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青灯拂鲤来

青灯拂鲤来

时间:2018-08-10 02:22:02 来源:笔之家

君心如玉,不问归期目录列表烟雨任平生

姜山

拂鲤城背靠拂鲤山,离皇城不远,却因为城中常年雾气缭绕而鲜有人烟。然而近日,荒凉的拂鲤城里突然热闹起来。据传,是城中来了个卖粥的小书生,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身子骨豆腐捏成似的好看。

小书生名叫绯灯,名字绮丽,粥也做得好,每日慕名而来的人都要填满整座城了。时日一久,这城中常年弥漫的浓郁雾气仿佛都被这熙攘的人气给冲得散了些。

可惜这绯灯脾气不大好。这句话从青织来到这拂鲤城,便听了不下十遍。她淡然地笑了笑,辞别了又一个劝告她别被绯灯皮相迷惑的人,抬脚朝绯灯的粥铺走去。还未走近,便听到了绯灯略显不耐烦的声音:“南瓜粥早卖完了,你明天再来吧。”青织站在墙角细细听了会儿他煮粥盛粥的声音,轻声问道:“那请问还有绿豆粥吗?”

绯灯抬头看见她,似水墨画般的眉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有的。”

他给青织盛了粥亲自端到她面前,又一撩衣袍坐下,问她:“姑娘从何处来,所为何事?可有婚配?”话语直白大胆得很。青织失笑:“从拂鲤山上来,未曾婚配。”顿了顿,又轻声道,“来寻一件丢失已久的东西。”

绯灯脸色冷了下来:“我这儿可没姑娘要找的东西。”

青织语气依旧是轻轻的:“还未曾仔细找过,公子怎知没有呢?”

绯灯直直看着她,半晌,“哼”了一声起身招呼其他客人了:“你要找就找吧,找不到可别怪我。”

青织这一碗粥从下午直喝到了傍晚,其间,绯灯许是看不惯,过来替她换了三次热粥。虽然依旧对她爱搭不理,但好在脸色没那么冷了。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白日里围在粥铺面前的人群也散得差不多了。青织看了眼趴在桌子上发呆的绯灯,轻声道:“我要回去了。”绯灯没理她,她无奈一笑,抬脚向门口走去,却看见一队身着宫服的人朝粥铺走来。

她正疑惑,却见刚刚还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门外,对着那群人喊:“我都说了我这儿没你们要找的东西,你们还天天来,烦不烦啊?”

“实在对不住。”为首之人走上前,摊开手有些无奈,“国师给的七角檐铃最近只在您的粥铺四周有反应,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青织好奇地勾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人掌心中一个有着七个精致雕花棱角的小小铜铃无风自响,低低震动。她正疑惑,身侧绯灯却悄悄拉着她往后退了一步,昂首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进去搜吧。”

那人微微躬身,道了声“抱歉”就带人进了粥铺仔仔细细地搜查,却是一无所获。绯灯抄手靠在门框上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摆手招过一直站在原地发呆的青织:“你长得这样好看,独自一人住在拂鲤山不害怕吗?”青织敛眉:“我习惯了。”

绯灯歪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笑嘻嘻地凑到她面前:“你是不是家境不太好?那这样吧,以后你来喝粥,我就不收你钱了,怎么样?”

他身子骨瘦弱,显得年龄不大,又穿了一身绛色衣衫,便衬得那双似水墨画般的深邃眼眸更加灼人心魄,于是鬼使神差地,青织应了声:“好。”

她本以为自己不过随口一应,却没想到此后去粥铺的次数竟真的情不自禁地多了起来。而只要她不提寻东西这一茬儿,绯灯便不怎么翻脸,偶尔心情好了,还会搬着凳子坐在她面前给她讲些他所知道的稀罕事儿。

绯灯虽然脾气不好,故事倒讲得有模有样,最让她印象深刻的便是一个富家小姐同皇帝和国师之间的情感纠葛故事:富家小姐对无意间救了她一命的少年皇帝一见钟情,不管不顾地进了宫,日日围着皇帝转,甚至甘愿一次次地做皇帝巩固朝纲的棋子。却不知皇帝心中有山河天下,有家国大义,唯独没有关于她的儿女情长。最后她心灰意冷,于皇帝娶亲的上元夜从宫中最高的青鲤阁楼上一跃而下,香消玉殒。

故事不算多出彩,真正让青织难过的是故事的后半段:富家小姐死后,一直默默陪着她的国师不顾皇帝的反对,在青鲤阁四周用不腐不烂的上古红木亲手雕染了九十九盏绛红宫灯。国师灵术过人,百年过后,王朝变换几轮,他却依旧容颜不改,所雕宫灯虽没有灯芯,不能发光发热,却不腐不烂。据传,国师这些年固执地守着青鲤阁,守着他心爱之人最喜欢的九十九展宫灯,也不过是想上天有灵,能让他再见那富家小姐一面罢了。

绯灯讲到这里,咂嘴道:“都说国师痴情,我看他是傻,既然喜欢,为什么当初不及时表白。现在这样,有意思吗?”

