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十四洲列国传之白骨为砂

十四洲列国传之白骨为砂

时间:2018-08-10 02:22:02 来源:笔之家

烟雨任平生目录列表愿因青鸟报相思

苏幸安

盘古开天,洲分十四,秦洲有国名西吴,境内有山名玲珑,上建玲珑阁,以擅于制毒扬名天下,武林中人莫不敬仰。 ——摘自《十四洲列国传》

【世有女子,闺名挽衣】

西吴的王城里有一处专门贩卖香料的店铺名唤“夜归楼”,取“风雪夜归人”之意。楼主原本是个年近五十的顾姓商人,初春时节商人突然染病离世,夜归楼便由他唯一的女儿顾挽衣来打理。

顾家的女儿生了副极好的容貌和一双擅于调香的巧手,偏偏坏了嗓子不能说话,让王城里等着拉姻缘的媒婆们大呼可惜。

顾挽衣调好今年的第一斛花蕊香时,夜归楼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玲珑阁第十二任阁主,姓沈名邺字惜楚。

沈惜楚撑着二十四骨的油纸伞,踏着天青色的小径缓步走来。他凤目狭长,眉间一抹朱砂绘,墨玉制成的扣带束紧了腰线,愈发显得丰神俊朗。

他在随从的搀扶下停在遮雨的珠帘之外,执着伞柄的手,骨节纤纤,那双早已盲掉的眼睛失神般看向虚空,轻笑着道:“听说不归楼顾楼主亲手调制出的梦寻香,能将亡魂引入生者梦中,以解相思之苦。沈邺愿用玲珑阁半数家财,同顾楼主换一斛梦寻。”

顾挽衣搁下算盘,抬眼朝沈惜楚站立的方向看去,兰花似的纤纤十指翻转出漂亮的手语。立在一旁的随从覆在沈惜楚耳边,轻声译道:“敢问沈阁主是为何人来换取‘梦寻?”

沈惜楚依旧是笑吟吟的模样,眼中流光起伏深不见底,他道:“顾楼主有兴趣听一听我的故事,我便同楼主说上一说。顾楼主若觉得这故事还算有几分意趣,别忘了留一斛‘梦寻给我。”

也许是调香卖香的日子太过无聊,顾挽衣竟然也多了几分好奇,她自账台后走出,执起釉色细白的茶壶倒出两杯热茶。沈惜楚将手中的油纸伞递给身后的随从,闭上眼睛嗅了嗅散在空气中的袅袅茶烟,眉头蹙起复又展开,一静一动间风华惊世。

他轻声道:“我的一位故人最喜欢用梅花上的新雪烹茶,烹的恰巧也是雨后龙井,故事便从这位故人说起吧。”

西吴的国君姓白,沈惜楚口中的那位故人名唤白千酒,是西吴王最疼爱的小女儿。玲珑阁作为当今武林中的第一门派,为表臣服之意,需定期入宫朝贺。沈惜楚第一次见到白千酒,便是在三年一度的朝贺大典上,那时他的眼睛还是好的。

玲珑阁主带着重礼前来朝贺,西吴王下令设宴未央宫,百官共饮。梨花酿偏甜,饮得多了也难免头疼,歌舞交替的间隙里,沈惜楚悄悄绕到未央宫外的回廊上透气。

闷在胸口的浊气还未吐尽,颌下蓦然一凉,已多出一柄寒光入目的长剑。他转过身就看见一个穿着紫色宫装的女孩,俏生生地立在回廊里的横杆上,眉心处缀着一枚水滴状的宝石额饰,衬得一双眼睛冰雪般明亮,那便是白千酒。

白千酒弯起眼睛露出一个狐狸似的笑,轻声道:“堂堂一阁之主居然这么容易就被人偷袭了,羞不羞!”

