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君心如玉,不问归期

君心如玉,不问归期

时间:2018-08-10 02:22:02 来源:笔之家

大雨将至目录列表青灯拂鲤来

苏楚慕

这些年来,云洛白最常做的事就是烫一壶梨花白,倚在他第一次见到宋妩的那个酒肆的窗口听戏。

戏名叫《玉楼春》,讲的是能逆天改命的典梦师予人美梦,却夺人芳华续己命的故事。

“窥得天机,二十寿止。”便是那种只活在折子戏里的传奇人物自出生就承受的诅咒,买梦者十载韶华为酬,典梦师却只能多活一年。

真是个不值当的买卖啊。云洛白微微叹了口气,复又抬眸向窗外望去:暖春三月,满城的桃花映红妆,和宋妩当年允诺回来时的情景一模一样,只是……

云洛白用指尖细细摩挲着胸口那枚玉坠上的纹理,仿佛能透过那玉坠感受到另一个人的温度。

守心如玉,等一生又有何惧。

回风敝月,雪落满长安街。

疏疏漏漏的北风顺着窗棂的缝隙吹进沿街的酒肆,吹得温酒的小火炉里炭火霹雳啪啦地响,连搁置在一旁的六角提耳纱灯也有些摇摇欲坠。

烈酒一杯接着一杯灌进云洛白的喉咙,直到一抹素白的衣袖拂过他的杯盏才堪堪停住。

云洛白抬着醉眼望去,这才发现旁座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眉眼清浅的女子:“烈酒伤身,这位公子还是少饮为妙。”

云洛白一愣,随即自嘲地笑了笑,轻轻抚开宋妩按在他杯盏上的手:“姑娘大概不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千金买醉他朝还是要清醒,公子不如买个梦如何?”

宋妩微微上挑的眼角点了桃色胭脂,看在云洛白的眼里颇有几分蛊惑人心的味道:“南柯一梦,不也是早晚要醒……”

“若我许的——是美梦成真呢?”

云洛白瞪大了双眼,仿佛对宋妩的话还无法理解。

“重新介绍一下,小女子宋妩,自幼漂泊江湖、身无长物,唯典梦为生。”宋妩轻轻执起一旁闲置的酒杯,缓缓斟满了无忧酿,“还有半月便是萧妃娘娘的生辰,到时这对云家来说可是噩梦所至,不知云公子想不想化解?”

云家世代为皇家御用工匠,司宫灯。上至年岁佳节的观赏,下至内廷回廊的照明,所有灯盏皆是出自云家。

两个月之前,当今陛下为了给爱妃一个别致的生辰贺礼,特命云家赶制一盏特别的宫灯。

灯要华美绝伦,要前所未见,还要能让萧妃娘娘看尽俗世红尘的悲欢离合,以解深宫苦闷。

眼看限期将至,云家却毫无头绪,怕是要大祸临头。

“我与云公子命中有缘,或许可以帮这个忙。”

话已至此,云洛白就是再傻也猜到了宋妩的身份——典梦师。那个只在坊间传闻里出现过的传奇人物,金银财宝封侯拜相皆可求,只是要用命来换。

“多谢姑娘好意,只是……请容云某再想想。”一边是君要臣死,另一边是以死求生,他的心实在烦乱不堪。

“那宋妩便在城南的芳华堂静候公子。”微微颔首,宋妩便起身告辞,走到酒肆门口时忽然想起什么,重新折返到云洛白面前,素手纤纤朝着桌角一指,“雪天路滑,不知云公子可否将这盏六角纱灯借与宋妩照一路清明。”

“借是不敢,赠与宋姑娘好了。”

第二日云洛白便出现在芳华堂的前厅里。只因昨夜深时,云家接到了圣上的口谕:五日之内再献不上贺礼,便一死以谢皇恩浩荡。

云洛白身为云家的继承人,是无论如何不能错过宋妩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何况南柯一梦,也不是谁想求便能求到的。

“请宋姑娘救我云家一脉,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宋妩轻轻托住云洛白这一揖:“放心,五日之内我一定将东西交给云公子,只是这制作宫灯的技艺乃是皇家不传之法,怕是云公子得多留几日,指点一二。”

云洛白在若平堂后院住下后就让人将云家最好的制灯材料送来,细心地为宋妩讲解宫灯的制作过程。

上好的山竹为灯骨,削皮抽丝,锁孔穿线,再用陵州的洒金宣纸覆在其上。一连三日宋妩都依偎在云洛白的身旁看他制灯作画,一眼不眨。

待到最后一笔落下,云洛白想要转头去喊宋妩来看,却差点儿撞上她近在咫尺的眉眼,脸色一下子羞得通红。

“宋……宋姑娘,你看……看明白了吗?”

