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小小说杂烩遮闭的心灵现实创作谈

遮闭的心灵现实创作谈

一段时间以来,我写下了不少被编辑标示为新乡土题材的小说。但是有一天,当静下心来细细思考的时候,我又有点惶惑:现实生活难道真如我笔下所描写的一样吗?我反映了生活的真谛吗?

带着这些问题,我阅读了不少中外优秀的文学作品。我特别欣赏阎连科提出的神实主义。他的长篇《炸裂志》让我受益匪浅。不少评论家提出阎的作品在创作中摒弃固有真实生活的表面逻辑关系,去探求一种“不存在”的真实、看不见的真实、被真实掩盖的真实。我明白,真正的现实并不是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那样,白就是白,黑就是黑,红就是红,绿就是绿。真正的现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存在于人们内心深处的一座不易被人发现的孤岛。这座孤岛长期以来被世间的喧嚣与华丽所遮蔽,它所呈现出的图景是一种假象。我们就在这种假象中沉迷不悟,津津乐道,乐此不疲,日复一日地虚耗着生命与精神。

由于观察生活的角度发生了改变,我长期工作的学校里许多鲜活的人物一下子跳入我的脑海,我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了他们的呼吸,第一次感受到了他们在工作与人生中的种种焦灼、烦躁、痛苦、愤懑、无奈与难堪,第一次近距离地触摸到他们跳动不已的心律。如果说以前我在心里憎恶他们,那么现在我则在心里同情他们,包容他们,理解他们。我为自己长期熟视无睹脚下丰富的生活反而睁大眼睛到处寻找生活素材而感到羞愧。

但不能照搬生活。我必须寻找属于他们心灵真实的现实。我知道现实中的他们不一定如同我作品中的人物那样吼秦腔,但我们绝不能排除心灵的现实中他们不能那样做。而找到了被喧嚣、华丽所遮蔽的真正的心灵现实,也就找到了通向人性深处的一座桥梁。

我几乎是一气呵成完成了这篇作品。当我修改和阅读时,我被我作品中的人物的命运打动了,我为他们流下泪水。我与他们休戚相关,同甘共苦,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我在这时候才明白了情绪体验的真正含义,明白了心灵的真实远比现实的真实更重要,更具有哲学意味,更能打动人心。

杨耀峰,笔名杨岩,一九五四年十一月生。西北大学中文系作家班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岐山县作家协会主席。一九八六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长篇小说《西府游击队》等七部,发表中短篇小说一百二十余篇。有部分作品获奖。现在岐山县职教中心任教。

寻找被喧嚣和华丽endprint

星火·中短篇小说 2014年5期

星火·中短篇小说的其它文章 大浴池 烦了怒了你就吼秦腔 给思维多一些柔软的东西(创作谈) 金武士 担当, 还是担当(创作谈) 颤栗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08/1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