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小小说杂烩亲情,高出自己一点点创作谈

亲情,高出自己一点点创作谈

时间:2018-08-08 02:23:00 来源:笔之家

蚂蚁短篇小说目录列表烦了怒了你就吼秦腔

我有六个表妹,却只有两个在我的家乡。而家乡的这两个表妹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她俩年纪与我相仿,我们从小玩到大,常厮混在一起,亦友亦师,更是最好的玩伴。可以说我们是挨得最近的三片叶子。从小开始,我们互相打量、观望,在各自的身上探索,发现,对照,慢慢就长大了,我们从玩儿几块石头子儿开始,到村外水塘的一次远行,看水,看鱼群,探究天空与云彩,这些都意义非凡。为一块磁铁和一两句大人们的表扬,我们怄气,对抗;为衣服上的一块油渍,我们喋喋不休。我们是吵闹不停的孩子们,没人在乎我们为什么争吵,因为大人们知道,我们无论怎么闹总会和好如初的。随着时间的更迭,我们大了,懂得了珍惜彼此,懂得在一起要互相陪伴,谦让,开始懂得憧憬未来,我们姐妹的情谊像蜜一样稠,甜蜜。

时间只是水,它化开了我们,也冲散了我们。

最先结婚的是石燕,她是我和祝燕的表妹。她花枝招展地出嫁了,嫁得虽不远,可却成了一个有家的人,与我俩区分开来。再后来,我俩也有了家,怀着各自那份淡淡的甜蜜去经营自己的生活,奔自己的方向。有时我想,我们就像蒲公英的花絮,分散了,落在了各自的地方,在那里生根,开花,结果。

可命运总让人猝不及防,石燕表妹在三十八岁生日那天,确诊得了不治之症,不到半年就离开了我们。把《小五》看成是一种纪念,倒不如说其实在说亲情。亲情被血缘这根带子缠着,扯不断,它甚至高出自己一点点。我在二○一○年查出慢性肾病,那时虽知道病情不会发展那么快,但心情却一下子跌入谷底。人在那个时候愿望也简单之极,多陪陪父母和孩子,现在身体虽无大碍,但我一直怀着警醒与疼痛生活着。

在《小五》里除了洗头的场景是真实的,那是表妹的一头乌黑长发,其余都是虚构的,可那些情是真的,那些疼惜,那种生命到尽头时的愿望与诉求。在《小五》里,姐姐那一跪其实并不是低下去了,恰恰是高出自己一点点,让愤怒、自尊、绝望、怨恨变得不足为道,只为亲情让路,为爱让路。

孙焱莉,七○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文学院签约作家。现已在《山花》《清明》《长江文艺》《星火》《鸭绿江》等刊物上发表中短篇小说六十多万字。短篇小说《扫尘》入选《2012年短篇小说》,并获辽宁文学奖。

星火·中短篇小说 2014年6期

星火·中短篇小说的其它文章 小五 世上并无八道岭(创作谈) 去八道岭林场 云水教育 云水飘渺书 何妨身段柔软(创作谈)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08/1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