包里装了一瓶矿泉水,那矿泉水瓶子后来被烧化,矿泉水流出来,正好浇在高喜成的身份证上。这样高喜成的身份证就完整保存了下来。后来,尸体已经分辨不清,救护人员就根据死者身下的身份证,把梁晨当成了高喜成。当时事故发生时,有好几个旅客从桥上掉了下去,这条江的下游是个大水库,深不见底。因此,警方根据情况判断,失踪的人员一定是被水流冲进了水库里。水库水太深,又有许多的黑鱼和鲶鱼,尸体根本打捞不到,因此,对找不到的旅客,只能等到两年后,按失踪处理。因为高喜成的死,马翠翠得到了一大笔赔偿款。

钱到手后,马翠翠为高喜成举办了一场隆重的葬礼。左邻右舍、亲戚朋友都知道高喜成出差因交通事故死了。三、盗墓

等事情过去两个月后,高喜成偷偷回到了家里。尽管弄了不少的钱,但高喜成也苦恼,为啥?他已经“死”了,不敢露面,得整天躲在家里。

怕高喜成一个人躲在家里闷得慌,翠翠就喊弟弟马希山过来陪他喝喝酒说说话。这天晚上,马希山给高喜成带来了一个新消息:赵大江死了。高喜成一直对赵大江怀恨在心,现在一听说赵大江死了,高兴得发狂。

第二天晚上,马希山又来陪高喜成喝酒,告诉他说赵大江的葬礼今天举行过了,老家民政部门管得不严,没有火葬,埋了。

听了马希山说的之后,高喜成突然就皱起了眉头:“赵大江身为公司老板,那么有钱,他死后,说不定会有贵重物品陪葬呢,咱不如晚上去挖他的墓……”

马希山听了先是一惊,后来也动了心:“对呀!赵大江葬在了老家,墓地非常偏僻。再说了,现在埋人墓坑都不是太深,很容易就能挖出棺材来。趁着他刚下葬,坟墓都是新土,既好挖又不容易被人发现,这的确是个发财的好机会!”

于是当天夜里,高喜成就和马希山带着铁锹、锤子和铁棍真的去了赵大江的墓地。

来到墓地,两个人轮流挖土,很快就把棺材挖了出来。然后,高喜成拿起锤子和铁棍,很轻松的就把棺材盖子给撬开了。弄开棺材盖子,高喜成往死者身上一摸,还真摸出了值钱的东西,有金戒指、金链子、手表,还在旁边摸到了一台手提电脑。

把这些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后,马希山正要挪动棺材盖子封棺,高喜成突然又有了鬼主意,一把拉住马希山的胳膊说:“我有一个绝妙的主意,可以把赵大江的家产弄到手!”

马希山一听愣住了,不解地问:“怎么弄?”

高喜成知道就凭马希山那点智商,根本猜不到他的妙计,于是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打算冒充赵大江回到公司,这样,赵大江的财产,甚至连同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得归他所有……

听高喜成详细诉说了自己的计划后,马希山惊呆了,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疑惑地问:“这样行吗?他老婆能相信吗?”

高喜成嘿嘿一笑说:“咋不相信?那次车祸中,我只是和那个外地人梁晨换了一下旅行包,不就成功得到了一大笔赔偿款吗?只要认真把功课做足,戏演好,那娘们肯定看不出破绽!”

高喜成抬起头来,正好看见附近还有一个新起的坟头。这坟头,其实是赵大江一个远房本家叔叔的,他比赵大江早死两天。

看着这个坟头,高喜成眼前一亮,对马希山说:“赶快挖,把那个坟墓也挖开!”

马希山以为高喜成还要盗墓,瞪大眼睛问:“还要盗墓?那棺材里可不一定有值钱的东西!”

高喜成知道马希山误会了,于是就赶紧解释说:“不是盗墓,是埋藏尸体。把赵大江的尸体埋进去,都是新土,不容易被发现。我要冒充赵大江,就得把他的棺材里弄成空的!”

马希山似乎明白了高喜成的用意,拿起铁锹挖了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这个墓又被挖开了。高喜成就和马希山把赵大江的尸体搬过来,放到这个墓穴里,然后把两个坟墓都封好墓头,这才离开。四、整容

回到家后,高喜成经过一番打听,找到一个地下诊所。这个诊所的老板从韩国秘密请来一位高手,专门暗地里替人整容。高喜成来到这家诊所,当场就谈妥了整容的事情。

高喜成和赵大江的年龄、体型、体重都很相似,只要能再整出赵大江的相貌,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赵大江啦。当然,他的声音不可能变成赵大江的声音。虽然声音不能变成赵大江的声音,但也不能还保持原来那个高喜成的声音,因为他以前在赵大江的公司干过,赵大江的妻子还有公司里好多人都很熟悉他的声音。高喜成整容后,又找医生把嗓音也变了。除了这些,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左手大拇指。赵大江生前左手大拇指早就没了,是在一次意外车祸中失去的。为了冒充得逼真,高喜成一咬牙,让地下诊所的医生切掉了自己左手的大拇指。

经过大半年的折腾后,高喜成终于变成了赵大江。

高喜成悄悄回到家里,打算冒充赵大江去得到他的财产、妻子和女儿。

高喜成的妻子马翠翠不免担心起来:“你冒充赵大江,他妻子可比我长得好看,家里又有钱,到时候会不会……”

高喜成一听就笑了:“我既然冒充赵大江,当然得占了他的妻子。不过你应该明白,我冒充赵大江的目的是他的家产,他的妻子虽然漂亮,但已年过40,有什么好玩的?我要想玩女人,比她年轻漂亮的多了。你就放心吧,我打算好了,等我这个赵大江当稳妥了,就把赵大江的妻子一脚踢开,和她离婚,然后再娶你过去!”