沈惜楚虽然不晓得她的名字,却也明白,能在宫中这样放肆的女眷绝对不会出身微寒。他佯装后退躲闪,站在横栏上的女孩探身来追,上身一动,下盘自然不稳。眼瞧着她朝栏杆外的花丛里摔过去。沈惜楚连忙伸手去扶,挣扎中两个人一齐跌了下去。

粉白的花瓣四散飘飞,落满发上衣间,如同雪舞。月光在那一瞬间变得薄纱般轻柔,白千酒借着摔倒时的姿势伏在沈惜楚的胸口上,看着他的眼睛道:“很小的时候我便听过你的名字,玲珑阁的少阁主,文武双全,不输庙堂状元。十四岁那年,我在父王的书房里见过一幅你的画像,好看得像是天上来的神仙,从那一刻起我便发誓要做你的妻子。”她拉过他的手掌,在他掌心里一笔一划地写“白千酒”,“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

她的指尖滚烫,他的掌心冰凉,融融暖意似海潮般,随着一笔一画涌入心底,不经意间醉了谁的心神。

【第一杯酒,敬故人往事】

故事的开篇实在是太过美好,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难免有几分不真实的虚幻感。

珠帘外雨声渐浓,沈惜楚端起茶杯来暖手,对挽衣道:“她要我记住她的名字,我便真的记住了。白千酒——无论是从笔下写出还是从口中念出,都是一样的好听好看。”

夜宴过后,沈惜楚及贴身的随从被安排在偏殿休息。夜色寂静,更漏响过五声,皇后的寝宫里突然燃起一丛极亮的火光,刀斧般劈亮沉沉暗夜。

按照朝廷律例,每逢大典、祭祀,帝后必须同寝。火光亮起的瞬间兵甲的碰撞声流水般溢满整座王宫,沈惜楚脑中闪过惊雷似的两个字——兵变。

歌舞升平的西吴王宫变成了人间修罗场,到处都是奔逃的宫人,到处都是刺目的火光。沈惜楚逆着人流向位于王城深处的议政殿走去,等他赶到时,胜负已经见了分晓。

煌煌殿中只有两个人,西吴王蓬头散发地跪在十九级长阶之下,赤红的双目里满是枯败的死灰,长阶上的金色龙椅中端坐着建安王——他嫡亲的弟弟。

建安王生得极其俊秀,轻声念了一句:“哥哥,你输了!”转身抽出长剑,直刺向长兄的胸口。白千酒突然踉跄着从侧殿奔出,向建安王扑去。沈惜楚倾身截住白千酒的去路,蒙着她的眼睛,强行将她抱进了怀里。

与此同时,建安王的贴身卫队自殿外鱼贯而入,潮水般汹涌袭来的士兵将殿中人团团围住。冷硬的金甲银枪张扬着尖锐的棱角,萧肃的杀意盖过雾般的血色。

沈惜楚将白千酒紧紧地扣在怀里,骨节纤纤的手指覆在她的眉眼之上,挡住了所有溅着血光的画面。朦胧中白千酒听见沈惜楚微凉的嗓音散入寂寂深殿:“沈邺率玲珑阁一众弟子归顺新主,恭贺吾王荣登大宝!”

建安王模样生得俊秀,声音也极阴柔,他笑了一声,道:“好一个识时务的玲珑阁主,那么你拿什么同本王换她的命呢?”

建安王手中染血的长剑直指白千酒的胸口,白千酒死死地抿住嘴唇,不许自己哭出声音。纯粹无光的黑暗中,她听见沈惜楚一字一顿地道:“沈邺愿将半数家财上缴国库,充当军饷。”

拿出半数财产,玲珑阁就只剩下一个空架子,随时都可能被其他江湖门派吞并。白千酒也不晓得自己心里是恨多一点儿,还是爱多一点儿,只觉得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

直到出了王城,沈惜楚才放开蒙住她眼睛的手,无星无月的天光下,白千酒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冷冰冰的泪光。睁开眼睛的瞬间,她反手抽出绕在腰间的软剑,直刺向沈惜楚的喉咙。去势掠起重重花影摇曳,就像初见时那样。

剑锋挑破肌肤,嫣红的血顺着剑身一路滑下,落在她掌心里,开出绚丽的深色桃花。

极烫的一滴泪从她眼中掉下来,滑出长长的水痕。她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一声又一声,那么刻骨:“沈邺,你明明有机会救我父王一命,为什么不肯救他?”

沈邺眼中似乎浮着蒙蒙的雾霭,冰凉又深邃。他抬手握住剑刃,纤纤手指被割出深可见骨的口子,道:“我救了你父王便不能救你,玲珑阁并不在意谁来掌管这天下,我却在意你是否平安!”

