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传奇故事荟呵手试梅妆

呵手试梅妆

时间:2018-08-09 02:22:02 来源:笔之家

凰图天下目录列表一世君安

宋寓

明城第一次挨罚,是梅妆亲自执的鞭。

那是无影门里专门用于惩治的鞭子,长年累月地浸在盐水里,鞭身上布满细密的倒刺。明城褪尽衣衫,独自跪在雪地里,彼时他尚是少年,身形单薄伶仃,头颅高高仰起,紧抿着惨白的双唇。

梅妆笑嘻嘻地凑到他眼前:“小皇子,你来无影门这么多天了,还没明白过来这里不是你的楚王宫吗?”

说话间,一鞭已经结结实实地落了下来。明城脸色难看,强忍着没出声,狠狠地瞪了梅妆一眼。梅妆不再调笑他,结结实实地打满了十鞭便停下,在漫天雪花里跪在了师父门前,声音朗朗:“师父,明城他细皮嫩肉的,再打下去就要打死啦,剩下的四十鞭,梅妆愿代他受了。”

那一日的光景,明城许多年后仍记得清楚,少女雪白的脊背上皮开肉绽、鲜血淋漓,雪花落在背上又化了水渗进肉里。梅妆的身子抖了又抖,面上却总是笑嘻嘻的,仿佛身受酷刑的不是她一样。

明城伤势不重,休养几日便已好了大半。每日清晨起来,头一件事便是去院子里折一枝梅花,穿过长亭走到梅妆的窗前,沉默地将细颈长瓶里的梅花换掉。冷香在屋子里弥漫开来,梅妆总会从摊开的话本子里收回目光,不偏不倚地落在他身上。

她总是笑嘻嘻的,这世上的一切,诸如疼痛、绝望,仿佛没有什么能在她身上落下痕迹。明城想。

受罚的那日夜里,明城便来看过梅妆,他没有露面,蹲下身贴着墙壁。梅妆未关窗子,月光攀过小窗洒在梅妆身上,明城忍不住抬高了身子,正对上梅妆笑盈盈的双眸。

她心情颇好地调笑他:“小皇子是特意来同我道谢的吗?”

明城没有反驳,神色端庄隐忍,眼底有几不可察的潮湿。梅妆趴在床上托腮看着他,半晌,突然道:“你若是报答我,便每日清晨来给我送一枝梅花吧。”她似是懊恼地抱怨了句,“这个鬼地方啊,连梅花香都嗅不到。”

她是多聪慧的女子,一眼就看透他高高在上的不愿相欠的愚蠢,便替他找了那样一条出路。

梅妆今日还未起身,水蓝帐子垂在地上将她遮得严实。明城正要离开,听到梅妆唤了他一声:“小皇子。”

他捏紧拳头转过身:“楚国亡了,我不是什么皇子了。”

梅妆撩开帐子戏谑:“早知道自己不是皇子了,又和别人置什么气?”——是说他因同门侮辱楚国大打出手挨罚的事了。

明城咬紧嘴唇,少年的声音带一丝沙哑:“楚国即使亡了,我也绝不容人妄加侮辱。”

梅妆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发亮地看着他:“下一次,要么杀了他,要么就乖乖忍着。如果没有让人永远闭嘴的本事,就别在被罚之后说你如何委屈。”

她的眼神寂静如浩淼深海,他直直地看着,仿佛已经跌进了那深不可测的大海里。

明城来无影门的日子并不久。

三个月前,楚国国都被陈军所破,国都之内横尸遍野。明城被宫人从暗道里护送出来,等到跪在无影门前时,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衣袍被血染成浓重的黑红色,左脸上一大片被血覆着。梅妆被师父遣出来接人,初见他时吓了一跳。明城规规矩矩地行了跪礼,听到梅妆问他:“你晓得无影门是什么地方?”