马翠翠还是担心:“赵大江已经死了一年了,他老婆怎么会相信?”

“我自有妙计!”高喜成很自信地说罢,得意地笑了。

就在高喜成闷在家里寻思着怎样去见赵大江妻子的时候,突然,一则电视新闻让他眼前一亮——

上周,因连续暴雨,导致山体滑坡,山区里一个非法开采的黑金矿被掩埋,好多工人失踪。这个黑金矿里面的工人,都是黑心老板绑架胁迫来的,现在工人被掩埋,黑心老板已经人间蒸发不知去向……

看完这个新闻后,高喜成激动地一拍脑袋:“成了!真是天助我也!”五、瞒天过海

赵大江的妻子叫田晓燕,是个坚强的女人,赵大江死后,她硬是把公司支撑了起来。这天晚上,因为公司里有事,田晓燕很晚才回来。

赵大江死后,田晓燕的母亲担心女儿孤单,一直住在田晓燕家里。母亲没有睡觉,一见女儿回来,立刻紧张地说:“不好了!出事啦!大江刚才来家里闹腾……我没给他开门……”

听到这田晓燕也是一惊:“什么?大江回来了?他都死了一年多了,当时是我亲眼看着把他搬进棺材里的,怎么会呢……”

母亲迷信,停顿了一下颤声说:“肯定是诈尸,犯糊了……”

田晓燕不迷信,对于那些诈尸、犯糊之类的说法她根本不相信。于是就又问母亲:“你见到他了吗?会不会是你听错看错了?”

母亲肯定地说:“绝对没有听错。他说他是大江,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声音不对,绝对不是大江的声音,可他在门外和我说了好长时间的话,说他真的是大江,一直要求我开门,我总觉得他是鬼,不敢开门。后来,我说要报警,他这才离开。临走他喊了我一声妈,说明天上午还来。如果是鬼的话,我想,总不可能大白天回来……”

这人难道真的会死而复生?母亲的话,让田晓燕心里七上八下,乱糟糟的,一夜都没有合上眼。

第二天上午,田晓燕没有去公司,专门在家等这个死而复生的老公。为了预防万一,给自己壮胆,田晓燕还特地把弟弟田晓虎也喊了过来。

10点左右,赵大江果然来了。看着眼前死而复生的丈夫,田晓燕和家人既惊奇又激动。

当然,眼前的赵大江是高喜成冒充的。高喜成装出万分激动的样子,抹着眼泪,按照事先编好的谎话诉说起来——

那天我酒场上猝死,其实是假死。你们把我下葬后,当天夜里就招来了盗墓贼。他們挖开坟墓,掀开棺材盖子。可就在他们在我身上乱摸,寻找值钱物件的时候,我突然醒了过来。两个盗墓贼当时被吓坏了,以为我是诈尸了,爬出墓穴就跑。

我坐起来,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才知道自己被当作死人给埋了。我有气无力地爬出墓穴就往山下走,可走了一会儿,快要走到那条省道上时,没想到那两个盗墓贼又回来了。他们一定是回过神来,猜到我是假死被埋,又活了过来,怕我认出他们来,所以就又回过头来灭口。此时的我浑身无力,知道斗不过他们俩,一泄气就坐在了地上。两个盗墓贼一胖一瘦,瘦子要把我再弄回去埋进去,可胖子嫌太费事,随即就把我捆起来,用破布堵住嘴,招呼瘦子把我抬上了不远处的面包车。他们开起面包车驶上不远处的立交桥,趁着后半夜人车稀少,就把我从立交桥上扔了下去……

我想,他们把我扔下去后,一定是回去把坟墓按照原来的样子填起来封好,所以你们才一直都没有发现墓穴被盗。

要说我的命也真够大的,被他们扔下去后,正好一辆货车开过来,车厢里装了大半车的生活用品,我掉进去虽然晕了过去,但没有死。可倒霉的是,这辆车把我拉进了山里的一个黑金矿。这个黑金矿的劳工,都是他们绑架或者骗过来的。一来是怕我泄露了他们的秘密,二来他们也正需要人手,因此,我就成了矿上的苦力。我多次想逃走,但那里山势险要,打手们看管得紧,都没有成功。前几天,一场大雨导致泥石流和山体滑坡,金矿被掩埋,老板和打手们全部逃走。我那天挑大粪,幸免于难,终于逃了出来。我在矿上经常挨打,一次,被打手伤了声带,声音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听了眼前这个“赵大江”的讲述,田晓燕和他的母亲和弟弟都信以为真。田晓燕激动地上前就和这个假老公抱在了一起。激动之余,田晓燕特别留意了一下老公的左手。看着少了一根大拇指的左手,田晓燕这下彻底相信了!