青织笑了笑,没说话,晚上却会坐在破寺庙前的大柳树上发很久的呆。这日,她正发呆,树下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起身朝下望去,绯灯豆腐捏成似的小身板站在粗大柳树下显得格外瘦弱,面容却被月光映照得格外昳丽。

他三两下爬上柳树,坐在她身边:“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国师的故事?我每次讲,你脸色都很差。”顿了顿,像是有些愧疚,“我以后不给你讲这些凄楚的故事了,你……你笑一笑。”

青织愣住。她一直都知道他脾气直,说话冲,从来都是一副嚣张样子,她从来没见过他这般的低姿态,也从来没想到,这人认真盯着她看时竟会这样好看。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白,绯灯忽然红了耳际:“青织,你,你……我,我喜欢你。”红晕渐渐从耳际蔓延到他脸颊之上,“……我喜欢你。”

青织像是被吓住了,绯灯却趁机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跳下了树:“我仔细想了想,我不能像国师那样傻,我既然喜欢了一个人,就要坦白地告诉她。”

绯灯走后,青织发了好久的呆。她忽然发现,事情好像超出了控制。

后来许是她的逃避态度太过明显,有一日,绯灯实在看不下去了,截住她上山的身影,咬牙说道:“你这样是什么意思?如果不喜欢我直说便是,何必这样对我视而不见,让我,让我……”说着说着,他忽然就红了眼眶,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我绯灯长得又不差,会煮你最喜欢的绿豆粥,还会讲故事,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我会改,你……你凭什么不喜欢我?”

周围渐渐有人起哄,绯灯拽住她的手认真地说道:“我承认我最开始在意的是你的容颜,但这些天下来,我发现我最喜欢的还是你整个人,即便你不再漂亮,我还是喜欢你。”

人群起哄的声音渐渐大了些,青织赧然,抽了抽手,没抽动,索性问他:“你到底喜欢我什么?”绯灯目光灼灼:“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哪儿还要什么理由。”

他这般执着,倒让青织有些意外了,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他想要,别人就能给得起。

青织叹口气,轻声问他:“你知道我要寻的那件东西是什么吗?”绯灯摇头。

青织说:“我要找的,是佛前长明灯的灯芯。”

此话一出,绯灯霎时白了脸色。

青织不知自己在佛祖面前跪了几个日夜,只知道绯灯冲进来拉起她时,她的膝盖已经没了知觉。绯灯眼里满是怒气:“没错,佛前长明灯的灯芯是在我这里。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寻它,但现在我把它给你就是了,你何必这样作践自己呢?”

说着,他伸手入怀想要掏出灯芯,青织却拦住了他的动作,目光慢慢飘远:“你那天说喜欢我,我其实很开心。可是绯灯,你这样好,喜欢我不值得。”

绯灯摇头:“值不值得,你说了不算。”青织扯了扯嘴角,没答话。绯灯看她又沉默了,心中更加气闷,偏又说不出其他责怪的话,只好一根一根地揪着地上的枯草发呆。

终是有些坐不住了,绯灯侧着身小心翼翼地凑到青织面前,想看她是不是睡着了,谁知青织突然睁开了眼:“这世上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小红灯笼,你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脑中像是有轰雷呼啸而过,绯灯抖着手指向青织,小红灯笼几个字翻山倒海般在心中扑腾:“你,你……”

他本以为这拂鲤城众人不过肉体凡胎,即便有些微高人出没,也断不可能看出他这百年前由灵术过人的国师以心头血雕染的宫灯原身,更何况,他有佛前长明灯灯芯傍身,灵气更甚,怎么会,怎么会被人发现呢?

