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高频词列表提示下的文本解读

高频词列表提示下的文本解读

曾国英

词频是文本在语言形式上的特征,出现频率高的词往往能反映文本的内容主旨、语言特色、文体特征等。这种形式和内容相关性提供了在高频词列表提示下对课文进行解读的新途径。

一般来说,写作往往是沉入式的,作者不会在篇章的层面上有意识地布局词语,有文章提出文本的高频词包含对作者潜意识的反映。人们对文本的阅读更是如此:引人入胜的内容使人忘记了“语言”。从语文教育的角度上说,这是一些学生语言认识能力提高的一个障碍。词频视角下的课文分析和作业设计有助于让语言特征现身,帮助提高学生的语言意识和语言能力。这也合乎语文新课程标准要求。

本文以《背影》和《台阶》为例,用词频分析的结果解读文章的内容主旨、语言特点。并结合语言片段的练习,以加深学生对文本内容与主题的理解和提高学生的语言意识。

数码通讯科技的发展,讓文本的词频统计极为便捷。这里使用了由网站“语料库在线”的在线工具。本文以“标准词语料库一词频统计”为名的表格就是利用这种工具的统计结果。为契合本文需要,对统计结果进行了简单处理,表1、3中列出了频率的靠前列部分。去除了绝大部分虚词和标点符号。因为汉语两字词语是汉语实词的主体,所以增加了两字以上的“重复字段频率统计”,统计结果由另一在线工具给出。表2、4中列出了频率的靠前列部分。也去除了绝大部分虚词、无意义字段。

表1《背影》标准词语料库一词频统计(词语频次)

《背影》和《台阶》是人教版八年级上册第二单元的两篇相邻课文,都以父亲为叙述对象。但主题风格略有差异。前者关注“父亲的操心”,着力于在家庭衰败氛围下表现“父子情深”,所以风格抑郁深沉。而后者在于通过“父亲的操劳”给出父亲的生存世界:生存的意义、劳作的展开、生活的场域、世代的接续。风格举重若轻,用质朴的生活化语言叙述,展示了一个典型农民的生活。统计出的词频结果也很好的反映了文章的这方面特点:

1.“父亲”和指示父亲的“他”

《背影》中“父亲”加“他”,出现47次,频率为6.1;《台阶》中“父亲”加“他”,出现116次,频率为5.4。尽管它们篇幅相差不小,但两者频率相近,平均每20个词就有一个对父亲的指示词。考虑到文句里必然包含的大量虚词“的”“着”“了”等等,这个频率是非常高的。对比用句的数量和父亲的用词数量也可反映出来这种高频程度。在对标点符号“。”和“!”词频统计可见两文使用句子数量。《背影》出现56次。因为文章包含几个直接引用句子,实际为48个句子。《台阶》出现131次,不包含直接引用句子,整篇文章大约有131句组成。由此可见,两文几乎句句要涉及到文中的父亲,《背影》更甚。两文都是紧紧围绕表现父亲来展开。尽管这和反映父亲的主题是相关的,但依然属于强主角的高聚焦表现方式。对比同在一单元的《阿长和(山海经)》,主角阿长指示词(“阿长”“她”等)的频率在3左右;胡适的《我的母亲》母亲指示词频率是将近4。高聚焦表现方式就像电影的特写一般,让父亲的形象更为生动、清晰、感人。

2.“我”

指示我的词,《背影》中有44次(除去3次直接引语),频率为4.7。而《台阶》中有34次,频率为1.3。

《背影》中“我”的频率高很多,几乎和指示父亲的词的频率差不多。此文里,我是一个重要角色。我的感受是来自我亲历的我和父亲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以表现父亲对我的爱。但我眼里的这种爱并不是简单平板化的。高密度的“父亲”和“我”语词之间的跳跃,让读者觉得仿佛有一种压抑来包纳青年人的逆反和敏感:“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再三劝他不必去”“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后来的“我”也再三负面评价此时的自己“太聪明了”。这些语句让父子之爱充满了张力。“我”具有的这些内心状态,使接下来出现的父亲背影所承载的父爱更加立体饱满。至此我的情感触动如暗流泉涌不可阻止。“我的眼泪”流出,非常真实自然。“我”感受如此至深以致难以忘怀。

《台阶》中的我,多是处在叙述者、旁观者角度,着墨清淡。作为角色尽管文字不多,但也值得挖掘:如台阶上玩耍的儿童时代的我、接替衰老的父亲挑水的青年时代的我。着眼于父亲之于家的伟大,我是这个家庭结构的一个配角。另一方面,我也是一个世代接替者:父亲从青壮到衰老,我从孩童到青年。这里存在一个典型农民的生存全貌的展示。如果这是一个农民的一生世,那么“我”也包含了它的一小段。

3.“背影”与“台阶”

“背影”和“台阶”,是两文各自的标题也是它们的立意点。在各自的词频统计上都在前列。背影是一种被关注的离去的身影,所以文中“看见”一词出现次数也进入了统计表前列。生活中人们一般不在意这些离开的身影,但在难舍难分时背影的情感价值就能体现出来。《背影》一文正是着眼于此。文章最后一句“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是这种立意很自然的发展。可以看到,虽然都是立意点,但“背影”比“台阶”在各自文中的词频还是要小得多。因为“背影”不是一个物体,而是一个包含关注和离去的情感事态。“背影”出现几乎次次都伴随我的眼泪。由于事态的时效性,在这篇短文中出现四次“背影”已经不同寻常了。