白千酒持剑的手不住地颤抖着,最终颓然跌落,郁结在心底的筋骨断裂般的疼化作血雾自口中涌出。她倒在他怀里,握住他雪白的衣角,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沈邺,你救我做什么,我的父王死了,我的家没有了……”

那一夜,天光极暗,无星无月,沈惜楚把白千酒背在背上,沿着枝影摇曳的小路一步步向前走去。粉白的花瓣四散飘飞,落满两人的发上衣间,如同一场没有温度的雪。

沈邺,我没有家了;沈邺,父王原本已经答应了把我许给你,可惜他不在了……

【第二杯酒,敬山河岁月】

《西吴史》记载:“元正九年,建安王夺位称帝,号建隆,改元丰永,废帝宫眷悉数发配边塞,永世不得再入王城。”

新皇登基的消息传到玲珑阁时,白千酒刚刚从昏迷中醒来,透过洞开的窗户,能看见摇曳不休的重重花影和锦缎似的灿烂阳光。白千酒抬手抹掉眼角未干涸的泪,心下想着,原来物是人非才是这世上最残忍的词。

掌灯时分,沈惜楚来看她,冰凉的手指轻轻搭上她的额头,顿了顿,道:“烧退了。”

白千酒顺势起身,握着他的衣袖伏在他的肩膀上。沈惜楚袍袖间独有的香气瞬间盈满她的呼吸,仿佛有雪花落下来,在心头最柔软的地方轻轻一触,留下抹不去的冰冷水痕。

白千酒闭上眼睛,轻声道:“自从十四岁那年见到你的画像,我整日盼着朝贺大典快些来,我想穿着漂亮的衣服堂堂正正地站在你面前,跟你说一句‘喜欢。我从春天盼到冬天,从日出盼到日落,心心念念全是你……”

沈惜楚眼中浮起怜惜的神色,他抬起手,纤纤手指自白千酒乌黑的发间穿行而过,仿佛路过一场无声的雨。他低声道:“别怕,在玲珑阁里你依旧是公主,没人能伤害你一分一毫!”

白千酒握住沈惜楚衣袖的那只手莫名紧了紧,没有人能看清那一刻她脸上有着怎样的表情,是欣喜还是哀伤。沈惜楚只觉脑后猛地一痛,伏在他肩膀上的白千酒突然屈起指骨,狠狠击中了他的颈后重穴。

浓密的黑暗涌上来,失去意识前,沈惜楚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别去……”

白千酒唇边浮起哀婉的笑,她从沈惜楚腰间解下可自由出入王宫城门的令牌,紧紧地攥在手里,低声道:“我怎么能不去,他杀了那样疼爱我的父王,毁了我的家,这个仇,我不能不报!”

曾经,她是西吴王最疼爱的小公主,如今,她要像一个战士一样,替死去的父王讨回尊严。唯一的遗憾便是没能嫁给他,做他唯一的妻。

废帝死去,昔日的臣子都归顺了新皇,但也不乏忠心念主之人。白千酒在御林军统领魏江的帮衬下,借助着从沈惜楚腰间偷来的令牌,再一次回到了西吴王宫。

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幻想着穿上漂漂亮亮的嫁衣,从这里走出去,嫁给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如今江山依旧,将相难寻,她不再是名正言顺的小公主,所有幻想都以最残忍的方式,碎成了齑粉。

白千酒在王宫里寻了个偏僻的角落,一直躲到天色漆黑,王宫里掌起了灯火。魏江告诉她,新任西吴王每天都会在御书房里看奏折至深夜,三更时分御前侍卫交班,是守卫最松懈的时刻。

白千酒双膝着地恭恭敬敬地给魏江行了一个大礼,魏江连忙伸手将她扶起,苦涩道:“属下家中还有妻儿老小,只能帮到这里了,公主千万保重!”

白千酒笑了笑,清透的眼睛里渐渐有了灰尘的痕迹,她像是在同魏江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别再叫我公主了,父王不在了,哪里还有什么公主……”

更漏响过三声,守在御书房外面的御林军准时交班,白千酒施展轻功,踏着房梁悄无声息地潜进了御书房。三尺软剑流星般挥出,笔直地刺向端坐在书案之后的黄袍新主。

剑锋割裂空气,沉沉阴云挡住了月亮,夜色在那一瞬间变得极度凄寒。就在长剑即将碰到新任西吴王时,头顶突然传来奇异的声响,一方铁制牢笼从天而降,将白千酒连同那柄长剑一起困在了里面。

新任西吴王姿态悠然地从书案后步出,看着千酒的眼睛,道:“你莽撞时的样子,格外像你死去的父亲。”

白千酒脑中闪过一个极其可怕的念头,她握住铁笼上的栏杆,哑着嗓子轻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在今天来行刺?”

