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语文之友“少教多学”在初中研究性阅读中的运用

“少教多学”在初中研究性阅读中的运用

秦兵

江苏省海门中南东洲国际学校教师

吕叔湘先生在《关于中学教学种种问题》中指出:“教师培养学生,主要教会他动脑筋,这是根本,这是教师给学生的最宝贵的礼物,这是给他一把钥匙,他拿了这把钥匙能够自己打开箱子、开门,到处去找东西。”这话形象地点明了“少教多学”的本质。通过“少教多学”的课堂模式,充分挖掘学生的潜能,培养他们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为此,我就“少教多学”在初中研究性阅读的运用作了初步探讨并付诸实践,有如下粗浅认识:

一、“少教多学”可以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

人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它是我们获取知识、扩大视野、丰富精神文化生活、搞好学习的重要推动力。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文中的“好”,其实指的就是兴趣。由于“好”,学习便能深入,便能取得成效。对此,我在以下几个方面作了尝试:

(一)巧设导语,以激发兴趣。例如:在执教《看云识天气》一文时,我模仿气象台播音员播发了一则天气预报:从今天的卫星云图上,我们可以看到长江中下游地区上空有一片卷层云正慢慢向南移动,天气将转阴,预计未来两天会有连绵阴雨……。学生顿时耳目一新,课堂气氛立刻活跃起来,我便问:“气象台根据什么来预报天气呢?”学生齐答:“云。”然后我又顺势问:“这说明什么?”“看云可识天气。”“接下来,你最想知道什么?”“怎样看云识天气?”这回答正好指出了这篇说明文的学习重点,学习兴趣大为增强,这就为学生阅读和分析课文打下基础,受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由模仿到层层引导,固然能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笔者以比较角度导入也行之有效。又如在执教《孔乙己》时,我说:“过去有人说,希腊的悲剧是命运的悲剧,莎士比亚的悲剧是性格悲剧,而易卜生的悲剧是社会的悲剧,悲剧往往催人泪下,但孔乙己的悲剧呢?人们读后眼泪却不是往外流,而是感到内心的刺痛,可以说是泪水往内流。那么孔乙己究竟是怎样的悲剧呢?学习这篇课文,细细咀嚼,深入体会,是可以获得答案的。”这个导语激发了学生的学习热情,活跃思维,探求新知识的欲望更加强烈。

(二)用艺术表演,以陶冶情趣。在语文课上,教师如果能巧妙地借用绘画、表演等艺术手段,往往会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例如:执教《皇帝的新装》时,我不拘泥于字词、句子的分析。在课堂上,利用一段时间,安排学生表演皇帝穿着新装举行游行大典的场面。演谁,让同学们毛遂自荐。而令我吃惊的是:在参加表演的学生中,平时认为是“差生”的人数要比“优生”多,而且他们的表演是那样细致、逼真,看了表演,学生们叫好的、拍手的,气氛十分热烈。至此,我深刻地认识到了传统教育观念的偏差,严重地扼杀了学生学习积极性和创造力,改变传统教育观念,势在必行。从此以后,我就有针对性地布置了一些活动性作业,极大地调动了他们的阅读兴趣。

二、“少教多学”可以强化学生的“问题”意识

北宋的哲学家张载提出“学则须疑”。可见“研究性阅读”离不开学生质疑问难。质疑是学生主动参与自觉学习“于无疑处有疑”。哈佛大学校长陆登庭在北京大学讲坛上讲了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在迈向新世纪的过程中,一种最好的教育就是有利于人们具有创新性,使人变得更善于思考,更有追求的理想和洞察力,成为更完善、更成功的人。”这里的创新能力充分体现一个人发现问题、积极地去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一)让学生自我设疑。爱因斯坦说过:“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仅是一个教学或实验上的技能而已,而提出问题,则需要有创造力和想象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在课堂教学过程中,我充分相信学生,引导他们积极思维,激励其钻研课文,调动学生各种思维活动,通过品析、变向、逆向思考、深入文章,提出问题。在执教《背影》,要求同学们深入课文提出问题,学生众说纷纭,我加以归纳,选择了以下问题:1.在文中朱自清已有二十来岁,父亲提出为他买橘子,为何父亲不看着行李,让儿子自己去买而亲自去呢?2.为什么父亲穿的衣服颜色是黑色、深青色呢?3.文中最后父亲身体不好,为何不去儿子家而孤苦伶仃地一个人在家呢?