明城抬头,眸子死寂:“晓得,可我身上的血海深仇,只有在这里,才有报仇的机会。”

一个满心复仇的人,无疑是很好使的杀人机器,无影门最需要的便是这样的人。行入门礼时,梅妆捧着师父的长剑,听到明城一板一眼地宣誓:“弟子楚明城,今日立誓入无影门……”

梅妆敛了眉目,前几日刚传出来楚国王室悉数被处以极刑的消息,也怪不得他这样小的年纪,却早早地把余生都赌了进去。

无影门历来规定,入门三年后便要接受一个试练,若不能完成,便会被逐出师门。

明城的试练是杀掉一个富商,梅妆同他一起去。

国都自陈军入驻后便加强防守,他同梅妆扮作一双入京探亲的夫妻。进入城门时,梅妆微微颔首,无比顺从地偎在他的怀里。他同守门的官兵解释:“内子害羞,大人见笑了。”

那两个字在他舌尖上回味无穷地打着转,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很快,揣了只活兔子似的。

梅妆换了身打扮去打探消息,明城留在屋子里擦拭他的长剑。银白剑面映出他的样子:双目无神,愣愣的,像是……害了相思病似的。

先前他这副样子看梅花时,梅妆便是这样子调笑他的。

脸上蓦地烧起来,明城忙不迭地收起长剑。梅妆正推开门,脚下轻点,一个旋身将门关住:“今晚你就动手,城南永安巷,东西走向正中那一户……你脸红什么?”

明城轻咳一声,梅妆突然福至心灵,踩着曼妙的步子自身后拥住他:“小师弟,你该不是因为我脸红吧?”

她身上有沉沉的梅花冷香,他仿若跌入了梅花织就的美好梦境。梅妆凑在他耳边笑声如银铃:“天灵灵地灵灵小师弟回魂咯!”

明城死咬着嘴唇不肯说话,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只恨这天光暗得太慢。

夜里星子稀薄,梅妆帮他系好夜行衣的带子,笑眯眯地叮嘱他:“记住了,速战速决,我在城门外等你。若你明日早晨仍不出来,我可就在无影门里给你树牌位咯。”

明城应了声,突然又道:“师姐,等我……算了,师姐小心。”

梅妆目送他消失在夜色里,眼底似涨潮的海水又忽然间平复下去,对着明城消失的方向轻笑:“真是个傻子。”

富商守卫单薄,明城倒勾在房梁上一剑穿透富商的胸膛。而后快步离开屋子,踩着瓦片横穿大半都城,最终停在一户重兵把守的府邸前。明城提剑的手指微微颤抖,背靠着墙壁才勉强冷静下来。

天边孤月似弯钩,冷风吹来一阵冷寂梅香。明城倏然抬头,正对上梅妆的双眸。明城喉间一涩:“你怎么……”

按照规矩,梅妆只是来监督他完成任务的,在他开始任务之后,只需在城外等他,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梅妆冷哼一声,眸光如炬:“我若不在这里,你打算做什么?你的任务在城南,你跑到城东来做什么?”她伸手捧起他的脸,“小师弟,你忘了我在那里等你吗?”

明城眼底泛出血丝,声音沙哑:“世人都以为楚王室全都死在了陈王手里,其实不是。丞相叶自荣,在陈军进宫之前先行入宫,当时宫中大乱,父皇昏庸,对他全然信任。”明城顿住,喉头发出不清楚的哽咽声,“他借着父皇的信任杀了父皇,而后,欺辱了我母后。”

他没能再说下去,梅妆伸出食指抵在他的唇上:“叶自荣的府邸,比皇宫守卫还要森严。明城,你是报仇,不是送死。”

她的头发被风吹起,扫过她的鼻尖,有一点儿痒:“我也不允许你送死。”她垂下双臂偎在他的肩头,温热鼻息喷在他的颈侧,“明城,我答应你。”

明城愣住,心里有一个部位突然柔软下去。

梅妆突然出声:“有人来了!快走!”