从表3可以看到,“台阶”在文中出现了33次,频率是1.25,很高的频率。台阶是个物体,这种可见物体可以使意义更容易铺展:台阶上的父亲、台阶上的我和父亲、台阶上的家和父亲、父亲对台阶的筑造、台阶的文化和父亲…。作者表现父亲是密切联系台阶来进行,所以“台阶”一词频率很高。文章立意于台阶,反映父亲对社会地位的追求,这是该课文的解析共识。但如果深入挖掘,还不难看出其包含的隐秘而巧妙的含义:人的生存生活之于台阶。台阶里有动机也有行动、有辛劳也有歇息、有老也有少、有强壮也有衰老……。这里的台阶,以海德格尔观点看,可说是物:台阶承受的风吹雨淋来自天;青石板的采掘出于大地,青石板也铺置于大地以形成台阶;筑造、行踏、歇息于台阶的人;台阶的文化意义像神的指引一般给出生存的意义。物,艺术作品才能展示物。《台阶》的作者不但刻画了一个操劳的父亲,还给出了意义丰满的台阶。

4.内容相关的其他高频词

看表1,《背影》中,出现“去”“到”“走”“铁道”,可反映人物的移动状态和交通场所。也侧面反映出生活的漂浮不定。出现“橘子”,是主要事件“父亲买橘子”的反映。

看表3,《台阶》中,出现“觉得”“级”“高”和主题台阶有关。“青石板”“在”“上”“坐”“跳”是基于台阶所给出的生活(场景)有关。“我们”“母亲”“我”“家”强调了家的背景,和生存的基本依托。在字段频率统计的表4还包含一些文章着力表现的方面:“门口”“门槛”“草鞋”“黄泥”“脚”,可见家的温馨和父亲的辛劳。

5.《背影》里的“终于”

《背影》短文中,“终于”一词出现了4次,也算频次不低。从文章的具体使用来看,都是在说父亲“他终于……”,还有词语“再三”、两个“踌躇”之类,主要在表现父亲的内心特点,也给增添了文章忧伤抑郁的色彩,这是和《背影》一文主题契合的色彩。

6.《台阶》里的“一”

《台阶》中,可看见“一”有非常高的频次。作为标准词词频就有51次,实际字频是100次。“一下子”“一口气”“穿堂风一吹”“坐一坐,躺一躺”“敲一敲”“按一按”“晃一晃”“烧一烧”“我把火一点,呼一声,鞭炮蹿上了高空”“点个火在筒内过一下,啪一声拍在那九个血孔上”“一来一去”“一起一伏”等,大量此类应用遍布文章各处。看到这些句子:“大热天父亲挑一担谷子回来,身上淌着一片大汗,顾不得揩一把,就往门口的台阶上一坐”“台阶旁栽着一棵桃树,桃树为台阶遮出一片绿阴。”“我想一步跳到门槛上,但摔了一大跤”“倒出的是一盆泥浆,木盆底上还积了一层沙”“他今天从地里捡回一块砖,明天可能又捡进一片瓦,再就是往一个黑瓦罐里塞角票”,我们甚至有理由怀疑作者对使用“一”的有意而为。

这些包含“一”的短语、语句,让文章语言充满动感,自然明快。这也是口语化语言的特点之一。用这样的语言叙述的辛苦操劳的父亲,字里行间几乎看不出什么作者的情感倾向,和《背影》里的直接流露感情有很大差别。文章最后“怎么了呢,父亲老了”就像在说别人的父亲,也或是在说一个抽象的父亲。语言风格包含这种客体化特征,正好隐秘契合作者给予文本的阐释生存的高度:一个农民就是这样生存。

从以上的分析可见,文章的主旨内容和语言特点都在词频排列靠前的词语上有所体现。在此启示下,笔者对七年级学生进行略作改进的“片段”练习,以期得到内容更为收敛、可预见性更大的作业反馈。

作业题:写一个片段,要求:词语“我”至少出现4次;“父亲”至少出现4次;“看见”至少出现2次;“背影”至少出现1次;“橘子”至少出现1次。

七年级学生们没有学过课文《背影》,从作业反馈来看:

1.绝大部分片段写的是“我和父亲”的互动,大部分是以“爱”为主旨。

2.绝大部分片段包含“看见”父亲的背影。但对背影的情感意义,只有一部分的学生把握得到。

3.“橘子”几乎都出现在“我与父亲”互动中,有事件性质的“买橘子”“吃橘子”“种橘子”;有动作性质的“剥橘子”“拿橘子”“踩橘子”“扔橘子”等,显然前者更有意义。

4.一些不善于写作的学生写出了“合乎要求”的片段。可能对一些学生的思路特点来说,先从词语提示上组建文章优于先从事件想象构思上组建文章。这正是语言意识训练的内涵之一。

5.开始也有学生对这种含用词次数的作业布置有困惑,但作業后他们明白文章的主题、主要事件等实际是和词语的使用次数是有关的。对文章、主题、用词的认识更多了一些。

总体看,达到了作业布置的目的。

总之,结合词频工具的词频统计结果,对文本的理解和分析大有裨益。在《背影》课文后的“研讨和练习”部分,对“背影”一词四次的出现,对学生提出了解读的要求,这也反映了某种词频角度的思维。发现这类“主题词”,词频工具显然更为便捷。词频列表解读是一个范围更广,可行性很强的方式。教学实践中,此启发下对限词片段练习的改进,使学生对文本重点和主题理解更清晰,语言能力和语言意识进一步提高。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2016年9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的其它文章 “自悟”“得趣”与“裸式阅读” “青出于蓝”的喻指 不只是冬景 不该忽略的注释 “柔桑过村坞”辨 用《伤怀之美》解读《荷塘月色》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905/5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