(二)让学生自我解答。为培养学生的“研究性阅读”能力,克服依赖心理,做学习的人,我通过小组讨论或全班讨论等方式来解答,让他们自行解决。只要学生自圆其说,允许有不同答案。《背影》中问题提了出来,经讨论,答案便自然而然解答出来了。其一,体现出了父亲对“我”的关心和体贴。其二,有人认为父亲年老了就穿这些颜色,有人认为父亲喜欢这些颜色,还有人说家境惨淡没有钱买众多颜色的衣服,又有人认为父亲是回家奔丧,表示沉痛哀悼心情,穿衣就应该这些颜色,形形色色的答案,从某一侧面讲都可以,我稍加评论,没有否定任何一个。其三,引导讲解了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和习俗,又对朱自清简介了一下,同学们自行得出了一方面要叶落归根,不去异乡;另一方面朱自清漂泊一生,也不太好安顿父亲。通过讨论、引导,同学们自行解开了疑团。

上一篇课文过程让学生设疑、解疑,在一篇文章结束时同样也适用。比如上完《松鼠》,让学生自由发问,有学生问:“老师,松鼠吃不吃粮食?”我鼓励了那位学生后引导大家讨论这个问题,有的说吃,有的说不吃,各执己见,争执不下,我感到同学们的发言带有很大的猜测性,同时对课文内容尚未从语言文学的表达入手,于是我引导学生再看课文的第二段,注意抓词句进行思考片刻,大家从有关语句中找到了答案。学生從懒得看课文到仔细地琢磨语言文字的表达意义,求知欲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很好地培养了他们的“研究性阅读”能力,从而适应了当今语文教学的需要。

三、“少教多学”可以培养学生的创造思维

德国文化教育家斯朗格说过:“教育的最终目的不是传授已有的东西,而是要把人的创造力诱导出来,将生命感、价值感‘唤醒”。这里的创造力量其实指的就是创造思维。具体做法如下:

(一)利用课文内容,引发联想。选入教材的课文,都闪烁着作者创造性思维的光辉。在教学中,教师有意识地讲这些创造因素加以提示,使之成为活跃学生思维的出发点。在执教《社戏》时,文中提到“我”那晚没看成社戏,不太愉快,以双喜为首的十几个少年便撺掇起来,说和“我”一起去。我首先让学生理解“撺掇”含义,其次要求学生通过语言、动作、神态等描写,表示出当时的场面。由于是同龄人,平时这类事也有发生,模拟得生动有趣,触发了他们感情上共鸣,挖掘了他们的创造思维。从而培养学生的“研究性阅读”能力。

(二)引导多角度,多形式的想象。苏轼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启示我们,不从多角度观察,会有极大的片面性,好的作品其蕴含总是十分丰富的,为了获得有关某个问题的构成知识,首先要学会如何从不同角度重新构建这个问题。这不正需要我们在课堂教学过程中重现学生思维的多向展示,尽力避免思维定势吗?如在讲解《出师表》一文时,文中诸葛亮为何要陈述自己的身世呢?是怕后主不明白,还是犯了详略不当的毛病?这一问,激发学生探讨的热情,经反复阅读、讨论,大家终于发现其中的奥秘。原来,诸葛亮在伐魏前被用何种方式进谏困扰。因为刘禅用小人,堵塞言路。说轻了,听不进去,说直了,有失君尊,不说,“恐伤先帝之明”。在三难中诸葛亮理智地运用了名言与暗示相结合的方式讽刺,用旁敲侧击的方法为刘禅树立了一个人君应有的形象,促使其迅速果断地实施各种方略修明政治。这样引导学生多角度思考,使语文阅读进入一个崭新天地,这不正适应了我们教育改革需要?

美国作家海明威把艺术形象比喻成漂浮在大海上的冰山,形容文字的东西是看得见的“八分之一”,而作品隐藏的内容则如冰山下的“八分之七”。这就说明文字总能提供比其形象更多的意蕴。因此在分析艺术形象时,本人尽量撤去定格好的框框,尽可能为学生提供想象空间,引导其对艺术形象进行多元思考。例如分析《我的叔叔于勒》一文,不少人将“我”父母分析成为了金钱而六亲不认的势利小人,我觉得过于粗率。因为小说中的“我”不谙世事的艰难,对有血缘维系的“叔叔于勒”怀有同情心固然可以理解,但“我”的父母一次次饱受于勒所带来的痛苦,对他避如瘟神是不是可以谅解呢?

总之,在研究性阅读教学中,要充分重视学生的主体,营造创造的氛围,切忌“满堂灌”的教学,“少教多学”可以给学生自由想象的空间,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引导他们质疑并能自行解决问题,通过“少教多学”的教学模式积极去培养学生的创造性,增强学生进取精神,相信语文课堂一定能够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2017年7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的其它文章 找准阅读教学变“讲”为“学”的着力点 三步构建起传统文化的三“度”空间 优化课堂教学提高教学效果 来自底层的光芒 《一剪梅》教学设计 《植树的牧羊人》教学案例及反思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07/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