叶自荣府里的护卫都是高手,梅妆同明城轻功运到极致,仍然难以摆脱。路过一座废弃府邸时,梅妆迅速撒出一把绿色粉末,而后捂住明城的口鼻迅速矮下身子。等明城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躲在了一口枯井里。

梅妆的长剑刺进井壁,紧抓着剑柄艰难维持着身形,另一只手抓着明城。明城学着她的样子稳住之后,梅妆便迅速放开了他的手,如同一头蛰伏已久的豹子迅速自井中跃出。明城想喊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不了声。

他距离井口还远,只得艰难地向上移动,兵刃相接声,利器划破皮肤的声音接踵而至,明城只觉得身上全是冷汗。他出来时梅妆已经不在,明城不晓得具体方向,只得勉强辨别着声音离开的大致方向。

这法子实在蠢。

等他找到梅妆已是第二日清晨了,在一座山崖下,梅妆用藤蔓绑住身体,隐藏在藤蔓丛里,身上的血染红了藤叶。明城将她救起,她费力地睁开眼:“小师弟,我又救了你一次,你可要对我负责啊。”

叶自荣的人摸到无影门是在三个月后。

此时已是暮春,梅妆的伤势好了大半,正窝在四角亭子里泡茶,举目之处峰峦叠嶂,山尖凝着素白积雪。双翅洁白的飞鸟扑闪着翅膀停在梅妆肩上,梅妆轻抚着它的羽毛,冷峻了神色。

师父三日前开始闭关,闭关之后,门中大小事宜皆由大弟子梅妆代为管理。故而梅妆换上华服,屏退侍者,独自一人进了会客厅。

来人持着叶自荣的信件,单刀直入,问及明城的事情。

梅妆做出一副苦恼的神色来:“三年前天下大乱,上山来的人不计其数。这位的事情,我确实不知。”

“姑娘可仔细着想,窝藏逃犯可是大罪,一个卒子,不值得姑娘这样维护的。”

梅妆“扑哧”一笑,眼神越发锐利:“官爷,你当我梅妆是被吓大的不成?何况,我们与朝廷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官爷说话,放客气些。”

她抬手遮住唇齿,衣袖滑落至肘部,露出腕上的伤疤。

来人喝道:“那日的人是你!”

他突然噤声,冰冷的刀刃已然贴在脖颈上。梅妆好整以暇地整理好袖口:“原本不想杀你的,可是你既然看到了,那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明城,带他去后山,我稍后便去。”

这是明城第一次看到梅妆杀人,右手执着精致的匕首,轻薄刀刃划破颈部,那人便没了呼吸。

明城依照她的吩咐将尸体扔下山谷,梅妆靠着身子坐在山崖上轻轻喘气,手心里沁出温热的汗水。她抬手抚着明城的面庞:“小师弟,没事了。”

可这到底是奢求。

未过多久,叶自荣便带着官兵逼上无影门。仍在闭关之中的师父都被惊动,权衡之下,要将明城交出去。说到底,他们只是求财的杀手,没必要为了一个前朝遗孤,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梅妆几乎是瞬时就做了决定,垂下眸子:“全看师父的意思。”

万籁俱寂夜,梅妆带着明城从后山离开。一路山林茂密,枝丫横生,两个人如同逃犯一般飞速奔跑,只想着能够离无影门远一些,离得足够远了,就可以好好活下去了。

明城在前面跑着,忽然听闻身后有细微的哽咽。他想回头看看,却被梅妆制止,她的声音里带一些沙哑:“别回头小师弟,往前跑,别停下来。”

他的心脏似乎被一只秀美纤长的手紧紧捏住,心上每一寸,都是梅妆的名字。他这一生实在不算幸运,如同荒芜的草原,唯有一棵梅树立在那里,安安静静,却是他这一生里,最耀眼的光芒。

