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家小小说杂烩世上并无八道岭创作谈

世上并无八道岭创作谈

时间:2018-08-07 02:23:00 来源:笔之家

圈内圈外的成都诗坛目录列表一卷星火,半米微光

接到《去八道岭林场》通过终审的消息,顿时感到十分快意。我对这篇稿子情有独钟,写这篇小说对我是一个考验。在写这篇小说之前,我对林场的勾当一无所知。我是金乡人,祖籍泗水。再往上说就是兖州、扬州。泗水老家的人,一直和我们有来往。二○一二年秋,我接到我哥的一个电话。他说,老家那边的老五过来了,他有棘手的事儿要找你。你在济宁认识的人多,想想办法帮帮他吧,他也挺不容易的。我问他有啥事。我哥说他想去济宁上访。上访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在林场里干了十三年,林场一直没发给他工资。上边也没补助,也没说法。他想辞掉这份工作,又有些舍不得。就这样,越陷越深。一次又一次上访,问题拖着,怎么也解决不了。听我哥这么一说,我立即感到全身像过电一样,出于对小说素材的敏感,我立马感到这里面有小说可挖。对于这个叫老五的本家,我没本事帮他什么大忙,好在市信访局有一个要好的朋友,我决定把这个老五的事弄清楚,让朋友帮帮他,有枣没枣也要打一杆子。其实,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写一篇关于林场的小说,这个素材还没人写。还没见到这个老五,但老五身上隐藏着的新意和生活的秘密,已经使我夜不能寐。事不宜迟。第二天,一大早,我买了两箱酒两条烟,坐车来到泗水,又几经周折找到我这个本家的兄弟老五。按辈儿,老五称我哥。我在济宁混得不好,好在有份混饭吃的差事,在老五眼里我很牛。老五正是我小说里要找的人,他比我小几岁,却是一脸的沧桑,把他说成鲁迅笔下的闰土也不为过。他一家老小吃住都在林场,上有八十岁老母,媳妇还有两个孩子。大女儿读初中了,上学要翻越二十多里的山路。一家人住得简朴,是护林员住的两间小木屋。没有厨房,在悬崖下一块十几平米的巨石上,用泥巴垒了地锅。小木屋里也没啥家具,只用木板凳码了两张床。看到老五的生活窘境,我心里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山里人,民风淳朴,老五见我大老远来看他,非要让我住一夜。他没床,也没地方,没法住。没法住,我们俩就喝酒聊天,聊了林场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好在我带来了两条烟,能打发这一夜。后来,我知道,老五的工作是正儿八经的中专生分配。刚参加工作时,工资拖欠,上面说该着。后来上面说,林场有山,山上有药材,或者种点什么,凑合着过吧。天下也真有这样的事,一凑合,十几年就过来了。人老了,孩子大了。

第二天,我离开泗水,回来的当晚,就开始写作,于是就有了《去八道岭林场》这篇小说。只是后来,我没能帮上老五的忙,他的命运依然。按照当初一位官员的话说,林场有山,山上有药材,也许他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

范金泉,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齐鲁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铁马冰河》《竹竿巷》,中短篇小说集《老渔洼》。曾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多篇。现供职于济宁市任城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星火·中短篇小说 2014年6期

星火·中短篇小说的其它文章 亲情,高出自己一点点(创作谈) 小五 去八道岭林场 云水教育 云水飘渺书 何妨身段柔软(创作谈)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3669.com.cn/essay/2018/0807/1216/