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语境定义与知人论世

语境定义与知人论世

钱涛+王树华

中国古代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中华古典文学富丽堂皇,异彩纷呈。我们要登堂入室,要进入古典文学殿堂寻珍探宝,除了加强阅读积累,掌握古汉语知识之外,最重要的是摒弃“以今律古”的惰性思维,掌握语境定义的规律和方法。

下列句子中的带点字,我们似乎可以不假思索地说出它们的意义和用法。

(1)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林觉民《与妻书》)

(2)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宋濂《送东阳马生序》)

(3)项王自度不得脱,谓其骑曰:“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令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项羽本纪》)

其实,我们把“告”理解为“告诉”,把“走”理解为“跑”,把“决”“快”理解为“决定”“快速”,把“班马”理解为“杂色的马”,都是习惯用这些词语的基本义或常用义来解释它们的引申义,都是惰性思维造成的错误。而根据具体的语言环境来推敲,这些词语应分别理解为“请求”“赶紧”“必定”“痛痛快快”。

所谓语境是指说话人(包括一人称、二人称、三人称)所处的场合和环境,也指语言之间前后相关的表达方式与逻辑联系。有时候,我们可以根据前后语境,即上下文的语言结构、逻辑联系来判断词义。我们来看下边的例子:

①臣闻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魏征《谏太宗十思疏》)

②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③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天或可睹。(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例①中的“长”在原来的高中课文中注音为“zhǎng”(生长之意),但它处在与下文“欲流之远者”的“远”对应的位置上,就应该是形容词,应该读“cháng”(高大之意),因为唐人受魏晋骈文和唐代律诗的影响是很讲究对仗的。再者作者是从巩固政权以求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来论证仁德的重要就打了这个比喻,强调的是树要长(cháng)大(即要高大),就必须“固其根本”。如果只要求它能长(zhǎng),倒不一定要“固其根本”。鉴于以上两点,我们觉得课文中此处注为cháng才好。

例②中的“长林梢”有人认为与下文的“沉塘坳”对应,是“使树梢加长”的意思,因为风卷茅草并使之挂在树枝上,又使之顺着树枝飘起来,确实像使树梢长了一截,这种分析是很有情致的。而古代“沉”和“沈”相通,都有“深”的意思。这里的“沉塘坳”即为“深塘坳”,所以“长林梢”理解成长长的的树梢较为顺当与确切。至于将“长”理解成形容词而把“沉”当动词,则有悖对偶句上下结构对应、词性相同的原则。

例③中的“或”是不定代词还是语气副词很值得体味。根据对偶句上下词性相对的规则,上句“信难求”的“信”是语气副词(确实的意思),那么下文“或可睹”的“或”理解为“或许”则较为顺当、确切。再看诗人的写作背景:当时李白被权贵挤出长安,他苦闷忧郁,想寻找一个理想境界来摆脱现实的困窘,但理想的神仙境地如“瀛洲”之类确实难以寻找,便发出了“信难求”的感慨。对“越人”提及的天姥山,他心存一线希望,于是说或许还可以看到那里或明或暗的云霞。鉴于以上分析,将“信”理解为“确实”,将“或”理解为“或许”,才算准确恰当地把握了诗人当时的处境和心情。

很多时候,我们要根据全文语境,即整段或整篇文字的行文脉络,联系文段或文章的整体内容来确定词语含义,这种方法就是将文字的理解与文章的整体阅读结合起来。

《隆中对》记刘备到隆中拜访孔明,请教安邦定国之策,诸葛亮深谋远虑,高瞻远瞩,讲了下边一段话: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谁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

显然,孔明是要刘备在荆州和益州立足之后北伐宛洛(指当的南阳和洛阳)、秦川(指秦国故地,大约包括现在的陕甘两省)以统一天下。但对文段中划线句子却有人理解成“将军亲自率领益州的军队从秦川出发”,因为“于”译为“从”,“出”译为“出发”,似乎很顺当。这实际上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本来刘备后来是占领了荆州和益州,但无论如何也不能从秦川出发,因为秦川当时和后来都不在刘备的势力范围之内。“出于秦川”应理解为“向秦川进军”,而将“出”理解为出发是忽视了词义引申的多向性(“出”的本义为出去,与“入”相对,其引申义针对起点为出发,针对终点为推进),也是一种惰性思维的表现。

我们再看柳宗元《段太尉逸事状》中的两段文字:

先是,太尉在泾州,为营田宫,泾大将焦令谌取人田,自占数十顷,给与农,曰:“且熟,归我半。”是岁大旱,野无草,农以告谌。谌曰:“我知入数而已,不知旱也。”督责益急。农且饥死,无以偿,即告太尉。

太尉判状,辞甚巽(通“逊”),使人求谕谌,谌盛怒,召农者曰:“我畏段某邪?何敢言我?”取判铺背上,以大杖击二十,垂死,舆(通“舁”,抬)来庭中。太尉大泣曰:“乃我困汝!”

文中划线句子有两个关键词“偿”和“告”。“偿”通常是偿还的意思,由此我们极容易将“无以偿”理解成“没有办法还债”。但从整段文字来看,这里的农民不是要还债,而是要抵租,即抵百分之五十(上文有“归其半”)的田租。大灾之年,他们一无所有,不是无法还债或交租而是没有任何东西可拿来抵偿田租。这样理解才足以认识农民的极度困窘和焦令谌的极端暴虐。一个寻常词语,在特定的语言环境里,竟具有如此鲜明的表现力和如此强烈的震撼力!