明城进帐子时梅妆正在打理一束花,花朵小却繁,隐在葱绿的叶子里如星子点点。明城沉默地坐在梅妆的对面,看她小心地将打理好的花朵放进细颈白瓷瓶里。

塞外梅花稀少,梅妆衣角的梅花冷香淡了许多,拂在明城的鼻尖。帐外又起了风,牧羊人的歌声透过帐子传进来。

这里不好,明城想。

比不上他们在无影门的时候,有花有雪,有山有湖,有瘦骨嶙峋的梅花树,还有那个总是笑着的梅妆。自来了这里以后,梅妆就很少笑了。

他和梅妆是在一个月前到这里的。在这之前,他们整整逃亡了二十天,无影门势力大,他们不敢出现在城镇,只能在山峦老林里穿行。夜里也大多只是寻一个容人的山洞,梅妆靠在他怀里,絮絮叨叨地同他说话。

偶尔提及从前的事,梅妆问他:“小师弟,你知道那时候,我为什么替你挡鞭子吗?”

明城摇头,她便笑嘻嘻地说:“那时候啊,你像个傻小子,明明手无缚鸡之力,还敢那样子瞪我,倔得像头驴。”她的语调突然降下来,“就像我弟弟一样。他小时候也倔,我总骂他长大迟早吃亏,可是我没等到他长大……”

梅妆没有哭,神情却突然沧桑得如同看尽世事的老人。她轻轻抚过明城的脸颊:“所以小师弟,你可要好好陪着我啊。”

他们遇到楚戈,是刚抵达呼伦草原时。草丛间传出虚弱的呻吟声,明城本不想管,走出一段距离后梅妆却拽着他的衣角:“小师弟,我们救救他吧。”

再之后,他们便到了这里。

明城这才知道,他们救下的竟是楚国旧部的“主君”。这位楚戈,自称是楚王室遗孤,在塞北拉了大旗,意图重兴楚室。明城倒不知道,他还有这样一个宗亲。

他在夜里饮尽壶中酒,梅妆将外衣披在他的肩上。夜里风凉,他抓着梅妆的手,声音淡淡:“师姐,在这里避过风头,我们就走吧。等我杀了叶自荣,我就跟着你到江南,楚国于我,已经没什么干系了。”

梅妆抽出手:“明城,聚在这里的,都是心怀旧国的人,拥着一个宗亲都可以抛出性命。可你这个真遗孤,就没有半点儿复国的心吗?”

明城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眼前的一切都恍惚起来,幻化成楚王宫的雕栏玉砌,亭台楼阁。

梅妆转身离开,他倒在草地里冥思。

复国?最初从楚王宫里逃出来的时候,在无影门里夜阑卧听风吹雨的时候,他不止一次地想过。可是渐渐地,这个理想被蒙上了尘霜。人的心那样小,他妄想和梅妆一生一世,又哪里还容得下其他?血海深仇,总之是挂在叶自荣身上的。旁的事情,他不愿再多想。

他终究没能拗过梅妆。

从初识时他便晓得,她是聪慧极了的女子。她所坚持的事情,似乎理所应当,都是朝着她所希望的方向发展的。

两个人坐在溪流边,举目皆是青青草地,梅妆靠在他的肩头上,声音轻得像呓语:“小师弟,我想有朝一日,你能光明正大地带着我离开呼伦,到国都,到江南。”

梅妆带回云容是在半月之后,明城隔着一片及腰的青草看到她。素白的面庞,玄色的外衣,长发仅用红绳束起,看见明城,微微福了福身子。

梅妆曾经说过,呼伦都是拥护楚皇室的人,即便亮出明城的身份,也势必会有不信的或是仍旧支持楚戈的。无论如何,一旦有了矛盾,就势必会有冲突。而任何伤亡,都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唯有的办法,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楚戈毕竟不是稚儿。”梅妆在昏黄油灯下拧紧了秀美的眉头,“想让他听话,大概还不如杀了他。”

