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小小说杂烩评本刊2014年第1期

评本刊2014年第1期

时间:2018-08-10 02:23:00 来源:笔之家

奔跑的冰柜目录列表乡村之痛创作谈

张友琴+等

从网上了解到,《星火·中短篇小说》为提高办刊质量,推行试读员制度。我觉得很好!这充分说明星火在探索提高办刊质量、寻求吸引和打动读者方面花了力气、下了真功。

首先,试读员制度体现了星火面向读者、开门办刊的宗旨,这是实现刊物做大做强做优的前提所在。躲在象牙塔内是绝对办不出群众喜爱、市场欢迎的好刊物的。

其次,通过试读员试读进行抽样调查评议,汲取读者意见,虽然参与人数不多,涵盖面也不宽,但窥一斑而知全豹,一叶可以知秋,从中找出规律性、方向性的东西来,这是毫无疑问的。而且,随着此制度的不懈坚持和试读员队伍的不断扩大,所提意见和建议也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泛和全面了,这种积沙成塔、集腋成裘的办法,为办好刊物提供了不竭源泉和动力。

再次,看似免费为试读员寄送刊物会增大办刊成本,其实这是花小钱、办大事,办有意义和划得来的事,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得多、贵重得多,这也只有智者才会想得到、做得出,算得清楚这笔投入产出账,而短视、弱视和近视者不仅想不到、也做不到。所以说是聪明和精明之举。

——(湖北武汉)张友琴

总体来讲,本期中篇作品明显较短篇精彩。

方明贵的作品以农村题材见长,以前读过几篇,本期选用的《勾引》无疑又是其一贯风格的延续。小说人物性格迥异,细腻传神,读来让人有种含着泪微笑的感觉。我和崔立国一样的喜欢逸美帘,可现实是,我们都是卑微的,被现实的洪流裹挟着的稻草人,只能苟活于乱世,而逸美帘是脱离人世的仙子,不仅身上没一个虱子,说话行事都迥异常人,令我等凡夫俗子可望而不可及。重点在最后,当美帘妈妈拿出那张头像画时,我想,读者和男主角们一起惊呆了,却原来,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竟是那般渴望过我们平常人的爱情生活啊。不禁唏嘘。一点瑕疵是,我在治病画画时,播放的萨顶顶的音乐《万物生》,好像最早见于二○○七年,时间似乎跨不到这。题外话。

——(山东乳山)宋明磊

常常听评论者说,某某文章“接地气”,看完《星火·中短篇小说》2014年第1期,我对“接地气”这个说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接地气”的作品,肯定就是最贴近生活的作品。“百度百科”解释说:“‘接地气:不能让自己高高在上,脱离了群众的实际需求和真实愿望,不是浮于表面,而是踏踏实实,深入人心,就是要遵循自然规律,而不是盲目行事。”这一期的作品,让我们看到了这些特点。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实认真地阅读《星火》,的确,刊物“锐意、好看”,值得珍藏。每篇文章都很“接地气”,可以看出编辑老师选稿之用心。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有小文在上面得到大家的批评指点。

——(江西遂川)廖立湖

这期我比较喜欢的,还是《沾沾喜气》。

贴近时代的艺术作品更能引起共鸣,这也许是我喜欢《沾沾喜气》的原因之一吧。我更喜欢的是作者的创作手法。杨猎先生从人性的角度,把钟凯、他的妻子金晓钰、他的情人蒋雯三个人写得非常丰满,完全没有把偷情者、贪官、第三者脸谱化。故事又在不断的矛盾冲突中递进发展,自然而不生涩。作者对这三个人物没有褒扬,也没有批判;读者读后,对这三人有同情、有憎恶、有感慨、有警醒,最后都落在一个“情”字上。小说在写到三人同去参加婚宴的不同目的,但相同的都是去沾喜气,故事就在这个高潮时戛然而止,留给读者诸多的思考和想象空间。可见,杨先生已经成功地让我们从爱憎分明地骂贪官、骂出轨者、骂第三者的“愤青”的思维方式,成长为理性的、多角度的、高层次的思想者。这也是作者高人一筹之所在。

——(山东济宁)陈昊

寇挥的《普罗米修斯》,用了他一贯的荒诞的写法,如同一个人在寂夜里的梦游,怪怪的,没有明确的目的。但场景却是可感的,是沟壑丛生苦寒冷落后的西北地区的一个“桃花源”式的缩影。

荒诞作为一种表现手法,不过是滤去庞杂的市声人群,更好地营造一个纯粹的场景罢了。这种陌生化,如同进入一个无声世界,使人警觉,也产生好奇。梦境的奇妙,当然不在于梦境,而在于现实世界千丝万缕的暗示。这考验的是一个作家的过滤能力和思考能力。这样的小说读一遍注定是不行的,得回过头去再看,再想,寻找故事的指向。

谢谢寇挥,我从这个模糊的故事里读出了他文字里的忧虑。他在创作谈里鼓励作家们多读戏剧,看得出是他的经验之谈。戏剧的严肃、崇高、精辟,理应得到小说的借鉴。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向他致敬。

——(陕西汉中)杨伟

这期我最喜欢的是《钱二连说媳妇》,里面的每个人物都塑造得形象生动,吊儿郎当的钱二连、精明的钱寡妇、虚伪与贪婪的民办老师杨红青,甚至连故事里没出现的钱乡长,都刻画得形象生动,读来觉得跃然纸上,每个人都刻画得立体,人性的真实显现得淋漓尽致。虽然是农村题材,但却很有现实意义,直击每个读者的内心。

稍感不足的是,感觉本期的中篇和短篇,一是题材过于集中化,都是以农村的小人物为主,只有《沾沾喜气》涉及到城市里的人物;二是结局过于凄凉,比如《正在消失的模样》里的欧阳钦身患绝症,《鸳鸯戏水》里的小画匠的凄凉爱情故事让人读了之后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其实小人物也有春天。我们每个人都是小人物,小人物也需要正能量。

——(山东淄博)张兵

一口气看完中篇小说《鸳鸯戏水》,第一感觉是作家把丑女“我姐姐”写活了。整部小说描述的虽然是小画匠和美女高君英的凄美爱情故事,似乎没单相思的“我姐姐”什么事,但纵观整部小说,“我姐姐”最为出彩,最令人过目不忘。“我姐姐”人虽长得丑,却执意去追求帅哥,这多少显得自不量力,也很可笑,但她敢爱敢恨,拿得起放得下,个性强烈,加之作家娴熟的文字描述,通过“我姐姐”一系列的语言和行为,“我姐姐”是真正活得“有滋有味”。小说里,虽然小画匠和高君英的命运也令人牵肠挂肚,他们也为追求爱情而努力奋斗,包括最终酿成悲剧,但相比较“我姐姐”,他们的人物形象就弱了许多。

——(江苏淮安)孙连洲

星火·中短篇小说 2014年3期

星火·中短篇小说的其它文章 小孩不能看杀猪(创作谈) 一个人的屠宰场 生活远比小说更离奇(创作谈) 赝品(短篇小说) 隐秘的爱(创作谈) 周鱼的池塘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10/1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