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小小说杂烩给思维多一些柔软的东西创作谈

给思维多一些柔软的东西创作谈

2010年夏天(四年前了),我与爱琴海、季风到糖坊街天主教堂拜访贾神父,他给我们三个人一人送了一本天主教版本的《圣经》,还把他翻译的《爱至成伤》也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本。后来,他叫我们三个人随意把《圣经》翻开一页,然后阅读上面的文字,就会获得上帝给予我们的忠告。我所获得的忠告是这样的:首先我劝导众人,要为一切人恳求、祈祷、转求和谢恩,并为众君王和一切有权位的人(《弟茂德前书》第二章)。听着神父阅读这段文字的声音,我感觉到仿佛真的是在亲耳聆听天主的启示。我当时突然醒悟到那些君王和有权位的也是人,不是野兽,不是毒蛇,在创作中应该把他们首先作为人对待。去年在济南有一位朋友说我过于残忍,应该多一些善良,旁边一位与我一起从西安去的朋友不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对他说是指我的《被吃掉的妻子》。这部小说写的是一个身处社会最底层的黑五类分子贫穷低贱到了连动物都不如的地步,多年来把一只母山羊当妻子,结果这只母羊还是被大队支书一伙人残忍地杀吃了。之后我就想以后思考问题时就多给予思维一些柔软的成份吧。兵马俑、秦始皇、秦帝国的灭亡——是我思考了多年的一个东西,我的《长城下——灵魂自述》作过一些探索,把长城、孟姜女、黄河作为符号放置到当今背景下,但我还是没有把我心中思考了多年的东西表达出来。于是就有了这篇《金武士》。秦始皇自然是我万分憎恨的一个皇帝了,但我这次要给他一些柔软的东西,便有了他的临死前的忏悔,还有一个事关重大的密诏。这个密诏检讨了他在历史上的罪恶,命令他的大臣三年之内毁灭秦帝国。有了这样的柔软,这位始作俑者在临终时分上升为了一个人。这个密诏是由一位秦朝的女陶土艺术家蜀青铸到一个金武士俑的内胎里的。当代一位女考古学家一生都在寻找这个东西。建构与解构在这篇小说里得到我最为满意的解释。建构是刻意的,解构不着一字,自然到位。

寇挥,男,西北第三代小说家。第一、第三届柳青文学奖长篇小说奖获得者。2013年获陕西省第二届优秀签约作家奖。鲁迅文学院第三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研讨班学员。著有《开国》《朝代》《虎日》等十一部长篇小说。

星火·中短篇小说 2014年5期

星火·中短篇小说的其它文章 大浴池 遮闭的心灵现实(创作谈) 烦了怒了你就吼秦腔 金武士 担当, 还是担当(创作谈) 颤栗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0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