高喜成紧紧抱住田晓燕,心里不禁暗暗得意起来:好你个赵大江,现在好了,你老婆是我的了。很快,你的家产也全部得归我……六、意外的结局

死而复生,意外重逢,这让田晓燕以及弟弟和母亲激动不已。激动过后,田晓燕让赵大江先去洗澡,自己亲自下厨,要为老公接风压惊。

一年多不见面,现在两口子突然相遇,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事情,田晓燕的弟弟和母亲都是过来人,心里自然明白,于是,吃过饭后,就一起回去了。

现在屋子里就剩下了这个冒充的赵大江和田晓燕两个人。高喜成一来是为了把戏演得逼真,二来也确实垂涎田晓燕的美色,于是就不顾一切,上前去搂抱田晓燕。田晓燕和这个假老公温存了一会儿,就在他抱着她要上床的时候,田晓燕突然推开他说:“先别猴急,让我冲冲身子……”

高喜成躺在床上,得意地想象着即将发生的美事。可当田晓燕洗过澡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经理打来的,说有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在公司里等着,要她赶紧过去。

田晓燕说明情况,穿戴好走出了屋子。临走,田晓燕抱住高喜成吻了一下安慰他说:“我处理完事情就来!你好好休息一下吧,等我晚上回来……”

田晓燕走了。高喜成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心里万分激动,他坐在沙发上,忍不住给马翠翠打手机,把这里的进展情况汇报了一下。

其实公司里并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刚才那个电话,也是田晓燕在洗澡时故意安排公司经理打给她的。田晓燕对眼前这个死而复生的丈夫还是不太相信,她想再等等。等什么呢?等证据,等弟弟的电话。刚才送弟弟和母亲出去时,她已经悄悄安排弟弟带人去挖赵大江的坟墓了。

到了半下午,弟弟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挖开了姐夫的墓穴,可棺材里是空的,看来这个复活的姐夫是真的。这下田晓燕心里有底了,相信了眼前这个死而复生的丈夫。可就在她打算回家的时候,突然,广州的一个大客户打来电话,要她赶紧过去洽谈一笔大买卖。这一次可是真的,她不能不去。于是,田晓燕就打电话告诉家里的假老公,说有笔大买卖急等着签合同,她必须立刻赶往广州,否则的话损失可就大了。田晓燕还告诉他,说等谈妥了这宗大买卖,回来后立刻到公安局去说明情况,帮他恢复自己的身份。

高喜成清楚,这田晓燕早晚是他的下酒菜,不怕再多等几天。于是,就在手机里假惺惺地安慰起田晓燕来,最后还提醒田晓燕,说她一个女人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身体等等。

时间飞快,转眼一星期,田晓燕回来了。但让高喜成吃惊的是,她不是一个人,身边还带着两名警察。

田晓燕看着万分惊异的“赵大江”说:“你就别装了。老实交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丈夫?”

高喜成惊异過后,随即镇定下来,狡辩说:“我真的是赵大江啊!你要相信我……”

看着眼前这个冒牌丈夫不肯就范,田晓燕就讲述起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就在田晓燕出差后的第二天,赵大江的本家婶子死了。前文提到过,距离赵大江的坟墓不远处的那个坟头,那里面埋葬的正是这死者的丈夫。按照当地习俗,夫妻死后是要同穴埋在一起的。可等到挖开坟墓后大家当场惊呆了,墓穴中竟然多了一具男性尸体。赵大江的本家堂弟看了看尸体,怀疑是赵大江,就赶紧打手机把这消息告诉给了田晓燕。田晓燕一听惊呆了,她回不去,立刻打手机告诉给弟弟田晓虎,让他过去仔细辨认。田晓虎来到现场仔细一看很快断定,这尸体就是赵大江。赵大江的尸体怎么会跑到这个墓穴中来呢?田晓燕把这个死而复生的丈夫联系起来这么一想,立刻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坏了,赵大江真的死了,并没有复活,而这个死而复活的丈夫是假的。好险,我差点被他骗了!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田晓燕从广州回来后,就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公安局报了案……

听完田晓燕的诉说后,高喜成傻了。只得老老实实,从遭遇车祸开始,把自己冒领死亡赔偿款,盗挖赵大江的墓穴,以及后来到地下诊所整容,再后来又冒充赵大江进行诈骗,妄图以此卑劣手段来达到霸占赵大江家产的罪恶行为全交代了出来。

高喜成涉嫌盗墓诈骗、冒领赔偿款等多种罪名被逮捕。最后,经过警方的调查,那个山东籍乘客梁晨的情况也弄清楚了:原来,他是高喜成的亲哥哥,一岁的时候被人贩子偷走卖到了山东一户姓梁的人家……

故事林 2018年11期

故事林的其它文章 送礼 量体裁衣 有人请客 分爹 最佳推销员 找病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913/7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