御书房里总不可能一直在房顶上悬着个铁笼,明摆着是近几日才布置好的,等着她来自投罗网。

新任西吴王唇边浮起一抹讽刺的笑,衬着那双阴鸷的眼睛格外深邃。他轻轻摆了摆手,一个穿着白衣的身影自暗处走出,身形挺拔,凤目狭长,眉间一抹朱砂绘……

白千酒像从未认识过一般怔怔地瞧着他,曾经清透无比的眼睛彻底失去了光彩,喃喃地道:“是你……从头至尾……你都参与其中……兵变……夺位……”

西吴王折过一枝花茎握在手里细细把玩,轻声道:“是啊,没有沈阁主的帮衬,本王不可能成功得这样容易。夜宴时分,守卫松懈,沈惜楚借着朝贺的名义,将武器藏在进贡的箱子里带入王宫,本王的铁骑乔装成宫人伺机而动。以烟花为讯,纵火屠宫,多完美的计划!”

沈惜楚整个人都沉在浓重的暗影中,千酒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觉那身白衣冰冷得可怕。恍惚中,她听见西吴王继续说道:“你一定好奇,他为什么要散尽家财来保你的性命,因为传国玉玺还没有找到,你还不能死!他佯装救你,将你带回玲珑阁,是为了哄你说出玉玺的下落。没想到你这么沉不住气,病还没养好,就要来复仇。”

心里空得没有一点儿声音,没有了爱,也没有了恨。千酒隔着铁笼嶙峋的栏杆,怔怔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沈惜楚。她像是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就这么看着他。

其实,她有很多问题要问,仔细想一想,又觉得那些问题都没有问的必要了。

【第三杯酒,敬曲终人散】

故事讲到这里,连置身事外的挽衣都有些于心不忍,白千酒从来没有做错过什么,却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

釉质细白的茶壶已经空了,苏荷香也燃成了灰烬,沈惜楚唇边突然浮起一抹枯蕊般的笑,他轻声道:“我从来不知道还有个下落不明的传国玉玺。那天夜色凄迷,到处都是弥漫的血色,当我把她抱进怀里时,只想着该如何救她。西吴王之所以会那样说,只是想借我的手将千酒逼向绝路,他恨他的兄长,连兄长唯一的女儿也一并恨着……”

顾挽衣摇了摇头,她想说“我不信”,张了嘴巴才猛然想起,她早已失去了声音,再也说不出话。

两个人相对而坐,听着窗外淅沥沥的雨声,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屋子里静到了极至。沈惜楚端起早已空了的茶杯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道:“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要帮助建安王夺位称帝。”

顾挽衣执起放在一旁的笔墨,用蘸饱了墨汁的狼毫在宣纸上写着:“为什么?因为你虽然贵为一阁之主,却也不过是江湖游民,背负着玲珑阁上上下下数千口人的祸福安危,建安王用他们的性命要挟你,你又怎能和朝廷作对?区区一个白千酒怎么能和数千个玲珑阁的信徒相比,所以,你选择将她舍弃,也在情理之中。”

随从将纸上的字悉数念给沈惜楚听,那双早已失了神采的墨黑瞳仁里渐渐浮起痛苦的神色。他握紧手中早已空了的茶杯,紧到骨节泛白尤不自知。

其实,落到了那步田地,连白千酒自己都明白,她已时日无多。是当众问斩还是凌迟处死,都在她那位叔父的一念之间。

西吴王下令将白千酒关进了死牢,黑夜中的死牢温度极低,幽幽烛火在残破的墙壁上撕扯出嶙峋的线条。白千酒靠坐在干草堆上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恍惚中,她再度忆起未央宫外的回廊里,白衣青年只身立于月下的样子,素雅的衣摆似翻飞的雪。她站在青年身后,一不小心就看得入了迷……