明城神情晦涩,借着喝茶掩着。梅妆双眸忽然亮起来:“我有一个故人,最擅做人傀。形神皆似还不止,最难得的是,能和寻常人一样活在世上,若是她不说,这个人傀能在这世上和别人一般模样生老病死。这东西的妙处却不在此,人傀人傀,你要他是人他便是人,你要他是傀,他便也只听你的话。我们只消将她请来,做一个楚戈的人傀,再用这个人傀取代楚戈,就可以挟‘楚戈以令呼伦。”

云容便是梅妆的那位故人。

初来的那日夜里,云容便同梅妆、明城说明:“我做的人傀之所以不同于一般的傀儡,便是人傀之上的许多东西,都是从这人身上拿的。人傀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出现,总是照着一个人来的。你们想要做谁的人傀,便要把这个人,送到我的面前。”

人傀并非一日之功,在真正开始之前,需要许多零碎的准备。云容整日待在帐子里做这些事情,梅妆留下来帮忙,明城则出去走走。

已近秋天,青草泛了黄。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同他从前听过的都不一样。明城信步闲走,忽然看到牧民们匆匆聚在了一起。他跟着过去,勉强听了个皮毛。

大致是说今年的粮食不够过冬了。这些人本就不是呼伦的人,跟着楚戈来到这里,一年两年却没有南下的意思。如今粮食都成问题,自然对楚戈有了异议。

几日后,呼伦传出草原上出现了祥瑞白鹿的消息。第二日,明城邀楚戈前去寻鹿,将祥瑞供奉在呼伦,以求上天庇佑。

其时呼伦因粮草问题已有些纠纷,楚戈不可能意识不到,因而并不反对。

两人策马前行,不知走了多久,楚戈突然开口:“若我未猜错,你是楚皇室的人?”

明城反问:“自称楚室遗孤的不是你吗?”

楚戈并不回答:“其实最初并不是我,不管你信不信,我来时,这里已经小有规模。多是些被新帝压迫难以生存的百姓,群龙无首,我不过是借了个便利罢了。最初,这里应该是有个幕后的统领的。自我来后,那人便没了动静。”楚戈笑了笑,“我原本猜测的是你们。不过看你这样子,大约也不知情吧。”

明城冷着脸色,楚戈又道:“那一日我之所以出现在那里,是因为有人以楚皇室的朱雀令相邀。我赴约之后却险些被杀,没有意识地被扔在那里,而后便遇到你们。我先前不觉得,后来却觉得怪异,这些太过巧合。你该小心你身边那位,自古红颜英雄冢。再喜欢,也该提防。”

明城蓦地拔出腰侧长剑,没过几招便将楚戈制伏。楚戈跌在马下,被剑尖抵着咽喉,忽然冷笑一声:“无影门的手法?哼,我本当你是好人,原来和那女人一丘之貉。你们无影门的人,杀人都只会这个招式吗?”

明城蓦地愣住。这套剑法,历来是无影门门主所使,是师父亲传给梅妆一人,梅妆又教给他了一部分。整个无影门也只他们三人会,梅妆一直和他一起,那那日来杀楚戈的,是……

明城瞪大了瞳孔。

他们已经成了无影门的弃子,师父若能赶来这里伤楚戈,也势必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他们身边决计没有人跟着,唯一的可能只能是……

梅妆。

不对,不对!梅妆带着他从无影门逃走,怎么可能出卖他?师父既然能伤楚戈,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和梅妆?

明城愤然将长剑推进一寸,恨道:“你撒谎!这套剑法知道的人寥寥,你如何晓得?”

