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有病

不太言情的言情写手,

大龄、单身、没病。

偶尔不着边,

偶尔不着调。

心中有一个月球,

动不动就坑坑坑坑坑——

夏浅凉(正襟危坐,郑重陈词):仙子,你是怎么想到写《千人一面》这样一个故事的呢?

仙子:其实,这原本是一个不太像系列的系列文。我构思了一个大陆,上面生活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种族”,它们是正常世界里某些古怪念头的映射。我想在这些稀奇古怪的设定下,尝试去探索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绿酒:那按照这样的背景,写手这类人在故事里会是什么样的种族?

仙子:大概是没有人喜欢就会死掉的种族!哈哈哈……所以请珍惜身边的写手朋友呀。

夏浅凉(窃笑):我替广大的风铃们抛出心中的困惑,为什么会起这么一个……笔名呢?仙子,你有什么癖好吗?

仙子:因为这样大家会自觉叫我仙子啊!嘿嘿嘿……(那个叫神经病的,你走!)因为这个名字,我还结交到不少基友呢!

鹿野:怎么结交的?

仙子:他们来问我——你就是那个神经病?

绿酒(目瞪口呆状):……不知道为什么并不羡慕。

鹿野:这回写了个虐文,上回也是虐文……你对虐文有偏好吗?

仙子:不,我是坚定不移的HE(圆满结局)派!任何不是男女主角自己作天作地导致的BE(悲剧收场),都是作者居心不良!

猛鹿:……那这回?

仙子(坚定脸):这很明显是男女主作啊!我是亲妈不需要质疑!

猛鹿: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文的呢?

仙子:小学……吧?在作业本上写那种校园王子爱上我的文算吗?后来还被老师传召,在办公室进行了十分钟的友好会谈。

猛鹿(八卦脸):谈了什么?

仙子(痛心疾首):让我不要早恋。建议大家写稿不要在作業本上写,因为很容易不小心就跟着作业一起交上去了。

绿酒:写文的过程中,最令你痛苦的是什么?

仙子:卡文。因为没有写大纲的习惯,所以常常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写到哪儿了,然后就是痛苦的寻回过程。对我而言,写一个稿子只需要一天,但卡文得占三天。

夏浅凉(顿时想挥舞小皮鞭):既然这样,为啥不写大纲?

仙子(理直气壮):懒。

夏浅凉:写文至今,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仙子:对有的人而言,写文是谋生的技能;对有的人而言,写文能带来被关注的愉悦,带来名气;对有的人而言,写文就是写文,是好玩的事情,是快乐本身。

我以前以为我是第一种人,再不济也是第二种,其实我是第三种。是那一种非常懒惰又很容易失去激情,只对喜欢的东西才有兴趣,并且一旦失去兴趣之后,就再也没有毅力坚持下来的人。所以我会坚持写自己喜欢的文,努力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一些。

我写文快乐,风铃亲亲,愿你们看得也快乐。

故事家 2017年3期

故事家的其它文章 拍照,我们是专业的 被爸妈坑过的光辉岁月 卜算子 宁负江山不负卿 我等你,像一座山等一片云 人生若只如初见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09/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