人人皆是看客,只有她入戏太深。

颊边突然一凉,抬起头的瞬间就看见沈惜楚半跪在她面前,拇指轻轻拂过她湿润的眼角。袍袖间熟悉的香气弥散开来,白千酒心中涌起从未有过的愤怒和疼痛,她拽过他的手放在唇边狠狠地咬,破皮见血,深可见骨。

嫣红的血顺着掌心的纹路落下来,落入尘土,开出浓烈的花。与此同时,大颗大颗的眼泪自白千酒眼中滚落。泪眼模糊中,她喃喃地唤着他的名字,如同国破家亡的那个夜晚,她倒在他怀中时那样:“沈邺,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父王没有死,你也不是叔父的亲信……”

沈惜楚眼睫微合,将所有不能外露的情绪统统剪碎在眼底,再度睁开眼睛时,只剩下满满的决绝。他捧起她的脸,拇指在她湿润的眼角流恋不去,轻声道:“皇上已经晋封我为淮南候,下月中旬,我便要迎娶将军的女儿为妻,今天我是来送你上路的。”

沈惜楚自怀中取出一枚通体乌黑的药丸,小小的药丸卧在他掌心里像是蒙了尘的明珠。白千酒仿佛已经失去了心痛的能力,她看着他,唇角渐渐弯出讽刺的笑。沈惜楚似乎意识到了她要说些什么,在她开口的瞬间,倾过身来抱住了她。

月光透过残缺的窗棂漫进来,如同铺了满地细碎的雪。白千酒在沈惜楚怀中渐渐瘫倒,失去意识前,她听到他喑哑的声音响在耳边:“今夕一别,后会无期。阿酒,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后的保护……”

雨似乎停了,珠帘在雨后微冷的空气里轻轻舞动。说完那句道别的话后沈惜楚再不言语,那个关于故人的故事,也就画上了句点。

日头渐渐西斜,蒙了水雾的天青色小径上一片残红。顾挽衣突然很想问一问沈惜楚,他到底有没有喜欢过那个名叫千酒的姑娘。素白的手已经执起细细的狼毫,在宣纸上空悬了一悬又搁了回去——无论是爱还是恨,都轮不到她一个外人来询问。白千酒自己都觉得没有必要再深究,她又何必多管闲事。

顾挽衣自层层排列的香柜中拿出一方小小的白玉盒子,她将盒子放到沈惜楚面前,然后握起他的手搭在了上面。玉石冰凉的触感渐渐被掌心暖烫,沈惜楚挑起唇角露出一个堪称倾世的笑:“这便是梦寻吧——梦里寻她千百度,真是极好的名字……”

【山河故人,白头执手】

离开夜归楼时已是黄昏,入眼处皆是茫茫的寂寥,可惜沈惜楚再也无法看见。

顾挽衣没有问他到底为何盲了眼睛,也没有问他为何一定要置千酒于死地,只是一直将他送到天青色小径的尽头,用手指比画出道别的话。

其实沈惜楚的故事并没有讲完,他给白千酒服用的并不是致死的毒,而是抹去记忆的药。他买通了牢里的狱卒,将昏迷的白千酒送到了魏江手中,然后将另一个死囚换进了白千酒住过的牢房里。

又是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他眼看着魏江驾着马车将白千酒带离王城,带到他再也照拂不到的地方。从此,她的世界里再没有他参与的痕迹,连回忆中都不会有他的影子。

今夕一别,后会无期,这真的是最后的保护,而他还有更危险的事情要做。

有一件事沈惜楚一直没有告诉千酒,他并不是建安王的亲信。

十几年前,建安王为了掌控户部,伪造证据污蔑时任户部尚书林子勋私通外敌,震怒的西吴王颁下谕旨将林氏一族满门抄斩。他是唯一幸存下来的林氏后人,被玲珑阁的老阁主收养,改名沈邺。

他接替阁主之位,又甘心臣服于朝廷,都是为了替林氏满门讨回一个公道。他参与到建安王夺位称帝的计划中,晓得建安王兵变时的每一个步骤。他知道起兵当夜,建安王会只身前往议政殿去生擒自己的哥哥,偌大的议政殿里只有建安王和西吴王两个人,一个污蔑了他的父亲,一个处死了他的父亲,那是最好的报仇时机。