绯灯踉踉跄跄地下了山,青织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不见,又转过身跪在佛前,想事情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许是身子太弱,想着想着,她竟然昏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却是在皇城了。她闭了闭眼,轻声对身侧一直灼灼盯着她的人说:“明修,好久不见。”

宴明修,皇城灵术过人、百年间容颜不老的国师,绯灯所讲故事里的主人公之一。

“我终于找到你了,青鲤。”国师手指颤颤,嗓音也颤颤。

是了,她原本不是叫青织的,她姓姜,名唤青鲤,百年前为了一个叫褚轩的皇帝付尽了一片真心,却是痴心错付,最终含恨殒身。年少时不懂世事,认准爱上了就要在一起,却不想这世上有些事情根本强求不来,比如她之于皇帝,国师之于她。又比如,绯灯于她。

青织再次见到绯灯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绯灯没穿他最爱的绛色衣衫,却还是像之前一样板着张脸,好似她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他正准备说话,青织却伸手拉住他的胳膊,罕见的一副眉眼弯弯的模样:“绯灯,我好想你。”绯灯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半晌,微红着脸回道:“我也是。”

院中有大片大片的海棠树,微风袭来,带着清香的花瓣便纷纷扬扬地洒在他们肩头发上,一派恬淡悠然的景象。绯灯忽然拉住她的手,朝她笑了一笑:“我后来又仔细想了想,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我想着,只要我一直喜欢你,总有一天你也会喜欢我的。”

他目光灼灼,掌心也炽热得不可思议,让青织本就不甚坚定的心神晃了又晃。

月上中天的时候,出去了一整天的国师回来了。到底是被他亲手造出来的事物,绯灯见着他有些不自在,青织了然地打发他去帮忙做碗绿豆粥。

待他背影消失后,青织顿时瘫软在地,国师疾步过来扶起她:“青鲤拿回灯芯吧,你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

青织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长明灯全靠那根永生不灭的灯芯过活,只要被剥离了灯芯,哪怕之后再度找回,也不可能再有恢复原身的机会了。就像破碎了的镜子,又怎么可能再次像之前那样完美无缺。”

“既然如此,你当初又为什么任由绯灯拿走灯芯……”宴明修顿住脚步,嗓音忽然沙哑起来,“青鲤,你对他是不是……”

青织没说话,宴明修便扯着嘴角自嘲道:“我这个人真失败,百年前表白迟了一步,便错过了你。百年后,我好不容易等到你,却还是晚了一步,你……还是喜欢上了别人。”

“对不起。”青织低头避开他的目光,“有些事情因果注定,强求不来。”

青织在皇城待的第六个月,身子终于到了极限,整日昏昏沉沉不知今夕何夕。绯灯急得上蹿下跳,国师卧室的门槛险些被他跪烂,却始终没能知道国师所说的破釜沉舟之法是什么。

又是一个春日,惠风和畅,青织神志稍稍清醒了些,便搬了把椅子坐在窗前发呆,绯灯折了枝海棠花递到她面前:“海棠花娇,配你这样的美人正好。”

青织接过花轻轻点了点,隐隐有馨香传来,她便笑了笑:“绯灯,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我不叫什么青织,我叫姜青鲤。”绯灯搬了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下:“我知道。”当初在拂鲤城初见到她面容时,他就隐隐猜到她便是国师经常摩挲的画像之中的女子。

青织说:“我就是你所讲故事里那个错付真心不得善终的富家小姐。”

绯灯点了点头:“我知道。”每每听他讲这个故事,她总是神色凄楚,掩在衣袖下的手指微微颤抖,谁能看不出来?

青织看着他又说:“我活不长了。”

这下绯灯终于坐不住了,他急急扳正她的身子,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会有办法的,国师一定会有办法的。”

绯灯不住地摇头,握住她肩膀的手指力气大得仿佛要嵌入骨肉。青织顿了顿,狠心继续说道:“我现在只不过是拂鲤山上佛祖面前的一盏长明灯罢了。”

青织又一次从昏迷中醒来时,看到宴明修正端着碗绿豆粥朝她笑得温柔:“饿不饿,喝点儿粥吧,我叫绯灯亲手为你煮的。”

“绯灯呢?”青织撑起身子,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宴明修舀了勺粥递到她嘴边,看她乖乖喝下,才轻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这百年来皇位上的人换了几个,我却一直端坐在这国师之位吗?”

青织摇头。宴明修敛了眉眼:“因为我有过人灵术,百年间容颜不改,试问有哪个满腹雄心的皇帝不想要长生不老呢?”

青织心中顿时漫过大片惊慌,宴明修却低头微微笑开:“世人都是贪婪的,有了钱财又想要权势,有了权势又想要长生不老……可是你看,绯灯他心上有我当初雕染他时洒下的心头血,又有灵气十足的长明灯芯傍身,长生不老唾手可得,却甘愿为了你舍弃这无数世人都想要的一切,傻不傻?”