“当然,云公子放心吧。”宋妩眉眼含笑,指了指云洛白手里还没点火试灯的半成品,“可以送给我吗?”

云洛白一愣,不由得想起初见那日宋妩也是开口向他讨了一盏灯,便试着问道:“宋姑娘很喜欢花灯?”

“是,很喜欢。”宋妩抱起灯笼,放在眼前细细地看着上面的画,“灯火灼灼其华,尤其是在夜里,好看得紧。”

宋妩果然在第五日一清早命人给云洛白送来一口三尺见方的檀木箱子。

云洛白紧皱眉头,双手颤抖地缓缓揭开箱子。只见檀木箱子里立着一只精致的八角琉璃宫灯,无火自燃,无风自动。灯身似有千面,每一面上都画有神态各异的人,仿佛有灵魂般嬉笑怒骂着,演绎着万千人生。

灯献上去后,圣上大喜,赏赐似流水般朝云府抬来。

可惜好景不长,才出年岁不久,内廷就传出延禧宫走水的消息,差点儿烧伤了宠冠后宫的萧妃娘娘,而失火的原因竟是因为云家年后进献了一批劣质的宫灯。

天子大怒,云府满门连坐,唯有云洛白因为不久前讨了萧妃娘娘的欢喜而饶过一命,只是贬为庶人。

云洛白跌跌撞撞地闯进芳华堂的时候,宋妩正坐在前厅喝茶。“请宋姑娘救救云府!”

宋妩微微叹了口气:“云公子可知,典梦师有铁律,一人一生只可求一梦。”

云洛白“扑通”一声跪在宋妩面前:“洛白愿以生生世世的性命为代价。”

“生生世世……”宋妩轻轻呢喃着这四个字,终是将脖子上的玉坠取下,为云洛白戴上,“要救云府,宋妩需外出寻一样东西。这玉坠是我自小佩戴的,如今就权当信物放在云公子身上。记住,我未归,这玉坠决不能取下。”

宋妩抬眸望了一眼院子里刚吐新芽的桃树,眸色幽深:“待到长安城桃花落遍地,便是宋妩归期。”只是长安城满城桃花开罢,云洛白也没等到宋妩归来。

云府满门抄斩那天,云洛白疯了似的在芳华堂找宋妩。前厅,后院,书房……在推开最后一扇门时,云洛白呆在原地。那间屋子里,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宫灯,每一盏云洛白都熟悉无比。正是他从小到大学艺时做废的样式,如今却是每一盏都完完好好地被宋妩收藏在此。

而最里处摆着的格外珍之重之的两盏,一盏是宋妩雪夜带走的,一盏是云洛白亲手做的。

屋子里还有一个面色冷漠的男子,愠怒地盯着云洛白:“她逆天而行,将这些年换得的精魄制成灯魂,还把自己余下的芳华给你延寿,你还要她怎样?”

“什么意思……”

“你们云府命中注定死于这场劫难,你本不能求得典梦师,可她不仅帮了你,还把自己余下的三年寿命给了你,不过是因为你年少时曾在夜里赠过她一盏宫灯!”

典梦师一岁,普通人十载,云洛白至少还有三十年的平安喜乐。宋妩曾经说过的话浮现在脑海:

“雪天路滑,不知云公子可否将这盏六角纱灯借与宋妩照一路清明?”

“灯火灼灼其华,尤其是在夜里,好看得紧……”

原来她这一生所求,不过是他漫漫长夜里不经意给的一点光亮。只是桃花开罢,归期迢迢。

故事家 2017年1期

故事家的其它文章 你的美妆小达人已上线 我们一起养膘吧 片片相思入镜花 雕虫戏 学霸也有型 风雪送白头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10/1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