还有一个“告”字,联系“太尉判状”和农民挨打的情节,显然是告状的意思,“告太尉”是“告于太尉”的省略,即到太尉那里去告状,这都要求我们通过整体把握去寻求正确的答案。

由于语言现象的多样性和思想感情的复杂性,有时候我们仅凭单篇文章的语境还很难准确把握文意,因此我们还必须将语境定义的意义扩大到更广泛的层面。其实,写作背景和时代背景是说话人所处的特定环境,都与说话人的语言习惯和思想感情息息相关。我们在阅读鉴赏之中全面了解作者所处的环境和时代,深入探究作者的生平与经历以及品质与性格,这便是我们所要讲的“知人论世”。它是“语境定义”的更深层次,也是我们登堂入室,与古代圣贤进行思想交流的有效途径。我们先来看看下面两段文字。

(1)大史公曰:《传》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其李将军之谓也?(《史记·李将军列传》)

(2)君子曰:颖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同“赐”给予)尔类。”其是之谓乎?(《左传·隐公元年》)

例(1)是2002年全国高考语文试卷中的文言文片段,要求翻译“其李将军之谓也”。这是一个宾语前置句,应译为“大概是说李将军吧?”或译为“大概说的就是李将军吧?”但很多考生译成“难道不是说李将军吗?”这种理解是忽视了古代句式以及说话人身份的客观存在,将揣测句当成了反问句。

例(2)出自《左传》。庄公新继位,其弟共叔段在母亲姜氏的支持下谋反,事情败露后庄公发誓与姜氏“不及黄泉,勿相见”。于是颖考叔设计让庄公在隧道里见姜氏。最后作者评价颖考叔是将孝道推及到别人身上,而“其是之谓也”也是一种揣测语气,意思是“大概是说颖考叔这种行为吧?”

或许有人说:这样的句子译成反问语气又为什么不行呢?因为以上两例都是史家著作,都用史家笔法,都是一种审慎的评论。如果将这类句子译为“难道不是……吗!”就全然失却了史家那种温文尔雅的气度,失却了那种严饬缜密的风范,是不符合说话人的写作背景与人物身份的。

另一方面,从古代语言的客观实际来讲,“其……之谓”是一种表示揣测语气的固定格式,而反向句多用“如之何……”“如……何”“何……之有”“何以……为”“不亦……乎”等凝固格式,如:

①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論语·子张》)

②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大行王屋何?(《愚公移山》)

③姜氏何厌之有?(《左传·隐公元年》)

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季氏将伐颛臾》)

如果说以上两例的理解还可以借助古汉语知识来确定的话,下面文段中的句子则只能走“知人论世”的途径了。

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李白《春夜宴诸从弟桃花园序》)

对“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这一句,几乎所有语文参考资料都译为“弟弟们英俊优秀,个个都有谢惠连那样的才情,而我吟咏诗歌,却在谢灵运面前感到惭愧”(或“惭愧不如谢康乐”之类),有的甚至译为“弟弟们人品俊秀,个个都有谢惠连那样的才情,而我当哥的吟咏诗歌,却很惭愧唯独没有谢灵运那样的才华”。

“独惭康乐”即“独惭于康乐”,这句话无论依据古汉语语法,还是联系全文语境,说李白自愧于谢灵运都似乎能够成立,但如果联系时代背景以及作者的生平与性格,我们就会发现这种理解恐怕与作者的本意背道而驰。李白处于大唐盛世,国民充满自信与豪气的伟大时代,而他又是这个伟大时代中富有卓越才华与傲岸气质的伟大诗人。他集儒家、道家、仙家思想于一身,追求绝对自由,傲视世间一切;他桀骜不驯,豪放不羁,“戏万乘若僚友,视俦列如草芥”(苏轼《李太白碑阴记》);他,高力士为他脱靴,杨贵妃为他磨墨;他,贺知章称之“李谪仙”,苏轼称之“狂士也”(苏轼《李太白碑阴记》),杜甫称之“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他,更是自称“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海”;即便是孔圣人,他也敢说“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如此天马行空,狂傲不羁的李白在阳春三月,桃花园中,明月之下,传杯换盏,高谈阔论,吟诗作赋,与堂弟们一展才华,他怎么会“自愧不如谢康乐”呢?

然而谢灵运处于偏安江南的刘宋王朝,身为腐朽没落的士族,即便游山玩水也极为抑郁颓丧,“诗仙”与堂弟们春夜宴于桃花园中尽享天伦之乐,恐怕只会让谢灵运自愧不如吧!另外,从古汉语的角度来讲,“惭”由“惭愧”引申为“羡慕”,又活用为使动词“使……羡慕”,这样“吾人咏歌,独惭康乐”,不正好是“我们这些人在这里吟咏诗歌,只怕连谢灵运也会无比羡慕吧”!

其实,“语境定义”和“知人论世”不仅仅是改变阅读鉴赏方法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改变我们思维方式的问题。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2017年6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的其它文章 苏教版《语文》七年级(上册)指瑕 凸显古典阅读 打造精神底色 释“独乐乐,与人乐乐”之“乐” 郑愁予《错误》二题 “又”和“还”的多角度探究 浅析《雷雨》中周萍对繁漪称谓语的使用变化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1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