青织攥紧了床单,宴明修放下粥碗,站起身背对她:“皇帝一直想要从我这里得一个长生不老的法子,可我即便灵术过人,也不过一介凡人,哪有本事能令他人长生不老?但是绯灯不一样,他是集天地灵气化成的灵物……”

“明修!”青织大喊一声,身子微微颤起来。宴明修没回头,背在身后的手却紧握成拳:“所以我告诉绯灯,皇帝有一株魄心草,是护心续命的最好药材……”

青织终于没忍住,泪水涔涔落下来。宴明修转身看着她,眼神哀戚:“百年前我在你爱着褚轩的间隙里,乞求着你能多看我一眼,把那份爱稍稍分给我一点儿。可是我等了一辈子都没等到,现在却被我亲手雕出来的一盏灯笼抢了先,你知道我有多不甘心吗……”

青织找到绯灯时,他已经没了鲜活的生命气息,被生性残忍的皇帝随意地丢在寝宫的一角。她没理会皇帝看见她凭空出现后的那副惊恐模样,一步步地走到角落,捧起绯灯面目全非的红木灯笼原身。

皇帝强自镇定下来,语气中满是讥讽:“这家伙一直嚷嚷着要什么魄心草,嚷得朕心烦,只好让他永远闭了嘴。不过没想到,他身上竟然有一支灵气充沛的灯芯,真是天助我也。”顿了顿,皇帝又轻蔑地看了她怀中的红木灯笼一眼,“真是傻,这世上要真有那能够护心续命的魄心草,朕干什么还要千方百计地去求国师让我长生不老。”

青织一直捧着红木灯笼不说话,泪水却不停歇地落下来。她不说话,四周竟慢慢静下来,皇帝心中顿时有了不祥的预感,正准备开口喊人,青织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

而后她身侧隐隐有风声呼啸,长发混着衣衫上下翻飞,五指微弯成勾。不过一个眨眼,皇帝疾步往外走的身影顿住,口中鲜血喷出,已经没了多少气息。

青织将他心中的长明灯芯取出收回到掌心中,抱着红木灯笼回去准备向国师辞行,却没见到人,倒有一丫鬟将一只七角檐铃塞到青织手中:“这是国师让我给您的,他说他不后悔。”

青织脚步一顿,想起那年她被褚轩派去刺杀敌国将军,回来时受了重伤,宴明修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眼中满溢的心疼刺得她心间一抽,只好撇过头,将常系在腰间的七角檐铃给了他当做报答。明明不过一件普通物什,宴明修却开心得像是得到了世间至宝。

后来她被褚轩伤了又伤,他却一直默默地陪在她身边。她只当他是无事可做,却不想他对她的情意竟深到那种程度,甚至甘愿为了她逆改天命,用自己大半生的修为和生命做了个灯阵,让她得以在这世间又存活这么些时日。甚至又在她没了灯芯将要油尽灯枯时,又耗尽全部心头血熬了那一碗绿豆粥,骗她喝下,让她心魄不至于消散于人世间。

只可惜,她自始至终都不曾爱过他。

青织带着绯灯回了拂鲤山,日夜跪在佛前虔诚祈祷。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祈求些什么,只觉得自己好似犯了滔天罪孽,唯有这样才能有所救赎。

她抱着绯灯的原身蜷缩在佛龛前的长明灯座下,听到有过路人说国师一夜间白了发,没几日便仙去了,又听到宫中青鲤阁四周的九十多盏宫灯一瞬间腐烂枯朽,落了一地木屑。

眼角隐隐有泪水落下,青织紧了紧怀中抱着的红木灯笼,意识渐渐模糊了。恍惚中好像看见了当年那个初初化成人形的小红灯笼日日跑到佛祖面前问: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像正常的灯笼一样发光发热。

那年她刚得明修心头血浇灌又得上天垂怜,得以化身长明灯长奉于佛祖座下。生活枯燥如一潭死水,见到这么个可笑的灯笼,便起了捉弄心思,骗他说只要有了佛前长明灯的灯芯,他便可以得到他想要的。

于是他便拿了她的灯芯,却是她亲口授予的。那时她想,即便没了灯芯她消散于人世间,但只要这个傻灯笼能够做到他一直想要的发光发热,她也心甘情愿。

而后她一时兴起去拂鲤城找他,也只不过想多看几眼这个傻灯笼,看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开心不开心,却没想到最后,她竟然把自己的一颗心也丢在了这个傻灯笼上。

她仰首问那高高在上、悲天悯人的佛祖:有没有办法可以让她与绯灯长长久久地在一起。

于是很久很久之后,皇城里盛世不知变了几轮,拂鲤城人群也不知换了几拨,拂鲤山上佛前的那盏绛红宫灯却日夜燃烧着,从不曾熄灭。

那日,惠风和畅,佛祖敛了眉眼,难得地开了口:他为灯,她做芯,此后都不会再分离。

故事家 2017年1期

故事家的其它文章 你的美妆小达人已上线 我们一起养膘吧 片片相思入镜花 雕虫戏 学霸也有型 风雪送白头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10/1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