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小小说杂烩遗憾,或者不无遗憾创作谈

遗憾,或者不无遗憾创作谈

时间:2018-08-08 02:23:00 来源:笔之家

于是有了刀目录列表关于爱创作谈

从去年开始,我妄图对自己的写作进行一次梳理和定位。我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个叫杨湾的村庄,一个叫喜镇的小镇,一个叫凤城的小城。我希望建立起自己的文学地理,让笔下的人物找到恰当的归宿。

张莲花是杨湾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庸常的,甚至是伟大的。因为生活庸常,当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时,她把人生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她生的是双胞胎,她的梦想也就放大了一倍。她像天下的父母一样深爱着她的儿子。她执着,任性,主观,痴迷,有心计,有耐力,培养和成就儿子是她毕业的事业。她就这样背负着伤痕累累的身心跌跌撞撞往前走,义无反顾,不折不扣,她成功了吗?她的男人马耕田临终前的那些感叹或许提供了一种注解。她的男人临终前讲的是普通话。

或许,张莲花这样的女人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或许我们从她的身上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当她抱着两个孩子从杨湾的马路上走来时,我看到了春花秋月,昼短夜长。看到了时光流转中那些明亮的作物和依旧在闪闪发光的农具。日子缓缓地向前走,我多么希望她生机勃勃,亭亭玉立,多么希望她的激情和梦想不会被时光淹没,多么希望她平淡而又奇崛的一生充满诗情和诗意呀!

遗憾的是,这篇小说一写完我就发现,它写得有点早,有点急,有点功利和世俗了。我还没有把张莲花这个女人想清楚,把她的内心吃透。在她的一系列小动作后面,肯定潜伏着更为宏阔博大的东西。我感觉没有把它们写出来。写作是什么?难道不是穿越生活的表象,发现表象背后更为幽深广漠的意味吗?而一篇小说一旦写完,这种遗憾往往难以弥补,没办法弥补。

和《星火·中短篇小说》这本杂志打交道快十年了。二○○六年,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就发表在这本杂志上。责编处理稿件一直很及时,虽然没有太多的交流,却给我留下了许多温暖的记忆。对一个写作者,与编辑的互动也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动力。但愿以后的写作中能少一些遗憾。或者,不无遗憾地说,我已经尽力了。

杨凤喜,一九七二年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二十期高研班学员,供职于山西省晋中市文联。著有长篇小说《银谷恋》,短篇小说集《愤怒的新娘》,中短篇小说散见于国内20余家文学杂志并被《新华文摘》《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转载。

星火·中短篇小说 2014年6期

星火·中短篇小说的其它文章 亲情,高出自己一点点(创作谈) 小五 世上并无八道岭(创作谈) 去八道岭林场 云水教育 云水飘渺书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08/1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