楚戈笑得意味不明:“我少时翻阅孤本无数,无影门的招式比之其他怪得多,因而我一直记着。我是不是撒谎,你不妨问问你那位红颜知己。”

明城将楚戈绑住,送到了云容提前找好的地方。

两日后明城带着楚戈回了呼伦,称他们见到了祥瑞白鹿,得到了天神的旨意。

天神说南方有粮草,有家园,有希望。只有到南方去,才能过了这个冬天。楚戈在高台上抑扬顿挫,明城坐在台下,听着身后众人的呼喊声震天动地。梅妆坐在他身侧,难得地露出了笑容,明城心里轻柔得像一片洁白的雪。

不管楚戈说的是真是假,只要他不在意,就不是问题。

呼伦的士兵一直在操练,兵器齐全,随时可上战场。楚戈令明城为将,带领呼伦士兵攻下边关雁城。

明城领命。

秋风来得猛烈迅疾,一夜之间便将草原染作金黄。明城靠在梅妆身上饮下一杯离别的酒,夜色深重,月光清寒。明城忽然问道:“师姐,你身上的梅花香都淡了。”

梅妆捏着他的鼻子调笑:“是呀,小师弟好久不给我送梅花了。”

明城的手覆在她的手上:“师姐再等等,再等不久,我送给师姐一园子的梅花。”

梅妆却摇头:“一园子梅花就想打发我呀?我可不要。我要小师弟日日给我送梅花,送到我老了,死了,小师弟还得去我坟前送梅花。”

明城陡然起身,伸手捂住了梅妆的嘴。

呼伦军势如破竹,一连攻下陈国十三城。大将军明城在军队里颇受尊敬,而后楚戈御驾亲征,也数次称赞明城是不出世的将才。

明城的注意力,却只在随楚戈前来的梅妆身上。数月不见,梅妆还是那个样子,一颦一笑,都是可爱风情。

那日夜里,楚戈意外到了明城的房里,神情隐在黑暗里看不清楚,明城想要点灯,却被楚戈制止了。

楚戈艰难地抖动着嘴唇:“呼伦,札记,呼伦,札记……”

明城往前走了两步,发现楚戈手里捏着本札记。明城接过后,楚戈便起身离开。

明城这才点上灯,在黑夜里翻开那本札记,只觉得心头如有擂鼓,咚咚地敲击着,不得安宁。

这是楚戈的札记。里边十分清楚地记载了他是如何被无影门主所救,又被遣来这里。门主甚至给他亲笔信,大意是让他放心地发展势力,楚皇室唯一的血脉就在他们手里,由她的大弟子梅妆亲自看管。

日期是他初到无影门不过三个月的时间。明城骤然觉得全身发冷。

先前楚戈半遮半掩地告诉他,他尚不觉得。现在却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他这前半生,原来都是活在别人的计划里。

明城竭力定下心神看完。札记里关于他的内容尤为多,同时也证实了楚戈那日所言——除了他和无影门主的关系,其余全是真的。

明城定定看着眼前的烛火,火光里浮出梅妆的眉眼,他突然以手掩面,发出沙哑的哽咽声。他喜欢的人同他亲近,原来是为了待在他身边,好控制他。

第二日清晨,梅妆到明城房里来寻他。男人赤红着双眼看她,哑着嗓子喊了声:“师姐。”

梅妆应了声,明城又问:“师姐为了我受伤,就不疼吗?即使师姐听师父的话,即使师姐想要权势,可一个女孩子,怎么不对自己好一些?”

聪慧如梅妆,霎时便明白了情况:“我不为了小师弟受伤,小师弟怎么会把一颗真心放在我身上?再说了,对你施恩总是没有坏处的,若是小师弟当真不喜欢我,我还能借着恩情对小师弟施压不成?”

明城双手颤抖,梅妆又道:“从小师弟进了师门以后的一切,全是我们安排好的。是楚戈那里透了消息吗?这个人啊,如果不是想要拥兵自立,大可以不杀他,没承想他死了也不让人安宁。”

明城摁紧了袖子里的方型盒子,双唇发抖地冲梅妆喝道:“出去!”