可是,千钧一发之际,白千酒踉跄着自侧殿奔出,撞碎了他所有的计划和筹备。白千酒并不知道,当沈惜楚截住她的去路,将她抱进怀里时,已经将自己置于了危险的境地。

他散尽家财,他错过时机,他甘心被误解,都是为了救她,可惜她永远都不会知道。

丰永元年,新任西吴王颁下谕旨:玲珑阁主沈邺平息霍乱,功劳昭昭,晋封淮南候,赐宅邸一座,黄金百两。护国将军有女淑丽,赐婚于淮南候,永结连理。

沈惜楚一身玄色莽服,跪在簇新的宅邸中,平静地接过内官递来的圣旨,墨黑的眸子沉着不可见底的光。

淮南候迎娶护国将军之女,这样的场合西吴王不会不来,婚宴之上守备薄弱,这样的机会绝不能再错过。

成亲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桃花红艳艳地开满枝头。沈惜楚牵着新婚妻子的手,踏着长长的红锦,一步一步地向御座之上的西吴王走去。

有风吹来,粉白的花瓣四散飘落,仿佛一场没有温度的雪。沈惜楚恍惚想起,他背着千酒走过枝影摇曳的小路时,也如此刻般有花瓣飞落。

西吴王的御座愈来愈近,沈惜楚默默地握紧了藏在宽大袍袖里的匕首。突然眼前人影一闪,魏江自西吴王身后的阴影里步出,恭恭敬敬地施下一礼,道:“废帝余孽已悉数处决,请皇上放心。”

良禽择木而栖,魏江终是背叛了他的旧主。

沈惜楚耳边闪过山脉崩塌般的轰然声响,眉宇依旧冷淡,脸色却已苍白到了极至。喧天的喜乐仍在热闹地唱着,此刻听来,已经变得无比讽刺。沈惜楚低笑了一声,嗓音喑哑得像是已经毁掉,他转头看向西吴王,黑沉沉的眼睛里了无生机:“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西吴王依旧笑得阴柔,他抬起手轻轻挥了挥,立在沈惜楚旁边的新婚妻子,突然掀起遮面的喜帕,长剑闪着寒光直逼向他墨玉般漂亮的眼睛。剧痛袭来时,西吴王阴柔的声音响在耳边:“念在曾助本王登基的分儿上,本王不杀你。但是玲珑阁一众信徒居心叵测,不可留在王城,悉数发配边塞,今后沈阁主便守着一个空架子了却此生吧!”

越来越多的花瓣自枝头纷纷扬扬地落下,覆盖了故人往事。纯黑无光的世界里,沈惜楚喃喃地念着千酒的名字,有泪落下,如血般滚烫。

尾声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亡魂,更不可能有“引魂入梦”,梦寻香不过是一味毒,让人沉浸在最快乐的梦境中,无痛而终。沈惜楚自幼学习制毒,他不可能瞧不出其中的门道,所以,自一开始,挽衣就明白,他不是来寻香的,而是来寻死的。

在小路的尽头同沈惜楚道别时,顾挽衣朝他福了福身子,盈盈一拜。沈惜楚虽然盲了眼睛无法看见,却也能感受到顾挽衣的善意,微笑着道了声:“顾楼主,请回吧。”

有一件事情,魏江没有告诉沈惜楚,其实他并没有亲手杀死千酒,而是将昏迷的千酒扔进了护城河里,让老天来决定她的命运。

冰冷的河水蜿蜒而下,千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飘荡了多久,直到一个贩卖香料的顾姓商人恰巧路过将她救起。苏醒时,她已经失去了记忆和声音。

商人心地极好,将她收为义女,并给她起了一个新的名字——挽衣。

从此,王宫里少了备受宠爱的小公主白千酒,王宫外却多了一个擅于调香的顾挽衣。

可惜,他盲了眼睛,她失去了记忆与声音,就算相对而坐,也没办法从故事里寻出故人的影子。

天青色的小径铺展开来,那么寂寥又那么幽长。沈惜楚和顾挽衣沿着背对着彼此的方向渐行渐远,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今夕一别,后会无期,这一别,便是一生。

故事家 2017年1期

故事家的其它文章 你的美妆小达人已上线 我们一起养膘吧 片片相思入镜花 雕虫戏 学霸也有型 风雪送白头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10/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