梅妆仍是笑着:“小师弟,你生气的样子真丑。”

明城恍若未闻,他不再说话,安静地坐在那里,没了勇气。

楚王宫里有一处宫院,种满了梅花。众人都晓得,这里住着的,是不许外出的梅皇后。

这里没有伺候的丫鬟,唯一能进入这个院子的,只有皇上和云太医。

这日清晨落了雪,明城下了早朝,便踏着雪花来了这里。梅妆总在这里等他,朝他笑笑,柔顺地同他温存。

明城捏着她的手指:“师姐,你若还是不同我说话,我便将这满园子的梅花树都砍了。”

梅妆摇头,秀气的眉毛拧起来。明城劝不动,便轻轻拥着她,嗅着她颈侧的梅花香。

坐了一小会儿,明城又拉着她出去看梅花,折一枝插在她的发髻上。梅妆不愿意,脑袋晃过来晃过去。两个人正嬉闹,外面宫人突然通传:“云太医到。”

云容披着氅子进来,瞧见他们的样子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你还不死心吗?”

明城不说话,拉着梅妆坐下,表情极尽温柔:“总有一日,师姐会愿意同我说话的。”他自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取出一片梅花状玉片贴在梅妆的额上。

“那也只是一个人傀罢了,梅妆如今躺在地下的冰床上,皇上忘了吗?”

年轻的帝王并不生气,只是沉默地看着眼前活生生的爱人,眼里的神采一点点黯淡下来。木盒跌在地上,他当时没能送出的礼物,也终究成了一生的遗憾。

明城总在问自己,那个时候,他为什么不能再忍一下?

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心觉得自己是梅妆手里的玩物,却唯独没有想过,梅妆,亦被别人拿捏在手里。有时他也会怪梅妆,什么也不肯告诉他。

有些事情是明城在再见到云容时才知道的。

比如梅妆的弟弟死于战乱流离,父亲母亲死于陈国迫害,所以她痛恨战争也痛恨残暴的陈王。她会配合无影门主将他推上帝王之位,是因为她相信,她的小师弟会是个好皇帝。

再比如,梅妆早在书信里同云容提及过他,有些事情也许是计划好的,但是梅妆的那一颗心,从来都是真的。

明城是在梅妆离开的半年后才知道梅妆的消息的。传言说有一个女子夜入丞相府杀了叶自荣,陈王大怒,将这女子杀死后挂在城楼上示众。

明城在听闻消息的瞬间便知道是梅妆。

彼时呼伦军已经临近国都,明城孤身一人快马加鞭赶到城楼下,梅妆被悬挂着,面上许多脏污,衣裳上沾了血迹,已经干透了。明城提剑越上城楼,斩尽城楼守卫,才将他的姑娘放下来,珍而重之地抱在怀里。

她明明又脏又瘦,眼睛大大地瞪着,虽然难看,可却仍像数年前她跪在师父门前要替他领罚一样,漂亮灵动,一颦一笑,都紧紧抓着他的心。

他攻下国都,抱着梅妆进了皇宫,下令将陈王千刀万剐,而后,将他的姑娘送进了地下的冰床。

云容说,梅妆这样离开也好,夹在他和无影门之间,迟早是要有个了断的。要么当真背叛他,要么死在无影门手下。

明城当时什么都未说,第二日,便寻来宫人栽了满园的梅花。再后来,明城求云容帮他做了梅妆的人傀,并不顾云容反对,将人傀扶上了后位。

奇怪的是,梅妆从不说话,云容也没有办法。

大抵是梅妆死前的愿望或想法太过强烈,影响到了人傀。明城却不放弃,哄着人傀整整三年,仍旧不知疲倦。

云容离开时带上了院门,漫天雪花不知疲倦地落下,云容叹了口气离开。

明城在院子里折了一枝开得最盛的梅花,经由暗道到了地下。一门之隔,梅妆永远睡着。

他放下梅花:“师姐,我来给你送梅花了……”

门内永无应答。

这一生还未完,却再也没有人,能陪着他一起走下去了。

故事家 2016年12期

故事家的其它文章 明明该相亲相爱,我们却互相伤害 莫浅川 魂归流年错 三月岐山 君梦山上有人等 一世君安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09/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